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李清风的真面目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079 2019.08.22 13:32

  木子风虚惊一场,没了骑马的心情,就回了房间休息。骑一次马比跑三千米还累,浑身不得劲。

  等第二天醒来,木子风浑身酸痛,直接躺着不想起来了。但是木子风还是被太平三讽四嘲的逼上马背,经过几天的训练,木子风总算会骑马了。木子风为了报复虐待了他几天的马儿,在马面前杀猪,美其名曰:杀猪儆马。

  在木子风学骑马的日子里,蒋氏送来了李清风的消息。宋家有几只商队回来,他们中有认识这么一号人物的。李清风在他们眼里就是个骗吃骗喝的假道士,常在各地骗外乡人的银钱。

  他们以为这个李清风又出来骗人被木子风盯上了,就将他的相貌特征说了出来,宋府的画师依言把他画了下来。不过,当木子风拿到他的画像,真觉得还不如不看。那是画师最喜欢、也最容易画的。这张脸太没有特点了,是那种大众脸,脸上还没有痣,有点特点的是他的衣服,穿的像个乞丐。在外面抓一把乞丐,你说谁像李清风,那人都有七分像。

  “这就是李清风吗?我说我长得都有三分和他像。”木子风拿着手里的画像,不能不怀疑蒋氏在玩他。

  太平肯定道:“这不是一个人说长得像,好几个见过李清风的人都说就是这个样。你没有见过他吗?”

  木子风为难道:“他拿走我的玉佩,我是事后才知道的。唉,这,这画的也太考验人了。”木子风对李清风很模糊,好像就只有一个身影。

  太平说道:“我怕府里的画师画不好,又专门请了宫廷的画师来画的。李清风绝对就是这个样。”

  木子风举着画像看了好半天,决定把那些见过李清风的人找来,好好审审,免得被人骗。

  木子风对太平说道:“郡主,你能不能让那些见过李清风的人过来,画画呢?我会一点,你让他们来,我自己画。”

  太平觉得木子风多此一举,难道他还能比宫廷的画师厉害吗?太平可是见过木子风拿毛笔的样子,如果木子风是她弟弟,一定会被训斥一顿。不过,木子风既然这么说,就让他们来好了。

  等他们被叫来后,木子风一个个招呼,问了几句后,了解这些人也不是背稿子的人。木子风打消了蒋氏设局骗他的可能性,他就把白纸贴在墙上,用木炭条作画。

  木子风主要是想画李清风的脸,至于他的衣服,特点就是破、烂,没什么好认的。

  木子风从脸的五官特征入手,根据样子一一画出,再让他们一一辨认,再组合成一张脸,再进行精修,这一画就是一天。木子风的素描很久没使了,刚开始画脸型还好,画眼睛就磨了好几个时辰。

  众人要不是看在太平的面子上,哪里会给这个‘丑女’面子。他们饿着肚子不说,而且还被木子风各种强迫,明明说已经像了,偏偏木子风不满意,非要对实了。

  不过,令他们惊奇的是,木子风画的人,竟然越来越活了,好似生在纸上了。尤其是被木子风磨了几个时辰的眼睛画出来之后,众人都惊叹,指着眼睛骂道:“就是这对眼睛,太会骗人了。”

  待画成形后,一帮人围着画像上看下看,还有人对着画像吐口水,大骂道:“啊呸,就是这个混蛋,骗了老子五十两银子。”

  太平赶紧拿过画像问道:“就是他了吗?还有没有不一样的。”

  一个管事的说道:“郡主,就是,就是他。我化成灰也能认得他。哎呀,郡主手下能人真多,这人还能画的这么像,小的今天开了眼界了。”

  众人齐声附和。

  木子风对太平点点头,太平就将人请出了院子。

  等人走后,木子风瘫坐在地上,揉着手腕,手都已经发黑,指甲盖下都是碳灰。

  太平走到木子风面前,对着他说:“画画也这么厉害,你还有什么本事没使出来?”

  木子风特别装逼的说两句:“雕虫小技尔,要不是他们太菜,怎么能突出我的厉害。这都是同行衬托啊。”

  太平蹲下身子说道:“唉,谁能想到名动京师的木子风是个……,哎,你知道外面怎么传你吗?说你不学无术,胆大妄为,公然在朝堂上戏弄百官,污了你爹一世清明。”

  木子风一向不在意外人的眼光,慵懒的说道:“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嘴长别人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呗。”

  出口成章的木子风为实让太平吃惊,果然这人内有乾坤。她问道:“世人都重名誉,为名节轻生者,自古有之。你为什么能这么看淡呢?木子风,要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你想过你身后的木家吗?你想过他们会因为你受累吗?”

