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欲哭无泪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263 2003.12.22 13:13

    “还没有消息吗?”聚集在杭州西湖湖畔各大酒肆青楼中的江湖豪杰们正在焦急地张望着四面八方通向杭州的官道,希望早一些知道彭无望和越女宫主决斗的胜负。

  一批批轻衣骠骑的风媒从黟山方向垂头丧气地快马赶回,沿街叫喊:“各位!没有消息,黟山越女宫主严令手下不得泄露决斗结果!”

  大失所望的江湖人物没精打采地离开窗口楼畔,重新回到座位上,继续喝酒等待。

  既然从越女宫无法得到消息,只好从彭无望处入手!显然这个念头已经出现在一些风媒的脑海中,他们发佈完消息,立刻催马向宣州迤逦通向青州的官道上搜寻彭无望的下落。

  这时,爆豆滚雷般的蹄音从远处传来。

  “张涛来了!”众人的心中萌生出一丝希冀,本来想要打马扬鞭的众风媒也不由自主地收住马头,颇含期待地朝着蹄音传来的方向眺望。

  这时候,西湖畔众青楼妓寨中传来一阵又一阵骚动,那些在江湖上跺跺脚就四城乱颤的大人物们终于离开了他们稳坐如山的位子,来到了最靠街的窗畔楼畔引颈而望。

  他们的出现令那些在江湖上打滚的小人物们敬仰顿生,开始悄悄地指着他们品头论足。

  “彭大侠败了!”张涛强忍着盈满眼眶的热泪,扬声大喝:“彭大侠被越女宫主杀死了!彭大侠败了!”

  嘶哑而淒凉的吼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激荡着,本来热闹的街市突然安静了下来,各种各样的声音戛然而止。每一个人都被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惊呆了。

  张涛纵马在杭州街道上缓慢地走着,机械地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直到他确认每一个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好,不愧是张涛,接着!”在楼台亭畔观望的大人物们开始将手中的钱袋向着张涛掷去。

  若在平时,此时的张涛已经腾空而起,用他特有的手法将满天的钱袋收到怀中,很多出钱买消息的人都很喜欢看到他作出这个动作,因为这个动作既滑稽又精彩,非常有趣。

  而今天的张涛,面色漠然地看着满天的钱袋重重地打在身上,然后无助地落地,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

  “哈哈哈!我终于赢了,我赢啦!”一个在赌场中输得眼冒金星的泼皮听到这个消息,欢呼了起来,因为他押下的重注终于押对了。

  他的话音刚起,身子就被人抬了起来,用力扔到了路旁的臭水沟中。

  “等一下!”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路旁的一个小酒肆中响起,两个身影飞云般的拦在张涛的马前。

  这两个人一个秃头大耳,眼睛一大一小,膀大腰圆,双手青筋暴露,面色通红,狰狞可怖。另一个剑眉大眼、相貌倜傥,但是面色铁青、双目如火,彷彿要择人而食。

  “兀那小子,你说的可是当真,我三弟真的去了?”秃头大汉颤抖地问道。

  而另一个倜傥青年已经嘴唇惨白,说不出话来。

  “小子入行以来,所传消息,从无半分虚假,此事千真万确。”

  张涛沉痛地说。

  “不可能,我三弟的武功是从生死搏杀中学来,那个越女宫主平生剑上没沾过半点血腥子,怎么可能杀得了他?”秃头大汉声音已经嘶哑。

  “听说是因为无法留手,所以……”张涛颤声道。

  “无法留手吗?”秃头大汉惨然大笑:“好、好,三弟,你总算没丢兄弟们的脸,自以为天下无敌的越女宫主,居然对你无法留手!

  好,为此我也要为你乾一杯!”

  “大哥!不可!”另一个倜傥青年终于说话了,但是他的声音已经嘶哑得不成样子:“此时不宜饮酒。”

  “你说什么?”秃头大汉的脸终于开始抽搐,泪水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

  那个青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撕下内衫的一条,小心地系在头上,然后将手伸入怀中,取出一个钱袋,平放到地上,接着又掏出一个香囊,仔细地看了看,叹了口气,也放在地上,然后是一条精致的汗巾。

  秃头大汉看在眼里,了悟似的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把碎银,随手往地上一丢,然后摸了摸身上,将搜出来的几个铜板也顺手扔了。

  “大哥,给!”那青年将内衫又撕下一条白布,递给了秃头大汉。

  “好!”秃头大汉点了点头,将布条抢在手中,胡乱往头上一系,将额头上的布面抻了抻。

  此时,一个白衣背剑的少年从酒肆中跑了出来,来到青年身边,哽咽着跪下,道:“掌门,请下令吧!”

