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一台大戏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4555 2019.09.21 18:10

  瓦伦最近很不高兴,带着他在京师玩的六皇子也很不高兴。没方法,他是留京的皇子中除了太子后最大的。陪一个他国太子,本来也应该由当今的太子出马。但是太子居然生病了,这事自然就落到他的头上了。

  瓦伦和六皇子年龄相差甚大,根本玩不到一块去,当然,瓦伦也毫无心思玩耍。六皇子则是要监视瓦伦和朝中的大臣来往,也深感压力大。但是,有个正当的理由能出来玩玩,不用困住宫里读书,到大军归来后就交了任务,顺便还能在陛下面前长一会脸,怎么说都是划算的。

  “瓦伦,今天你打算去哪里玩?”六皇子正骑着马带瓦伦出来。

  瓦伦此时就连苦笑也不行,他的后面有两个史官记录他的一言一行,还有几十人的护卫监视他,而他的人也不被允许随意外出,就跟囚禁一样。

  “六皇子您来决定吧。京师各处都是好的,瓦伦来了京师才知道天下之大,天下之美竟是在大梁。”

  六皇子哈哈大笑,说道:“京师不过是比其他地方繁华了些,其实要说天下的美景还在南方。我的封地就在岷南,你要是喜欢,我可以让父皇带你去瞧瞧。那可是好山好水、出美人的宝地。”

  瓦伦也跟着笑。他的年龄比大梁的太子都大,现在居然要对一小儿谄媚。“哦,那真是要去看看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呢?”

  六皇子立马发觉自个说错话了,现在瓦伦是人质,哪里能想去哪里去哪里。他只好打着马虎眼说道:“快了,快了。”

  瓦伦笑笑,也不再追问,骑着马随意在街上走。

  忽然,街上出现一行人拿着棍棒之类的工具向远处跑去,人们议论纷纷,小声传话,说着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瓦伦坐在马上,可以注意到这个方向就是去皇城的方向,他突然意识到会是什么事情,“唉,这是怎么回事?六皇子,今天城中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六皇子也很奇怪,这人群怎么都朝皇城去了?立马就召了手下去前面探个究竟。

  不多时,手下来回报。

  “六皇子,瓦伦太子,百姓们听说旧皇城边上的死鱼池塘有宝,所以他们都去捞宝的。”

  六皇子问道:“有宝贝,什么宝贝?”

  手下为难的说道:“不知道,就是传有人捞到了什么宝贝,好多百姓就都过去看热闹了。”

  瓦伦就说道:“六皇子,我们就去瞧瞧吧。皇城边上居然还有宝贝,是该亲眼瞧瞧才是。”

  六皇子也有了凑热闹的心思,“好,那我们就去那里瞧瞧。”皇城是他家,边上居然有宝贝,那他也该有一份。

  一行人就骑马跟着人群而来。

  六皇子也是见过这个池塘的,这离着新皇城还是有一定距离的,现在周围聚了很多百姓围着池塘捞东西,已经惊动了京师的护城卫队,不过,他们只是加派了人手保卫皇城,并没有驱散人群。

  这要是驱散人群,更是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

  守卫皇城的统领是司马家的司马济,此人也算有勇有谋,他早已了解事情经过,所以决定先不派人驱散人群。等百姓知道此地根本没有什么宝贝就会自行离开。但是,他不知道那个木子风买了这块地,又在边上放一个‘此地无金银’的牌子是什么用心。

  司马济决定静观其变。

  六皇子和瓦伦太子到了池塘边上,他们没有下马亲自去看,而是有手下先去看个究竟。

  瓦伦原以为有人聚众闹事,没想到是挖宝。真是可惜可叹,老天不公啊。

  看他们煞有其事的样子,就随口问:“六皇子,这个池塘真的有什么宝贝吗?”

  还没等六皇子开口,就听到前方人群发出一声,“我捞到了啦,我捞到了。哈哈哈。。”

  一众人伸长了脖子看,想看看捞到什么了。

  很快,派去查看的手下就回来了。

  “六皇子,这个池塘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牌子,上面写道:‘此地无金银’。不知怎么的就有人来捞了,据说有人捞到了铜钱,还有十几文之多。这事传开了,就引来了百姓来此捞钱。”

  六皇子问道:“刚刚是不是有人真的捞到了?”

  手下回答道:“是,小人过去查看了,真的是铜钱。不过,就一文钱。”

  六皇子都不敢相信了,这个池塘他看了那么多次,怎么就没听说有钱呢?是谁发现的,还笨到在地上竖块牌子,生怕人不知道吗?蠢货!

