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我家徒弟又挂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师父好手艺

我家徒弟又挂了 尤前 2296 2015.01.21 21:17

    称号修仙界第一人的玉言尊上,已经数万年没有受过伤了,应该说,已经有数万年没有人敢对他动手了。敢跟他动手的人,不是已经做古,就是已经飞升了。偏偏就在昨天早上他被人打了。而这个敢对他动手的人,就是他等了一万年才等到的宝贝徒弟。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他的左脸上,他的脸没事,徒弟的手肿了。

  玉言百思不得其解,他只是想看一下蠢徒弟的伤,她为什么就那么大反应?不给他看不说,还跟他动手?不得不说,他有点被徒弟那一声凄厉的尖叫吓到了,只得退而求其次,留下一些止血生肌的伤药。

  他得好好想想,徒弟到底怎么了?虽然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徒弟不很聪明,但有这么激烈反应还是头一次。还有那一声言之凿凿的“**”,难道说的是他吗?

  他自小在玉林峰长大,接触的人很有限,竟然年少时经常在外界游历,但必既年代久远,更多的是留在玉林峰等雷灵根的弟子。所以对外界俗事,知道得比较少。“**”到底是什么意思?师尊没教过啊!

  为了维护自己师父的威信,也为了弄清徒弟反常的原因,宅了上万年的玉言尊上决定,去人间一趟。

  整整花了一整天的时间,他飞遍了四海八荒,本着学习的精神实地进行考查(当然用了隐身术),才弄明白原来徒弟不是受伤,而是女子正常的一种现象,凡间俗称“癸水”。

  玉言悬着一口气,总算是松了下来,没受伤就好。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为什么徒弟不让他看呢?竟然是正常的现象,为何又要藏着?难道怕他责罚?可是他从不曾苛责过她半句啊。玉言怎么都想不通小徒弟的想法,最后只能定义为,他的徒弟是真的蠢。(--)

  了解了一些注意事项,玉言就离开了凡间,火速的赶回去了。才刚走进房间,就闻到那浓重的有些让人窒息的血腥,玉言眉头皱得更深了,随手捏了个风系法术,血腥味才淡了些。

  而他那蠢徒弟,已经在那张到处粘了血迹的床上,痛晕过去了。玉言走近,用去尘诀去掉她身上和床上的血迹,扶起床上的人,拿出一瓶上血养气丹喂她服下。看她拧成一团的眉终于舒展了一些,才放下了心。扶她躺下,盖好棉被。

  看了看,又不放心的从随身的储物戒指里拿出,千年冰蚕丝,幻成化被子的模样给徒弟盖好,确定她不会着凉了,才挥手点亮油灯,然后默默的再掏出另一匹,泛着柔光的白布,和剪刀。

  祝遥醒来的时候,有一瞬间以为穿越修仙界的那些日子,只是她的一场梦。因为她好像回家了,前面貌似是她家那张用了很多年的木质四方桌,桌下是四张凉板凳,而勤检的老妈正坐在板凳上缝缝补补。

  咦,等等,她老妈怎么变成一个男的了?还穿着一身奇怪的白袍。

  “师……师父!”她终于认出前面那个正在穿针引线的人,一时控制不住,下巴又有掉落的危机。

  前面的人手间一顿,淡定的看了她眼,“醒了。”

  然后指间一动,利落的打了个结,咬断了线头。动作干脆利落,比她老妈还熟练几分。

  “师父……你……你……”天啊,她看见了什么,她的师父居然会女红,师父请你告诉我,你到底还有什么技能是没有点亮的!

  玉言好像没有发现她的惊讶,淡定的把针线收入自己的储物戒指,整理了一下桌上已经缝好的十几个长方形布条,然后走了过来。伸手把了一下祝遥的脉,问道:“身体可好些?”

  “好……好了!”祝遥仍处于震惊状态,经他一提醒才发现,之前害她痛晕过去的姨妈,已经缓解了好多,只是依然汹涌。她不自觉的退开了一点。

  玉言这回到没有在意她的动作,把手里的女红成品,全一把递给了她。

  祝遥好奇的接过,那布条软软滑滑的,触感非常好,而且轻得不可意义,一看就不是凡品,而且做工也非常的精细,明明四周都有缝合,却完全找不着线头之间的,可见手艺精湛。

  “这是什么布?”看起来好贵的样子。

  “南海鲛人的绡纱。”玉言不在意的道:“为师目前手上只有这种布料,你先用着,若是不喜欢明日我再帮你找些好的。”

  “给我的?干嘛用的?”祝遥拉了拉布条,这么小,做手帕吗?

  玉言再次给了她一个,徒弟怎么这么蠢的眼神,置地有声的道:“月事带。”

  祝遥手一抖,差点没从床上摔下去。

  月事带!

  姨妈布!

  他在板凳缝缝补补了半天,就是为了给她做姨妈巾!!!!!!!!!

  玉言完全没有发现已经接近石化的徒弟,仍旧耐心的解释。

  “别担心,我了解过,女子月事最长不过五六日,这些足够你撑过这个月。若是不够我再给做便是。”

  “女子这段时间会疲惫体虚,修练之事可不急。”

  “若是再有什么不便,可直接与为师说,我不会责备与你。”

  “你说的红糖水,会明日再熬给你。”

  “今日你且好好休息,为师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利落的起身出去了。

  而被塞了满手姨妈巾的某人,还处在石化状态,久久没有回过神来,而内心早已经是风中凌乱了。

  师……师父真的没问题吗?

  我家师父脑子不正常,怎么办?急求,在线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玉言没有当过师父,这是第一次。自己的师尊在自己结丹的时候,就已经飞升了,时间太过于久远,他对于师徒相处的细节,早已经是模糊不清了。所以对于怎么带徒弟完全没有经验,纯白白的新手一枚,再加上,他的徒弟还有些蠢蠢的,更是让他忧心。

  所以他决定向带徒经验丰富的师侄孙取取经。

  于是丘古派掌门紫謩真人,在处理了一天繁重的派务,正打算打个盹的时候,被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里的玉言尊上吓醒了。这个万年来出玉林峰的次数,十个手指都数得清的人,居然会亲自光临他的房里,难道想指点他一二,紫謩真人激动了,正想表达一下对这位师叔祖的敬仰之情,师叔祖却扔给他一个莫明其妙的问题。

  红糖水怎么煮?

  什么?红糖水?这是什么新的修练功法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