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表白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308 2019.08.25 19:05

  木子风试图打消太平不该有的心思,又不敢说太狠的话。

  他盯着太平的眼睛说道:“我不确定这个女人是不是你?我们就算做不了夫妻,不是还可以做邻居嘛。只是,作为你现在的朋友,我希望你不要把自己的婚姻作为交易。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家族使命,你要为了家族的荣欣而活。当你有一天要在家族和爱情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我会帮你,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站在你这边。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开心的女人。”

  太平心中千翻百转,但还是在极力克制,她擦掉自己载不住的眼泪,说道:“木子风,我跟你出来,就想好了。我太平没怕过谁,但就是说不过你这张嘴。你今天就算说开了花,我也不会放弃的。你说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宋太平。”

  木子风想了想,说了几句狠话道:“你要是觉得缠着我,就有办法帮你们宋家,那你就想错了。这个天下是谁的,你清楚。你们宋家那么多能人谋士都没有办法,我一个小子能有什么办法?”

  “是你自己说的,天下间只要是我说的,你就能做到。只不过这次是我求你做,不是我让你做。如果是我让你做,是不是会有办法?”

  “你这是想压榨我啊,我还就给你三天了,三天之内你就……”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木子风要求太平三天内说出第三件事的时候,太平突然一个扑身压倒在木子风身上,脸对脸那种。

  木子风宕机了,软软的,被强吻了。

  良久,太平起身放开木子风。

  木子风躺在地上,鼻子喘着粗气,他回过神起身,指着太平说道:“你——,你就是强盗。”

  “我抢什么了?我把这个都给你了。”太平低着头搓着手指。

  “初吻,这是我的初吻。你,你太过分了。”木子风想要起身走,他要逃,不能落在太平这个女人手里。

  一开始就错了,还会有对的时候吗?

  结果,木子风起得太急,被自己的长外衫绊住脚,啪的一声,又摔倒在地上。

  太平对自己的冒失行为有一点小窃喜,看着木子风气急败坏、手脚不协调的样子,她低声嘟囔道:“初吻?木子风,这也是我的初吻好不好?你就算以后再亲其他女人,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算,你抢的不算。再说,这就不是吻,就是两块肉放一起了,就像手和手碰一起一样。你别想要挟我。”木子风坐在地上,头发也散落了,非常狼狈。

  “我不要挟你,我就是喜欢你。反正你打不过我,我想亲你就亲你。”

  木子风无语了,这个小姑娘会不会太暴力、太开放了,“你,你就没有一点女人的矜持。矜持,你没学过吗?你娘没有教你吗?能随随便便亲别人吗?你,居然还是郡主?你跟外面撒泼耍赖的女人有什么区别啊?”

  “要是撒泼耍赖能让你喜欢我,那我就撒泼耍赖了。跟你一本正经,我没有你那么多鬼点子;跟你讲话,我又讲不过你;跟你比身份,你压根不吃这套。还是撒泼耍赖一击即中,比较好用。看你都急成什么样了。”太平似乎是在总结自己的心得。

  木子风摸着自己的心脏,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能生气,气上头就对付不了她了。

  “太平,我刚刚不是说得好好的嘛?咱们可以做邻居。你不是想我帮你们宋家嘛。邻里之间,助人为乐,我帮你想想,想想。我回去好好想想。”

  木子风这次是真的走了,当木子风走到门口的时候,太平突然对他说道:“木子风,任你怎么狡猾,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这话木子风听着有点熟悉,孙悟空就是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啊。

  木子风回了房间后,就懊恼极了。他不知怎么的就招惹了这个霸道、蛮横、像牛皮糖一样黏着他的女人。

  木子风一直觉得自己不是太平的理想型,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女人找的男人往往是从男人的身上寻找父亲的影子。

  太平喜欢的男人,应该是像他父亲一样的男人。沉稳、干练、有城府,文武双全、俊朗不凡的男人。

  木子风觉得他可以站在俊朗不凡这一项上,至于其他的,刚好木子风站的是它们的对立面。

  这样一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去吸引这位大梁高贵的郡主呢?

  木子风锁死了房门,躺在床上。

  他一会想想宋家的事,一会想想那个初吻,一会想想太平的话,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即使肚子装得下,他也要饿着肚子。

  因为他有太多理不清的事情,不能把能量用在消化食物上。

  这算是一个矛盾的吃不下饭的借口。

  辗转反侧。失眠了。

  失眠的何止是木子风,太平也难以入眠。

  她想不到自己今天会这么突然的说出这些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好似不是她要说,是她的心里住着一个别人,那个人替她说了。

  不仅控制了她的舌头,还控制了她的身体,用了这么无耻下流的招数,真是羞死她了。

  陷入恋爱的女人是冲动的,盲目的,她们不会去想结果,只想着怎么进行下去。即使幻想出结果,那一定是甜滋滋的。

  太平不后悔,她觉得起码她让木子风心里有了第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她。

  一晚没睡的木子风天刚蒙蒙亮就起来了,一早上盯着黑眼圈出来,见人就问云泽山在哪里?认不认识李清风?

  他总算想起自己该走的路了。四处打听起正经事。

  好不容易知道云泽山的确切位置后,赶紧回客栈拉马车。

  他准备偷溜走,结果去马棚的时候,冬雨正在给马刷毛。

  “这么早啊,冬雨姑娘,我来刷吧。你去休息。”木子风想要让冬雨离开。

  冬雨把毛刷递给木子风,但是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冬雨你回去吧,照顾你们家郡主去。”

  冬雨一句话也没说。

  “你怎么啦,我说这里不用你,你可以回去了。”木子风见冬雪一步也不离开有点无奈。

  冬雨说道:“郡主昨天晚上对我说,我一步也不可以离开这辆马车。”

  “你一晚上都在这里啊!太辛苦了,还没吃饭吧,赶紧去吃。我不告诉你们郡主。人要是不吃饭,容易长不高的,你还小,还可以长高,这个时候不抓紧,以后就长不高了。矮矮的,不好看。”木子风苦心相劝。

  冬雨一脸慌张的看着木子风,不过又低下头不说话。

  “你怎么了?去吧,想吃赶紧去呀。要是去晚了,好吃的就被其他人吃了。而且都是吃剩的、冷的,对身体很不好的。”

  冬雨低着头摇头,就是一动不动地不走。

  木子风没法,打消了偷溜的计划。

  他想找太平吧,又觉得尴尬。只好去找寒冬、腊月,跟她们说,今天就要去云泽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