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金光之为你而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三章 再遇缺舟 修行之惑

金光之为你而来 玄虚非真 3710 2021.07.30 23:43

  乍闻陌生的声音,明渊凰惊诧睁眼,悟道修行中断。禅心一瞬起波澜,明镜竟而染尘埃,杂念纷扰,清净不再。

  “谁,竟能强行侵入吾的脑识?”明渊凰疑惑地捂着头顶,“这般能为,就连与我心意相通的大智慧也做不到。”

  明渊凰放下手,惊见刺目鲜红,再一眨眼,满手血腥消失,依旧是洁白无瑕,一尘不染。

  明渊凰若无其事地放下手:“心魔幻象,皆是虚妄。”

  突然,一阵清越的笛声传入,缥缈空灵,安定心神,远似千山之隔,近在咫尺耳畔。

  自从上次大智慧以钟声点拨之后,她就对这考验修行的笛声再无探究。如今第二次听,内心仍有迷惘,却是更加坚定,愈感前方一片光明坦途。

  心眼清明,迷障自破,万般修行,唯有坚定。

  明渊凰扬手吸来一片竹叶,对折放在唇边应和起来,熟稔的仿佛听过上千次。

  “你动摇不了她。”坐在光明殿的大智慧睁开眼,“十次的失败已经证明,她的信念如我一般坚定。她选择了地门,我们选择了她,她将与我们同登彼岸,共证大道。”

  “真正失败了吗?”缺舟停下吹奏白玉笛,“从第二次开始,她就能听而不闻,但这次,不是。”

  “那是阻碍顿悟的因素,”大智慧忆起血戮、同心石、佛珠与翡翠梳,“并不能证明我是错误。”

  缺舟无可奈何地说道:“这是不可抗拒的因素,我们取不出那块碎片。”

  “那是变数。”大智慧重复明渊凰的话,“更是心魔。”

  缺舟的话里另有所指:“通不过魔考,如何得证大道?”

  “颠倒梦想。”

  “锦烟霞已经恢复记忆。”缺舟毫不避讳地知会道,“你所言的变数或是关键,我会与他一晤。”

  笛声不知为何停止,明渊凰放下竹叶,从身上取出翡翠梳,散开一丝不乱的发髻,有条不紊地梳理长发。

  “她太依赖那把梳子了。”大智慧回忆着天门之战,“还有,钵昙摩。”

  “谛听须弥藏。”

  “不是地藏师一脉。”大智慧的意识穿透空间,感应尚同会内的燕驼龙,“是俏如来。”

  缺舟回忆那颗同心石:“我们有约定,你不能再拿走她的东西。同心石,我已经还给俏如来了。”

  “如果,她是自愿放下,”大智慧的话似乎意有所指,“如果,我能掌控变数……”

  “你不干扰,我不介入。”缺舟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让谜题选择,谜题的答案。”

  明渊凰闭目梳头静心,倏尔远方笛声又起,而且不比之前,这次的声源更能确定,少了虚无缥缈的感觉,就像不再被无形的力量阻挡,清晰的让她一听就能分辨位置。

  “嗯……”明渊凰从石头上站起,握着翡翠梳寻声而往,“缘不可拒。”

  远离尘嚣的悬崖,一间小屋,遍地繁花,世外桃源的景象。崖边,一人白衣背剑,凭笛而奏,超逸出尘。身后紫藤树下,石桌石椅,桌上备有热茶,似在等待访客。

  明渊凰望着那道脱俗身影,下意识想起罗碧之前的话:“(进入战场的白色身影……)”

  笛声渐歇,缺舟握着白玉笛转身,对上一双探究的眼眸:“姑娘,你一直盯着我看,看出什么端倪了?”

  “我不是看你,”明渊凰看着他的白玉笛,“我是看此笛。”

  缺舟举起手中的白玉笛:“此笛之名——天人。”

  明渊凰将目光投向缺舟:“看来吾的眼光不差。”

  缺舟眨了眨眼睛,说道:“无水汪洋人烟罕至,姑娘怎会来到这呢?”

  “缘分指引,”明渊凰又将目光转向天人笛,“随缘而来。”

  缺舟将天人笛递向明渊凰:“要一试吗?”

