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金光之为你而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以武证道 玄狐到来

金光之为你而来 玄虚非真 4090 2021.07.27 18:22

  一黑一白的身影对立,千雪孤鸣目不转睛,围观这一场证道之战。

  微风习习,竹叶簌簌,就在风息叶落的一瞬间,明渊凰挥指挑起剑气,一路引动地面爆炸,袭向战意高昂的罗碧。

  “来得好!”罗碧抬掌挡下剑气,飞身一拳击向明渊凰,“呀——”

  明渊凰以掌包住罗碧之拳,顺形拨势挡开迅猛的攻势,另一手轰然对掌,掀起惊天气流。巨力交催,景物皆摧,地面裂开沟壑,震散满地的竹叶。

  千雪孤鸣凝气挡下余劲,看着放在身边的三个酒坛:“你们小心我的酒啊!”

  话音甫落,罗碧合掌攒劲击地,金蓝真气掀起土层,挟势向明渊凰冲去。劲力扩散,波及千雪孤鸣。

  千雪孤鸣连忙抽刀,为三坛酒挡下攻势:“哇靠,罗碧你是故意的!”

  明渊凰抵挡气劲,借力飘然后撤,穿越乱舞的竹叶。剑意所及,气纹覆盖,身侧千叶如刃,齐齐对准罗碧,停滞在半空之中。

  “哈啊——”罗碧双臂在身前画圆,旋动的气流卷起竹叶,被飞瀑真气包裹游动,“喝——”

  随着一声重喝,凭空掀起千尺水瀑,卷带竹叶,冲向飞来的无数剑气。

  真气化消,罗碧蹬地飞驰冲上,掌中真气汇聚成球。明渊凰伸手吸来断竹,不及除去竹枝,以竹为剑,挥竹抵挡罗碧的攻势。

  一声惊爆,枝叶炸裂,明渊凰手中只余竹秆,泛起一层金色的微光。罗碧化掌为刃,想要断去竹剑,然而竹剑坚硬,竟与掌刃碰撞出灿烂火星。

  明渊凰一剑斜刺,手腕却被罗碧制住。手刀一劈,竹剑落下,明渊凰换手接住,迅速一剑上削,同时挣脱控制。

  罗碧后退闪避,劲风划开外衫,掌中气劲积攒,一拳轰向明渊凰。明渊凰以掌抵挡,旋劲推手卸力,偏移气劲的轨迹,拨开罗碧的攻击。

  竹剑刺出,罗碧掌心运气挡住:“四两拨千斤,但吾的力,岂止万钧!喝——”

  催力一按,竹秆难承其力,从中裂开,化作数片散落。明渊凰叠腕防御,借力拉开距离,一扬手,地面射起竹叶,被罗碧一一挥开。

  “别用这种招式应付我!飞瀑——”罗碧聚敛水阴真气,双掌汇一,碧蓝的气涛如洪难挡,“怒潮!喝——”

  “大千光明。”明渊凰双手两侧舒展,圣光佛气护体,消弭攻势于无形。

  “菩提明镜。”双手轮转聚元结印,明渊凰掌推佛招反攻,圣气璨然,梵文成海。

  “暴雷狂涛!”罗碧亦是饱提内元,雷瀑之劲凝聚手心,雷光狂暴,飞瀑掀涛。

  双式对拼,气劲爆冲,两人倒是无碍,只苦了一旁的千雪孤鸣,为护酒坛不碎,刀气舞得密不透风。

  千雪孤鸣出言阻止道:“好了好了,我看再打下去,谁都没得喝!”

  “难为千雪阿叔了。”明渊凰收势立掌行了一礼,“叔父,今日先到此为止,下次再切磋交流。”

  罗碧接过千雪孤鸣扔来的酒,借力拨势将其传给明渊凰:“感觉如何?”

  “身是菩提,心如明镜。”明渊凰拔出酒坛塞喝酒,“这样的生活果真和平喜乐。”

  “是啊。”千雪孤鸣走上前,三人一同碰杯对饮,“这种生活才是真正的快活啊。”

  “哈。”

  “笑什么?”千雪孤鸣看着罗碧说道,“罗碧啊,现在大智慧已经开始着手进行计划,没战场给你发挥了。你欠我的一场战,该不会下辈子才还我吧?”

  罗碧放下酒坛回答道:“如果等不及,我们打一场。”

  “啊?”千雪孤鸣讶异地看着他,“你刚刚才打完,为什么又要打?”

  “不够尽兴。”

  “怪我阻止你就对了。”千雪孤鸣指着罗碧说道,“好战份子!”

