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如花似玉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810 2019.08.21 22:09

  且不说找寻李清风的下落如何,木子风的准备工作已经进入尾声了。算术教学也可以收尾了。

  “太平,这些就是关于乘除法的计算法则。乘法的核心就是九九乘法表,这在古书中已有记载,与乘法对应的除法,如果你熟练乘法口诀和除法运算方法,再难的问题你解不了,那我也没办法。”木子风放下笔,把话说的俏皮。

  几日相处,太平已经习惯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郑重其事的抬手一拜。“徒弟会好好练习的,多谢师傅指点。”

  木子风拦道:“别,咱们师徒就到这了。师傅名声不好,就不连累你了。你以后要是学艺不精,被人嘲笑,也别说我是你师傅。咱们呢,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还是木子风,你还是太平郡主。”

  太平问道:“你要走了?”

  木子风点点头,笑着说道:“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干粮和银钱也都齐全了。你再给我安排几个保镖,就是护卫,我就可以上路了。”

  太平有点失望,没想到木子风这么快就要走了。“真的都好了,没什么要准备了吗?你再好好想想。”

  木子风想了想自己的那叠准备事项,确实都一一勾了,应该够了,便说道:“应该够了,我每天晚上都要想一遍的。唉,就是我不会骑马,要是我会骑马,说不定我就能更快到巴蜀了。”

  太平闻言说道:“那你可以现在学啊,我教你。你学会了,出行方便很多。再说,等几天后,说不定商队就有李清风的消息了呢?”

  木子风觉得出行用马车,确实有些单一了。要是遇到突发状况,自己就两条腿了。作揖道:“好吧,那多谢郡主教在下学骑马了。这回该我叫你师傅了。”

  第二天一大早,木子风给自己画了一个‘如花’妆,直接把太平笑晕在地上,尤其是木子风娘声娘气的腔调,“师傅,婢女如花,如花似玉的如花,如花一般美艳绝伦的如花。你看我,美吗?”

  “哈哈哈,哈哈哈。木公子,你不能这么出去,会吓着人的。”寒冬、腊月搀扶着太平起身。

  木子风用了正常的声音说道:“我才不管呢,最好把人都吓跑了,我决定了,就这么出去了。你教不教了?不教,我就不学了。”不化这个妆,还得躲着人学。化了这个妆,才清静呢!

  “好好好。走吧,走吧。前院里有练武场,在那里跑马吧。”太平赶紧带着木子风走。反正丢脸的是他,看戏的是她。

  木子风来到了练武场,除了守卫,就没什么闲杂人等了。春华牵了一匹马来。

  木子风因为衣服不方便,所以,怎么也上不了马。被几个姑娘取笑。他说道:“你们再笑我,我就不学了。”

  太平赶紧把婢女们赶走,“来,师傅亲自给你牵马,赶紧上马吧。”

  木子风这会收紧衣裙,终于上了马。

  太平让木子风拿好缰绳,马在太平的牵动下,走了起来。

  木子风尽量不给自己出丑的机会,不过他还是会先打好预防针,“郡主,我先跟你说好啊,我的安全你保证,再怎么说,我也做过你几天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能不孝啊。”

  太平很想给马来一巴掌,但是忍住了。

  太平牵着马走,木子风就坐在高头大马上,眼睛盯着太平的手,时刻提防着她冷不丁放手。

  牵了一会马后,太平就说道:“现在,你自己骑,我就在边上看着。”

  木子风弯下腰,捂着马的耳朵,轻声的说道:“那你就在边上,慢慢放手,别让马发现啊。”

  太平被逗了乐了,说道:“行,你拉紧缰绳,别放手。我放了哦。”

  木子风紧张的拿紧缰绳,等太平放开手后,木子风紧张兮兮的坐在马上,马儿却不走了。

  “喂,它怎么不走了?”木子风坐在马上,马儿一动不动的站着。

  “你夹一下马肚子,缰绳松一些。”太平在边上指挥。

  木子风依言照做,果然,马儿开始走路了。马儿以老汉散步的速度载着木子风走。

  木子风看见自己能骑马了,很高兴啊,就跟小时候学会骑单车一样。他不满足散步,开始边夹马肚子,边喊着“驾、驾。”

  马儿在驱使之下开始快跑起来,刚学会走的人,开始跑了。木子风虽然觉得在马上颠得厉害,但是找到节奏了,也能控制。关键是可以迎风驰骋,追逐太阳,拉风的很。

  太平看见马儿跑了起来,边追边喊:“慢一点,别着急。”

  木子风坐在马上,感觉自己像个英雄,大喊着:“我会骑马了。郡主,我会骑马了。”

  太平则看情形有点不妙,那马直冲着前面栏杆的方向,“快停下。”

  学会走,学会跑的木子风,没学会怎么让马拐弯,也不知道怎么让马停下。只听他喊:“吁吁吁,停下,喂,快停下。马儿,你快停下。”

  太平飞快的跃上一匹马,打马追赶。木子风的马冲着栏杆就飞跃而出。现在的木子风心中是十万分后悔,俗话怎么说来着,装逼被雷劈,他现在是装逼被马耍。

  太平跟着跃出栏杆后,她一边驱马,一边拿着套马索,等待机会套住马儿。

  偏偏木子风坐在马上,左扭右倒的挡着视线。现在木子风靠的上的就是他嘴,大喊:“救命,救命啊,郡主救命,师傅救命啊。”

  太平瞧准机会,看见木子风俯下身子,马上扔出套马索,套中后拉紧。木子风死抱着马背,一副要死一起死的节奏。“啊,救命啊,我不骑马了,这辈子不骑,下辈子也不骑了。”

  太平已经拉住马,马儿终于开始放慢了脚步。

  等木子风的马已经停下时,木子风还闭着眼睛不敢看,太平来到边上用绳子打了一下这个没出息的徒弟,他才睁开眼睛瞧见太平在边上,带着哭泣声喊道:“你怎么才来啊?”

