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诡秘之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与愚者先生的见面

诡秘之妖 折羽封尘 4152 2022.05.10 02:59

  梳理完记忆,整理好心情。

  艾伯特感觉自己算是基本理解了现状,也做好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干什么的打算。

  长远目标是成神,保护身边的人,以及这个世界。

  短期目标是准备消化“格斗学者”魔药,以及帮助克莉丝消化“刺客”魔药。

  关于这点,艾伯特也有些想法。

  自己的“窥秘人”魔药已经消化完,“格斗学者”也提前扮演过了,应该很快就能成为序列7的“巫师”。

  克莉丝也前不久刚服下魔药,虽说她是刚成为非凡者,但半神以下只要注意扮演,消化速度还是很快的。

  艾伯特的思绪逐渐发散开来。

  不过也得问一下克莉丝对于晋升的想法,奇·克在的话魔女途径女性失控概率会更高点,也不知道末日学派是用什么办法避免奇·克干扰的。

  克莉丝如果不想晋升也好,低序列有扮演法不容易失控,“刺客”也能加强体质。

  安全也不用太担心,虽说自家庄园在贝克兰德郊外,但防卫实力中低序列的人也进不来。

  距离黑夜教会的圣塞缪尔教堂并不是太远,乘坐马车的话半个多小时就能抵达。

  即使等到末日降临,那个时候我也至少是天使,乃至序列0了。

  等等,也许能让她加入“塔罗会”?

  ......

  艾伯特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办法不错啊!虽说现在的塔罗会人还很少,“愚者”也还没什么用,但克喵未来可期啊!

  (愚者牌呼叫机为您保驾护航,贴心舒适,方便快捷,用过的人都说好!ps.后期还会添加更多功能)

  万一自己有事没空照顾她,或者她有事找自己,完全可以让我们亲爱的愚者先生帮忙,或是代为转告。

  一想到可行性不低,艾伯特的想法就纷至沓来,并很快就确定好了计划。

  “得找个时间去找一趟克莱恩了。”

  艾伯特又想起了石壁上记录的配方。

  他一边思考,右手食指一边下意识敲着椅子的扶手。

  “塔罗会和身边的人需要的配方也挺多。”

  “奥黛丽是空想家途径,阿尔杰是暴君途径,休是审判者途径,佛尔思是门途径,戴里克是太阳途径,乔恩是战士途径。”

  也不知道乔恩爷爷还想不想晋升,“武器大师”的材料白银城肯定是有的。

  至于自己的贴身女仆莉萝......

  艾伯特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叹了口气。

  序列6甚至可能是序列5的血族,血族始祖莉莉丝的安排吗?

  只是在想到“莉萝”这名字和莉萝的外表后,艾伯特的表情就有点奇怪。

  作为外表只有14、5岁贫RU的白发红瞳血族少女,莉萝常年穿着黑色抹胸礼服裙和黑色过膝吊带袜。(chong国人特攻)

  ——就莫名其妙的很像“封文”熟悉的某女主角。

  自己熟悉的人和自己“熟悉”的人,两种不同的熟悉混合在一起总让记忆融合后的艾伯特有种莫名的出戏感。

  “巧合?不是巧合?”

  艾伯特靠着椅子上,仔细回忆着自己记忆里关于莉萝的点点滴滴。

  莉萝·艾玛黎丝(Lilo·Amaris),精通巨人语、巨龙语、精灵语、古赫密斯语以及各国语言,能熟练配置各种药剂,并擅长月亮和黑暗领域的各种法术。

  同时,她也是艾伯特和克莉丝蒂娜的文化课老师,教授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语言、礼仪、历史、绘画、音乐、舞蹈、神秘学。

  对艾伯特和克莉丝蒂娜来说,如姐如母的莉萝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之一,在父亲和母亲都已经不在了情况下更是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艾伯特信任她的原因。

  不过,感情这种东西并非是一成不变,它也是会变化(zhi)。

  “这可真是让人头疼。”

  记忆的回溯带起情感的波动,让艾伯特忍不住用手捂住额头,面带苦笑。

  一个俊美的贵族青年和一个一直照顾他的血族哥特loli少女......

  这是什么动漫剧情啊!

  “笃,笃,笃。”

  书房的门被敲响了。

  !!!