  对于他的评价,罗碧不置可否:“如果你等得及,无论过几辈子,罗碧该还的一定会还你。”

  听着兄弟两个把酒言欢,明渊凰默不作声地饮酒,偶尔在他们关心时敷衍两句。

  罗碧突然放下在喝的酒:“嗯?”

  明渊凰疑惑地看向罗碧:“叔父,怎样了?”

  “我竟没向大智慧说这件事。”

  千雪孤鸣不解地询问道:“什么事情让你挂心?”

  罗碧转身看着千雪孤鸣:“在千雪护银娥离开战场之后,有一道白色身影进入战场。”

  “白色身影?”明渊凰脑中快速闪过一道白影,“嗯~白色身影……”

  光明殿内,坐在石鼓上禅思的大智慧有感睁眼:“还记得啊。”

  清亮悠扬的笛声传入,正是来自无水汪洋崖边,缺舟一帆渡的笛声。

  “别做过头了。”

  缺舟放下白玉笛回答道:“太过轻易,难证大道,捷径,不是真理归途。修行啊,真是一门深奥的学问,脚踏实地,不失为好方法。”

  喝完酒后,罗碧与千雪孤鸣准备离开,对着明渊凰道:“渊凰,我跟千雪要回去了。你是留下,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去?”

  “我想再待一阵。”

  罗碧不放心地叮嘱道:“别在外多逗留,尽早回家。”

  明渊凰向两人行礼道:“是。叔父,千雪阿叔,请。”

  千雪孤鸣的声音渐渐飘远:“罗碧啊,我看你是太紧张了,别说地门与世无争,就算真正有恶徒入侵,说不定还不够她打。”

  “在地门,她是光明守护,但对父亲而言,永远是名孩子。”

  “你又不是她的父亲。”

  “是你讲,侄女跟女儿没差别。”

  “啊?我有这样讲吗,我怎不记得……”

  “就是那一天……嗯……”

  两人的声音彻底消失不见,明渊凰盘腿坐在石头上,捏住一片风中的竹叶,放在唇边吹奏起来:“(父亲吗……父母早逝,我由叔父抚养长大,我们情同父女。除此之外,再无亲人,但是为何……我有种感觉,尚有血亲在世……)”

  竹林风止,明渊凰放飞竹叶,取出一把翡翠梳,梳理被风吹乱的鬓发。转身收起梳子的瞬间,明渊凰隐隐听到笛声,婉转缥缈,令她不由得心神一静。

  “笛声?”

  就在明渊凰寻声之际,悠远的笛声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声钟响。

  当——

  听到钟声,明渊凰停下脚步,思索了片刻,转身离开这处竹林,就像从未被笛声干扰一样。

  尚同会大殿,俏如来等人正在等待神田京一与燕驼龙回返,突然——

  “盟主,不好了!”一个尚同会侠士慌慌张张跑入,“外面……外面有……”

  俏如来不解地追问道:“有什么?”

  侠士的话还未出口,便露出像是见了鬼的神情。俏如来与赤羽转头看去,只见一道黑色身影踏出。

  看到俏如来的刹那,来者毫无情绪的脸上,显露近乎杀意的怨恨:“俏如来!”

  “玄狐!”俏如来惊讶地看着玄狐,“你怎会……”

  不待俏如来问完,玄狐化作一道残影上前,穿过尚同会侠士与赤羽,狠狠拽住俏如来的衣襟,用力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喝——”

  “俏如来!”

  “盟主!”

  “大哥!”雪山银燕化出啸灵枪,“玄狐,你做什么!”

  “别过来。”俏如来拒绝想要帮忙的众人,任由玄狐的第二拳落在脸上,一声不吭让他发泄的同时,何尝不是在宣泄自己的情绪。

  见玄狐凝劲欲发第三拳,赤羽实在看不下去,上前抓住了玄狐的手腕:“够了!你来,不是为了打人,适可而止!”

  “发生什么代誌了?”神田京一领着燕驼龙进入,“为什么都围在这?啊?玄狐,俏如来!”

  “现在是什么情形啊?”燕驼龙看清状况,忍不住惊呼一声,“俏如来,你的脸!”

  玄狐运气震开赤羽的手,双手一同攥紧俏如来的衣襟,瑰丽的眼眸之中满溢怒火。

  俏如来抹去嘴角的血迹:“恨我吗?”

  “是!”

  俏如来平静地看着玄狐:“恨得想杀我吗?”

  玄狐一脸愤怒地质问道:“难道我不该杀你吗!”