  “怕什么,有师傅我呢。”

  木子风慢慢的起身坐直,用缰绳打马,“混蛋,回去后,我饿你三天。看你有没有力气跑,把老子吓个半死。”

  太平闻言笑道:“你怪马干什么,我看你在马上挺威风的。”

  木子风听见太平揶揄,说道:“不学了,不学了。这骑马危险系数太高,我再厉害也只有一条命,小命要紧。”

  “什么是危险系数?危险我知道,为什么要加一个系数?是什么东西?”

  “系数啊,就是……”木子风刚要开始卖弄学问,以挽回一点自己的形象,身后传来阵阵马蹄声。

  “太平。”

  太平回头看,然后转头对木子风说道:“是我哥哥们,你小心点啊。”

  一众人骑马来到太平身边,“太平,刚听人说,你也来骑马了。”

  来的人里,木子风只见过宋家的几个人,其他人就不认识了,看装扮非富即贵。

  便听太平说道:“我出来骑马。刚才马惊了,六皇子、沈公子你们怎么来了?”

  宋正业说道:“沈公子得了几匹千里马,邀我们一起看看。谁要是降住了马,谁就是马的主人了。太平,有没有兴趣看看?”

  太平还想带木子风赶紧走呢,婉言道:“我还要教婢女骑马,就不去了。”

  六皇子说道:“太平,这婢女学骑马,还要你教,你也太宠着婢女了吧。”

  沈复附和道:“郡主,我听说你的婢女都是女中豪杰,个个善骑射,怎么还要你教,莫不是敷衍我们。”

  宋元和连忙说道:“你们有所不知,我娘给三姐挑了一个厉害的婢女,不仅长得标致,而且算术厉害。藏在院里,我都没瞧见过,是不是她呀?”

  太平骂道:“元和,娘宠我你不高兴啦?你瞧你的千里马去。”

  众人哈哈大笑。

  “三姐,让我瞧瞧呗,有大哥、四哥他们在,千里马肯定没我的份。”这是一个童声在人堆里传来。

  太平看见幼弟,呵斥道:“温文,你看我回去不告诉娘,你跑出来骑马,看娘怎么收拾你。”

  宋温文笑道:“三姐,是娘让我出来骑马的。以后我不用读书了,娘让我跟着大哥学武。”

  六皇子见惯了有姿色的女子,所以审美要求高,再说也不想在太平面前表现出急色的样子,就说道:“好了,好了,我们不是出来看马的吗?郡主,一起去吧。我要是得了马,就送你。”

  沈复接话道:“六皇子,既然太平郡主在,我怎么能不给郡主留一匹呢?郡主,我的马你可以先挑,剩下的,咱们凭本事了。”

  木子风一直低着头用衣袖挡脸,听着这两人明里暗里对太平献殷勤,一阵恶心。这两个人是没见过女人,还是喜欢男人啊。怎么会看上太平这个女汉子呢?

  于是,木子风出来刷存在感,“郡主,公子们想见我,我就让他们见见好了,人家花容月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面容,不让人瞧多可惜啊。”

  太平不可思议的往后看,看见木子风对她眨眼睛,就噗呲一笑,打马走开一些,拉着木子风的马往前走了几步。众人听见木子风这话,觉得诧异。

  木子风放下衣袖,骄傲地抬起头,嗲里嗲气的说:“奴家见过六皇子、沈公子、大少爷、四少爷、五少爷。呵呵呵。”

  有句话叫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原本长得标致,又是所谓花容月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姿色,竟是如此。恶心,五官不正是好听的,太令人厌恶了。

  众人谁都没有说话,因为尴尬,但偏偏宋温文童言无忌,问道:“四哥,这就是你说的长得标致的婢女吗?”

  宋元和楞了一下,这怎么会呢?大嫂明明说娘亲送了个模样秀气、才貌出众的婢女给太平。“三姐,这就是娘亲送你的婢女吗?”

  太平点点头,“对啊,他算术可厉害了,我都拜师了。”

  宋正业立马说道:“胡闹。”宋正业比太平大10岁,长兄入父,所以,他是可以管教太平的。

  太平说道:“大哥,你们别不信啊,我就没见过算术比他厉害的。我拜的师傅那都是天下第一的,我就是天下第二了。”

  六皇子哈哈大笑,指着太平说道:“郡主,这是本皇子今年听到的第三个笑话。正业,你们府里没人了吗?教郡主算账的竟是个丑女,还自称天下第一,哈哈哈。”

  宋正业抬手一礼,道:“六皇子,舍妹是在与我们玩笑,当不得真。想是我娘调教了这个婢女,也好跟在太平身边教她算账。什么天下第一,婢女没什么见识,还请六皇子不要当真。”

  木子风不是出来抢风头的,纯粹是来恶心恶心人的,见好就收吧。“郡主,咱们回吧。人家的姿色几位公子瞧不上,如花就死心了,如花跟在郡主身边好了。”

  在场的男性那个鄙视啊,谁能瞧得上他,还叫如花,真是倒胃口。

  太平收到暗示,就说道:“你们一个个有眼无珠,待本郡主学成出山,定让你们好好见识见识。如花,咱们走。”

  木子风和太平就这么走了。

  宋元和突然想到什么,对正业说:“不对啊,大哥,我听大嫂说,那个婢女明明是个哑巴啊,难道娘又送了一个,娘真偏心。”

  “住嘴,一个婢女,你也要斤斤计较。”宋正业不悦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