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洞前血战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552 2004.01.30 13:56

    从洞府里脱困而出的神兵盟众豪杰宛如丧家之犬、漏网之鱼,一个个脚底生风,沿着来路飞奔而回,没有用到两个时辰,众人之中轻功高强的前辈名家已经飞身穿越了岩石巨洞中的凌空飞桥岩石,沿着最初的隧道向着入口的岩洞奔去。

  而那些轻功较弱的后辈子弟和只精擅硬功的江湖豪汉只有对着那一丈远的空间扼腕悲叹,急得仿佛热锅上的蚂蚁。

  当岩洞口的微光出现在狼狈逃出的神兵盟群雄面前的时候,领头的庄行霸、鱼飞扬、宋万豪等人都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脚底下加劲,只待一个腾空,早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鱼飞扬的游鱼身法可称得上是在场诸人中最为精妙的,连六艺堂堂主梅自在的渡鹤功都要略逊一筹。只见他一声轻啸,身子旋风般横飞而出,抢在诸雄之前,冲出岩洞。

  他心中还有个歹毒的心思--早在神兵盟出发之前,他已经派出了虎丘庄精英高手埋伏在附近的乡镇,一路尾随着神兵盟众人来到宝藏的入口。

  他本意是想如果他能够夺到战神天兵固然是好,如果夺不到,他就抢先出洞,然后令在洞口埋伏的本门弟子在岩洞附近安装zha药,将宝藏洞口堵住,将所有寻宝的高手统统困死在宝藏之内。那么从此虎丘飞鱼塘即使没有战神天兵,也可以在武林中名列鳌头。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时分,依稀的晨光淡淡地洒在莲花山上,洞口附近的一切笼罩在朦胧的雾霭之中。

  鱼飞扬刚一冲出洞口,立刻伸手探入怀中,闪电般将一枚随身火箭射到空中。随着一道火光冲天而起,他振臂狂喝道:“动手!”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滔天巨浪般强猛惊人的箭羽密密麻麻地向他射来。

  鱼飞扬大惊失色,猛一顿脚,身子如剑鱼跃出水面,斜冲向毫无凭借的半空。虽然他的应变神速,仍然有三枝铁箭牢牢地钉到他的腿上。

  身在半空的鱼飞扬惨叫一声,失去平衡,在空中打了个圈。就在这一刹那,又一丛箭羽经天而起,将他射成了马蜂窝,他惨叫着仰天摔在地上,几枝射中他背后的铁箭触地折断,断裂的箭杆再次无情地插进了他的身体。

  鱼飞扬满脸不甘地狂吼一声,一口鲜血吐将出来,怀着满腔未筹的雄心壮志瞪目而死。

  就在鱼飞扬倒地身亡的刹那,宋万豪和庄行霸一同跃出洞口,二人剑掌闪电般交了一招,同时射出随身火箭,异口同声地大喝:“快动手!”

  原来,这二人竟和鱼飞扬一般心思,在洞口埋伏了人手,想要将神兵盟一干豪杰统统埋葬在莲花山上。

  天不从人愿,惊涛骇浪般的箭羽再次向心怀鬼胎的二人覆盖了过来。庄行霸和宋万豪来不及互相计较,同时舞动铁掌和长剑奋力拨打迎面而来的乱箭。

  就在这时,两团乌黑如燕的魔影藉着满天箭羽的掩护,倏然而至,分别向着宋万豪和庄行****来。

  宋万豪和庄行霸可以说是已经被战神天兵吓得不轻,这时候骤逢巨变,再加上本来安排的本门高手没有出现,心中连受打击,判断出现了误差,竟然同时向着洞口倒飞而回。

  洞口本来狭窄,二人身子腾挪不开,撞在一起。

  庄行霸首先遭殃,被那飞燕般的巨刃凌空切成两断,向着两侧飞散。宋万豪闪躲快了一步,只是没有握剑的左手被齐肩切下。他咬牙忍痛,一头向洞内冲去。

  人常道祸不单行,向着洞内奔回的宋万豪和飞奔而出的梅自在撞了个满怀。

  梅自在本来可以第二个冲出洞,却在刚要迈出洞门的时候被宋万豪和庄行霸强行拉了回来,还滚了一个跟头,心里面当然愤恨难当,憋足了气准备冲出洞和他们理论。

  由于梅自在脚底下运足了劲儿,冲力十分惊人。宋万豪猝不及防,被他整个人撞飞了出去,再次暴露在洞外的神秘弓箭手面前。

  一阵弓弦声响过,机关算尽的宋万豪终于未能够逃脱厄运,被数十枝利箭牢牢钉在地上,和鱼飞扬并排而卧。

  此时的梅自在被宋万豪猛的一撞,一路打滚地顺着隧道滚了回去。

  这时候,慕容龙亭和欧阳平看也不看梅自在一眼,双双越过他打横翻滚的身子,向着洞口疾奔而出。

  已经知道事情不对劲的梅自在躺在地上,急得大叫:“二位,不要冲出去送死啊!”

