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落网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4220 2019.09.09 20:29

  一大早,木子风顶着黑眼圈吃饭,所有人都在看他,等他说话。

  “金小姐,我和王,不是。我昨天想了一晚上,我想,既然是破案,就应该有公堂审理案子,还要有牢房关押嫌疑人,就是有嫌疑的犯人。不然,要是犯人心虚,逃了怎么办。你说是吧。”

  金小姐其实不想这么对他爹的手下,毕竟凶手只有一个,兄弟却有一帮。

  王铭相应道:“木公子说得对。既然是破案就应该有个样子。不是杀人犯的怕什么,你们谁怕,谁就是心虚。”

  大伙也没话说,起码不是真当官的,不会坑人。

  木子风见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就说道:“好,那这事就有劳王大哥在客栈布置一下。该有的样子还是要有的。”

  王铭迎合道:“木公子,不必客气。为姨父找出杀害他的凶手,我义不容辞。”

  王铭带着人出去布置了。

  金小姐看着木子风好像胸有成竹,就问道:“木公子,你是不是心中已有头绪?”

  木子风非常诚实的说:“完全没有。”

  “那。”金小姐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起身走了,应该是又去找他爹给木子风托梦了。

  太平见没外人了就说,“木子风,你有办法了?”

  “唉,赶鸭子上架,先这样吧。我要出去做几套衣服。”木子风起身要走。

  “做衣服?你不赶紧查案,你做什么衣服?”

  “我冷啊。这都入秋了,冬天说到就到,我都没有衣服穿了。我要多做几套,还有做几套被子。还要把马车做成大帐篷,晚上一拉开,变成帐篷,就可以在里面睡了。”木子风越说越觉得此事事关重大,赶紧出门找裁缝。

  太平真的闹不明白,不会破案不应该赶紧逃吗?留下来做什么衣服?都是木子风教大憨唱什么歌,自己挖坑自己躺。

  一边是王铭带着兄弟改造客栈,设置公堂,还把柴房改成牢房,一切在钱的开路下,以非常迅速的方式进行着。而另一边木子风把附近的裁缝全拉起来开工,做自己的衣服,还要给女眷做衣服,至于案子的事,压根就没找金若男谈一谈。

  王铭这边结束的时候,木子风以要静心思考案子为由,拖了三天。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天天让人赶制衣服,等他衣服做好,不就要走了吗?

  金老爷的案子无头无脑哪是那么容易破的。事发当日,正是海上风浪最大的时候,还是漆黑的夜晚,每个人都在船的各个位置值守,每个人都有可能杀害金老爷的可能,包括在船舱睡觉的金小姐。

  金老爷和这帮手下关系亲密,和谁都打过交道,交恶倒是不曾听说,但偶有矛盾或是对手下苛责,这是难免的。所以,要说杀人动机勉强也有几个人有,可是不能以此断案啊。

  木子风想,这些人中有杀人犯,应该会心慌,惧怕,逃之夭夭才对,但是这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是为了杀害金老爷报私仇的话,现在已经成了,为什么不逃呢?还要跟着金小姐抬灵回乡。

  这天,迫于大憨又一次站在木子风房门外,木子风在客栈大堂,也就是公堂,召开了一次会议。

  木子风高堂安坐,下面的人齐齐看着他。

  “诸位,设这堂,是为了处理金老爷被杀一事。这是你们中有人背叛了金老爷,所以,我是代金老爷行家法,为金小姐找出杀害金老爷的凶手。”

  金若男问道:“木公子可有头绪了。”

  木子风看看众人,气定神闲的说道:“有了。”

  一个人不设防的神情很重要。

  木子风说道:“其实,这几日我都派了人暗中观察你们的一言一行。蛛丝马迹都是线索,你们以为凶手已经杀了人,现在还会有什么线索对吗?错,大错特错。因为他是杀人凶手,他的一言一行和平常人都是不一样的,就像秦老大会说出他杀人的证据一样,所以,观察你们的一言一行是查案的关键。”

  木子风神秘一笑,“你们一定再猜,我这几天天天都在外面忙活自己的事,根本没有见过你们,我怎么就知道你们的言行了呢?哼哼,你们一定想不到,在你们之中有我的卧底,卧底是什么?就是我信任的人,我让他藏在你们中间,暗中观察。”

  木子风看见除了王铭外,其他人都互相看看,私下议论。

  “那是谁这个卧底呢?谁是你们当中我信任的人呢?”

