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黯淡的中世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幕后有黑手

黯淡的中世纪 耳东禾 3137 2019.05.16 08:00

  除了艾米之外,没有人知道昨天至高堡发生了什么。

  准确地说,艾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女秘书或许能猜到后来会发生的事情,但是她永远不会告诉第二个人。

  伯爵的房间中,希什曼和尤朵拉相互搂抱着,躺在床上,似乎已经交融成了一个人。

  “还疼吗?”

  “疼。”

  似乎所有经历第一次的男女,都会有以上的对话。

  “那个……”

  希什曼轻抚着尤朵拉滑嫩的后背,说道:“我昨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

  “因为那个女秘书吧。”

  尤朵拉今天的声音非常地轻、也非常地软,就像一块软浓的棉花糖一样:“我看你是憋得太久了。”

  应该不至于。

  自己憋得太久?

  这段时间虽然一直没有跟尤朵拉发生那最后一步,但是所有其它能做的事情,希什曼全部做了一遍,也不存在什么憋着火气的问题。

  昨天自己有些太反常了,面对女秘书的勾引,自己居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希什曼虽然感到奇怪,但这时候他一门心思全部放到了尤朵拉身上,笑道:“那我以后是不是不用憋着了?”

  尤朵拉靠在希什曼的胸口,说道:“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希什曼问道:“.…..你知道牛肠吗?”

  “嗯?”

  尤朵拉不解道:“牛肠怎么了?”

  希什曼凑到尤朵拉的耳边,轻声告诉了她关于怎样把牛肠做成一个套子的形状,然后会有怎样的作用。

  “呸!”

  尤朵拉轻锤了一拳希什曼的胸口,说道:“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些东西?”

  “康斯坦察的妓院,为了不怀孕,可一直在用这个东西呢。”

  希什曼笑道:“像老管家那样的老嫖客,嫌妓院里面的脏,还会自己自备一个的,我要是做一个的话,你以后晚上就别想睡好觉了。”

  “还有艾米呢!”

  尤朵拉双颊飞红道:“艾米可会跟我们睡在一起,你不会是想当着艾米的面……那个吧?”

  “这倒是个问题。”

  希什曼笑道:“不过我俩蒙在被子里,艾米怎么会发现,而且就算发现了,她也不知道我们在干嘛。”

  蒙在被子里,旁边就是艾米,希什曼想想都刺激。

  “不行,太羞人了!”

  尤朵拉娇嗔道:“绝对不能当着艾米的面!”

  “怕什么嘛。”

  希什曼说道:“你昨天晚上叫得那么大声,艾米肯定都听见了。”

  尤朵拉掐着希什曼腰间的肉道:“不行,就是不行!”

  “好好好,不行!我就开个玩笑!你先放手!”

  “哼!”

  “我的天……”

  希什曼摸着自己腰间的肉,说道:“你下手也太重了,以后不准掐这里了。”

  “对不起嘛……”

  尤朵拉撒娇似地说道:“最近我的力气好像变大了,还不能收放自如。”

  力气变大了?

  对啊,渴血症!

  希什曼突然想起来,自己忘了问那个女公爵,渴血症除了血液传播外,会不会还有其它的传播方式呢。

  而且那处子之血,会不会通过某个邪恶的孔洞,流入自己的身体呢?

  希什曼看着尤朵拉脸上从未出现过的娇羞表情,心想有这么个漂亮媳妇儿,染上也就染上了吧。

  吸血鬼伯爵,听上去也很带感。

  “其实……你怀孕了也无所谓。”

  希什曼看着天花板,说道:“正好我还没有继承人。”

  尤朵拉的纤手轻轻握着粉拳,她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要不找个时间把婚结了吧。”

  希什曼转头看向尤朵拉道:“这样小爷也不会天天让那些小姐们盯着了,简直跟通缉犯一样。”

  “结婚?”

  尤朵拉并没有像希什曼预想中的那样,给自己一个幸福而激烈的香吻,而是笑着问道:“你的鲍西娅小姐怎么办?妮娜小姐?安娜小姐?还有伊索达尔妹妹呢?”

  “如果可能的话,小爷全娶了。”

  希什曼非常无耻地说道:“但事实不允许。”

  尤朵拉又锤了希什曼胸口一拳,气得发笑道:“你以为我是在劝你娶她们吗!”

  “不,开个玩笑嘛,我要娶还不是得征得你的同意。”

  希什曼俨然已经把尤朵拉摆到了妻子的位置,讨好道:“那你说我可以娶谁?”

  “这个嘛……”

  尤朵拉居然真的认真思考了起来:“伊索达尔妹妹肯定是要娶的,那个妮娜小姐的话……这些年来救活了不少猎人,我有次受伤也是被她医好的,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也不反对。”

  “那个鲍西娅……其实人也不坏,但是得留着观察一下,在这之前,你不准动人家的心思。”

  “至于安娜。”

  尤朵拉口风一变道:“绝对不允许!”

  “诶?”

