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大赌伤身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144 2019.08.23 14:05

  蔡熊出来主持大局,当即没收了这伙人的赌资。下令把两父子赶出商队,并且严禁赌博,违者同样要逐出商队。

  木子风和太平知道事情后,两人的处境一下子翻转了。

  木子风想跟蔡管事求情,轻饶老张和小张。结果被太平警告,对,警告木子风老实点,不要再胡作非为。

  木子风坐在马车里,郁闷地自言自语,心里宽慰道:“我就是无聊,玩一下游戏而已——嘛——。唉,这些人经不住诱惑啊。你说,那老张怎么这么聪明呢?不过,他太过分了,怎么能让他儿子帮他出老千呢?”

  木子风一边说,一边抬眼瞧着太平。看她一副正经样,闭目没反应,又说道:“郡主,你说那老张会不会不知悔改,出去后还出千啊。唉,你知道什么叫出千吗?出千就是使诈,老千就是使诈技术很高明的人。”

  太平睁眼,看着木子风略显迷蒙的眼神,张口骂道:“木子风,你不能仗着自己有本事,就去愚弄别人。你和他们赌钱是为了自己开心,你就不能有一点为他们想吗?在你看来,也许一文钱、两文钱算不得什么。或许,钱根本不在你眼里,但是你知道外面的人为了挣一文钱有多难吗?你知道他们千辛万苦的走一趟,有多难吗?有的人去了能回来,有的人去了就回不来了。蔡管事要不是看在宋家的面子上,早把你赶出去了。”

  木子风不能被女人骂,不服气的怼道:“是他们自己贪,如果他们不贪,怎么会琢磨出出千的本事呢?贪婪是人的本性。我只是和他们赌钱,没教他们出千。我承认赌钱不对,但是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我就玩了几次就没玩了。老张出千都是他贪心。”

  太平质问道:“你敢说你不是始作俑者?”

  木子风无法反驳,的确没有想全面,可是,他是人啊,人也会犯错啊。木子风说道:“我知道这件事跟我有一定关系,那我刚才要去找蔡熊求情的时候,你干嘛拦着我。”

  “求情,让他们二人留在商队,然后呢?那些被骗的人会放过老张父子吗?这又会生出多少事端来?”

  木子风胸中顶着一口气,面上非常羞愧。心里默念:我是男子汉大丈夫,我是男子汉大丈夫……

  他倔强的撇过头,说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不考虑他们,不应该赌钱,不应该错了不认。”

  木子风撇过头不去看太平,仅仅是想给自己留点面子,不想去看一个比自己小的女人听到自己认错时的样子。

  太平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因为这件事斥责木子风,更没想过木子风会对她认错。

  她其实有句话没有对木子风说,就是木子风走到哪,哪里就会因为木子风而掀起一场飓风。

  真的不怪木琨把木子风关在家里,木子风就是个不安分的主。如果,他去为非作歹,天下都要被他掀起来。

  太平温声道:“认错不如不错,凡事当三思而行。”

  木子风感叹道:“做人太累了。”

  太平瞥眼瞧了一下他挫败的样子,说道:“何至于此?”

  木子风强装出咧嘴笑的样子,说道:“没什么?以后不赌钱了。”

  太平渐渐展露笑颜,就像慢镜头下开花苞的似的,看得木子风面上的微笑多了一些真实。

  前世是这样,今生还是这样。

  前世的他不用像寻常人一样愁钱愁房,但是偏偏得了心脏病。他连娶妻生子都不在人生的考虑里;今生的他一样不用像寻常人一样愁钱愁房,但是偏偏不想活在这里,活的真是没有不自在,日子过得不得劲。

  其实,木子风现在还介于两个时代之间,过去的思想和现在的时代背景是冲突的。

  做错一些事是不可避免的,他第一时间认错的态度也是基于前世的教养。放在现在,也有点不合时宜。

  他能对太平认错,但是对商队里的其他人认错,反叫人看轻了他。

  有人说,人是社会性动物。也许人脱离了社会能获得所谓的自由。但是,脱离了社会与禽兽何异?所以,不能自由的过了火。

  人不会有绝对的自由,人一定是在一个框架里活的。这不是谁设定的,是社会设定的,但是社会设定的框大一些。经过教育的人还会给自己设定更小的框。

  做人,不能光想觉得累,要知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如果能努力成就自我,为社会、为人类做一盏油灯的话,哪怕燃尽之时也会有余温。

  木子风闪过一丝清明,避开夺目的眼神说道:“额,打牌,打牌。我教你打牌,不赌钱。谁输了就在谁的脸上贴纸条。”

  太平见木子风从暗格里拿出一叠的小木牌。这就是木子风出发前做的的扑克牌。

  为什么不用纸做呢?

  因为纸张不够平整,也不够硬。木牌虽然重一些,不方便拿,但是胜在容易保存和长久使用。

  木子风把扑克牌的拿出来,一番介绍后。太平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叫扑克牌?

  木子风知道,自己又把自己给坑了。他怎么知道为什么叫扑克牌?他只好反问道:“为什么不可以叫扑克牌?”

  太平看着牌上的人像、图案说道:“我以为有什么名目?扑克又是什么意思?”

  木子风胡说八道:“扑克就是放屁的声音,扑克牌就是打发时间来放屁的意思。”

  太平听得很不好意思,她放下牌,说道:“那我不玩了,我又不会放什么什么,我不玩。”

  木子风心底暗暗记下,哪天给她喂一碗大豆,看她放不放屁。而后改口道:“我又没说打牌就是放屁,这是打发时间的意思。玩不玩?”

  太平也想刚刚听了介绍,觉得不失为一个好玩的游戏,确实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便说道:“好,不过,前几把不算,等我会玩了。再开始比。”

  “没问题。”木子风爽快的答应下来。

  几把下来,太平把把赢过木子风,每每说到:“很简单啊,很容易啊,一点也不难。我运气很好,对不对?”

  打扑克牌有时除了技术好外,有好牌运也是关键。木子风把把都是一副烂牌,每回都要想尽办法凑,但也挡不住对方的轰炸。

  说真的,只打木子风来到这个世界,运气就不怎么样。反而是他身边的人,运气还不错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