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黯淡的中世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可怕的失恋期小男生(上)

黯淡的中世纪 耳东禾 3192 2019.04.16 12:05

  音乐一曲接着一曲。

  宴会现场的气氛愈发热烈。

  希什曼也是实在拖不下去了,与几位贵族小姐敷衍地跳了支舞,之后便强拉着尤朵拉,让她继续充当挡箭牌。

  尤朵拉挡不住的时候,希什曼便把可怜的小亚历山大拉出来,大夸其如何聪明能干,是康斯坦察军队的未来,这也让小亚历山大吸引了不少火力。

  康斯坦察今天到场的另外几个人,都还玩得挺开心的。

  副议长一直陪着威尼斯和热那亚的两位总督,三人谈天说地,时而大笑,看上去很是享受这个宴会。

  说起副议长,他的那个漂亮秘书今天也到场了,而且还不时望向希什曼,眼神的灼热程度,丝毫不比那些贵族小姐们差。

  而老亚历山大,则一头扎进那些少妇堆中,说一些逸闻轶事,逗得那些贵族少妇连连惊呼。

  看来这个经常去妓院的老帅哥,这段时间可以品尝一下,这些有夫之妇的滋味了。

  至于安德烈,一个人坐在角落喝着酒,大家只知道安德烈是伯爵大人的近卫队队长,不算是一个大人物,也就没有太多人去跟他搭讪。

  偶尔有贵妇人过去聊两句,安德烈的回答也让人接不下话去,过了一会儿,就再也没人理会他了。

  在希什曼身边,不近女色的人,也就只有安德烈了,这家伙满脑子里面都只有酒,今天好不容易能喝个痛快,哪有功夫跟你们这些人闲聊。

  如果把叶菲米亚也算上,现在的叶菲米亚也是男士们关注的重点了,她“无意间”透露了自己是基辅罗斯大公的女儿,基辅罗斯公国的唯一继承人,现在住在康斯坦察,得到了希什曼大人的收留。

  半真半假的谎言,让那些男士心生怜惜,护花之情油然而生,纷纷邀请她去自己的城堡做客。

  当然,这些人大都是贪恋叶菲米亚的美貌的。

  希什曼也毫不担心,这些蠢男人想要诱骗叶菲米亚上床?怕是到最后,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巴达台现在可还关在地牢里呢,要不是自己保了他一命,叶菲米亚就成单亲妈妈了。

  当然叶菲米亚本身是不在乎这些的,如果能找到人帮她复国,这个女人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出卖肉体已经做过一次了,就不会介意再有第二次。

  但依靠这些龟缩在城堡里的贵族帮她复国?

  天方夜谭。

  这些贵族男士现在看起来风度翩翩、高谈阔论,实际上一听到库曼人这三个字都会被吓得屁滚尿流,你指望他们跟库曼人开战?

  如果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或者波兰国王乔装参加了宴会,然后被叶菲米亚勾搭上了,那还说不定真有机会。

  可与其期望这种事情出现,还不如期望基辅罗斯的人民突然雄起,自己赶走了库曼人,然后迎奉叶菲米亚归来继承爵位。

  啧,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伯爵大人。”

  被那些贵族小姐,调戏得满面通红的小亚历山大走到了希什曼身边,问道:“那位穿白裙的小姐.…..是基辅罗斯大公的女儿对吧?”

  “啊?”

  希什曼看着小亚历山大的模样,心想你个小伙子难不成是动了春心了?你这个对象找得可不是很好。

  “是的。”

  希什曼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小亚历山大还是看着叶菲米亚,又问道:“伯爵大人,那位小姐叫什么名字?来康斯坦察多久了?有什么喜好吗?”

  得,不幸言中。

  “小亚历山大啊……”

  希什曼拍了拍小亚历山大的肩膀,说道:“你以前有过感情经历吗?”

  小亚历山大红着脸道:“没有。”

  希什曼叹了口气,这个年轻的军官他非常欣赏,感情方面却还是空白,这样的小处男对上叶菲米亚,那不是送上门来的菜吗。

  那么多的贵族小姐对你抛媚眼,你怎么就看上这个瘟神了呢?

  希什曼十分了解这种青春期小男生的心情,没理由拦着他,实际上拦也拦不住的,小亚历山大这个年纪的小男生,哪里会听别人的劝告。

  只希望他别被叶菲米亚伤得太惨。

  “她叫叶菲米亚·弗拉基米萝芙娜,基辅罗斯大公,弗拉基米尔二世的女儿,也是唯一的继承人,来康斯坦察不到一个月,一直住在母马横幅酒馆没有出过门,爱好什么的我不太清楚。”

  希什曼给了小亚历山大一个鼓励的眼神:“去吧,小心点。”

  “是!”

  小亚历山大感激地向希什曼鞠了一躬,他还怕那个美丽的小姐,和伯爵大人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呢,现在看来完全不存在。

  “对了。”

  希什曼提醒道:“叶菲米亚小姐不是处女了。”

  “啊?”

