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准备出走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984 2019.08.11 21:45

  木子风绝不是任他人摆布的人,前世不是,今生也不可能是。所以,木子风开始准备出走事宜。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木子风表现的很乖巧,每日不是在院中看书就是锻炼身体。他以要静心读书为由,让木兴把院里的闲杂人等都赶走。只留了马家三兄弟留院看护,还有一个嬷嬷洗衣做饭。

  要想出走成功,没有同伙作案是不成的。木子风考察身边的人,发现就马家三兄弟够笨也够厉害,有他们在路上保护,木子风也能安心不少。但是,木子风没有把全盘计划告诉他们。

  木子风不能出门,但是马家三兄弟可以,所以,木子风可以交给他们办事。木子风有一些私房钱,但是用来出走还是不够的,所以他以各种理由向木兴支取钱财。

  木子风明里暗里修身养性,尽量不引起旁人的注意。

  说是要马上成亲,但是都快一个月了,也没见府里有什么变化。经过打听才知道,原来东北边的利皋国在近日出兵占据了东北边的一部分领土,梁帝大怒,决定发兵灭其国。

  朝野振荡,京师都是各种紧张气氛。但梁帝要举全国之力灭掉利皋国已经心意已决。利皋国本是秦大一统内的疆土,因其地理位置在各种纷争战乱中得以置身事外,在百年前自成一国。但该国一直专横跋扈,傲气的时候就趁火打劫,一旦大兵压境就称臣纳贡。无耻得很。

  而这次,梁帝决定灭了这一小人国,让他成为大梁的利皋郡。

  身为大将军的木琨当然顾不上木子风每天的瞎鼓捣了。至于木宋两家的亲事,也被暂时搁置了。

  宋家的越国公宋穆是祖上世袭的贵族,还曾是战乱中一国的皇家后裔,宋家现在依旧是皇亲国戚,宋穆的母亲是已故太后的姐姐,宋穆少时就世袭了国公的爵位。宋家的嫡女宋太平,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平郡主,深受当今陛下和皇后的喜爱。

  虽说女儿家的亲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这门亲事怎么也得找个好时机奏禀陛下,然后再赐个婚什么的。

  木子风不关心战争,但是还是会紧张。身在太平年代太久了,怎么也不能接受一个动乱的年代,刀兵交加,拳脚相斗,不知明日的太阳从何处升起。

  木子风加快进程,计划出逃。木子风特制了两辆款式一样的马车,但是内里的结构不一样。这几天,木子风让马二宝和马三宝驾着车在后门进进出出,每回都是买一些量多无用的东西回来。起初门房还会仔细检查一下,但是次数多了,就只是拉开帘子看一眼。

  木子风见不急于成亲了,就想等木琨出征后再走。但是让木子风没想到的是,木琨没有被安排担任此次出征的大将军,而是留守京师。

  木子风不想再被困在院子里了,待时机成熟,他就趁木琨不在,坐上特制的马车遛出了木府。计划很成功,顺利出逃。

  等出了木府后,马二宝把马车的隔板打开,木子风总算实现越狱了。

  “少爷,咱们这样会不会被将军知道?”马二宝有些担心的说道。

  “没事,我只是回祖宅祭拜我娘,而且我已经留书告诉我爹了。我是孝子呀,要成亲了,应该告诉我娘一声。”木子风不知道编什么借口告诉这三个大愣子自己要出走的事,只能可劲的编。

  “可是,将军府里有夫人的牌位呀?”

  “你呀你,一块牌位怎么能替代我娘呢?真是傻愣子,你娘这么辛苦生了你们三个,你就对着一块牌子祭拜。这样,等我祭拜了我娘,我们再去祭拜你娘。”

  马二宝挠挠头不说话了。

  马车走了一段路后,速度越来越慢,木子风发现外面的人流越来越多,“怎么回事,怎么路上人这么多?”

  马三宝在外面驾车,听见问话,就回答道:“少爷,前面近卫兵封道了,路人说,皇后今天去妙法寺礼佛。”

  木子风没想到会遇上这么一桩事,“三宝,能不能改道?”

  “能,但是要转一大圈路。”

  木子风觉得绕路也好过在这里等吧。“走,马上走。”

  等木子风的马车绕道后,又赶上一段封路。原因是皇后礼佛,越国公、徐国公的夫人也随驾前往。木子风觉得自己真是背运。

  “三宝,能不能再改道?”

