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我家徒弟又挂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五章 气人谁不会?

我家徒弟又挂了 尤前 2311 2015.02.02 20:49

  玉言伸手递给她一个玉牌,祝遥仔细一看,咦,这玉牌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她五年前领的身份玉牌吗?因为没有灵力打不开,早被她不知道扔哪个角落去了,“师父你从哪里找到的。”她自己都忘了。

  玉言没有回答,只是交待道:“你要的武器我已经放在这玉牌里了。”

  祝遥接过,用神识一探,发现玉牌里放着几套衣服,还有些入门的功法。这应该是门派发放的那些,功法的旁边静静的躺着一把折扇。她赶紧取了出来,那折扇扇骨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的,握在手里暖暖的。扇面呈暗红色,上面没有什么花纹,却带着一股淡淡的轻香,很是漂亮。

  祝遥摆弄了两下,还真是她要求的可攻可守,收缩自如,祝遥一下就喜欢上了这把扇子。

  “这扇子,展开后可做为飞行法器,速度不差于御剑。”他是彻底对她的御剑术失望了,他玉言的徒弟,要是从剑上掉下来摔死,那也太丢脸了。

  祝遥重重点头,更加喜欢了,摸了摸扇面,突然想起他失踪的这几天,“师父,你这一个月不会就是帮我练制这把扇子去了吧?”

  玉言淡淡的点头,好像花一个月时间只是为了给徒弟做个趁手的兵器,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样。

  祝遥握了握手里的扇子,感动得一塌糊涂,“师父你真好!徒弟一定好好听话,努力修练,给你养老!”

  玉言眼角一抽,徒弟又犯蠢了,“不是要出去?你速去换身衣物,随我去主峰的演武台。”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祝遥立马转身,往房内跑去。

  玉言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深深的叹了口气,他这徒弟的性子,也不知是好是坏,什么都写在脸上,对人又太过热诚,少了修仙之人那股谨慎,只怕日后遇到坏人会吃尽苦头。

  回到屋里祝遥就迫不及待把玉牌里的东西全掏了出来,几本功法,她早已经学会,她看了一眼就塞了回去。那几件衣服,到是用得着。都是门派统一的白衣,很素,细一看,却发现上面其实绣着朵朵祥云,嗯,**。

  这几年来,由于打不开这个玉牌,她穿的都是师父给她的衣服。样式比白衣要好看得多,谁让师父手巧呢。

  可是今天是门派大比,她觉得还是穿上这身白衣,统一服装的好。人家学校来领导检查,都统一要穿校服呢。她自然也不想做一个特例。麻溜的换上了衣服,跟着师父一块出门了。

  直到站在扇子上,她才感觉到这武器的好,输入灵气后,整个扇子大了好多倍,站十个人都不成问题。关键灵气的输出却跟寻常御剑是一样的,扇子上还自带着防御类的阵法,飞行在空中,连丝风都吹不进来。祝遥默默的给师父点了三十二个赞。

  门派大比的演武场,设在主峰旁边。祝遥以为是像古代那种比武招亲的擂台一样,搭个简易的台子。没想到,那里飘浮着一座山。说山有些夸张,但也有整整三个足球场大小。

  只在周围筑有一圈的高台。

  而正对着场地的方向,有个特别高的高台,上面几张浮空的椅子,坐了零星的几个人,服饰各异,有五位白衣的不必说,定是丘古派各峰的峰主。旁边估计是带弟子来大比的其它门派掌门。

  玉言带着徒弟目不斜视,直接往那边最高处飞去。

  紫暮第一时间发现了,心中惊讶,立马起身相迎,“见过太师叔。”这位大神,几千年从来没有参加过门派大比,今天怎么有兴趣来了。

  “HI,老头!”祝遥从玉言背后钻出来,向他挥了挥手,五年来第一次见到熟人,有点小激动啊。

  紫暮一僵,咳了一声,顿时明白过来,“见过小师叔。”原来是为了徒弟才来观战,紫暮再仔细瞧一眼,发现五年前还未引气入体的小师叔,现在居然已经筑基,而且是大圆满!这恐怖的修练速度,果然名师出高徒。难怪当年太师叔执意要收她为徒了。

  其它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眼前一亮,纷纷起来行礼:“见过玉言尊上。”神情多少都有点激动,这可是修仙界第一人的玉言尊上,传说他上万年来从未出现在人前,今天居然见到了。

  玉言点点头,一点也不客气的走向正中的那把椅子上坐下。

  其他人见他没有交谈意思,只能摸摸鼻子,坐回原位。却默默的把椅子下降了一些,把最高的位置留给玉言。

  被抢了椅子的紫暮:“……”

  默默吩咐弟子再摆一把椅子过来。

  而祝遥则掏出扇子,飞到师父的身后,直挺挺的站着。我家师父就是这么狂霸酷炫拽,我是狂霸酷炫拽二号。

  突然她感觉背脊一凉,一道冷嗖嗖的视线投了过来。四下一看,望进一个冷面女子的眼里。

  嗯,有点眼熟。这不是当年入门时,得罪的那个药峰峰主吗?名字好像叫红绸。

  想起当初她还骂她来着,祝遥裂嘴一笑,瞬间嘲讽气息全开:“哟,小师侄。”

  女子顿时气结,狠狠剐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回过头,甩后脑勺给她看。

  唉,傲骄就不可爱了。

  这红绸到是挺记仇,都几年前的事了。现在还给她脸色看,不过谁让她是人家师叔呢,她大人大量不跟小辈计较。祝遥正打算安静的看戏。却突然听见一声哄亮的鸟啼。

  不知谁说了一声:“三位尊者来了。”

  在场的众人,纷纷回过头云。只见上方飞来两男一女三人,一人脚踩七彩鸾鸟,一人踩着一头白虎,还有一个则是站在流光异彩的玉莲之上,三人都是满身仙骨,仿佛从九天之上下凡的谪仙。特别是其中那位女修,更是美得如皎皎明月,高雅圣洁,而刚刚的鸟啼就是从她脚下那鸾鸟的口中发出。

  看这气势,必是丘古派三位化神期的尊者到了。

  祝遥还来不及震惊这仿佛好莱坞大制作一样的场面,突然一阵铺天盖地的威压,便袭了过来。她只是筑基修为哪受得住化神尊者的威压,瞬间就气血翻滚,丹田锥心般疼痛,眼看就要修为尽损。

  旁边伸来一只手,抬在了她的肩上,她瞬间压力全消。

  玉言脸色瞬间就冷了两分,一股比刚刚更加恐怖的威压,带着浓浓的杀气,瞬间就反压了回去。

  那三位瞬间就感觉到了那股恐怖的威压,由于没有准备,三人脚下一软,要不是顾及到颜面,显些就从灵兽上摔下去。只是慌乱运功抵御。这才发现前面正冷冰冰看着他们的玉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