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他随清风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遗憾

他随清风至 苏白颜 2169 2019.03.06 09:36

  顾随忍不住笑。

  他抬头看着窗户边的女孩。

  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苏执,我好爱你。”

  爱到心都想挖出来给你。

  那边静默了十几秒。

  才听见女孩声音沙哑,还带着重重的鼻音:“我也是。”

  好爱好爱。

  耳边有细微的抽泣声。

  他猛然抬眼,盯着窗前那抹倩影,紧张问:“你怎么了?声音怎么沙哑成这样?”

  苏执含笑摇头,声音又变回了少女特别的清甜,很轻,很柔,像梦境一般:“没事,我就是太高兴了。”

  顾随勾唇一笑:“真的高兴吗?”

  “真的。”

  “那你早点睡,我明天来接你上学。”

  “好。”

  却在他快要挂断电话时,女孩急忙叫住他。

  “顾随。”

  他勾勾唇,声音慵懒答道:“怎么,舍不得我啊?”

  女孩忍不住笑。

  可大朵大朵的泪一直顺着面颊往地上落,她用很轻的声音说:“顾随,再见。”

  他笑着答道:“再见。”

  挂断电话的苏执身子一软,狠狠地跌在了地上。

  她好想哭,哭得撕心裂肺,哭得肝肠寸断。

  身前响起了脚步声。

  她抬头去看时,是宋扬可爱又纯真的脸。

  他小小的眉头皱起:“执姐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苏执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痛哭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妈妈没了,顾随没了。

  什么都没了。

  天微微亮,顾随就起床去了苏执家的巷子口。

  他准备了一份礼物。

  偷偷放在了她的抽屉里。

  昨天晚上,他看到了他的苏执。

  灯光很暗,楼层很高。

  他看不清她的脸。

  她一定也很高兴吧。

  那个舞,他偷偷的学了大半个月,在一起的第一个圣诞啊。

  他恨不得,把全世界都送给她。

  一直等到下午,他的心才隐隐有些不安。

  接到许沓电话时,他的心凉了一大截。

  “随哥,苏执退学了。”

  退学了……退学了。

  他感觉他的世界,好像突然失去了色彩。

  走在街道上,他的耳朵,听不到声音了,只在反反复复重复三个字,退学了。

  他的苏执,一声不吭的离开了他。

  回了学校,宋暖和许沓在等他。

  他一言不发的去了高一一班,里面只有一个奶白色的礼物盒。

  是他送给苏执的圣诞礼物。

  是什么事让她走的这么急?

  连学校都没有回来看看。

  都没有跟她的顾随,好好道个别。

  他像个被抽去灵魂的骨架,行尸走肉在这个世界。

  一直到许沓过来劝他。

  许沓永远都忘不了那天的顾随。

  他微微低着头,坐在学校后山的一棵树下,手里是他精心准备的礼物。

  他叫了一声:“随哥。”

  顾随抬头看着他,眼眶泛红,里面是绝望,是悲伤,像个失了魂魄的木偶,麻木,呆板,毫无生气。

  他嗓音沙哑:“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许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像这个时候,他不管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

  顾随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身体在颤抖。

  他说:“真遗憾,还没来得及教会苏执爱我,她就走了。”

  后来的一中,还如往常一样。

  唯一遗憾的,是走了两个年级第一。

  一个是高二的年级第一——宋鸣。

  一个是高一的年级第一——苏执。

  是一夜之间。

  一个喝醉酒的少年跌跌撞撞冲向一个漆黑的巷子。

  他喝了一口手里的酒,将酒瓶狠狠扔在地上。

  他阴笑了起来。

  对着一栋房子的三楼,大喊了一声。

  “苏执,你凭什么不要老子?”

  我等了这么久了,你都不肯回来看看我。

  我也是个平凡人,哪有那么多时间等你。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我一样,等你一年又一年吗?

  我也会变的。

  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老了。

  他一个踉跄,猛然跌在地上。

  面部向下。

  他紧挨着泥土,心和地面一样冰凉。

  他的苏执走了。

  还没有回来。

  他不明白,好好的爱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那个说好不后悔的姑娘。

  逃得无影无踪。

  他等了好久,只有孤独和他作伴。

  仓促回家。

  他进了角落里的一间房。

  床上蜷缩着一个中年女人,女人脖子上锁着一道铁链。

  他眼尾泛红。

  凌乱着步伐朝女人走去。

  他坐在了床边,轻轻拂了拂女人的头发。

  顾随笑了,语气中透着这半年来从不曾有过的温柔:“妈,我有喜欢的女孩了,本来想带给你看看的,可是我找不到她了。”

  “她叫苏执,是高一年级第一,也是校花,她长得很漂亮,乖乖的样子让我的心都软了。她为我打过一次架,那时候我好心疼好心疼,那么好看的脸,被抓伤那么长一道,我舍不得她吃苦,你说,她是不是好喜欢我?”

  女人迷茫的眼眨了眨,望着他傻傻一笑。

  得不到回答,他的眼轻轻下垂:“是啊,她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会喜欢我呢,她什么都好,就是不够爱我,不然,她肯定不会一声不吭的离开吧。你知道我有多生气吗?我好想去死,死了,就什么都不想了,可是我又怕,我怕我死了,她回来就找不到我了。”

  顾随沙哑着嗓音,最后忍不住红了眼眶。

  “即便如此,”他接着说:“我还是喜欢她,喜欢的要死,如果可以,我想把我的心挖出来给她看看,让她知道,这里,曾经因她跳动过,后来停下,也是因为她。”

  这天夜里,他有好多好多话想说,可是女人睡着了,在月色下,那张脸显得格外安静。

  他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睡着时,也很好看,像只慵懒却又精致的喵咪。

  她仅是站在那儿。

  他的心就软了。

  他想看她笑,想听见她的声音。

  那样清甜,美好的声音,他却再也听不到了。

  像是一场梦。

  梦醒了。

  他的苏执不要他了。

  他还是一个人,从天堂跌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是啊。

  他本就是个从地狱跑到天堂苟且偷安的恶魔,拥有的,理应失去。

  比如苏执。

  那年圣诞节,楼下的十七岁少年。

  用心跳完最后一段舞后。

  他的姑娘,却彻底离开了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没有说过太多情话。

  她只是走了。

  像从未来过一般。

  像是想到什么,他发了疯一般冲下楼。

  终于在一间昏暗深沉的房间里翻箱倒柜了许久,终于找出了一个正方形的礼物盒。

  是一个淡绿色的,上面贴着一个黄色小皱菊。

  那是苏执送给他的圣诞礼物。

  也是他这辈子,都不愿提起的伤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