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小赌怡情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008 2019.08.23 13:06

  闲暇之余,木子风也会和太平聊起关于商队的事。

  原来宋家祖上曾是皇族后裔,没落时靠着一些家产,把家里的一些值钱东西拿出来卖,往往会带着护卫出行。即使没落,也有排场讲究。

  附近的商贾知道跟着他们走,路上会安全些。渐渐地,他们祖上的当家祖母就收拢了附近的商贾,靠收取保护费挣家业。

  到后来,他们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商队和生意链,宋家才开始富起来。

  这样的事情在世家中并不少见,至于为什么宋家能成为百姓口中的响当当的富贵之家?

  不仅是因为宋家的男人在官场都有自己显赫的地位,还和宋家能看准历史的风向标有关。宋家是男人掌权、女人管钱的完美结合,比起那些一心从商或是一心做官的,宋家的见识和能力根本不是他们能详见的。

  木子风就奇了怪了,按说,富不过三代,而宋家至少富贵了五代,现在的后代居然还没有长偏。只能说,宋家在这方面肯定大有研究,底蕴之深,非常人所能企及。

  宋穆的父亲是战死的,他很小的时候就继承了父亲的爵位。他为人豁达、率真,对人宽容,而且善骑射。可谓是文武双全。

  在官场上,不说他左右逢源吧,但是一向的口碑就好。而且,他的妻子蒋氏也很厉害,蒋氏的父亲不怎么闻名,但是蒋氏的爷爷是前朝的柱囯公。

  大梁国的第一任皇帝袁冕从晋朝手里取得江山,不是打下来的,而是晋国的最后一位皇帝禅位给他的。因为皇帝没有子嗣,而他的兄弟们趁他病要他命,反叛了。

  所以他在死前决定禅位,死也不把江山拱手让给那些狼子野心的亲兄弟。而是把皇位禅让给了他的结拜兄弟,也就是当时的袁冕,官拜镇国大将军,世袭郑国公。

  袁冕这江山看似是别人让给他的,其实和他打下来的差不多。因为他接手的就是一个四分五裂的江山了。当时袁冕和蒋氏的爷爷曾经是同袍战友,花了近十年的时间平息了叛乱,几经修养后,又花了三年时间收复了南方的政权。

  蒋氏从小在宫中长大,而且她天生聪慧,在宫中不显露自己,渺小的像个宫女。等他回到蒋家后,他爷爷亲自为他挑婿,定的就是宋穆。

  至于为什么是宋穆,是因为有人告诉他,宋穆的面相非富即贵。

  唉,其实这相师说的不是废话吗?不过,此人又说,宋家能荣华五百年。后来蒋氏的爷爷又亲自见过宋穆后,就定下了亲事。

  蒋氏为宋穆生了四子一女,可见其夫妻感情深厚。当然,宋穆还有其他庶出的孩子,不过没什么名头。

  宋家的大儿子、二儿子已有威名,两人都是文武双全之辈。

  宋正业偏文,在户部任职;宋济安偏武,这次出征,宋穆就带上了他。

  宋家的宋元和也是好武之人,若不是年龄不足,今年的武举,也该有他的名头。

  至于宋温文,单从名字上看,蒋氏应该希望他习文,不过可能不尽如人意。

  唉,蒋氏厉不厉害,不是看她管的家业有多好了,而是看他生的儿子厉不厉害了。你放在现代,她若是出书或是开讲座,想要一探奥秘的人一定很多。

  木子风之前见到蒋氏,就有点见到上位者的不言自威。太平学习算术的投入也有点蒋氏的影子。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向宋家靠拢的商队越来越多,他们通过依附宋家来谋求富贵。

  但是宋家的竞争对手还是很多的,像宋家这样的选择从商发家的贵族比比皆是。不过都没有达到像宋家的权大财粗。

  目前,能与之抗衡的就是正在兴起的司马家和以南方为中心的南宫家,至于沈家以文人自居,不沾铜臭。

  但这其中不能忘了一个大boss,就是梁帝袁文广。司马家的崛起,就是他有意扶持。

  木子风能理解梁帝的做法,但是两虎相争,看似会两败俱伤,实则最终伤害的是以他们两家为中心的底层人民的利益。最终会削弱国家的实力,使外敌有可乘之机。

  木子风对这些事情只当是听了故事,至于皇家的事情,还是少知道为妙。

  不过,他送了一句话给太平,当做她给自己的科普费。这句话就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木子风希望宋家能和皇家罢手言和,专心给老百姓做事,最好多做一些慈善,散尽家财,保平安。这些想法放在这里不免会让人觉得幼稚。

  有些事情,说得轻松,做起来却要全盘考量。

  木子风对商队很感兴趣,路上不时到商队里交流,比如带了什么货物,去什么地方贩卖,哪里什么东西稀缺,哪里什么东西富有,差价有多少,还有各地风土人情如何等等。

  要想增加男人间的感情,可以打一架、可以醉一场,但是木子风都不喜欢这么不文明、不健康的方式。他想到的方式是赌钱,这绝对无伤大雅。

  木子风在休息的路上,摆好桌子,招呼人过来,玩猜瓜子的游戏。

  欲擒故纵,话语挑拨之下,商队的那些人就迷上了这个游戏。

  简单又刺激。

  木子风不是想要赢他们的钱,只是无聊中找人打发时间而已。所以,一般点到即止,对于那些想要学本事的人,木子风一概无可奉告。

  玩了一段时间后,还偏有人琢磨出一些门道来。

  在木子风玩腻的时候,他们自己玩了起来,赌资是越来越大,形式还多种多样。有猜米粒的,有猜铜钱的、有猜豆子的。

  有的人每天垂头丧气,腰包越来越扁;有的人每天左顾右盼,腰包越来越鼓。

  有一天,商队里就出现了暴力事件。

  一群人痛殴了一对父子。据目击者说,这伙人在玩猜豆子的时候,小张帮他爹老张使诈,被人瞧出了把戏。当场,参与赌博的人就把两父子往死里打了。

  商队的管事姓蔡,叫蔡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