  “少爷,不行啊,咱们的马车大,进不了其他小巷。”

  马二宝说道:“少爷,要不咱们回府吧。咱们明天在走。”

  木子风也觉得今天真的出行不宜,自己出来这么久,不知道马大宝能守住自己出走的事多久呢?

  给木子风造成困扰的贵妇们已经到达妙法寺,这次礼佛就是为马上要出征的将士们祈福。司马家的许国公是这次出征的主帅,而宋家的越国公则是负责粮草调运,还出资了一部分军饷。

  今天来礼佛的还有太平郡主,不过她今日是男装打扮。不爱女装爱男装的太平还有点娃娃脸。越国公的夫人蒋氏心疼自个女儿,要是个男子,该多好,但真是个男子也或许会是件祸事。

  “太平,偶尔穿穿女装也无妨。”蒋氏拍着太平的手说。

  “娘,我不进寺了吧,我就在马车里等你好了。”太平郡主说道。

  “那看来你今天另有安排喽。”蒋氏已然明了女儿的小心思。

  “没有啊。我只是不想见人而已。娘,你就不怕带着我去见她们吗?”一想到那些人话里话外的对她殷勤夸耀,太平就觉得烦。

  “我怕什么,女儿生得好,百家求亲让多少人羡慕啊。女儿啊,你爹已经决定把你许给木家的木子风,偏巧碰上出征这档子事。听说木子风受伤后失忆了,我该跟你爹说见见这个木子风,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样子?”蒋氏嘴上说高兴,心里其实愁得慌。

  “什么样子不都得嫁?有什么好见的?”太平郡主对木子风没什么感觉,只是男装打扮时和哥哥们出去打猎时,见过他几次。

  “你不满意他?我听你二哥说,这人不错,也算能文能武,行事侠义,待人宽和。虽然他这次武举大比落魁,哦,怎么,你看上的是司马家的那小子?”蒋氏一番推测,以为女儿喜欢的是司马家的司马元烈。

  “没有,我一个都没瞧上。算了,反正都差不多,只要爹娘觉得好,我就满意了。”太平郡主心高气傲不是没有道理的,她出身显贵,从小跟着哥哥们学文习武,一点也不比各家的公子们差,起点不一样,那落点当然也不一样了。

  蒋氏没再说什么,皇后的车架到了,就下了马车迎接。太平郡主等她们进了寺庙,就下了马车,骑马离开。

  话说回木子风,木子风让马三宝自己驾车后行,而他和马二宝则步行出城,在城外等马车。

  好不容易从小巷走过封道的路段,木子风才松一口气。

  但是,今天的木子风运气背得很,出门绝对没有看黄历。快要到城门口时,后面一骑白马飞过。

  骑着白马的人正是太平郡主,本来一路通畅,她就快马驶过想到快点赶到城外去和哥哥们打猎,不想有两人从巷口跑出,就要撞上时,太平急忙拉住了缰绳。马三宝紧要关头推开了吓楞了的木子风。

  木子风看见高头大马的蹄子就要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被马三宝这一推,直接被推倒在路上,蹭了一身土不说,手肘和屁股都摔疼了。

  “少爷,你怎么样了?”马三宝赶紧上前扶起木子风。

  木子风推开马三宝,自己站了起来,本来就一肚子晦气,又差点遇上生命危险,气炸了。他看见骑马的是个白脸小生,就更想发火了,“混蛋,有你这么骑马的吗?你以为你爹是王刚吗?”

  太平也吓了一跳,还好没撞到人,等她看清被撞的人,竟然是她未来的夫君。太平拉进了缰绳,神色镇定地说道:“你没事吧。”

  木子风笑了,“原来是个娘娘腔。你没看见我都被撞倒了吗?下来,赔我医药费。”

  太平小声的说了句,“娘娘腔,”又奇怪的看着木子风问道:“木子风,你不认识我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是哪个达官显贵包的男宠吗?”木子风说话一点也不客气,气急了,嘴上也没把门的。

  “你说什么?”太平脸色巨变,娘娘腔有点不懂,但是男宠还是明白的。

  “少爷,她是太平郡主啊。”马三宝赶紧给失忆的木子风普及知识。

  木子风转头问道:“啥,这个阴阳怪气的男人是太平郡主?”

  马三宝摆摆手,“不是男人,郡主是女扮男装。”

  太平居高临下,说道:“木子风,我不管你是不是失忆了?现在,给我让开。”说这话的时候,太平的白马还冲着面前的木子风打了一个响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