  艾伯特警惕地抬了起头,并且在心中不断祈祷。

  不要是莉萝找我,不要是莉萝找我......

  “主人,我来给你换咖啡了。”

  要不要这么巧!

  艾伯特在心里怒吼。

  和记忆里一样熟悉、一样柔美的声音门外传入。而就在听到的一瞬间,艾伯特就下意识地使用了【门途径序列5:旅行家】的非凡能力。

  确认坐标、打开传送之门、跑路。

  如行云流水般的一套下来,不到1秒钟他就消失在了书房里,熟练的操作总让人感觉他曾经这么干过很多回。

  几秒后,没有得到回应的俏丽少女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少女穿着装饰着白色蕾丝花边的黑色礼服,纤细的手端着放有牛奶咖啡和蛋糕的盘子。

  没有人?

  莉萝疑惑地歪了歪头,如宝石般纯净、如酒液般剔透的红眸打量着书桌上打开的书籍、喝完的咖啡杯和明显有人坐过的扶手椅。

  不管是气息还是直觉都在告诉莉萝,在自己敲门前艾伯特还坐在这里。

  不过很快,她就像是毫不在意艾伯特的消失,自然地把咖啡杯收起,清理掉那本第四纪古书化作的灰尘,并把新的咖啡和蛋糕放在书桌上。

  最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书房。

  而在另一边,短暂的灵界穿梭后,艾伯特也抵达了目的地。

  别问他为什么下意识跑路,问就是这是下意识反应!

  即使是反应过来后,艾伯特想象了一下如果自己没跑路要和莉萝对话时的情况:

  尴尬、紧张等情绪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来。

  让他忍不住在心中自嘲道:

  “那句话怎么说的:逃避可耻,但有用。”

  虽然自己不可能不回家,但自己刚才的举动只是因为时间太短没做好心理准备而已。

  嗯,只是没做好准备。

  在说服了自我后,艾伯特环顾四周,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

  窄小的房间里摆着简陋的木床、破旧的橱柜、堆满书的小书桌、陈旧的煤炭炉和厨具。

  不远处,一个年轻人背对着他坐在椅子上休息,就像是没发现他的到来。

  艾伯特在心里了然地点了点头:果然是这里。

  在他知道自己手里有一个“漫游者”特性后,他就想过非凡特性里有没有附带坐标。

  果然,附带的两个坐标中一个是廷根;另一个则是位于贝克兰德郊外,注释说是自家庄园附近的一处地下遗迹。

  而对他来说,肯定是廷根更熟悉,虽说廷根现在应该在0-08的剧本下,但凭借石壁的干扰,自己完全可以借机做点事情。

  石壁的能力完全可以让亚当和0-08察觉不到艾伯特,或是被误导,将他认作其他人。

  但为了接下来的行动,姑且还是要做一些遮掩。

  毕竟——

  来都来了。

  看着表情好像很痛苦的克莱恩,艾伯特开始使用非凡能力。

  【秘术导师:秘术·夜之召唤术】

  【深红学者:满月】

  【惩戒骑士:禁止此处房间声音以及非凡能力外泄】

  【灵巫:安魂】

  【织梦人:安抚】

  【海洋歌者:歌唱】

  【光之祭司:歌颂】

  然后,他手持《夜之启示录》虚影,神色温和,语气轻柔地开始念诵:

  “绯红的满月升起,映着大地,所有人都沉入了甜蜜的梦,”

  “梦见自己,梦见父母妻子和儿女,这就是永远……”

  “我们会抬头仰望那片夜空,温情地说出祂的名字:‘黑夜女神!’”

  “除了‘黑夜女神’,没有别的话语,”

  声音既圣洁又空灵,神圣得如天使降临布道,空灵得如女神在远处轻声呢喃。

  这种声音让正坐在椅子上休息的克莱恩情不自禁地闭着双眼在心中一同念诵。

  “但愿女神在天使唱歌的间隙,把它们和甜蜜的静默一起摘取,并握在祂温柔的右手里。”

  “女神!如果祂听见,一定会答应,一定会向亡者显露纯净的笑容:”

  “来吧,休息吧,安眠吧,我的孩子们!”

