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我家徒弟又挂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玉林峰顶

我家徒弟又挂了 尤前 2203 2015.01.18 17:56

    才一个晚上的功夫,她到底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的?玉言皱了皱眉,挥手捏了个诀,刚刚还累得不行的祝遥,只觉得一股暖流充斥全身,体内的疲惫一扫而空,就连刚刚还粗重的呼吸也平稳了下来,这就是法术,好神奇。

  看着新徒弟总算是爬了起来,玉言这才放下心,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突然有种想法,莫非……

  “你是徒步上山?”

  祝遥撇了撇嘴角,“不然咧?”。她又不会飞。

  玉言古怪的看了她一眼,“为何不用山下传送法阵?”难道是为了煅炼自己,顺便向他表明自己修仙的决心?这么一想玉言的脸色瞬间好了很多,对这个经常说傻话的徒弟也多出了些满意,看来这个徒弟虽然不很聪明,但是好在是勤快的。

  某勤快徒弟:“……”心里已经在无限掀桌了,尼妈,有传送阵法你早说啊!

  深呼吸了好几次,祝遥才忍住没有冲上去划花他的脸,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以后的靠山。

  “徒儿,见过师父。”祝遥附低身,中规中矩的行了个礼。

  “嗯!”玉言点了点头,瞬间心里充满了莫大的满足,一万多年了,他也算是有徒弟的人了。总算不辜负师父飞升前的叮嘱,玉林也将后继有人了。

  不自觉的他越看眼前的徒弟就越顺眼,恨不得冲上去抱一下,上下打量了一下徒弟的尺寸,如果对方再小只一点就好了。唉!她为什么不早点来拜师呢?玉言心绪百转了千回,只是脸上却仍是冷冰冰的没有半分表情。

  随手一挥,祝遥那件已经脏得不成样子的衣服,瞬间恢复原本的样子,就连以前她洗不掉的那些旧污渍也不见了。

  “好厉害。”祝遥惊奇的拉着干净的衣服,强效去渍霸啊,修仙原来这么好玩,“师父要教徒弟这个法术吗?”有了这个,以后都不用洗衣服了,太方便了。

  “去尘诀只是入门的法术,等你学会引气入体后,自然就会了。”玉言淡淡的道:“你刚入门,先熟悉一下环境,清晨仍是灵气最充足的时候,明日清晨我再教你引气入体。”

  祝遥点头,反正要在这里呆很久,虽然对修仙好奇,但也不急于一时嘛。

  “随我来。”玉言越过前面的徒弟,往她来的路上走去。

  这就开始熟悉环境了?祝遥打起精神,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沿途努力的记下周围的环境,以免以后迷路。

  午时的玉林峰,很是安静,只是偶尔有几声虫鸣鸟语,其它的除了树就是树了。祝遥记了半晌,就没心思去记了,她总不能记下每棵树长什么样吧?她只好乖巧的默默跟在后面。

  玉言不是多话的人,看他那张冰块脸就知道,而祝遥也没那么自来熟,所以两人一路无话。

  两个时辰后,祝遥实在是忍不住了,“师父还没到吗?”再走下去天都黑了。

  玉言回头看了她一眼,“前方马上便到了。”

  祝遥闭上嘴,又一个时辰后,就算是下山路,她也快走断腿了。偏偏前面的人,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说好的马上呢?她满心的怀疑,却也只好咬牙跟,视线不经意的瞄过周围。

  咦,那棵歪脖子树怎么有点眼熟,还有那块长得像乌龟的石头也眼熟,就连那只红屁股猴子都好像哪里见过啊。

  “到了!”

  前方的人停了下来,祝遥四下看了一下,妈蛋这不是她昨天上山的起点吗?师父带她走了一下午,又回到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看她爬得好看,想让她再爬一次吗?不带这么坑徒弟的。

  “师父……”好想哭。

  玉言看着她可怜兮兮的脸,摆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他家徒弟又在犯蠢了。淡定的选择无视,指了指右边三尽之外的草丛:“那便是传送法阵,玉林峰内轻易不可御剑,你可通过此阵法到达山顶。”

  啊,原来他带她走了一路,就是为了让她看这个法阵啊。祝遥瞅了瞅那边的青青葱葱的草丛,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啊。

  在玉言的示意下,她跟着走了过去,才站定。脚下突然一阵闪光,一个圆形的法阵亮了起来,阵内隐隐还有字符闪动。紧接着白光越来越亮,眼前的景致一换,她已经站在山顶了,好神奇的法阵。

  祝遥来了兴趣,围着那个还有些微闪光的法阵,转了好几圈,却也没看明白它的运作原理,果然修仙就是这么高大上啊。

  “此法阵可双相互通,你也可以用它传送下山。”见徒弟对阵法有兴趣,玉言主动解释。

  “真的!”祝遥有些兴奋,连忙走了进去,果然那亮光再次亮起,嗖一下她又站在山下的那个阵法旁边了。再次站在阵法上,又嗖的一下回到了山顶。祝遥来来回回的玩了好几次,不得不佩服起法术的神奇,这一比,汽车飞机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咦,等等!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仍是冷着一张脸的师父,“竟然这个阵法可以相互传送,那师父刚刚为什么带我走了一下午的山路?”。

  玉言被她盯得一愣,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微转过脸,掩饰的开口道:“早点休息,明天我再教你引气入体。”

  说完转身就进了屋,顺手关上了房门。他一定是被蠢徒弟的智商影响到了,绝对不是自己没有想到可以用阵法下山。

  祝遥一头的黑线,师父有个技能叫,专职坑徒弟吗?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茅屋,对,就是茅屋,她这个看起来狂霸酷炫吊炸天的师父,住的是一个茅屋,而且是整个山顶唯一的茅屋。四周全是一片荒野。

  那么问题来了,挖掘技术……啊呸,今天晚上她要上哪休息去?师父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呀?

  默默研究了半天地形,确定了山顶再没有其它可以住的地方,祝遥只能认命的敲响了师父的门。

  短短的三声后,房门吱呀一声,自动打开了,房内的摆设到是简单得很,除了一张床再无其它,而她的师父正坐在床上打坐。

  “何事?”

  “师父,今天我住哪?”祝遥老实问。

  玉言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徒弟还是一个凡人,不可能像其它修仙者一样的,随意挑个洞府便可修练,是他疏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