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七章 情痴公子

大唐行镖 金寻者 9651 2004.04.06 18:27

    长安六艺赌坊内点着通宵长明的灯火,主堂、中堂、内堂、左右两座侧堂之内,马吊、大小牌九、****等诸般赌具一应齐全。

  赌场门口建有两座大门,一座偏西,一座偏东。偏西大门宛若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狮子头颅,而偏东的大门则是一只张口欲食的虎头。

  主堂建在正厅之后,四面墙壁遍画雕栏,仿佛一个巨大的鸟笼。主堂中的赌桌百二十五,按照五鬼运财的格局设位,一百二十台赌桌众星捧月般围着正中间金木水火土五行桌。只有赌场中真正的高手才有胆量在这煞气十足的赌阵中安然高坐。

  这五张紫竹桌也正是六艺堂梅家以赌起家的运财桌。当年梅家第一代赌神梅游就是靠着这五张桌子,大杀四方,创立了关中梅家的百年基业。近百年过去了,梅家人仍然细心地为这五张桌子上漆擦拭,令它们至今仍然闪闪发光。

  中堂虽然没有主堂宽大,但是装潢极为奢华,三十六张檀木桌摆满了金雕玉嵌的各种赌具,主要是马吊、牌九。

  此乃是专门供应富贵人家的纨裤子弟在这里挥霍钱财之所。这里的筹码赌注庞大,绝非普通人可以负担的起。

  内堂的装潢清雅娟秀,用厚实而宽阔的墙壁跟主堂、中堂隔开。十八张赌桌分设在十八个清静的房间之内。这里面的人即使如何喧哗震天,外面的人也不会听见。

  大唐通令禁止赌博,但是设令不严,当朝官吏往往也好赌上几手,为防被御史酷吏抓到把柄,往往需要有所掩饰。六艺赌坊这壁垒森严的内堂,遂成了朝廷要员的最爱。

  因为六艺赌坊名气太大,整个长安城几乎无人不晓,生意越来越好。六艺堂主不得不另开了两个侧堂,也就是现在的左右侧堂来容纳越来越多的赌客。

  这一天,六艺赌坊和往常一样熙熙攘攘,不同的是,主堂的五行席上多了一个生客。此人一身深蓝色的宽大衣袍,将六尺来长的一段身躯牢牢地裹住,仿佛在这热火朝天的赌场中仍然感受到晚春的寒气。

  他握住筹码的双手苍白而瘦削,止不住地瑟瑟发抖,发黄的乱发蓬乱地在空中伸展,随着他颤抖的身躯无序地摆动。在他的身侧摆着一杆通体银白,纯钢打造,作工精美的银穗点钢枪。

  看高高堆在庄家面前的筹码,就知道这个倒霉的赌客已经输了近万两白银,但是他仍然恋栈不去,双手神经质地摸索着身边仅剩下的一千多两筹码。

  “你到底赌还是不赌!”从庄家主位上传来一声清冽如泉的清喝,虽然响亮凌厉,但是听在耳中却宛如酷暑中一盆雪水迎头浇下,说不出的清凉痛快。

  不熟悉长安赌坊的人也许永远想不到,主持大唐最大赌坊中煞气最重、风水最旺,也是最为凶险的五行赌局的庄家竟然是一位刚到双十年华的妙龄少女。

  此女面容娟丽秀美,双目清亮有神,发髻高高挽起,一缕青丝如披风般披在身后,足有三尺多长,一身橘红色的衣装仿佛节日夜空的焰火,袖口高高挽到臂肘之上,露出两条粉妆玉器白璧无瑕的上臂。

  她的手指纤细修长,但是非常有力,只用两根手指就可以将纯铜的骰盅高高举起,纹丝不动。

  那位赌客浑身一震,痴痴地看了她一眼,艰难地说:“我……我这次押大。”说着将身边仅剩的筹码统统推到了庄家的面前。

  “你一会儿押大,一会儿押小,简直毫无主见,说出去人们都不信你是河北萧家的大公子。”那庄家少女目含轻蔑地朗声道。

  原来,正在这里赌得昏天黑地的赌客竟是武林七公子之一的天下第一枪──银缨公子萧烈痕。此刻他被庄家少女一番责难,竟然脸涨得通红,颓然将头低了下去。

  庄家少女看着他摇了摇头,举起骰盅信手连摇九下,然后砰地放到桌上,大声道:“自己看!”言罢,立马回过头对身后的伙计说:“收钱!”

