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酒后闲话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103 2019.08.24 15:00

  头痛欲裂,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这是要死了吗?

  木子风前世从来没有这么醉过,真的一次都没有。

  宿醉醒来,木子风又爬着找水喝。

  不过,当木子风从被窝爬出来的时候,感觉凉凉的。

  往身下一瞧,剥了皮的香蕉。一块布也没留给他。

  木子风宕机了。

  脑子一片空白的木子风赶紧又缩回被窝,双手抱紧被子,先检查一下自己的清白。

  然后开始回想,只想到和太平在一起喝酒,之后就断片了。

  木子风掐着太阳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为什么全身光溜溜了。

  口感舌燥的木子风用被子围在下身,莲步走到桌案边拿起水壶对嘴灌。

  这时,木子风的房门被打开。

  木子风、太平和掌柜相对而立。木子风宕机下,大叫一声,扔下水壶,双手互住身体。他不动还好,一动身上的被子开始下落。木子风又赶紧弯下腰去收紧,身体不知觉的后退几步,想要退到塌边。

  “喂,进门不会敲门吗?我有隐私权的。”

  狼狈不堪的木子风让掌柜的忍不住发笑,太平脸上倒是没有变化,镇定自若的走了。

  待太平走后,掌柜的上前,把手里的衣服拿给木子风。“公子,都是男人嘛。您怕什么?”

  木子风接过衣服,说道:“你是男人,她呢?再说,就算你是男人,我是随随便便给人看的吗?出去出去,把门给我关上。”

  掌柜笑嘻嘻的点点头,说道:“是是是,您的贵体当然是夫人才能看的。小人这就出去。客官,待会想吃点什么?”

  “粥。”木子风面无表情的看着掌柜。

  等掌柜也出去以后,木子风才回到床上穿衣服,他突然说道:“夫人?我哪来的夫人。”

  又想起太平,不知觉的想到昨天喝醉后会发生什么。“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审美没这么差吧。就算醉了,口味也很挑的。”

  木子风在房间喝着白粥的时候,太平又不请自入,木子风吓一跳,说道:“郡主,你能不能照顾一下你的身份?别随随便便进男人的房间。”

  “什么郡主,叫我太平,不是郡主。不是跟你说了嘛。”

  “哦,想起来了。那也不能随便进我的房间,要敲门,敲门懂吗?”

  太平笑道:“我还没有怎么样你呢?你紧张什么?你就这么瞧不上我。”

  木子风低头喝粥。

  “木子风,我问你呢,凭什么瞧不上我。刚刚那副样子,还以为怎么你了呢?”

  木子风一口气喝完粥,说道:“我只是让你敲门。别以为你是郡主,进皇宫跟回家一样,那样不能随便乱来啊。我的地盘,你得听我的。”

  太平坐下来,托着腮说道:“行,以后我敲门。我问你:‘酒入愁肠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这些是哪位古人说的。”

  木子风又一次宕机了。

  他警惕的说道:“我,我怎么知道?”

  “你都忘了,昨天你醉酒以后说的,这些都是你说的。”

  木子风问道:“那我还说什么别的没有?”

  “你忘了?你还知道什么?”

  木子风尴尬的笑笑,说道:“忘了,不知道。”

  太平惊讶的说道:“那这些都是你喝醉后想出来的喽。”

  “不是,不是。不是我写的,呃——,这是叫什么来着,啊,可能是叫陆游写的。”木子风赶紧辩白。

  “陆游,什么时候写的?”

  “我哪知道。哦,我就是小的时候,偶然看到他喝酒念诗,然后听了这么一句。”

  “你小时候,你记起小时候了?”

  “啊,我。”有句话说得好,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

  木子风真是说多错多。“哎呀,你怎么这么多为什么?行走的十万个为什么吗?别忘了,不知道,不知道。忘了,都忘了。”

  “十万个为什么?这是什么?谁会有这么多为什么。”

  木子风觉得自己完了,赶紧想办法。木子风急中生智问道:“你的第三件事情想得怎么样了?三天,可早过时了。”

  太平果然不再提问,而是喝起了水。“还没想好,干嘛,迫不及待赶我走啊。”

  “你少一些为什么,让我省省心行吗?”

  “你说的话都很奇怪啊。还有你说的隐私权,那又是什么?”

  “我再加一条我的规矩,少一些‘是什么’的问题。”

  太平无语。这人油盐不进了。“木子风,我问你,如果你是我,你会出什么难事把你自己难到。”

  木子风笑了笑,“你当我傻吗?虽然被你们耍过,那是我不想跟你们计较。唉,跟你说吧。要说这个能难倒我的,凭你们的智商有点难度。你们这些人把智商都用在算计人上了,哪还有什么智商用在雕虫小技上呢?”

