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合唱队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4137 2019.09.06 18:05

  本来相向而行的两拨人,因为金若男说要为秦老大的事作证,又同向而行,一起向着前方的县城而去。

  马车里坐着木子风和太平,太平看起来不怎么高兴。木子风让她写书,太平也不写,好像在和他闹别扭。

  “喂,这么无聊,要不要唱首歌来听听。”

  “不唱。”

  “你不唱,我唱。啊,我想到一首很应景的歌。”木子风灵感一来,马上想到一首很可爱的歌。

  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

  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

  猪你有着黑漆漆的眼

  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

  猪你的耳朵是那么大

  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

  猪你的尾巴是卷又卷

  原来跑跑跳跳还离不开它哦

  猪头猪脑猪身猪尾巴

  从来不挑食的乖娃娃

  每天睡到日晒三杆后

  从不刷牙从不打架

  猪你的肚子是那么鼓

  一看就知道受不了生活的苦

  猪你的皮肤是那么白

  上辈子一定投在了富贵人家哦

  传说你的祖先有八钉耙

  算命先生说他命中犯桃花

  见到漂亮姑娘就嘻嘻哈哈

  不会脸红不会害怕哦

  猪头猪脑猪身猪尾巴

  从来不挑食的乖娃娃

  每天睡到日晒三杆后

  从不刷牙从不打架哦

  传说你的祖先有八钉耙

  算命先生说他命中犯桃花

  见到漂亮姑娘就嘻嘻哈哈

  不会脸红不会害怕

  你很想她

  太平听着歌,不知怎么的就笑了,说道:“你在唱你自己吗?你这头猪。”

  “我是猪,那你是什么猪?”

  “我什么猪也不是。别想引我入坑。”太平想这么简单的坑我怎么会踩呢?

  “对对对,猪是畜生,你连畜生都不是。”

  “木子风,你找死啊。”太平恍然大悟,那个气啊。

  “行行行,你是畜生好了吧,你是猪。”

  太平双手掐着木子风的脖子,“木子风,你死定了。我不打你,我掐死你。”

  等木子风脸红脖子粗的时候,太平才放手。“木子风,你再说话带坑的骂我,我就把你,我把你……”

  木子风大喘气,“你,能,把我,怎么样?”

  太平瞪着木子风,说道:“我就把你丢进猪圈,让你天天和猪住一块。”

  木子风到了一杯水,说道:“那你不是要住进狗窝,天天和狗住在一起。”

  “我为什么要住进狗窝?我又不傻。”

  “你不是要跟我做邻居吗?猪圈的旁边就是狗窝啊。”

  太平奇怪的问道:“为什么猪圈旁边是狗窝,不是羊,不是牛呢?”

  “因为猪朋狗友啊。”

  太平握紧拳头,她跟木子风在一起这么久,最大的进步就是可以修炼练气的本事。太平闭上眼睛,平心静气,她不气,不气。

  当太平睁开眼睛的时候,木子风怀里抱着那只小猪娃娃,木子风居然还在笑。太平拿起身边的小黄人,对着它狠狠的发泄。

  “对对对,有什么不开心的就要发泄出来,放在心里会憋坏的。”木子风在一旁加油。

  等太平打累了,丢开小黄人,把小猪娃娃抢了过来抱住怀里。

  “刚刚那首歌叫什么?我要学。”

  “随便,爱叫什么叫什么。你定。这么可爱的歌你唱一定很好听。”

  “那就叫‘猪可爱’好了。你快教我。”

  木子风就开始教太平唱歌。太平很快就学会了,然后就来来回回唱了一早上。木子风都要掏耳朵了。

  中途,车队停下休息。大家伙喝点水吃点干粮。

  太平吃东西也不忘哼歌,这就引起了金若男的注意。

  “安小姐,你哼的是什么?挺好听的。”

  “这是我刚刚学的歌,叫‘猪可爱’。”

  “听名字就很有趣。安小姐不仅武艺高强,还会唱这么好听的曲子,木公子真是有福。”

  这话听在太平耳里那是再顺耳不过的。太平很高兴金若男没看上木子风,说道:“这是木子风教我的,这个猪可爱就是木子风自己。”

  金若男好奇的说道:“木公子还会作曲子吗?”