  “谁?”

  王铭心中那个激动、兴奋无以言表。

  木子风手举起,一指扫过王铭,指向柜台的掌柜。“就是他。”

  掌柜这几天那是赚的盆满钵满,赚的钱比一年赚的都多,见人就笑,笑得合不拢嘴。今天,木子风给他的任务就是不说话,笑。

  大家伙看见掌柜招牌式的笑脸,心中具惊,真是没想到每天在他们身边转悠,嘘寒问暖在旁边伺候的掌柜居然是木子风派来的卧底。众人一回想,马上就能想起掌柜最近还真是老在大伙中间问要不要这,要不要那的。

  大家转过头看着木子风,心里一下子觉得木子风真是厉害,原来早有先手。你以为他在忙自己的事,可是他早已安排好卧底来探查他们。什么设置公堂,布置牢房都是拖延时间。

  凶手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走呢?

  木子风又说道:“所以,你们中谁是凶手我已经胸有成竹了。哈哈哈。我忘记告诉你们了,我不仅铁齿铜牙、鬼见愁,我还是断案神探木子风。什么案子到我手里那还不是轻而易举嘛。”

  王铭说道:“木公子,那你赶快说出凶手吧。”

  “找出凶手不难,我现在说谁是谁就是,我就是说你是,你也是。别急。重要的是,大家不信啊。我是不是还要拿出证据。所以,我苦恼的是找出证据啊。”

  王铭笑了笑,“原来木公子是空口白话,的确,没有证据的确不能让人信服。不知,木公子怎么找这个证据呢?”

  木子风哈哈大笑。他说道:“唉,本来我还很苦恼的。就是因为找不到证据,所以我才不想破这个案子嘛。正所谓,吉人自有天相,我这几天睡觉的时候老是梦到金老爷来找我,我就问他怎么办?”

  金小姐一惊,问道:“我爹说什么了,他说谁是凶手?”

  王铭拦道:“这种话怎么能信,木子风,你还是赶紧说证据在哪里吧。”

  木子风笑了笑,说道:“金老爷是告诉我凶手是谁?但是他也没告诉怎么找证据。”

  一众人左右看看,大憨说道:“木公子,凶手是谁?你说出来,不管是谁,大憨揍他,看他说不说。”

  王铭就和大憨争吵起来,木子风看戏。

  金小姐制止了两人,问道:“木公子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赶紧说吧。你是不是有办法找出证据?”

  木子风让太平拿出一个黑盒子。木子风指着这个黑盒子说道:“诸位,这就是找出谁是凶手的证据。大家一定很奇怪这东西怎么用吧。我来告诉大家,这是阐教玉虚宫元始天尊座下门人玉鼎真人的弟子二郎神杨戬,如今转身投胎的李清风道长做的‘人鬼殊途’。金老爷冤死,他的冤情上达天界,惊动了天上的神仙。神仙赐下王母娘娘蟠桃园桃树的木头,让李清风在人间化解怨气。于是,李清风道长就做了这个东西。杀人犯手上都有怨灵附身,只要伸进去就能辩出来。”

  原来木子风就是用这个黑匣子的办法测人心。木子风把这个所谓的‘人鬼殊途’的用法一说,众人都不曾想到这世间居然还有可以辨别怨灵的方法。

  木子风还演示了一番,将写有金老爷生辰八字的纸条放进匣子内,手一伸,握拳而出,在太阳下一照,手上干干净净。

  “诸位看见了吧,你一定想知道杀人犯伸进去,手会变成什么吧?待会大家双手伸进去后,摸一摸里面的一块天木,然后握拳而出,再到太阳底下照一照,这凶手就出来了。”

  金小姐这时说道:“诸位,你们都是跟我爹闯荡多年的兄弟,为了找出杀害我爹的凶手,金若男在这里先谢过了。”金若男毫不犹豫的跪下了下来。

  大憨赶紧扶住,又不敢伸手,也跟着跪了下来,“小姐,不就是伸出手摸一摸天木嘛。你赶紧起来,我先,我先来。”