  木子风这话听着是在夸人,实则也在损人。

  太平心里不是滋味,说道:“我以后不问你了是什么了。如果,你想说就告诉我。”

  木子风看了看太平,转身说道:“我跟你们不一样。”

  “我知道你失忆过,这有什么关系呢?你这么聪明,该知道的慢慢都会学起来的。”

  木子风笑道:“我并不聪明,我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站得高看得远而已。”

  “是,你这么想挺好。你的确比常人看得远,你一定能站的更高。”太平的意思是木子风能不自诩聪明人,凭他的才智将来定能有一番成就。

  但是木子风的初衷并不是要在这里做一番事业,这里只是他人生的一场梦而已,他还是希望能回去。

  不过,木子风经历了最近的事情,再加上足迹不明的李清风,他有点动摇了能回到现代的可能。

  “太平,我以前的心愿就是能安安稳稳、快快乐乐的老死。我没想过娶妻生子,就想在自己的房子里,养一些宠物,宠物就是猫啊、狗啊什么的。然后在房子里种一些花花草草,也可以种一些菜。还要盖一个游泳池。游泳池就是可以在水里游的池子。房子最好是面向大海的,每天可以看到太阳从海平面升起,看海面的波光粼粼,看往来的行人,带宠物出去散步。偶尔邀一些朋友来吃我做的菜,玩玩游戏、谈谈笑笑,这一辈子就逍遥的过去了。多好啊。你看,我就这点出息啦。”木子风幻想着前世自己的打算。

  太平明知自己过不上这样的生活,但还是很向往,她说道:“若我也能这么自在得过,我就和你做邻居。”

  木子风很高兴,说道:“好啊,要是我挑好地方盖房子,也帮你盖一座,保你进去了就不想再走了。”

  太平疑惑道:“豪华如皇宫,我也没留恋过。你这么说,我倒是好奇,你还会盖房子吗?”

  “不说专业,但是也能指点一二。说真的,出来这么久,我都不想再上路了,出门一趟太累了。”木子风说道。

  在二人说话之际,外面下起了阵雨,木子风推开窗户,看着外面风雨大作,雷电交加。

  木子风看见下雨还挺高兴,毕竟炎热的天气有一场大雨,神清气爽。

  不过,太平却轻声叹气起来。

  木子风问道:“干嘛叹气啊。”

  “我在想我爹和二哥。他们出征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怎么样?”太平脸上一阵忧虑。

  木子风宽慰道:“他们又不是去打仗,不是说在后方押送粮草吗?再说了,大梁百万人对阵利皋十万人,还是打仗吗?那是碾压呀。”

  太平抿嘴说道:“你知不知道,先帝在时,也曾攻打过利皋,当时也调兵八十万,征集民夫五十万,结果却是惨败。”

  “为什么?”

  太平说道:“听说,军队还没到利皋,就出现了瘟疫,我爹说有二十万将士因此丧命。而利皋是苦寒之地,他们的士兵奋勇杀敌,苦守城池与我军死战,而我军将士受不了苦寒,多有冻疮而拿不起刀兵。战事一直拖到河道化冰之时,木将军的手下贺飞将军率军三十万人强渡川曲河,没想到利皋早已修筑堤坝蓄水,待我方大军淌浅水渡河的时候,就开闸放水。而后利皋国君亲自带兵围歼了我军,据说只有数千人返回。”

  木子风没见过战争,他只听过战争,那是枪林弹雨的卫国战争,他的爷爷身上有两处弹痕,很早就坐了轮椅。但是他坚持复健,能撑着走,绝不坐轮椅。

  现在,木子风听到这个世界残酷的战争,心中更加苦涩。“我听说,这利皋本是中原的领土,是吗?”

  太平点点头,说道:“没错,大梁的开国皇帝为子孙立下传世的宏志,一定要恢复秦国的大一统。”

  木子风一拳打在墙上,说道:“好。中原的领土,寸土必争。”

  太平见木子风男儿气概,说道:“没错。只可惜老天不帮大梁,先帝知道大军战败,生生的气死了。”

  木子风气道:“唉,可惜啊。百万大军居然把战打成这样,气死人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大梁军队就没有做过军事分析吗?如此鲁莽。白白死了这么多人。”

  太平叹气的说道:“两军交战,死伤在所难免。但是以十倍的军力攻打利皋而惨败,的确是叫人痛心。希望此战大梁能胜,这样也对得起死去的将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