  话音一落,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立刻来到桌前,四只大手一阵划拉,将萧烈痕的所有筹码全部拿走。

  “等等,我……我还没看……”萧烈痕支吾着说。

  “嘿!”庄家少女一拍桌子,左手急伸,将骰盅一把揭开,厉声道:“看清楚了,么二三,小。”

  萧烈痕目瞪口呆,愣在当场。

  “你还赌不赌?”庄家少女不耐地问道。

  萧烈痕茫然地摸了摸身上的衣袋,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赌!”

  “你还有钱吗?”庄家少女放高了声音喝道。

  萧烈痕急切地看了看自己身边的银穗点钢枪,咬了咬牙道:“我……我押上我这柄点钢枪,总也……总也值……值……”

  “值个什么?”庄家少女勃然大怒,高声道:“萧家世代相传的银枪乃是无价之宝,便是我长安赌坊也没本事给它押个价钱。”

  萧烈痕听到这句话,满脸惭愧,将头低得更低。

  “萧烈痕,我尊敬你是河北第一枪法世家的大公子、天下第一枪的传人,才格外给你面子。每次你来,说要和我赌,我都勉强应付着。你知不知道,我感到好丑啊!”说到这里,庄家少女用力将铜盅掷到桌上,发出砰的一声:“我赌仙子梅凤凰执掌五行席已经五年了,从来只和赌坛高手一较高低,五年来未逢敌手,迎来天下第一赌神的称号。别以为我年纪小,又是女人,就看轻我,在赌坛之中,我是九五至尊,地位尊崇,便是我爹爹梅自在在众人之前也要叫我一声赌神。如今,我这个赌林高手却要一日复一日陪你这个不入流的赌客烂赌,我的脸都给丢尽了。”

  “我……我有苦衷的,我……”萧烈痕满脸通红,嘴唇疯狂地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除了些咿咿呀呀的声音,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你想娶我嘛!我会不知?”威风凛凛的梅凤凰怒道:“是!我们有娃娃亲,但那又怎样?我们梅家早已悔婚,你爹娘也没说什么。谁会想把女儿嫁给一个整日缩头缩脑,猥猥琐琐的獐头鼠辈。拜托你照照镜子,看自己那副样子,还配不配得上我。你以为赌赢我,我就会嫁给你?不错,我是说过,谁能够在赌桌上赢了我,我就嫁给他。但是我说这句话,是因为我有绝对的自信,这个世上,没人赢得了我。不信,你可以去试试,把你能找到的赌坛高手全都请来,只要你们赢了一局,我就嫁给你。”

  “但是,我们小时候很……很相得的,曾经,曾经一起玩……”萧烈痕满眼悲伤之色,痴痴地看着梅凤凰。

  “小时候的事情,提来做什么。”梅凤凰怒道,她看了看萧烈痕缩头缩脑的样子,胸中一阵烦闷:“你变得太多了。来人,抬他出去。”

  此话一出,十几个壮汉仿佛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四面八方围向萧烈痕。

  “等等!”萧烈痕放声大叫。

  砰的一声,梅凤凰再次用力一拍桌案:“你还在这里啰嗦什么?”

  “我的银枪。”萧烈痕可怜巴巴地说。

  “嘿!”梅凤凰纵身飞上赌桌,一把拿起银枪,凌空掷给他:“滚吧!”

