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一章 白鹤悲鸣

大唐行镖 金寻者 2157 2004.03.10 18:35

    栖息在黟山的白鹤突如其来地发出了几声苍凉的悲鸣,毫无预兆地振翅飞上了长空。

  看着那几只白鹤彷徨无助的样子,华惊虹突然止住手中的长剑,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

  正在和她拆招的连锋连忙还剑入鞘,来到她身边问道:“华姑娘,什么事?”

  华惊虹苦笑了一下,道:“没什么,只是白鹤悲鸣,黟山必有人亡。”歉然向连锋行了一个礼,回头对巡山归来的方飞虹道:“是谁?

  带我去。”

  方飞虹看了看连锋一眼,附在她的耳畔小声说了几句话。

  连锋抱拳道:“华姑娘有事请便,连某和师兄弟们正好要演习一下七星邀月阵法。”

  华惊虹深施一礼,道:“如此,小女子告退了,改日定要和连兄酣畅淋漓地比一次剑。”

  连锋露出一丝热切之色,沉声道:“此乃连某毕生志愿,感谢姑娘成全。”

  黟山光明顶南坡山腰处乃是供越女宫长老们离世潜修的清韵松涛阁,乃由数间构造简约舒适的精舍构成,环境优雅清幽,甚少有人打扰,在此潜修的长老每日由巡山弟子送来一日三餐,每隔四天取走换洗衣物清理,照顾得十分舒适。

  在东都洛阳和青州彭门结下了深仇大恨而退避黟山的金百霸夫妇就在这里居住,时至今日已经年余。

  当华惊虹和方飞虹快步赶到清韵松涛阁的时候,越女宫的几位精通药石的长老脸色黯然地从阁内鱼贯走出。

  “秋长老,他们怎样了?”华惊虹截住最后出门的一位容貌清丽的中年长老,关切地问道。

  “金先生心力交疲,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如今已经与世长辞。 此乃心病所致,药石无灵,我们已经尽力了。”秋长老淡然道。

  华惊虹露出黯然神伤之色,叹息了一声,道:“原来如此,有劳秋长老了。”

  秋长老看了华惊虹一眼,轻声道:“宫主,金先生行事有愧于心,又加上五子俱丧,这些年苟延残喘,实在熬得辛苦,如今撒手归西,对他绝不算是坏事。”说完冷然一笑,将药囊挎在肩上,飘然而去。

  望着秋长老远去的背影,方飞虹咳嗽了一声,道:“秋长老的见解总是如此奇特。”

  华惊虹看了她一眼,微微苦笑,道:“进去再说。”

  金百霸的屍体横躺在清韵松涛阁的大厅中央。

  他瘦削疲惫的脸上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好像一个疲惫的旅人,将走得发麻的双脚放进了一盆温热的水中时那种淡淡的笑容。他的头发全都已经变成花白色,浑身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惨绿色的青筋在他曾经红润的脸庞和手臂上突兀地纠结着。

  “这就是洛阳金刀金百霸?”华惊虹和方飞虹互望着,眼中闪烁着惊讶和感慨。

  金夫人陈静华神色木然地坐在金百霸的屍体旁边,她那一头曾经引以为豪的情丝已经尽数变得雪白,满脸爬满了蛛网般的皱纹,彷彿在这一年里老了几十岁。

  金天虹伏在父亲的屍体上呜咽着,一双玉手死死地攥住金百霸枯瘦如柴的双手,不肯松开。

  “陈师叔、金师妹,请节哀顺便,不要哭坏了身子。”华惊虹来到金天虹的身边,扶住她的肩膀,轻声说。

  陈静华彷彿没有听到她的话,只是木然坐在地上,双眼茫然望着前方。

  金天虹无力地靠在华惊虹的身上,放声哭了出来,泪如泉涌。

  看到自己的姐妹如此模样,华惊虹和方飞虹也感到一阵悲伤,摇头叹息。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作声的陈静华突然将头上的银钗拔了下来,猛的插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陈师叔!”“娘亲!”华惊虹、方飞虹和金天虹想不到陈静华出手如此突兀迅捷,竟然都没有来得及拦住她的手。

  鲜血从陈静华的额角淋漓而下,她微微一笑,长长舒出了一口气,就这么一头倒在金百霸的屍体之上。

  “娘!”金天虹再也承受不住这惨烈的打击,昏倒在华惊虹的怀里。

  目瞪口呆的方飞虹手足无措地看着华惊虹。

  华惊虹叹息一声,道:“叫神女殿的姐妹为他们入殓,仪式尽量简朴,不要声张。”

  “宫主?”方飞虹看到华惊虹此时此刻仍然是那么的镇静,心中感到由衷钦佩。

  “如果将金百霸夫妇的死讯公诸天下,便是向江湖宣称越女宫斗不过青州彭门,这样越女宫的声名将会受到无可比拟的损伤。”华惊虹肃然道:“所以,通告全宫,严禁将金百霸的死讯泄露出去,否则立刻逐出宫门。 ”

  方飞虹的脸上露出振奋之色,道:“是,宫主。”

  “哑!”一声淒厉的寒鸦啼叫之声霍然传来,正在马上飞驰的郑担山只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他回过头,对落后他一个马位的洛鸣弦道:“你真听说我三弟朝着汴水河边的傍水镇去了?”

  “快马张涛说的,绝不会有假。”洛鸣弦急催着座驾大声道。

  “三弟危矣!”郑担山满脸焦急之色:“天魔正朝着傍水镇赶去,如果他们两个碰上了,嘿。”

  “希望我们赶得及将他截住,”华不凡沉声说:“否则依着三弟的性子,定要和天魔对上。他一生对敌,从未未战先逃。”

  “刚才那寒鸦叫得我心慌意乱,三弟千万不要出事才好,要不然我就和那天魔拼了。”郑担山怒喝道。

  “不错!”华不凡沉声道。

  “师傅!你千万不要出事啊!”洛鸣弦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