  瓦伦问道:“这池塘里怎么会有钱呢?”

  六皇子摇摇头,说道:“我从未听说这里有钱,许是有人不小心掉进去的吧。”

  就在六皇子决定带瓦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池塘边上有人叫喊起来。

  此人正是马大宝,他正在阻止百姓打捞,喊道:“你们别捞了,这是木府的池塘,这些钱都是木府的。”

  “唉,你说是木府的,就是木府的。我在这都这么久了,怎么不知道。你不过是早点来了而已。”

  马大宝说道:“我可告诉你们,这是我们家少爷丢的钱,他不小心丢下去的,让我们过来捞。你们不许抢。我们家少爷马上就来了。”

  “什么,你家少爷不小心丢下去的钱,那我还说是我爹不小心丢了钱,我要下去找回来呢?大家伙说是不是?”

  “是。”

  马二宝走上前,喊道:“我们有证据,我们都买了这块地了,这里捞到的钱都应该是我们家少爷的。”

  “好啊,我知道了,你们家少爷知道这里有钱,就买了这块地让你们过来捞钱,我看这里说不定还有金子、银子。你们真是发大了。”

  马大宝和马二宝赶紧摇摇头,说道:“这里没有金银,只有铜钱。我们大少爷都跟我们说了。”

  大家伙哈哈大笑。

  “让开,让开。你们吵什么呢?大宝、二宝,谁欺负你们了?他们来这干嘛?”木子风走进人群。

  大宝走到木子风身边说道:“大少爷,他们也过来捞钱了?我们跟他们说,不要捞,但是他们偏不。”

  木子风正色,大声对人群喊道:“各位,这块池塘确实已经被我买下了,不信,你们就去官府问吧。这里真的就只有我丢的几文钱,我不小心丢了一个钱袋子下去,我就买了地让他们过来打捞。大家乡里乡亲,都是一个地的人,别伤了和气,就别捞了。就几文钱,你们就别费力了。”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站出来说道:“木大少爷,你就丢了一个钱袋,至于把整个池塘买下来吗?”

  众人一听又齐齐向木子风看去。

  木子风呵呵笑道:“这个,这个是,这个钱袋子不是掉到河里散了吗?钱都掉出来了,我打算把水排了,好好捞一捞。免得铜钱被鱼吃了。”

  众人哈哈大笑,好像在笑:木子风你当我们傻吗?

  木子风尴尬的说道:“哎呀,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就只是几个铜钱,没有金银,你看,我都写了一个牌子给你们看。我买池塘就是顺便钓钓鱼,对,钓钓鱼。你们看,我都准备好了一个钓鱼竿。”

  众人开始呵呵笑。有的人看木子风的眼神都有点奇怪。一会说要捞干水,一会说钓鱼,撒谎都不会。

  木子风急了,说道:“哎呀,真的没有金银。等我过完年,派人把水排了,你们再来看,一定没有金银的。”

  没有人笑了,一个人出来说道:“木大少爷,你干嘛不现在就把水排了,让我们看看。”

  木子风一摊手说道:“这不是需要人手吗?这么大一个池塘,需要很多人的,也需要钱啊。等找好人手就来排水。到时候,我把大家都叫来看看,一定没有金银。不要相信那些人的话,都是疯言疯语的。”

  旁边一个油里油气的壮汉说道:“木大少爷,你当我们跟你一样傻吗?哼,一定是你知道了这里有财宝,就先买了地。然后再自己一个人捞,现在被我们发现了。还想骗我们,真是欺人太甚。”

  “对,没错。”

  木子风沉色道:“不管你怎么说,反正这就是我的地了,你可以去官府问。哼。你们也就捞到个几文钱了,我不跟你们计较,你们走吧。这池塘有没有金银都与你们无关。大宝、二宝把箱子抬上,我们先回去吧。”

  大宝和二宝抬起屁股下的箱子,箱子很沉,大宝和二宝两个大汉都要一起抬着走。由此可见,这里面该有多重的东西。

  众人看着大宝、二宝费力的把箱子抬到马车上,对箱子里的东西产生了非常丰富的联想。

  木子风回过头对大伙说道:“行了,回去吧。这里是皇城边上,引来官兵就不好了。反正有好东西也得把池塘的水排掉才能看见。你们这么捞顶多就几个铜板。还不如回家好好干活实际些。”

  众人相互看看对方的眼神。

  一个瘦小的乞丐问道:“木大少爷,你刚刚说池塘底下有好东西?”

