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无限复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锻体境三重

我能无限复活 一个萌新作者 2043 2019.08.07 17:30

  如果把一手臂的气血之力称作锻体境一重,两手臂的叫做锻体境二重。

  那么陈墨现在,就是锻体境三重。

  等到锻体境九重,也就是九只手臂的气血之力之时,刚好填满整个身体。

  所谓后天巅峰气血充盈,锻体境九重与之完美对应。

  “嘿,我特娘的果然是个天才!”

  虽然只是自己瞎捉摸的,但不得不说很有道理,陈墨不由得有些高兴。

  什么后天中期……听上去多捞啊?

  要叫就得叫锻体境三重,这才有牌面!

  而且现在有了血气丹,只要他不断吃下去,修为就会快速提升。

  “锻体境后面是什么呢?系统把后天叫做锻体境,先天肯定也是其他名字吧!或许哪怕这是个武侠世界,我也能凭借系统打破这个极限……”

  陈墨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再次抬手准备接过茶杯。

  可刚才实在是流血太多,他现在浑身无力,手刚抬起来又一次掉了下去。

  虽然气血之力冲刷身体可以快速把血液补充回来,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于是在连续抬手好几次都失败之后,他直接一个咸鱼翻身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算了,艳娘,你喂我吧!”

  沈艳娘:“……”

  见陈墨这个样子,沈艳娘不由得有些无语,心中的恐惧也渐渐消散。

  沈艳娘坐在地板上,将陈墨的脑袋轻轻托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随后把茶杯递到他嘴边。

  在沈艳娘的服侍下,陈墨这才终于喝到了茶。

  感受着后脑勺传来的那股惊人的弹性与柔软,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好多人那么喜欢膝枕了。

  只是……

  “快把我放下去,你用鼻孔瞪着我让我觉得有些难受,而且从下往上看你的样子好丑啊!”

  “……”

  沈艳娘额头青筋隐隐浮现,嘴唇微抿,但她还是忍了下来,又把陈墨的脑袋从自己腿上移下去。

  不过刚放下去,陈墨就不舒服地扭了扭脖子。

  “这样太矮了,躺着不舒服,给我拿个枕头来!”

  等沈艳娘把枕头拿过来之后,陈墨刚枕上去,就突然一愣。

  “不对啊,我现在是躺在地板上吧?”

  因为沈艳娘的房间地板都是铺了一层兽皮的,所以躺在上面完全不觉得难受,甚至还挺舒服。

  但陈墨就是觉得有些不爽,于是开口说道:“我还是想到床上去!”

  一边说着,他一边看向沈艳娘。

  不用陈墨多说,沈艳娘就明白了,俯下身准备将他扶起来。

  不过说是扶,但陈墨现在全身无力,几乎是沈艳娘提着他到床上的。

  然而刚躺下去,陈墨就又不爽地皱了皱眉。

  “不行,这全身血糊糊的,衣服贴在身上超难受,头发也粘在一起,我想洗个澡换身衣服,而且我肚子也有些饿了!”

  “……”沉默了半晌,最终沈艳娘还是微微低头,“公子请稍等,奴家这就去吩咐!”

  沈艳娘没有离开房间,而是又叫来之前那名少女,让她准备饭菜,热水,以及干净的衣物。

  而就她吩咐完这些事情之后,陈墨突然开口问道。

  “我现在没有半分反抗之力,犹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还提这样那样的过分要求,你怎么不直接趁机动手杀了我呢?”

  听到陈墨的话,沈艳娘也是心头无语,原来你还知道自己这些要求很过分啊?

  不过她脸上表现得很是顺从,甚至连忙跪下身,恭敬地说道。

  “奴家虽愚钝,却也知公子非常人,心中不敢有半分违逆之心,只望公子垂怜,大人不记小人过,能够饶过奴家一命!”

  看着跪在床边的沈艳娘,陈墨撇了撇嘴。

  “所以我就觉得很烦啊,你这一点反派的自我修养都没有,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不好意思?”沈艳娘一脸疑惑地抬起头。

  “对啊,你不仅杀人,赌博,放高利贷,还知道了我这么多的秘密,我本该是杀了你的……”

  “公子!”

  沈艳娘脸色一白,连忙跪伏在地,瑟瑟发抖,颤声说道。

  “还请公子看在奴家尽心尽力的份儿上,饶过奴家一命吧!奴家发誓,日后绝对不再杀人赌博放高利贷,并将关于公子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不……不对,奴家其实什么也不知道,我……我只是……”

  说着说着,沈艳娘竟是带上了几分哭腔,听上去委屈巴巴的。

  陈墨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所以我才说很烦嘛!你这个样子,还让我怎么动手?”

  “唔?”

  听到陈墨的话,沈艳娘一怔,连忙抬起头来,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公子,您的意思是……”

  陈墨现在真的觉得有些烦,因为从理性方面来讲,沈艳娘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因为她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个像之前衣衣母女俩那样的情况出现。

  而她本身,作为罗刹堂堂主,后天中期武者,杀人放火的事绝对没少干。

  可从感性上来讲,她现在对陈墨毕恭毕敬,连在他虚弱不堪的时候都没有趁机动手。

  就算在一开始的时候,她也是礼遇有加,两人打起来都还是陈墨先动的手。

  而且沈艳娘甚至都没有准备杀他,只是让他没有反抗之力。

  或许是忌惮陈墨身后那根本不存在的势力,或许是想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消息,但至少她没下杀手不是吗?

  在这种情况下,陈墨真的下不了手去杀她。

  他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好人,但也不是那种坚持绝对正义的人。

  “还是在地球当个普通人好啊,每天当条咸鱼,看看小说打打游戏,偶尔上网和键盘侠互喷,哪需要考虑这么多事……”

  就在陈墨感叹不已的时候,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

  四海赌坊的整个三楼,就只有沈艳娘一人居住。

  除了那个很大的卧室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浴室。

  陈墨一开始以为会像古装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用一个很大的木桶装着热水,跳进去洗澡。

  就是那种……农村过年杀猪的时候用来烫猪毛的大木桶。

  可没想到,那个房间里竟然是一个大到可以用来游泳的浴池。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