  彭门镖局分舵内喧嚣的欢笑声在空空荡荡的长安街上回荡。昨夜的狂欢竟然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

  白马公子郑绝尘只感到一阵又一阵的烦躁,他一勒马头,在镖局门前一晃,又转到了另一条街。他实在不想看到彭无望、红思雪和一众镖局人士欢呼畅饮时的亲密模样,唯有沿着长街神思恍惚地信马而行。

  街禁刚刚过去,晨起的人们大多集中在东市和西市赶早集,空空荡荡的大街上很少看到过往的行人。

  转过一个街角,郑绝尘突然发现在长乐坊周围人头攒动,似乎颇为热闹。他心中一动,策动玉椎马向人群中凑去。刚走了几步,一个人影突然从正中间的六艺赌坊中飞扑而出,好像一节枯木桩般狼狈不堪地打横摔在地上。

  郑绝尘看得分明,连忙飞身下马,分开人群,冲到此人身边大声问道:“萧兄,你怎会在这里?”

  正在地上打滚的萧烈痕一看到郑绝尘,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欢喜:“郑兄,你……你怎会……会来了?”

  他用银枪撑地,挣扎着爬起身,站到郑绝尘的面前。

  “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连我郑绝尘的兄弟也敢欺负?!”郑绝尘看到萧烈痕的狼狈模样,心中无名火起,大声喝道。

  “喂,哪里来的狂徒在这里撒野。识相的快快滚去,看清楚地方!长安六艺赌坊,可不是你逞强的地方。”六艺赌坊中将萧烈痕丢出来的大汉耀武扬威地吆喝道。

  “好,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们这些鼠辈!”

  郑绝尘探手掣出银弓,左手宛若穿花蝴蝶般飞快将七根白羽箭搭在银弓那奇长的弓弦之上,瞄也不瞄,抖手一放弦,七道银线闪电般射向守在赌坊门前的大汉双腿站立之处。

  郑绝尘的白羽箭乃是天下最霸道的箭法,即使射在腿上,混在箭上的暗劲儿也能够将人的骨络经脉震断,动辄便会终身残废。

  萧烈痕识得厉害,只吓得心胆俱裂,大吼一声:“手下留情。”和身飞扑上去,大手一探,千辛万苦地用身子将离他较近的五枚白羽箭扑到身下。

  这也是因为他和郑绝尘相交十数年,彼此对对方的拿手绝活儿了如指掌,才会如此准确地压制住威霸天下的白马神箭。

  即使这样,仍然有两枝白羽箭照着那六艺赌坊头领打手的大腿射去。

  那大汉虽然知道郑绝尘马上就要发难,却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快捷,目瞪口呆地看着白羽箭闪着寒光来到近前,他竟然无法挪动身体,惊慌失措之下,立刻扯开嗓子惨叫起来。

  突然,从人群之中射出一道耀眼逼人的白光,穿过站在门口的众大汉身侧,横过头领大汉的腿前,然后重重撞在六艺赌坊东大门的门柱之上。

  可怜那大汉以为自己又中了一记狠的,更加撕心裂肺地惨号了起来。

  “夸父追日剑!”郑绝尘和萧烈痕同时惊呼起来。

  这时,倚剑公子连锋分开众人,笑着来到二人面前。此时的天下第一公子白衣如雪,片尘不染,神情说不尽的潇洒自得,仿佛又恢复了昔日倚马斜桥,遍拍栏杆的风liu模样。

  “本以为天山五老在昆仑山壮烈牺牲之后,夸父追日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绝迹江湖,没想到连兄在短短几日就练成如此神剑,好兄弟,好样的。”郑绝尘用力一拍连锋的肩膀,由衷地说。

  “郑兄的七弦箭更见煞气,比以前更有气势,想来这些日子也有长足的进步。”连锋洒脱地一挥衣袖,转过头对萧烈痕点点头,微笑着说。

  “好……好快的剑。”萧烈痕喃喃地说。

  这个时候,那位头领大汉仍然在抢天呼地地惨叫,周围的汉子面面相觑,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他们到现在都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赌仙子听到门口的吵闹,从主堂走了出来。