  倜傥青年点了点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哑声道:“杭州附近有多少浣花弟子?”

  “禀告掌门,二十三个。”背剑少年断然道。

  “好,传令,这二十三人中没有成家的,自备乾粮,一日之后在黟山山口汇合。”倜傥青年沉声道。

  “是!”

  直到此时才回过神来的众风媒不约而同地一起催马,向着附近的宣、扬、苏、和、越等各州飞驰,传递这个惨痛的消息。

  铿锵有力的蹄音彷彿战鼓般在杭州响起,揭示着一场惨烈血腥的江湖风暴就要兴起。

  聚集在杭州受过彭无望恩惠的江湖人士纷纷效仿彭无望结义兄弟华不凡和郑担山,头紮白布,抛却随身细软,召集人马向着黟山进发。

  不久,消息传到了洞庭,传到了扬州,传到了巴蜀。越来越多的人从各个官道,向着不可一世的黟山进发。 他们头紮白布,目光淒厉,紧握武器,浑身上下都是煞气。

  江南的天空乌云密佈,彷彿苍天都被这一股悲怆的气息所动容。

  “什么,彭无望死了?!”听到手下人的加急快报,锦绣公主不由得愣住了。

  “启禀公主,据称彭无望和越女宫主激斗太酣,双方无法留手,遂被越女宫主所杀。”那突厥密探沉声道。

  “下去吧!”锦绣公主茫然道。

  看到她的样子,跋山河小心翼翼地说:“公主,你还好吧?”

  “我,我会有什么?”锦绣公主失笑道:“我只是想不到他这么个英雄人物会死得这么不值得。”

  “确是窝囊,死在个半大不小的女娃子手里。”可战大摇其头,嘿嘿冷笑。

  锦绣公主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道:“我要一个人想些事情,你们退下。”

  可、跋二人愕然互望了一眼,一起躬身退出房门。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锦绣公主浑身酸软地坐回座位,素手用力地按住额头,一双妙目紧紧地闭了起来。

  “没道理的!他怎么会死的如此窝囊,怎么会这样?!”

  锦绣公主的眼前彷彿闪现出彭无望昂首立于洞庭湖畔放喉而歌的影像,耳畔似乎又回响起那激昂而苍凉的调子。

  自那以后,每到处理完繁杂的军务和政务的闲暇,她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首歌。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念头,但是却让她的心非常的温热,彷彿被火炉子暖过。 有的时候,她甚至有些害怕这个念头,所以每当想起,她便要匆匆找些事做,将它忘记。

  “不过现在,似乎没这个必要了。”她微微苦笑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环视着空空荡荡的房间:“想不到,他还没有和我交上手,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死了。未来要发生在莲花山上的那一战,就这么变得毫无乐趣,真是遗憾。”

  锦绣试图振作精神,但是,眼前总是闪耀着令人晕眩的金星。她喟然一叹,重新闭上眼睛。

  此时,她的眼前出现了彭无望木讷而诚恳的微笑,以及真挚诚恳的表白——姑娘,在下彭无望,青州彭门人士,家里世代经营镖局,薄有储蓄,青州故居尚有百亩良田,房舍七十余间,家境还算殷实。

  我彭无望二十一岁,双亲早亡,由叔父带大,有堂兄弟一人,姓彭名无惧。今天一见姑娘,自问已经难以自拔,愿意娶姑娘为妻,从此祸福与共,生死相依。愿姑娘怜我一片真心,愿意屈身以就。我彭无望保证姑娘一生衣食无缺,生活美满。

  “一生衣食无缺,生活美满。”锦绣公主感到眼中一阵酸楚: “你真的能做到吗?一个随随便便就连命都不要的人,又能够让哪个姑娘生活美满?真是个不知所谓的呆子!”

  窗外的夜鸟彷彿感受到了她心中的那一丝悲切,开始淒凉的鸣叫了起来。乌云遮住了本来明净空旷的夜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