  但是他的话却被隧道里杂乱的脚步声淹没了,无数轻功高强的豪杰纷纷跃过他横卧的身子,争先恐后地向着洞口扑去。

  欧阳平抢先冲出洞,立刻看见了鱼飞扬、宋万豪和庄行霸触目惊心的尸首,心中刚刚一寒,四面八方的阴影之内立刻响起了霹雳雷霆般的弓弦声。

  欧阳平连忙凝神敛气,双手缩到长袖之中。

  强风扑面,数不清的雕翎箭八方而至,势如破竹。

  欧阳平的身子以左脚后跟为轴,旋风般滴溜溜打转,长袖旋转翻飞,射向他的雕翎箭全部被他一枝不漏地守在袖筒之中。这正是欧阳家横行江湖的著名招式万流归宗。

  这路武功通过双袖搭起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然后双手运气在袖内螺旋运转,形成强大的管状气流,具有强劲无比的吸力,任何暗器都难以逃脱被他双手吸纳的命运,实在是神乎其技。

  但是,他的万流归宗极耗内力,可一不可再,如果破不了这严密无比的弓箭伏击圈,他最终也难逃一死。

  这时候,他听到身后熟悉的破风之声,立刻断喝道:“慕容兄,接着!”

  “慕容兄?”慕容龙亭一阵愕然,他连做梦也未曾想过和他有着血海深仇的欧阳平居然会称他为慕容兄。

  就在他抬眼观看的时候,欧阳平已经将怀中满满一捧雕翎箭掷向天空。

  “时机和位置都恰到好处!”慕容龙亭心中百味杂陈,感慨万千。

  但是时机在前,不容他多想,多年苦练的功夫应念而生,他的身子已经宛如旋风般扶摇直上,腾入半空,向着那捆雕翎箭扑去。

  只一个刹那,他已经将着满满一捆雕翎箭捧在手中,接着他在半空中一个迅猛轻灵的旋身,数十枝箭应手而出,向着四面八方隐藏着神秘弓箭手的树荫射去。

  惨呼连声响起,从声音判断,有十多人被这意料之外的袭击命中,倒地身亡。

  慕容龙亭落到地上,手中还有一半箭枝,他再一个原地旋身,将剩下的箭枝一次打出,又有将近十人的惨呼声传来。他所使出的正是慕容家代代相传的漫天花雨掷金针的手法。

  欧阳平和慕容龙亭作了一辈子的对手,一个接暗器,一个发暗器,彼此都对对方了如指掌。所以,刚才欧阳平才会几乎不用思考就做出了最适合当前形势的判断,将箭枝递向以暗器功夫名震江湖的慕容龙亭,而慕容龙亭也恰好身不由己地站到了最适合发动进攻的地点。

  二人默契于心地对望了一眼,心中齐声道:“原来最了解我的,居然是他。”

  就在这时候,又是惊天动地的弓弦声响起,欧阳平摇摇晃晃地挡在慕容龙亭面前,他的万流归宗已经用了一次,一口气吸住了百余枝雕翎箭,这已经让他到了极限。

  但是生死关头,他只有再次发动这项绝技,拼一个鱼死网破。

  欧阳平的身子又开始滴溜溜打转,但是比第一次缓慢了许多。鲜血从他飞旋的身子上泼溅出来,洒在慕容龙亭身上。

  “欧阳兄!”慕容龙亭热泪盈眶,吼出了本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说出的话。

  欧阳平无力地跪在地上将手中艰难吸纳的雕翎箭高高举过头顶。

  “我跟你们拼了!”慕容龙亭狂吼一声,一把抓住欧阳平头顶上的雕翎箭,身子疯狂地打着螺旋,一蓬又一蓬箭羽从他手中呼啸而出,向四周的树荫疯狂射去,惨呼声宛如仙乐般在他耳畔回荡。

  一枝雕翎箭从侧面飞来,深深扎进了他的左腰,接着又一枝快箭射中了他的胸膛。慕容龙亭咬牙忍住剧痛,仍然飞旋着身子,将手中的雕翎箭一把把地射出去,直到手中空空如也。

  又是一阵乱羽般的飞箭,慕容龙亭浑身上下密密麻麻钉满了长箭,他仍然不屈不挠地在原地旋了两个圈子,这才颓然倒地。

  在他身旁的欧阳平已经跪坐于地,气息断绝。这一对生死仇敌终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摒弃了两个家族百余年来不知名的仇恨,并肩而死。

  晨光中,锦绣公主身着胡服劲装,腰佩紫青双剑,傲然立于莲花山山道之上。

  在她的两侧护立着可战、跋山河。而她身后,则是以普阿蛮为首的屠南队群雄,躬身而立。

  在崎岖的山路中,横七竖八地倒卧着虎丘庄、龙神帮和巴蜀宋家的精英高手。

  晨风吹拂过她的身子,她飘逸的发丝顺风而舞,在这一片狰狞可怖的景色之中,更显出她那超群拔俗的飒爽风姿,如诗如画,美得令人心醉

  当慕容龙亭倒毙于乱箭攒射之中,普阿蛮双手一拱,对锦绣公主道:“公主奇谋妙策,从此汉人武林将一蹶不振。”

  锦绣公主拂了拂被清风吹到眼前的发丝,微微苦笑,轻声道:“一蹶不振?还言之过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