  大憨赶紧到太平面前试,后面的兄弟一个个蜂拥上前试,笑说,这辈子还没摸过天上的木头呢。

  接着,太平拿着黑匣子在人群中一一走过。

  木子风扶起金若男,说道:“金小姐,请你也试一下吧。我没有说你是杀了金老爷。但是你们都是在那条船上的人,没有人可以例外。”

  金若男点点头。

  金若男都试了,更没有人例外了。很快一众人都试好了。

  “现在,你们就走到太阳底下看看自己的双手吧。”

  王铭和其他人一样跟着走到了太阳下,打开双手,看到自己手上干干净净,和木子风的一模一样。安心了。问道:“大家把手举起来,谁的手不一样?我的手是干净的,我先举。”

  “啊,我的手怎么黑了?”有人喊道,王铭听声音都知道这人就是他和木子风说过的,他与金老爷有矛盾。心中暗笑。

  “唉,我的手也是黑的。你的呢?”

  “我的也黑了。”

  “我的也是。”

  木子风这时想到了一首歌,我们不一样,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王铭心里越来越慌,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是黑的。

  他看向金若男的手,金若男看着他,“我的手也是黑的。表哥,为什么你和我们不一样?”

  “表妹。”王铭此时满头大汗。

  大家也都看到只有王铭的手是干净的,看着王铭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王铭看着大家围观自己的样子,他看到木子风轻云淡的笑意,冲到大厅问道:“木子风,你搞什么鬼?”

  木子风笑了笑,“王大哥,你心里又有什么鬼呢?”

  “我,你。”王铭这时不知所措,他想逃,可是后面一群人围着,他一个书生怎么逃。

  傻大憨在这个关键时刻,问道:“木公子,为什么会这样?大家的手怎么黑了,就王公子和你的手是干净的呢?”

  木子风一拍大憨的股二头肌,“傻大憨,我只是演示操作,我的手根本没有摸盒子里面的东西。当然没有是干净的啦。至于为什么王公子的手这么干净?那就要好好问一问王公子为什么不摸了?”

  金若男看了看自己的手,问了问气味,走到王铭面前,“我想木公子的‘人鬼殊途’里面的天木涂有墨水,人的手一摸当然就变黑了。表哥,你不敢摸。你为什么不敢摸?因为你就是杀害我爹的凶手。你,你为什么要杀我爹?我爹待你视如己出,养育你,栽培你,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爹的吗?为什么?”

  王铭大笑,“视如己出?对我好?难道这些年我为金家做的不够还吗?我放弃我的前程,在金家做一个账房,为什么?还不是为了离你近一些。你说你不知道。我对你,对这个金家都付出了多少。我先你爹求亲,可是他不但不答应,还要把我赶走,说什么把北边粮仓交给我,还给我分红。这都是他想把我赶走,他要让我离开你。如果我不杀他,我现在还能和你在一起吗?”

  金若男心里痛苦不已,表哥从小看着她长大,她也把他当做兄长,视兄为父,原来他对她的好,全是这样。

  木子风上前一拳打在王铭脸上,“混蛋,编啊,你继续编啊。我看你心里想的根本就是金家的财产吧。你娶了金小姐,就等于拥有了金家的所有。是啊,那小小的分红,还会在你眼里吗?你杀了你的姨父,养你十几年的亲人,你居然还能编出理由,编出借口,你当我们傻吗?”

  王铭擦掉口角的血,笑道:“木子风,你厉害。你抓到我,还不是为了金家的财产。你百般推辞,不就是讨价还价,现在你开到什么价了,让表妹嫁给你对吗?你——”

  木子风又来一拳,“你当老子是谁?老子是你这种禽兽吗?你们,把他给我抓起来,嘴,嘴给我堵上。”

  木子风看看自己的手,王铭没几两肉,一拳就打到骨头了,打人这种事不文明,以后不干了。

  大憨抓着王铭,问道:“木公子,现在怎么办?”

  木子风一看,又要去县衙,希望王县令的什么案子已经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