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勇者大冒险:黄泉手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岁月神偷

勇者大冒险:黄泉手记 南派三叔 1794 2015.11.07 12:19

  木里是是一个少数民族的自治县,历来都是白领和有钱人寻找灵魂的地方,我因为穷,所以灵魂没有路费,倒是一直趴在我身边。穷苦的人是不会迷茫的,我很早就知道,但我还是很希望我以后能把灵魂丢了。

  我说出去的话,收了钱的活,怎么样都是要完成的,而且木里那边虽然是山区,但旅游那么发达,也不会那么危险。说到底,我只是一个高端的陪游而已。

  想到这里我相当释怀,为了表示我的工作能力,我立即租车,准备水,然后做了一些沿途的地理研究。

  财大气粗,所有让人家送车上门,苏对着地图发呆,我趁机去了顶楼,顶楼被称呼为房东领域,住的都是房东,我的房东是个30多岁的生物教师。深吸了口气,敲了敲她的门。

  从小就是学渣,对于老师的恐惧和因为常年多次拖欠房租,对于房东的恐惧混合在一起,让我喉咙发干。当然,我的不适应有更深的原因。

  门很快被打开了,她男朋友穿着背心拉开一条门缝,看着我。

  “干什么?”他问道。一看是我,楞了一下:“你啊?干什么?”

  “交租金。”我有些呼吸急促。透过她男朋友的肩膀,我能看到后面的床上有一条白大腿动了,女房东也穿着背心从床上下来,她套上一条运动裤,喊道:“呦,难的你主动上来交房租。”

  我的心抽了一下。

  她男朋友看我的表情变化,戏谑的笑了起来:“交多少?半个月?”

  “一年。”我的背脊硬了硬。

  她男朋友愣了一下,回头惊讶道:“他说他交一年的。怎么,发财了?”

  我一个月的房租是170,我数了个大概,也不到二千五,她男朋友过来接,我没给,因为我知道她男朋友不是个好鸟。因为在水产市场有个老爹留下的铺子,平时吃铺租啥也不干,也能买车泡妞。

  女房东把门全部打开,他男朋友就进去,开始打电动,那游戏机是我去年初时候抵房租给她的。那个时候,我和她还是男女朋友,一起在这个沙发上打电动。

  我们在门口对视着,她接过钱,冷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终于坐牢去了呢。”

  “我找到正规工作了。”我撒了个慌,其实并没有,我现在的工作无法定义。

  她从一边放在门边的脸盆里拿出收据,数了一下钱,自从她谈了这个男朋友之后,其实收租就没有那么勤快了,还是有真感情吧我心想,所以这些小钱她也逐渐不太在乎。想当年,我们两个还是因为你来我往的房租逃避战熟络起来的。

  我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否适合她,我总是觉得我自己要比这个男人好的多,那是个二世祖,并没有太多本事,但现在看来,她跟着他,确实比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要轻松很多。

  拿了收据,她直接关上了门,我听到里面她说了一句:晚上喝一杯去。

  我咬了咬下唇,低头拿出手机,给我弟弟打了一个电话,他在北京马上要大学毕业了。我把事情的经过大概的和他说了一遍。回到自己房间里,再次环顾了一下。

  苏并不打算把所有的钱都带走,我知道钱在书架后面,心中不免有些担心。但仔细想,我是楼里出了名的穷光蛋,真不太可能有人盯上我这个屋子。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和苏等车来了之后,苏开车,还是上街采购了一些衣服和东西,还买了加固的锁。

  我们带了一部分现金,锁上门,上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

  一连断断续续开了三天,我们才开进木里,俄亚是纳西最后的据点,我们得骑马进去,进到木里已经到处都是少数民族的风味,各种民族在这里混居。为了表示我们土豪,我们选择了当地有名的卡卓大酒店。