  木子风不能自私的说:我只为自己而活。

  只要还是木子风,占着他的身体,就应该为他考虑。他看着太平说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大梁谁人不知太平郡主,但郡主能以一人之力保家族吗?我想,郡主已经做好为家族牺牲自己的幸福。六皇子、沈公子、你挑中谁了?”

  “别说了。”太平被戳中痛点,有些不自在。

  木子风并未停下,说道:“郡主,不爱女装爱男装,不爱女红爱刀兵。不是与我一样自污求自保吗?我想,宋夫人不想你嫁入皇家。如今的你也是宋夫人的杰作吧。”

  太平盯着木子风的笑颜,问道:“木子风,你失忆是假吧?你是为了自保所以才假装失忆。”

  木子风说道:“我的确失忆了,我也的确不识字了。可是我的判断能力没有丢啊。回答你刚刚的问题,我不是不重视名节,而是有比名节更重要的东西需要我去寻。”

  “什么东西?”太平问道。

  “生命——爱情——自由。至于名节,只要我心里有一杆秤,能称得起良心就行。”木子风走起了民国时期的文艺青年的范,他想反正要走了,就和这些人划清界限吧。

  太平又一次失眠了,她睡不着。木子风的话就像锤子一样砸在她的心上。太平人前装、人后装,从七岁换上男装开始,天天被母亲当男孩子训。这都是为了家族,也是为了她。

  世家大族里哪个公子小姐们不是从小开始调教,他们都有着自己的责任、义务,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太平也认为这就是命吧。她的命一开始就与众不同。

  可是,今天木子风赤裸裸把事情摊开来,就像揭开了太平的面纱,太平露出了犹疑、惶恐、不安的脸,就恰是演员被底下的观众揭露了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她还守得住吗?

  太平经历了千百遍的自我拷问,她不相信这世上有人会为了生命、爱情、自由而轻视名节,这一定是木子风在骗她。木子风不过是比她伪装的更深而已。

  接下来几天两人都比较尴尬,不过,木子风还是先蒋氏提出了要离开宋府的计划。

  很快,木子风就准备好了,蒋氏让他与一只前往巴蜀的商队同行,并派了六名保镖随扈。这种安排可以说是非常好了。比起木子风独行,安全了许多。

  这天,木子风带着保镖与商队出行,木子风躲在马车里,只要不离开京师,他还是比较担心木琨会冷不丁带人从哪里冒出来。

  话又说回木琨,木琨这段日子可不好过,天天骂人,把家里的人都骂了一遍,还把木子风的东西都给砸了。砸了东西后,又不让人扔。

  这天,木琨在家喝酒,这酒是木子风埋在自己院子里的酒,结果也被木琨挖了出来,这酒太烈了。但是木琨已经习惯了,不敢喝多,小口抿着,真是一醉解千愁啊。

  待他有些醉意的时候,木兴禀告说宋夫人请他过府,有要事。木琨本不想去,想着喝醉了了事,但是偏偏来人还带了一件衣服,那衣服是木子风穿过的,还有那大裤衩,可不是谁都知道的啊?

  木琨一脑子扎进冰水里,清醒了一些后,赶紧让人备马。

  而这边的木子风正在凉爽的马车里葛优躺,已经平安的出了城门,再加上有一帮人一起走,根本不用担心安全了。

  不过悠闲的木子风也很无聊啊,没有手机打发时间,一个人坐在马车里,这一坐就要到天黑才能从马车里下来。商队就是这样,天明出发,日落休息,午间太热的时候,会赶到附近的林子下避暑。但也不会耽搁太久。

  木子风无聊的左手和右手玩牌,哼着歌唱着曲。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踏平坎坷成大道

  斗罢艰险又出发

  又出发

  啦啦啦……

  一番番春秋冬夏

  一场场酸甜苦辣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翻山涉水两肩霜花

  风云雷电任叱咤

  一路豪歌向天涯

  向天涯

  啦啦啦……

  一番番春秋冬夏

  一场场酸甜苦辣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一首歌《敢问路在何方》后,木子风开了喉,唱起了《好春光》。

  好春光不如梦一场

  梦里青草香

  抓一把梦想带身上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还有轻风吹斜阳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