  明渊凰看了看梳子与佛珠,又看了看他递来的天人笛:“我只有两只手。”

  缺舟看向紫藤树下的石桌:“你可以选择放下。”

  “放下……”明渊凰顿时变得犹豫,紧紧握住梳子与佛珠,额上竟冒出一层薄汗,“我……”

  缺舟语气温和地安抚道:“姑娘不必紧张,如果你相信缺舟,也可以与我交换。”

  明渊凰咀嚼着这个名字:“缺舟……”

  “缺舟一帆渡。”

  “嗯……无水汪洋,缺舟一帆,执于渡航。”明渊凰递出佛珠与梳子,与缺舟交换他的天人笛,“苦海迷航,孤舟引渡,同登彼岸。”

  “敢问大师法号?”

  “求道修行,大师,愧不敢当。”明渊凰走至悬崖边,对着万重云海举笛,“在下明渊凰,舍一字,法号明渊。”

  缺舟握着梳子与佛珠,走向紫藤树下的石桌:“舍己明渊,好法号。”

  清亮悦耳的笛声响起,缺舟坐下倒了一杯茶,听着与他无别的笛声,回忆起那九次的失败。

  缺舟品着茶自言自语:“失败再多次又何妨,只要有一次成功,便够了。”

  “(不是天人笛的功效,)”明渊凰一边吹奏一边判断,“(是缺舟,想要以笛声引谁前来。是因为来的人刚好是我,还是说他等的人就是我?)”

  缺舟握着茶杯看向明渊凰:“你走神了。”

  明渊凰放下唇边的天人笛:“笛声没乱,你是怎样听出来的?”

  “你的心乱了。”缺舟为明渊凰倒了一杯茶,“过来喝茶吧。”

  明渊凰将天人笛放在桌上:“心乱了,需要梳理。”

  缺舟看着她拿起梳子梳发:“这是你的禅法。”

  “烦恼,不梳不净。”明渊凰向缺舟解释道,“梳发,亦是梳心。”

  缺舟指着桌上的琉璃佛珠:“那这串念珠……”

  “持戒修行,约束己身。”明渊凰回忆起天门的对战,“吾佛慈悲,不忍杀戮。”

  “很特别的颜色,有如钵昙摩华。”

  “不是钵昙摩……”明渊凰蹙眉斟酌起来,脑中蓦然出现一株树,“是血色琉璃树。”

  说完,明渊凰露出满脸讶异,她不知为何会脱口而出,更不知为何会想到一株从没见过的树。

  “血红色的琉璃树……”缺舟举杯放在嘴边欲喝,“真是奇特。”

  明渊凰没有说话,加快了梳发的速度,想要排除琉璃树的干扰。然而,越是梳理心绪,琉璃树的形象变得愈加清晰,甚至还能听到风吹琉璃的轻响。

  明渊凰中止梳头的动作,双眼不敢置信地睁大,眼内映出一道孤寂背影,他正仔细擦拭着手中的铜镜,身侧还放着一盒黑棋。

  『该你,落子了。』

  “这是……”明渊凰的手不住颤抖,伴随裂颅一样的疼痛,眼前出现一道道身影,“什么……”

  离开金雷村的路上,俏如来惊讶地停下脚步,赤羽与神田京一也不由停步,疑惑地看着不再前进的俏如来。

  “俏如来,你怎样了?”

  “颠倒梦想……”俏如来化出泛起红光的颠倒梦想,剑身散逸的波动竟是直冲俏如来,“还有……”

  明渊凰极力看向那面铜镜:“该我……”

  就在镜面即将照出面容之际,手中翡翠梳突然被人抽走,意识里乍现大智慧的声音:“渊凰。”

  啪——

  一滴汗珠滴落,闪现的记忆倏尔中断,缺舟的声音自背后传来:“需要换手吗?”

  “我……”明渊凰忐忑不安四处张望,涌现的记忆像潮水退去,错乱的感觉却是挥之不去。

  “喝茶吧。”缺舟将一杯热茶放在她面前,缓缓地为她梳理纷飞的心念。

  明渊凰捧着茶杯没有说话,嗅着清新茶香喝了一口茶,错杂的滋味在舌头上化开。

  “如何?”

  明渊凰不动声色地再品一口,千般滋味化作白水一样无味:“是茶。”

  “哈。”缺舟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轻笑。

  “笑什么?”

  缺舟的语气透出一丝无奈:“只是想到一个人,她讲我的茶是水。这是茶,不是水,喝的人心境不同,滋味不同。纵然无味,也不失为一种滋味。”

  明渊凰淡然自若地喝着茶,丝毫不在意茶有香没味:“他不懂茶,或者无心喝茶。”

  “是啊,她更喜欢饮酒,饮酒一醉解千愁,茶却越喝越清醒。”感觉明渊凰浑身一震,缺舟故作不解地问道,“怎样了?”