  太平赶紧否认:“不会,不会,写的一点都不好。我嗓子好,所以很什么曲子都好听。”

  木子风鄙夷这么没脸没皮的太平,什么自己嗓子好,他的曲子不好,他的歌那都是后世的流行曲子啊。“安小姐,我的曲子嗓子不好的人也能唱得好听,你不要把歌好不好归功于你自己好不好。”

  “哼。”太平没反驳。

  木子风放下手里的干肉,说道:“你们娘们唱的那都是娘兮兮的,唱歌还是得靠我们爷们。”

  大憨在边上拍手,“对,得靠爷们。”

  王铭走出来,对大憨说:“大憨有你什么事?人家说的是唱歌又不是比武,你凑什么热闹。你还会唱歌不成。”

  “唱——歌”大憨摇摇头,转头对木子风说,“我不会。但是我是爷们。”

  木子风一拍大憨高大的胸膛,说道:“你是爷们,你就会唱歌。我现在就教你唱歌。”

  “哈哈哈哈哈”木子风说完话,在座的大老爷们无不大笑。

  金若男出来解围,“木公子,你别为难大憨了。大憨说话还不利索,哪会唱歌。”

  木子风不理会众人,问大憨,“大憨,别怕。跟我学,我包教包会。”

  大憨挠挠头,有点为难,要是比武,他是谁也不怕,要是比其他的,他什么都不行。

  金若男想劝大憨,但是太平拉住了金若男,“金小姐,你放心,木子风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会成真的。你看着吧。”

  金若男有点怀疑,不过想到昨天的事情,她还是和太平坐了下来。她看着大憨,没有出声。

  大憨看看众人,看着担忧的金若男,重重一点头,说道:“好,我学。”

  木子风点点头,很高兴,唱歌要有信心。什么歌好呢?

  “大憨,我木子风敬你是条汉子,我就教你‘好汉歌’。这歌就配好汉。”

  “好,我要唱‘好汉歌’。”大憨觉得满意。

  众人都静静的围过来,看木子风教大憨唱歌。反正唱歌什么的没意思,看木子风教大憨唱歌就很有意思。

  木子风先清了清嗓子,教别人还得自身功夫硬才行。

  大河向东流啊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说走咱就走啊

  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嘿依呀唉儿呀

  嘿唉嘿依儿呀

  ……

  木子风是唱主旋律,免得主次让大憨弄错,连着唱,气就换不过来了。

  木子风唱了一遍主旋律,大伙都鼓起掌来。歌词写得好啊。

  木子风对大憨说道:“大憨,我唱一句,你跟着唱一句。你记着你就是好汉,张开嘴吼出来知道吗?”

  大憨紧张的冒汗,不会说话了,直点头。

  周围人看见大憨的样子,都笑起来。

  “大憨,来了。大河——向东流啊。”

  “大河——向东流啊。”

  木子风楞了一下,马上唱道:“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就这样一句句唱完了。

  木子风大喊,“哈哈哈,我捡到宝啦,哈哈哈。”木子风高兴的抱着大憨。

  大憨觉得木子风黏糊的很,一把推开他。

  “大憨,你是这个。”木子风举起大拇指。

  “我——我唱的好吗?”大憨也没听到有人给他鼓掌。

  “好,就这么唱知道吗?这次把歌词记下。咱们多来几遍。”

  木子风又带着大憨来了几次,等大憨会唱后,木子风又把周围人鼓动起来唱次旋律。这下就全了。

  “各位,各位,大家齐齐的来一遍啊。大憨中间要停下,给大伙唱,别抢了。来,大河……”

  大河向东流啊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嘿嘿嘿嘿参北斗啊)

  (生死之交一碗酒啊)

  说走咱就走啊

  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嘿嘿嘿嘿全都有啊)

  (水里火里不回头啊)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嘿依呀唉儿呀

  嘿唉嘿依儿呀

  (嘿依呀唉儿呀)

  (嘿唉嘿唉依儿呀)

  ……

  然后,一路上木子风就不得安宁了。下午上路的时候累的要死,被大憨一句‘大河向东流啊’吵醒了。

  众人唱着歌就到了前面的县城,靠近县城的路上,有一些行人,纷纷回头看动静,这是什么人来了?