  “那你为什么不动手?”

  “我……我不会杀你。”玄狐缓缓地松开手,“她不希望我杀你,因为她爱你,而我,爱她。”

  俏如来颤抖着捂住心口:“啊……”

  众人一愣,看了看俏如来,又看了看玄狐,顿时明白了什么。群侠尴尬地散去,赤羽等人情绪复杂,只有燕驼龙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雪山银燕收起啸灵枪,紧张地关心俏如来道:“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俏如来的语气一如往昔,“玄狐,你怎会来到尚同会?”

  玄狐没有回答,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想回答他。

  俏如来明白他的想法,对他心平气和地说道:“戢武道终式,是通过杀意判断目标,受到攻击时予以反击。我身上有她的守护,如果你方才想杀我,你就会遭受攻击。”

  “所以?”玄狐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很得意?”

  “只要有细微的杀意,它就会生效,但是它没对你作用。”俏如来看着玄狐的项链,“我知道,不是你真不想杀我,而是她不想伤害你。”

  玄狐一震,握住水晶狐狸,垂眸不语。

  俏如来接着询问道:“玄狐,你为何来此?”

  玄狐沉默了片刻,回答道:“常欣担心锦烟霞,我要带她回金雷村。”

  神田京一面露担忧:“但是锦烟霞现在的情形……”

  “先让燕驼龙前辈为她医治,如果没办法恢复……”俏如来无奈地叹了口气,“唉,也只有带她前往金雷村,加快她自己恢复的速度。”

  “恢复?”玄狐疑惑地询问道,“她怎样了?”

  “这也是我想拜托你的事情,”俏如来看着玄狐说道,“请你隐瞒锦烟霞,菩提尊坐化之事。”

  “嗯?”

  俏如来等人进入内室,内中锦烟霞已经醒来,飞渊正守在她的身边。

  看到玄狐到来,飞渊喜不自胜,刚准备向好朋友打一声招呼,意外发现俏如来脸上的伤势。

  “啊,俏如来,是谁伤害你?”飞渊痛心疾首地说道,“竟然对这么英俊的面容下手,真是太可恶了。”

  “这是俏如来该受的。”俏如来转身看着燕驼龙,“燕驼龙前辈,麻烦你了。”

  “小事啦,交我。”

  趁着燕驼龙医治锦烟霞,飞渊高兴地来到玄狐身边:“玄狐,很久没见了,我不在的日子,你们有想我没啊?”

  “嗯,常欣、冰剑一直挂念着你。”

  飞渊歪头捧脸眨眼道:“你是知道我在尚同会,所以特地来接我的吗?”

  玄狐看了一眼锦烟霞:“我不知道你在这,是常欣担心锦烟霞,我出来找她,遇上你只是凑巧。”

  锦烟霞看向玄狐二人:“常欣……”

  只听耳边一阵晴空霹雳,飞渊的心霎时碎了一地,整个人瞬间僵在了那里。

  俏如来询问燕驼龙道:“燕驼龙前辈,可有端倪?”

  燕驼龙转身摇了摇头,关于锦烟霞的失忆,外伤找不到端倪,术法只有一点点的痕迹,他实在查不出什么。

  “我记得达摩金光塔有洗去记忆的法门,在对抗魔世的中期,心音四僧也曾以类似的术法对抗魔兵。”

  燕驼龙表示无能为力:“但是无迹可寻啊,难以对症下药。”

  赤羽提出送往道域解咒,却因缓不济急被否决。俏如来看到玄狐的佩剑,立刻提议用灭却之阵的方法,消除影响锦烟霞记忆的术法。

  “玄狐身上的配剑可能是王骨所铸,搭配我身上的墨狂……”俏如来停顿了片刻,“如果凰儿的血戮也能使用,那就不必向苗王商借狼王爪。要打造增灵器,需要求助废苍生前辈。梁皇前辈亦在黑水城,术法高手也不成问题。”

  “问题是,王骨被改造成兵器,灵能的变化怎样还不清楚。”燕驼龙还是觉得不可行,“就算是王骨没问题,锦烟霞身上虽然是有术法影响的痕迹,但是这个痕迹实在是太过细小,我甚至不知道她失忆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术法啊。”

  赤羽看着燕驼龙说道:“总是要一试。”

  “也是啦。”

  讲完锦烟霞,俏如来取出颠倒梦想让燕驼龙观视。燕驼龙发现,剑上的封印藏着讯息,必须找到密语,才能留下讯息的解开它。

  “看来一切关键都在锦烟霞身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