  “有一点感触,在吾戒酒之前,可能会赞同他的话。”

  缺舟诧异地眨了眨眼睛:“持戒修行,能喝酒吗?”

  “喝酒、喝水如何分别?”明渊凰一本正经地胡扯,“只要喝不醉,喝的就不是酒,而是有酒味的水。”

  “既然无分别,为何要戒?”缺舟不解地提出质疑,“你一戒喝,分别自然成。起了分别心,终究水是水,酒是酒。”

  明渊凰品了一口杯中茶:“是啊,水是水,茶是茶啊。”

  “我开始认同她的话了。”缺舟梳发的动作一顿,语气中带着些许感慨,“茶的本质,仍是水。你的头冠呢?”

  “在这。”明渊凰取出发冠正要放下,突然迟疑不决地撤手紧握。

  “刚梳好的心念,又乱了。”缺舟意味深长地试探道,“握得这么紧,这对你有特殊的意义吗?”

  “没。”明渊凰将莫名的排斥压下,暗自念诵一声佛号静心,“有劳先生了。”

  这种奇怪的感觉来得诡异,就跟侵入脑识的声音一般,令她产生一种强烈的不安。

  心魔业障的考验接二连三,明渊凰不禁怀疑,她的修行之路是否遇到瓶颈,需要等待契机突破。

  “(不论何故,万般修行,唯有坚定。)”明渊凰闭目默念起心经,动摇的禅心随着经文平静,逐渐恢复一贯的波澜不惊。

  缺舟为她束好发髻,端详起这把翡翠梳:“质翠冰透,静心安神,很珍贵的翡翠梳,难怪你不愿放下。”

  “不是因为珍贵,而是因为……”明渊凰的话停在嘴边,“珍贵”二字差点不假思索地说出口。

  她顿时明白了缺舟的意思,他所指不是梳子本身的价值,而是这把梳子对她的意义,但她却想不明白是何意义。

  如果仅仅用以梳心,为何她放不下此梳,提不起其他的梳子?她的执着从何而来?她的修行因何停滞?她的执迷不悟为何?

  缺舟的双眼似能看穿她的困惑:“因为什么?”

  明渊凰认真思索了片刻,说道:“我不知道,这是一个值得追寻的谜题,也是我必须面对的谜题。”

  “是谜题。”缺舟闭上眼睛说道,“但我相信,你会找到答案。”

  “我也相信。”明渊凰看着缺舟请求道,“在我找到答案之前,可否拜托先生一事?”

  缺舟睁开双眼看着明渊凰:“何事?”

  明渊凰从石凳上站起行礼:“请先生替我保管这两件东西。”

  “嗯……”缺舟意外地看着明渊凰,“你放下了?”

  “它们,本就不在我手上。”明渊凰一眼扫过佛珠与梳子,“缺舟先生,我只放下了天人笛啊。”

  “哈。”缺舟看了一眼天人笛,起身与明渊凰作别,“明姑娘,今日一会,相谈甚欢,以后若有闲暇,可以常来无水汪洋作客。”

  “渊凰会常来叨扰。”明渊凰向缺舟微微颔首,“缺舟先生,请了。”

  “请。”

  颠倒梦想的异状消失,血戮的骚动一并消失,旧的谜团还未解开,新的谜题接踵而来,事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

  “颠倒梦想有所反应。”赤羽上下打量着俏如来,“俏如来,你可有不适?”

  “俏如来并无不适。”俏如来摇了摇头,“受到影响的只有血戮。”

  “可否借吾一观?”赤羽接过血戮与颠倒梦想观视,“一路走来,不见异动,不是颠倒梦想影响血戮,便是血戮影响颠倒梦想,但是现在接触又无反应。”

  “那就与血戮、颠倒梦想无关……”俏如来思忖了片刻,“难道是凰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赤羽将两口剑还给俏如来:“血戮是夜皇的肉身,通过血戮影响颠倒梦想,也不是没可能。问题是,颠倒梦想之后的反应是怎样一回事。”

  俏如来将两口剑化光收起:“这个问题,可能要在请教过废苍生、锻神锋两位前辈后,才能得到答案。”

  “先回尚同会吧。”

  俏如来疑惑地询问赤羽道:“赤羽先生不是要回东瀛了?”

  “还有陪你走这一趟的时间。”赤羽执扇指着俏如来说道,“集思广益,对你会有帮助。”

  “多谢先生。”

举报

作者感言

玄虚非真

玄虚非真

佛劫真写着写着难产,剧情难改,对话难写,真想直接快进到互砍。

2021-07-30 23: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