  下午,太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金若男混到一块了,没有打扰木子风休息,但是一路的歌声又令他很无奈。

  “唉。”太平听着外面的歌声很无奈。

  “安平,你叹什么气?”

  “你不知道,木子风到哪,哪里就不得安宁。”

  “怎么会,我觉得这样挺好。我爹去了后,大家伙都没了精气神,好些人都要离心了。我现在听到他们唱歌,我就觉得我爹在一样,大家还是聚在一起的。”金若男想到自己的父亲惨死,父亲留给她的家业要是守不住,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父亲呢?

  “对不起,若男,让你想起你爹了。若男,我看到后面的棺材。”

  “是我爹,我爹在出海的船上被人害死,我是要把我爹的尸首带回老家的。”金若男黯然道。

  太平很惊讶,“害死,谁害死的?是不是那个秦老大?”

  “不是他,他是我爹死后遇见的。我爹死的时候在船上,凶手就在外面的人当中。我让他们送我爹回家,就是要趁这个时机,看看凶手会不会露出马脚。”

  太平没想到这个金小姐还身背着为父报仇的使命。她说道:“那你可以找木子风帮忙啊。我告诉你,他很会破案的。他之前还破了很多件案子呢?不过,就是案子小了点。”

  “会不会为难他,如果死的不是我爹,我可能就放弃了。这事我觉得太难了。”金若男心里也想过请木子风帮忙,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事怎么想都有点强人所难。

  太平一想起自己为难木子风的事情,就觉得木子风太妖孽了,说道:“为难,他就不知道什么叫为难。唉,有些事我不好跟你说,但是这事绝对不难。天大的难事他都做成了,我现在还在想一件顶天的难事让他做不成呢?想到现在还想不出来。”

  金若男对太平把木子风夸到天上,有点不敢相信,问道:“真的这么厉害,他到底是谁啊?”

  “重要的不是他是谁?而是他能帮你。”

  金若男下了决心,不过还是问了一下,“安平,不管这事成与不成,我都应该表示感谢。你知道木公子有什么喜好没有?”

  太平觉得这个问题有点难度,木子风喜欢什么?钱,送他都不要;美色,人家只要意中人;权利,貌似还要过一次官,可把他羞惨了,他现在一定不想当官。要说有什么喜欢的,好像就是巴蜀的那只熊猫了,对它比对自己还好。

  “安平。”金若男看着太平出神。

  “哦。我在想呢。我觉得他没什么喜欢的,我就见他喜欢巴蜀的一种黑白色的熊,叫熊猫。但是有人送给他,他又还了。其他就没了。”

  金若男不相信人还能没有欲望的,问道:“难道,他就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或许我能帮忙呢。”

  太平一下子想起来,那个李清风。这个很重要啊。赶紧说道:“他要找一个人,一个叫‘李清风’的道士。他离家出来就是为了找这个人,我们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你要是帮他找到这个人,他会感谢你一辈子的。”

  “李清风。有没有他的画像呢?我没有听说过,但是我们金家是卖粮的,各地都有粮铺,只要我传下去,如果李清风去买粮,他们应该会注意到。”金若男没想到是找一个人。

  太平把找李清风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有了金若男的帮助,找人又可以容易一点了。“太好了,你只要和他说帮他找人,他会考虑的。”

  “安平,你一个女儿家出来,就是为了陪他找人吗?他是你未婚夫吗?”

  太平其实就敢在木子风面前不装,能放开自己。听见别人问自己,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的,她还是受过传统教育的女人,她在木子风身边还一直是一身男装打扮。她怕别人的闲言碎语,不是怕他们说自己,而是不能让宋家蒙羞。

  “他不是。现在他是我师傅。他很厉害的。”师徒关系可能是比较拿的出手的关系了。

  金若男没再说什么。

  等到了县城,天色也晚了。金若男包了一处客栈,还请走了客栈里的其他人,都是看在钱的份上,心甘情愿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