  希什曼刚想夸一夸尤朵拉真是个贤妻良母,却没想到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重大转折,连忙问道:“安娜怎么就不允许了?”

  “女人看女人是很准的。”

  尤朵拉轻瞄了希什曼一眼道:“那个女人占有欲太强,如果你娶了她,我保证她绝对会费尽心思独占你,到时候我跟她肯定会打起来。”

  后院失火啊。

  “好吧,其实我娶安娜也不大可能了。”

  希什曼叹气道:“人家早就离开了康斯坦察,给我留话说是去了格鲁吉亚了,估计到了那边就该嫁人了,我现在是想娶也娶不了咯……”

  “人家都去格鲁吉亚了,隔着个黑海你还惦记着她。”

  尤朵拉白了希什曼一眼道:“都娶不到了,你刚刚反应那么大干嘛?”

  “万一呢。”

  希什曼说道:“万一我以后发兵攻打格鲁吉亚,一不小心把安娜抢了回来……”

  “真要有那么一天,你就等着康斯坦察城毁人亡吧。”

  现在格鲁吉亚跟拜占庭帝国眉来眼去的,希什曼居然还想着为了一个女人去跟对方开战。

  真当自己是打家劫舍、强抢民女的山大王了?

  “我就只想想嘛……只是万一,万一。”

  “你就天天想着外面的女人吧。”

  尤朵拉装作生气道:“我等着你过几天,再来问我娶女秘书可不可以,或者娶那个叶菲米亚可不可以。”

  “诶!你可别瞎说啊。”

  希什曼打断道:“人家叶菲米亚现在是小亚历山大的了,我可没有跟下属抢女人的习惯,而且我对她也没什么想法。”

  “那女秘书呢?”

  “女秘书……我就是看看,就觉着那穿着打扮很养眼,可没有其它心思。”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没心思你还看什么看?

  “喜欢那种打扮吗?”

  尤朵拉低声道:“那我穿给你看……”

  嚯!

  尤朵拉这火辣身材,如果穿上衬衫小裙子长筒袜,我的天……

  希什曼只是幻想了一下,某个部位就出现了可耻的反应。

  “啊!不要!”

  尤朵拉也感受到了某个部位的变化,连忙说道:“不要!我现在已经肿了,可疼了!”

  “诶?肿了吗?”

  希什曼邪笑着,伸手到被子里道:“肿成什么样了,来让我看看……”

  “一边去。”

  尤朵拉一记玉腿,险些将希什曼踢下床去。

  “我投降,你好好躺着吧,我回头让艾米把被子和床单换了。”

  希什曼干脆起身,坐在了床沿道:“我去让人做个牛肠去。”

  “嗯。”

  尤朵拉悟在被子里,这娇羞的一声,就像是蚊子轻哼。

  “其实啊……尤朵拉。”

  希什曼穿起衣服,看着被子里尤朵拉那美妙的曲线,说道:“女人生孩子,最好能在三十岁之前,这样身体恢复得会比较快,也不太会有妊振纹之类的,三十岁之后就会比较辛苦了,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太多了……”

  “哼!”

  尤朵拉粉面含春,嗔道:“你是嫌我年纪比你大吗!”

  关于这个送命题,希什曼作为经验丰富的流氓,早有答案。

  “不,我是嫌在你最好的年华里,陪伴你的时间太少。”

  尤朵拉缩回了被子里。

  希什曼哈哈大笑着,以胜利者的姿态走出了房间。

  隔壁的房间,艾米居然一个人乖乖地睡在床上。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这小萝莉肯定昨天晚上在门外听了很久,现在才困成这样的。

  话说让艾米就这么听着真的好吗?

  会不会让这个小萝莉觉醒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应该不会。

  自己跟艾米一起睡了那么多年,这小萝莉可从来没有过什么奇怪的举动。

  咬耳朵、舔脸这种,已经不在奇怪举动的范围之内了。

  希什曼轻轻合上了门,走到了楼下的大厅中。

  门已经被锁死了,老管家彻夜未归。

  希什曼看着桌上的两杯浓茶,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昨天自己很反常,而且尤朵拉也很反常,从下午到晚上,两人基本上没有消停过。

  自己还好,可尤朵拉那可是第一次,应该会感到疼痛才是,但尤朵拉昨天的疯狂不比希什曼差。

  希什曼走到桌旁,拿起了两杯茶,仔细地对比着,并没有什么不同。

  绝对有问题。

  越正常,就越反常。

  自己真的大意了,希什曼已经可以确认问题就出在这杯茶里面,因为昨天自己和尤朵拉都喝过这杯茶。

  没想到那个女秘书居然这么大胆,敢在茶水里面下药。

  同时希什曼也警惕了起来,自己对下毒这件事,居然没有任何防备,如果这里面放的是毒药的话,自己早就完蛋了。

  主要是这件事情的作案嫌疑人,太奇怪了。

  是女秘书自作主张?

  还是背后有人指使呢?

作者感言

耳东禾

耳东禾

(^-^)V,今天单更。

2019-05-16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