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金光之为你而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二章 筹划布阵 记忆恢复

金光之为你而来 玄虚非真 4720 2021.07.28 22:07

  做下了布下灭却之阵的决定,俏如来将关注达摩金光塔的事情交给燕驼龙,想要自己带着血戮走一趟黑水城。

  赤羽指着锦烟霞询问道:“那锦烟霞……”

  不等俏如来开口,锦烟霞先一步说道:“我想回到金雷村。”

  俏如来回头看了看赤羽:“这……”

  “我想见常欣,还有一步禅空。”锦烟霞抚上自己的心口,“也许,他就在金雷村,等我。”

  除了玄狐,众人皆是心头一震,不忍地低下头,尽量不去看锦烟霞的眼神。

  “嗯……”玄狐的目光扫视众人,最终落在俏如来脸上,“俏如来,你跟我出来。”

  俏如来跟着玄狐离开:“玄狐,怎样了?”

  玄狐回头望着锦烟霞:“为什么不告知她?就算痛苦,也是很重要的回忆,她不希望遗忘这一切。”

  “没必要让她经历相同的痛苦。”俏如来看着玄狐回答道,“我想用最温和的方法让她恢复。”

  玄狐迷茫地扶着额头:“如果想起就会痛苦,她还是会经历痛苦。我不明白,我只知道,她想见一步禅空,你们瞒她她很苦。”

  “啊……”俏如来无奈地叹息一声,“你带她回金雷村吧,只是……先别让她见到菩提尊,我担心她承受不住刺激。”

  “嗯……我了解了。”玄狐犹豫了片刻,看着俏如来说道,“血戮……在你身上吗?”

  俏如来化出血戮递出,玄狐震惊地接过断剑:“怎会……”

  “因为……戢武道终式,无关杀戮的守护之剑,是以愿力形成的守护。”俏如来压住心口的同心髻,“为了守护,无悔杀戮,我一直以为这是答案,原来……这才是她的答案。”

  “守护……这是她的希望。”玄狐将血戮还给俏如来,抬手覆住水晶狐狸说道,“我会守护金雷村,等她回来找我。”

  “玄狐……”俏如来眼神复杂,内心斟酌了一阵,还是放弃告知玄狐,关于明渊凰的坏消息。

  既有决定,两人回到屋内。俏如来将颠倒梦想交给锦烟霞,让玄狐与飞渊带她前往金雷村,自己则和雪山银燕回到黑水城,留下赤羽与神田京一等候消息。

  回到黑水城,俏如来与雪山银燕直奔破窑,向废苍生提出打造增灵器的请求。

  “三天后来取增灵器。”说完,废苍生不再搭理两人。

  “废苍生前辈,”俏如来取出血戮询问道,“你有办法修复血戮吗?”

  废苍生看都没看他一眼:“这个问题,我给过你答案。”

  “那王骨灵能……”

  “部分缺失,王骨灵能受损严重。”废苍生头也不回地说道,“不过有增灵器与两项王骨,再加上梁皇无忌,开一个灭却之阵足够了。”

  “俏如来这就去找梁皇前辈。”俏如来对雪山银燕说道,“银燕,我们离开吧。”

  废苍生停下锤打的动作:“俏如来,血戮是永夜皇的肉身,你身上还有她的愿力。先不说止戈戢武的感应,光是这两项,她就不可能放弃。即便你不去找她,她也会被你吸引。”

  俏如来向废苍生鞠躬道:“多谢前辈。”

  来到黑水城一处僻静之地,两人找到了隐居潜修的梁皇无忌。在说明请求后,梁皇无忌当即答应协助布阵。

  “如有需要,尽管找我。”

  俏如来二人向内行礼道:“多谢梁皇前辈。”

  离开了梁皇无忌的住所,俏如来看着雪山银燕道:“银燕,你随我回到黑水城,想见霜姑娘也是原因之一吧?”

  雪山银燕诚实地回答道:“虽然大嫂有送纸人给我们,但是我还是想好好陪她。过去,我自私,总是想着你们,想着剑无极,但是我从没好好照顾过霜的感受。现在,我不想再错过她,我想好好疼惜她,回报她的付出。”

  “嗯,霜姑娘是一个好姑娘,你要珍惜。”俏如来转过身垂下眼眸,“(别像大哥,等到失去时……)”

  雪山银燕伸手搭在他的肩上:“大哥不用为我担心,我的事是私事,而大哥你……”

  俏如来回头看着雪山银燕道:“大哥能可解决。”

  “你总是这样讲。我相信大哥有解决的智慧,但是……”雪山银燕走至俏如来面前,“大哥,你沉默的时候越来越多了。自从大嫂失踪之后,总不见你轻易露出情绪,但我知晓,你比谁都压抑、痛苦。我知道,你让玄狐打你,是借这个机会宣泄情绪,但看到你这个模样,实在让我心痛。”

  俏如来愧疚地说道:“对不住银燕,大哥让你担心了。”

  “讲什么对不住,我们是兄弟啊。”雪山银燕按着俏如来的双肩,“大哥,我会永远支持你!”