  圣洁的声音在小房间里层层堆叠,宛如置身于神殿之中,明明只是一个人的声音,却宏大得如一整个唱诗班在赞颂。

  “交叉起你的双手,放在你的胸口,做那无言的祈祷,并用你的内心呼喊:”

  “唯一的归宿是安宁!”

  克莱恩也在心中默默重复:

  “唯一的归宿是安宁!”

  “唯一的归宿是安宁!”

  ......

  不知道过了多久,克莱恩睁开双眼睛并从椅子上起身,面色复杂地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卧室的“闯入者”。

  “感觉如何?”

  手中的虚影消失,艾伯特嘴角含笑地看着这个带着书卷气的青年。

  “......谢谢,很神奇。”

  克莱恩沉默了一会儿,就像是在快速思考眼前之人的身份来意,也像是在思考接下来应该如何开口。

  就在刚才的弥撒过程中,克莱恩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脑袋里那种抽痛渐渐消失,就像是获得了充足的睡眠,自己的精神像被洗涤过一样纯净轻松。

  这是灵性枯竭和灵魂碎片融合不完全的后遗症被治好的结果。

  不过现在的克莱恩还不知道这点。

  他等了一会儿,结果还是没有等到艾伯特出声。

  “请问,您是黑夜教会的主教吗?”

  克莱恩有点紧张地问道。

  听到这句话,艾伯特挑了下眉,这还真是直接啊。

  不过刚刚的仪式是一般只有黑夜教会主教才会主持的黑夜弥撒,会被这么认为也很正常。

  艾伯特摇了摇头,慢悠悠地开口:

  “不,不是。”

  这个回答先是让克莱恩松了口气,但也还没彻底放下心。

  毕竟自己身为“穿越者”并刚举行了一次隐秘聚会,这种身份不由得他担心。

  还没过多久就有一个看起来就很像教会高层找了过来,万一异世界对穿越者有专门的检测机构,或者自己举行的“转运仪式”被检测到......

  不能继续想了!

  克莱恩强制自己冷静了下来,面露疑惑的神色,努力想让自己表现得像是正常人的反应:

  “可你刚刚不是拿着......”

  女神的《夜之启示录》?

  在这一点上,克莱恩的母亲是虔诚的黑夜女神信徒,所以就算克莱恩不怎么去教会他也知道《夜之启示录》是女神的教典。

  而且这种不是随便什么人能主持的弥撒也是克莱恩认为艾伯特是黑夜教会主教的原因。

  “你是指刚刚的仪式?”

  艾伯特笑着摆了摆手,

  “我只是用了一下非凡能力,唱黑夜女神的祷告诗也只是因为有那种氛围而已。”

  不过说这句话时,艾伯特也在心里嘀咕:就刚刚的仪式效果来看,女神扔完“茧”后应该是“注意”到这里了。

  借助刚才隐藏在弥撒下的仪式和女神投来的注视,借来的“隐秘”力量会让克莱恩的房间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不会被0-08盯上。

  这也是为什么艾伯特要唱祷告诗的原因,因为这样更容易让女神“看到”。

  而另一边,克莱恩也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仪式?非凡能力?

  克莱恩姑且能确认眼前这个人是非凡者,而且肯定不弱。

  并且肯定和黑夜教会有关系,不然异教徒是活得不耐烦了敢唱黑夜女神的祷告诗。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的处境都很不妙。

  想到这里克莱恩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目前来看这个人没有恶意甚至还帮助了自己,但他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绝对不是无缘无故。

  而且这个时间点找来,要不是自己“死而复生”、“穿越者”的鸠占鹊巢被发现,那就是那个仪式指向的灰雾异动被什么东西探测到了。

  不然前身要是有什么特别,也不至于活了这么多年记忆里一件关于超凡的事情都没有过!

  至于艾伯特,一直开启着“梦境行者”读心能力的他当然能读取到克莱恩的一些想法。

  所以他只是笑了笑,

  “你在想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艾伯特看到克莱恩沉默地点了点头。

  他想了想,最后嘴角噙着笑意,语气温和地开口:

  “说起来我还没和你打过招呼呢。”

  艾伯特微微欠身鞠躬,然后用一种别有深意的目光看着他,

  “上午好,愚者先生。”

  “你可以叫我艾伯特,当然,你也可以叫我‘隐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