  小亚历山大瞪大了眼睛。

  “别。”

  希什曼摆手道:“别瞎想,跟我没有关系。”

  小亚历山大松了口气,看来是不是处女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的关键。

  希什曼摇头感叹,美好的初恋哟!

  转眼间,小亚历山大已经穿过了人群,来到了叶菲米亚的身边,红着脸,结巴而笨拙地向叶菲米亚发出共舞一曲的邀请。

  叶菲米亚知道小亚历山大的身份,转而向远处的希什曼投出疑惑的目光。

  希什曼则完全假装看不见。

  叶菲米亚知道,伯爵大人这是默认了。

  叶菲米亚接受了小亚历山大的邀请,两人携手,翩翩走入舞池。

  老亚历山大的家族,说起来还是保加利亚的贵族,卡尔瓦那公爵领的正统继承人,甚至以前康斯坦察都是他们家族的附庸。

  不过当年因为保加利亚王国的政治斗争,老亚历山大的家族被灭门,年幼的老亚历山大带着几名幸存的亲戚跑到了康斯坦察,被希什曼的父亲收留,并改名为亚历山大,从此隐姓埋名。

  当年希什曼上台,为了掌控康斯坦察军队,老亚历山大也是出了大力气,所以才能到今天卫戍军总司令的位置。

  而希什曼也为老亚历山大报了仇,虽然没让他亲手砍下保加利亚国王的首级,但其余的贵族们,基本上都是老亚历山大挨个处决的。

  当然,对外界来说,这笔账是算在希什曼的头上。

  小亚历山大可完全不知道自己家族的来历,他把自己当做土生土长的康斯坦察人。

  即使如此,因为家境原因,小亚历山大从小也是受到了良好的贵族式教育,对于跳舞这件事,也是手到擒来。

  望着舞池中的叶菲米亚和小亚历山大,两人优美的舞姿盖过了所有人的光辉,不知道多少人心中感叹,这两人真是天作之合。

  “伯爵大人。”

  尤朵拉看着舞池中的两人,说道:“小亚历山大要被那个妓女给拐走了。”

  希什曼笑道:“年轻人的事,不要瞎掺和了,不跌倒两次是不知道疼的。”

  “说得那么老成。”

  尤朵拉笑道:“您刚刚问小亚历山大的感情经历,但您自己也是空白的呢。”

  一提起这件事,希什曼终于想起了安娜。

  安娜呢?

  她不是接受了鲍西娅的邀请,说要来参加宴会吗?

  怎么一直没看见她人?

  希什曼站了起来,说道:“我去方便一下。”

  尿遁,轻车熟路。

  此时场中所有的人,都被舞池中的小亚历山大和叶菲米亚所吸引,居然没人注意到希什曼的离开。

  安娜的房间是在哪儿来着的?

  “小姐。”

  希什曼拦下一名女仆道:“安娜小姐的房间在哪里?”

  “伯……伯爵大人。”

  女仆紧张地捂着胸口道:“安娜小姐的房间,在三零二。”

  “不要告诉其他人。”

  希什曼说完悄悄地上了楼,来到了三零二房间的门口。

  希什曼整理了一下衣冠,轻轻敲了敲门道:“安娜小姐?”

  “安娜小姐?”

  希什曼又敲了敲门道:“是我,希什曼。”

  门内传来细微的动静。

  半晌,房门打开,安娜微笑地出现在门口,没有任何异常:“希什曼先生,您怎么来了?”

  希什曼看到安娜,依旧是那样的楚楚动人,虽然很想一把将她抱在怀中,但希什曼还是忍住了冲动,说道:“安娜小姐……你怎么不去参加宴会?一个人在房间?”

  安娜素齿朱唇微微一抿,笑道:“我去了又有什么用呢?”

  这话说出来安娜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这句话怎么听都像是深闺怨妇一样。

  希什曼听到这句话,则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两步直接走进了安娜的房间,反手关上了房门,一把将安娜的娇躯抱在了怀中。

  “啊!希什曼先生,您……”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抱,安娜没有任何准备。

  “安娜,你听我说。”

  希什曼紧紧抱着安娜的腰肢,凑在她的耳边,郑重说道:“想必你也知道,我要结婚了,这事情我是躲不过去的……”

  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要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安娜完全不明白,希什曼指的结婚,是他即将要应了拜占庭帝国的邀请,迎娶长公主安娜了。

  这件事情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

  但康斯坦察伯爵夫人必须近期定下来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这次宴会的原因,这件事情突然就成为了一个共识,世人皆知。

  安娜还是没有把希什曼,和康斯坦察的伯爵联系起来。

  “虽然大家都觉得那样很好,但是我遇到你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其它想法。”

  希什曼又说道:“我知道这样很唐突,我们才认识没有多久,但我很喜欢你,安娜,你……留在康斯坦察,我拒绝婚约,好吗?”

作者感言

耳东禾

耳东禾

恭喜Sakura干死亲本,不知道有多少二五仔看比赛了,撒花。

2019-04-16 12: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