  晚上苏调出木里的地图,和我商量,他说我们进到木里山区之后,还要往里继续走,山里面有一些非常零星的寨子和很多藏族的集居地,那一带有一条峡谷,里面有几个大庙遗址,凶舍利一直指向那个方向。纳西乡就横在我们的路上,是我们补给的最后一站。在俄亚是安全的,再往里走有一些零星的寨子,其中有一个寨子,就是他的仇家,如果被发现,在山上遇到那些鹰猎,估计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一般到俄亚之后,就再不会进的更深,你在导航图上会发现,俄亚大乡附近没有任何的人类地标,什么都没有。”

  那些寨子是没有标示出来的,只能靠步行到达,而且很长的路程没有山路,只有被踩出来的一些痕迹。再往前就是滇藏线上的香格里拉。

  步行完全进入核心区域,都需要5天时间。以苏的身体,完全是吃不消的。

  到了高原地带,空气干燥寒冷,我的身体也有点不适应起来,听着苏的讲解,我越来越觉得不妥当起来,但我始终没有产生任何一刻退缩的念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我答应的事情,我就不太懂的反悔。

  “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修建迷宫呢?”我就问苏,这简直不符合逻辑,唐朝的时候这里肯定更荒凉。现在我们进入都那么困难了,当时他们进入几乎就是不归路。

  “这种事情都是军队做的,当年打仗,很多都是在荒山野岭打的。”苏认真的思考了几分钟,这么回答我。

  我们在木里修养了大概一周时间,我采购了装备,和各种本地人聊天,做攻略,我觉得,所有的攻略上,都写着大大的要死两个字。一周之后,我们上马前进,一路往高原山区挺进。到了海拔3000米以上,我连烟都抽不动了。该死的骡子一边拉屎放屁一边悠闲的往前走。

  苏的身体显然不太好,他只要有自己行走的几段,都会非常疲倦,但在骡子上的时候,显然他比我放松,身子随着骡子的走动轻微摇晃,在几乎60度的大坡上,都好像在江南踏春一样。

  到达俄亚补给,往后再进入只能步行,我们需要找一个纳西族猎人或者牧民当我们的向导,我们停在村子十公里外的垭口等待来往的猎人,喝了点酥油茶暖身体,忽然就听到几声鸟叫,接着,一行穿着纳西服装的猎人就鱼贯下马。每个人手上,都拖着一只大鹰。

  我一下感觉到窒息,我有点恐鸟。

  因为太过寒冷,我和苏都带着帽兜,我看到这群鹰猎中还有一个小女孩,身边跟着一个大汉非常魁梧。

  在这里碰到鹰猎很平常,纳西男人有这个习俗,很多游客开始围观合影。苏遮住自己的脸,免得被照片拍到。

  两个人蒙头喝茶,就听那小女孩用地方语言和身边的大人说话。纳西话我听不懂,但纳西话里现在已经夹了很多汉语发音,我只听到了一个词语:“可哈拉。”

  我想立即离开,但苏把我按住了,我看他的表情,他在聚精会神的,听这群人聊天。

  他们显然去城里进行了赶集的活动,都很疲倦,所以歇息的时间很长,聊天也断断续续,苏的注意力空前的集中。我几次想走都没走成。

  大概坐了有40分钟,鹰猎才离开,苏看着他们的背影,就说道:“他们不是本地人。口音不对。”

  “怎么了?你认识他们?”我问道,纳西之间互相串门很正常,他为什么对鹰猎那么有兴趣。

  苏说道:“可哈拉,就是那个迷宫的纳西名字,他们也是来找迷宫的。”

  他告诉我,可哈拉的纳西意思是,没有日出的区域。

  “还有人找迷宫。”我还以为哪个迷宫就苏知道呢:“怎么?迷宫里的东西,有很多人想要?”

  苏摇头:“所以才奇怪。”

  “迷宫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问道。

  苏眯起眼睛:“进到山里才告诉你,这样你没法反悔,否则,我怕吓死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