  木子风一愣,问道:“我刚刚有说吗?你一定听错了。”

  众人盯着木子风不说话。

  木子风又急了说道:“我刚刚说什么了,错了,错了。你们可千万别把池塘的水排掉,我还想钓鱼呢?对,我要养鱼的。你们不要随便乱来知道吗?”

  众人心里各怀鬼胎。

  小瘦子乞丐谄媚的说道:“木大少爷,既然你说我们就只能捞几个铜板,您一定也瞧不上这几个铜板,那我能不能捞捞这个铜板,就当是您心善赏给我的。您看行吗?”

  木子风靠近乞丐身边说道:“行吧,只要你不要把池塘水捞干,我要养鱼的知道吗?”

  “多谢大少爷。”小瘦子乞丐弯腰叩拜。

  “木大少爷,那您也让我们捞几个铜板吧,回去,我就给您送鸭毛、鹅毛。”

  木子风笑道:“好,我喜欢鸭毛、鹅毛。要干净的。那我告诉你们哦,只要你们不把这池塘水捞——干。就行。这都快入冬了,多冷啊。大家就别在池塘边鼓捣了。回家干活去吧。”

  “是是是,我们保证不捞干。大家伙说是不是?”

  “是。”

  木子风无奈的说道:“那行吧。我先把钱,不,不是,我先带箱子回去了。你们慢慢捞吧。这天是越来越冷了,我是实在不想出来啊。”

  “您慢走。外面多冷啊,您就不要出来走动了。”

  “多谢了,等开春我再过来。”木子风钻进马车,马大宝和马二宝驾着马车掉头走。

  马车后的众人目送木子风走远后。

  那个小瘦子乞丐就喊道:“大家伙听我说,这个池塘下面一定有宝贝。那箱子里肯定是金银财宝。我们合力先把这个池塘水排了,有钱大家一起分。”

  “好。”众人开始设法排水捞钱。

  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在眼里。

  这就好像一场闹剧一样。

  瓦伦实在搞不懂这个木子风的作法,他对同样一头雾水的六皇子问道:“六皇子,这个木子风是什么人?他怎么好像有点?”

  六皇子也看到木子风刚刚唱的戏,这个人真是傻。他笑道:“这人是木琨木将军的儿子,他在参加武举的时候受伤了,醒来后就傻了。不对,他失忆了,就连曾经熟读的书籍也忘了,如今是目不识丁的文盲,他曾经在朝堂上向父皇要官做。唉,你说,一个目不识丁的人居然要当官。而且,他也不会武,更不用说当武将了。最近,他想请一个教书先生,结果,写了一则贻笑大方的告示。”

  “什么告示怎么好笑?”

  “哼,他居然在告示上指明请教书先生来教三天。这是说他三天就能饱读诗书还是想要敷衍了事。更奇怪的是,居然说教书先生不是男的,女先生也可以。可把我师傅沈大人气着了。居然还说教书先生只要认字一摞即可。最可气又可笑的是,写了句:貌若惊人莫入此门,才貌双全请往他处。”

  “哈哈哈。这人倒是个怪人。”瓦伦第一次在大梁遇见这么有趣的事。

  若是太子在这,可能无颜在他国太子面前提起这件事,真是身为读书人的耻辱啊。

  但是,六皇子却没觉得什么,他每次听到关于木子风的事都是让人又气又好笑的事,都已经习惯有这样的人存在了。他常常把木子风的事情拿出来说事,总是能引得周围人笑声连连。

  六皇子看着百姓开始在池塘捞水,无奈道:“唉,瓦伦太子有所不知。木子风的母亲早亡,木老将军又尽忠职守,鲜少教子,所以他的两个儿子都疏于管教。父皇特意下令,体恤木老将军为国舍家的忠心,荣封木老将军为鲁国公,让他回家教子。而今,听说,木家的二公子木子云已经入了国学馆读书。而这木子风还在府中游手好闲,可见他是多么难以管教啊。也不知道今天的事,木老将军知不知情?”

  六皇子可能是转念想到木子风也是大梁人,出丑也是丢大梁的脸。于是,把木琨搬出来,提一提大梁臣子的忠君爱国。这也算挽回点大梁的脸面。

  瓦伦问道:“六皇子,这木子风今天在这唱的这出戏又是要做什么呢?”

  六皇子摇摇头,说道:“怪人做怪事罢了。”

  瓦伦笑了笑,怪人吗?

  此事风一般的传开了,而皇城边上的池塘底下有金银一事也成了众所周知的秘密,还有点脑子的人当然不会相信有什么金银会藏在池塘里。但是,因为三人成虎的缘故,谣言想要止住,也叫当权者废些力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