  “嗯,银燕,你的关心,大哥真正感受到了。”俏如来看着雪山银燕道,“你就留在黑水城,如果增灵器完成,即刻来到尚同会告知我。”

  雪山银燕点了点头:“我会一直留在黑水城,等待前辈完成增灵器。只要锦烟霞姑娘恢复记忆,我们就能知晓大嫂的下落。大哥,我相信你一定能唤醒她!”

  “大哥也相信。”

  “对了,大哥。”雪山银燕从身上取出一只纸人,“这就是我说的纸人,一共有两只,我跟霜一人一只。若有消息,我就用这通知你。如果锦烟霞提前恢复,你也用这通知我。只要灌输真气……”

  达摩金光塔外围,燕驼龙叫上他许久没出场的小弟脚仔王,一起观察达摩金光塔的情况。突然一阵钟声传来,燕驼龙与脚仔王停下交谈,侧耳倾听。

  同时,远在金雷村的颠倒梦想如受感应,被封印的魔考之剑发出绿光,不断影响着躺在床上的锦烟霞。锦烟霞惊醒坐起,眼前一阵浓雾弥漫,白茫茫的雾气之中,出现的竟是最熟悉的身影。

  “哈?是你……一步禅空!”

  屋外,清伯扶着乱跑的封婶回返,遇上闻声而出的常欣。没讲几句话,锦烟霞抱着颠倒梦想而来,言行诡异,一路前往祭台。

  “锦烟霞,你等一下……”常欣想要追上锦烟霞,惊见一步禅空的幻象,“啊!”

  清伯疑惑地看着常欣:“唉哟,巫女啊,你是怎样了?”

  常欣惊疑不定地踌躇:“是……”

  “是什么啊?”

  疯癫的封婶大声叫道:“佛祖,是佛祖!”

  常欣紧追锦烟霞而去,幻幽冰剑与飞渊赶来,询问了情况之后,也急忙前往祭台。

  “嗯?”巡逻守夜的玄狐看到锦烟霞,先是疑惑,注意到她要前往祭台之后,闪身挡在锦烟霞的面前,“这么晚了,你不该在这,别让常欣担心。”

  “一步禅空,等我。”说完,锦烟霞绕开一脸惊讶的玄狐,就要进入祭台前往龙涎口。

  “锦烟霞,等一下!”

  常欣赶到叫住锦烟霞,拦着她不让她进入。确认众人有事隐瞒她,锦烟霞变得异常警惕,快速穿过几人的包夹,疾奔进入祭台之下。

  “玄狐,快,快阻止她啊!”

  “但是她……”玄狐犹豫了片刻,也跟着进入祭台,正好看到被四人围攻的锦烟霞。

  他没上前支援,也没加入阻挠,看着锦烟霞甩开四人,急切地进入龙涎口,四处找寻一步禅空,直到看见那座金身。

  记忆刺激,锦烟霞撕心吼叫,长发爆冲。一眼百年,前尘席卷,被沉埋的种种,尽在当下的这一刻爆发,如浪如涛,摧心裂魄。

  看着锦烟霞跪地痛哭,四人不知如何是好,飞渊想要上前打晕她,却是遭到玄狐阻止。

  飞渊不解地看着玄狐:“玄狐,你做什么?”

  “这样做毫无意义。”玄狐看着锦烟霞说道,“她已经想起来了,倒不如给她时间调适。”

  “不帮忙就算了,讲什么风凉话!”梦虬孙看着锦烟霞道,“直接强行带走!”

  剑无极小心翼翼地靠近:“锦烟霞,你没事吧?”

  “别……别过来……”锦烟霞勉强制止剑无极,“只差一点,只差一点点……我要记起全部。”

  “但是你……”

  “我……承受得住,我……我怎会……怎会……啊……”锦烟霞在痛苦哀嚎中,想起两人最后的回忆,“怎会……忘却。”

  锦烟霞的泪水滴在颠倒梦想之上,颠倒梦想发出了柔和的白光,一步禅空的声音响在耳畔。

  “烟霞……”

  “一步……”锦烟霞颤抖着抬起头,“禅空……”

  “抱歉。”

  锦烟霞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真正是……你吗?”

  一步禅空指了指颠倒梦想,锦烟霞顿时明白了一切。梵海惊鸿有跟她说过,颠倒梦想是魔考之剑,修佛者遇上此剑,将陷心魔业障的考验,通过者得证大道。

  就在锦烟霞失望之际,一步禅空语出惊人:“你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我要你……爱上我。』

  『那贫僧就赌施主,最后一定会领悟佛法。』

  锦烟霞一震,先指了指自己,再指着一步禅空说道:“记得,我一直……都记得。”

  “记得一切,这对你……”一步禅空闭上眼睛说道,“太残忍。”

  “我知晓你的用意,多谢你……”锦烟霞伸手欲触一步禅空,“多谢你。”

  “此后,保重。”

  锦烟霞将碰到一步禅空之时,幻影消失,梦想颠倒。

  锦烟霞的手僵在半空,捂着心口慢慢坐下,遥望着远处的金身:“我会……”

  常欣焦急地等在外面,看着锦烟霞背剑走出,连忙迎上前关心道:“锦烟霞,你……没事了吧?来去休息了,好吗?”

