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匣中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端倪(七)

匣中曲 烛犀 2156 2019.03.15 23:34

  第二日巳时云杳才堪堪挣开眼皮,她想翻个身,浑身的骨头就像错位了一样酸疼。

  身旁早已没了赵子颐的身影,这会儿他应当是还未下朝吧。云杳重新闭上眼睛,昨日的种种浮上心头,她的脸臊起来。

  怎么就半推半就的那样了呢,但是回过头一想,又觉得这才是理所应当。一开始的时候自己不是还期待过这样的事吗?那时候还因为赵子颐不在她这儿留宿不高兴。

  是啊,她该高兴的。

  就像赵子颐说的,她们互相深爱着,过不了多久,册封的诏书就会送到这六出居吧。

  她本该高兴的……

  云杳翻个身,立马倒吸了一口气,她轻轻的唤了声霜月。

  “主子。”

  霜月早早的就起了,一直候在房外,闻言去端了热水来。

  等一切打理完毕,云杳就被霜月里三层外三层的裹成了一个球安置在软榻上。

  “霜月,我有点热……”

  云杳觉得起来之后脑子就有点不够用了,眼皮也仿佛有千金重几乎要闭上。霜月伸手往云杳额上探了一探,她的手凉凉的,贴着皮肤很是舒服。

  随即额上的手收了回去,她听到一声惊呼:“主子你发热了!”

  发热?怪不得她感觉天旋地转,身子懒怠的很。云杳迷迷瞪瞪一扫,偏偏瞧见霜月刚换下的单子,皱皱巴巴堆在竹篮里,隐约可见几处红痕。

  这下真把她臊着了,难不成是因为昨日的事她才发烧的?那就太羞耻了。

  云杳觉得被那么多衣服裹着,真真要融化了。

  “没事霜月,你先别急,帮我倒杯水吧。”她的喉咙热烘烘的,如同含着一片干枯的叶子。

  霜月有些慌乱,一边大声叫着霜花和东子,一边倒了温水喂给云杳。

  “怎么回事,主子的脸怎么这样红!”

  霜花听到动静,急匆匆跑过来,见到云杳忽的手脚慌乱,“我,我去叫姜大夫来!”然后云杳就看见她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这会儿她才觉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却笑道:叫姜恒做什么,只是发个热而已,哪个太医不能治啊。再说姜恒那厮可不一定会医……

  再醒的时候云杳还是躺在榻上,神智已经清明了许多。

  她居然昏过去了。

  外面好似又飘起了雪,早上起的时候她就觉得有点点雪花时不时的飘下来,特别的小,时而看的见时而又看不见。不过这会儿应当下的大了。

  房里烧着炭炉,脸颊暖乎乎的,被子软软的倒是舒服的很。

  有人推开了她的房门,一些雪花趁机从门的缝隙里溜了进来,云杳看见那人的靴子上也沾了些雪。

  “云姑娘你可觉得好些了?”

  云杳抬头,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她张了张嘴,“姜恒,你怎么来了?”

  姜恒笑了笑,“你别忘了我为何留在宫里,若是你生病了我却不在,怕是明日宫里便见不到姜恒了。”

  他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云杳扯了扯嘴角。

  姜恒自顾自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道:“方才你昏倒的时候陛下来过,他似乎有别的事,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嗯。”

  姜恒道:“你不开心吗?”

  云杳笑道:“我自然是开心的。”

  她一生病赵子颐就来看她了,近日他要处理的事很多,相比抽出一点时间不容易。过了年节就要开始筹备春祭了,在奉国祭祀是一等一的大事,为黎民祈福,保国家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

  在加上蛮子心有犯意,祭祀能安民心。

  所以她也没想过赵子颐会来,定是霜花跑去通报赵子颐了。左右不过是个小病,实在不用大惊小怪。

  许久,他听见姜恒道:“我犹豫了很久,有件很重要的事不知道该怎么做。若是一个秘密,不说出来,什么事都不会有,若是说了,那么我在乎的人可能会很痛苦,我该告诉她吗?”

  云杳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问了自己一个这样的问题,她连姜恒说的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给他出主意呢。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秘密,不过若是隐瞒的话不是皆大欢喜吗?那又何必平添麻烦。”

  就像她心中的疑惑,她很想弄清楚,可是直觉告诉她越接近答案,她可能会越痛苦。她是个极其胆小怕事的,若是没有赵子颐的宠爱,她应当一天都呆不下去。

  多好玩,她已经成了一个依仗皇恩过活的女人。

  姜恒说了许多云杳听不懂的话,他好似一下子变成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把自己当成一个能倾诉的人。

  不过从头到尾云杳只是默默的听着,大概猜到他说的应当是他那个失踪的主子吧。因为只有提到那个和自己有些相似的女子,才会露出一种不同寻常的神情,那样崇敬的目光,云杳有些嫉妒了。

  她多希望有人能这样坚守着自己。

  可是没有人。霜月霜花吗?她们只是奉命行事,她不敢说自己待她们有多好,也不知她们会如何看待自己。陛下吗?早些时候她还能有那个自信,但是昨日宫宴之后,她心里就没那么确定了。

  晚些时候赵子颐又来了一趟,嘱咐她好生休息。

  他冰凉的手拂过云杳的脸,她往被窝里缩了缩。赵子颐很快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赵子颐总是匆匆的来,不到一刻钟又匆匆的走了,剩下满屋的荒凉。

  云杳从来不会埋怨,她只是笑笑。

  赵子颐让她等,他说:“阿俞,再不久,用不了多久我就封你为夫人,然后是皇后,我的皇后,只能是你。”

  云杳不懂她要等些什么,等到什么时候,但是对着赵子颐,她总是淡淡的道:“好。”

  云杳的病好的很快,但是身子骨却一下子垮下来了。太医院又重新惶恐起来,拉着姜恒探讨。赵子颐也不来了,常英倒是来过好几次,听他说赵子颐整夜整夜的睡不好觉,边关起了打仗的苗头,春祭也越来越近。

  这就是身为帝王的职责,哪怕国情再严峻,也要让百姓放心。

  她听说橘皮能镇静安眠,特意剥了些橘皮封在锦袋里让常英给带去勤政殿。她的六出居本就安静,这下就更加清净了。云杳倒是乐得自在,她相信赵子颐,赵子颐让她等,她等着便是。

  她还有霜月霜花东子福宝儿,也不会很难过。

  稀奇的是,从宫宴之后,赵灵均却时常来六出居。说是来宫里转转,顺便给云杳带点好玩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