  “常欣,我……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常欣看了一眼众人,询问道:“你真正都……想起来了?”

  “嗯。”

  常欣难过地低下头:“抱歉,我们会阻挡你,是因为……”

  “我知晓,让你们担心了。”

  常欣叹了一口气,忍着悲伤安慰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都是痛苦的回忆,但是……”锦烟霞冲过去抱住常欣,靠在她的肩上泪流不止,“能全部想起,真正……太好了。”

  “嗯。”常欣哽咽着抚摸锦烟霞的后背,“没事了,都没事了。”

  尚同会大殿,燕驼龙独自回返,面对俏如来等人的疑问,他表现得就像失忆一般,连小弟脚仔王的失踪也不甚在意。

  “俏如来!”

  正当众人惊异之时,剑无极赶到尚同会:“俏如来啊,我来告知你,锦烟霞恢复了。”

  闻言,俏如来留下茫然的燕驼龙,与赤羽三人急忙赶往金雷村,询问锦烟霞关于天门之事。

  虽然挂心明渊凰的下落,然而分别的日子在即,犹豫再三,神田京一追着剑无极离开,留下三人在屋内详谈。神田京一离开之后,常欣悄悄来到,站在屋外偷听对谈。

  “锦烟霞姑娘,天门内中到底发生何事?摩诃尊他……”

  锦烟霞沉默了良久,说道:“梵海惊鸿、法涛无赦已经牺牲了。”

  “哈?”俏如来震惊地握紧佛珠,“什么!”

  “进攻天门的人,是来自地门,他们有一种邪术,可以洗去人的记忆。那一日……”锦烟霞将金刚尊石封、摩诃尊拼死的事情全数讲出,“天门,就这样沦陷了。”

  锦烟霞将梵海惊鸿的托付交予俏如来,让他尝试着解开颠倒梦想。梵海惊鸿与俏如来接触不多,对他的了解只有血纹魔瘟以及武学。

  赤羽看着俏如来说道:“血纹魔瘟虽然独特,但非是摩诃尊的专精。如果是俏如来所使用的佛门武学,摩诃尊更容易了解。”

  有了推测,俏如来运起佛门元功,颠倒梦想如受感应,瞬间封印解开,化作经文四散。

  “哈?这是……”俏如来听着忽响的法音,“是心经!”

  “这就是摩诃尊所留下的讯息。”

  法音消散,金色梵文汇聚一方,合成一个卷轴,被俏如来接在手上:“这是……”

  “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告知你。”见俏如来将卷轴收起,锦烟霞闭上眼睛说道,“在我说出这件事情之前,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俏如来听她语气有异,内心已经有所猜测:“姑娘请说,俏如来承受得住。”

  “如你们所想,伤我的人,就是……”锦烟霞犹豫了片刻,“她不是永夜皇,或者我该称呼她在地门的身份——光明守护!”

  “光明……”赤羽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守护!”

  “我不知该怎样跟你解释,她……”锦烟霞只感觉背后一阵寒意,“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人了。你能想象吗,一个魔比佛更像佛,除了那串血色佛珠,她的身上只剩下‘光明’两字。”

  “哈?”俏如来与赤羽一脸惊愕,根本想不出那样的画面。

  “而且……她的情况比我更严重,”锦烟霞于心不忍地说道,“至少我还记得一步禅空,但是她……忘了你。”

  “她……忘了我……”俏如来踉跄后退,颤抖着捂住心口,一时剧痛难忍,“啊……她怎能……忘了我……你能怨我,也能恨我,就是不能……忘记我。”

  他知道,她是自愿加入地门,自愿接受地门洗脑,因为没人能强迫她。

  没人能让永夜皇输,除非她不想赢。俏如来从没打败过永夜皇,他只是让永夜皇心甘情愿,输给自己而已。

  “俏如来……”

  “俏如来没事。”俏如来化出血戮贴在心口,“她只是忘却,只是……忘却而已。”

  锦烟霞看着他抱在怀里的断剑,心知他们两人可能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并没有多问,而是安慰俏如来道:“即便失忆,她还持有你的佛珠,有些感情刻骨铭心,不是洗脑就能消除。如果你不想她忘了你,那就唤醒她,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俏如来一定会唤醒她。”俏如来握紧血戮剑身,锋利的剑刃割开掌心,“同心石内,最后的问题,她还没给我一个答案。”

  其实,俏如来知晓,那日她伸出的手,就是答案,只是……

  “我想听你亲口说……”

  地门的一处竹林,明渊凰正坐在石上禅定,脑中倏然出现一声呢喃。

  “你愿意陪我永生永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