  “你在这里傻叫什么?”看到头领大汉如此模样,梅凤凰一阵圭怒,抖手给了他一巴掌。

  “梅姑娘,我中箭了!”那大汉颤声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自己中箭了?”仔细瞄了一眼这个大汉的全身各处,梅凤凰怒喝道:“给我滚到内房找盆水,洗完眼睛再出来。”

  “是!”那凶神恶煞的大汉在梅凤凰面前仿佛小猫一般温顺听话,一阵点头哈腰后立刻诚惶诚恐地朝内门跑去。

  “都给我站好岗位!”梅凤凰对四周手足无措的大汉喝道:“我梅家出钱养你们,是叫你们在这里看热闹的?”

  这些大汉噤若寒蝉,手忙脚乱地回身重新在大门前排成队列。梅凤凰这才瞟了萧烈痕、郑绝尘和连锋一眼,悠悠然走到东大门的门柱之前定睛观看。

  只见一柄长剑深深地扎进了东门木柱之中,只余下窄窄的剑柄留在柱外,剑柄和木柱之间一上一下各嵌着一枝白羽银杆的雕翎箭。

  “白羽神箭,原来是白马堡的郑少爷大驾光临。”梅凤凰背着手来到郑绝尘面前,冷然道:“郑公子挟威而来,是想在关中梅家面前显威风来着?”

  郑绝尘面无表情地说:“萧烈痕是我朋友。”

  “那又怎样?”梅凤凰冷笑道。

  “你的人居然把他从赌场里像狗一样丢出来。”郑绝尘木然道。

  梅凤凰冷笑一声,不再答话,反而向连锋以男儿之礼一拱手,道:“这位一定是天下闻名的倚剑连公子。刚才有劳你出手相救,才让我的伙计免受残疾之苦,凤凰这里有礼了。”

  连锋彬彬有礼地回礼道:“能够见到武林七仙子之一的赌神梅凤凰的风采,连某三生有幸。”

  梅凤凰点点头,问道:“请问连公子,如果赌场之中,一个赌客输光了所有家当,他会如何?”

  连锋道:“当然只有典当身侧之物,以充赌资。”

  梅凤凰又问道:“如果他身无长物,更无分文,那又如何?”

  连锋苦笑一声,看了看垂头丧气的萧烈痕,道:“那只好黯然离场,有赌不为输,下次重新来过。”

  梅凤凰微微一笑,道:“如果他既身无长物,又输光银两,却仍然纠缠不清,不肯离去,那便如何?”

  连锋叹了口气,道:“扔他出去。”

  “那就最好了。”梅凤凰含笑看着郑绝尘道:“那么扔你朋友出来,可怪不上我们六艺赌坊。”

  郑绝尘冷哼一声,道:“这些我不管,谁敢对我朋友无礼,我就不放过她。”

  萧烈痕和连锋互望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好,那你是想砸我的场子喽?”梅凤凰一连嘲弄的表情:“好啊!你是天下闻名的白马公子,一身武功我们梅家上下无人能挡。请进来随便砸,我们绝不反抗。我倒要看看今日之后,江湖人士怎么看你白马堡。”

  郑绝尘被她说得一阵窘迫,手足无措地犹豫起来。他本来行事率性而为,从不管天高地厚,但是如今心爱的人儿就在长安城内,如果她听说自己蛮不讲理地砸了六艺赌坊,恐怕以后都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

  “这,好吧!你划下道来就是,今天我一定要让你向萧兄认错。”郑绝尘沉声道。

  “且慢,郑兄。”连锋走上前道:“萧兄以前一向勤奋克己,行事节俭,从未乱花过一文钱。今日如此通宵恶赌,必有前因,还请萧兄道来。”

  萧烈痕满脸通红,看了看周遭的围观者,支吾着不肯说话。

  梅凤凰看在眼里一阵烦闷,高声道:“算了算了,就让我来说明。”

  她当下立刻伶牙俐齿地将萧烈痕和自己如何订了姻亲,后来又解除婚约,他又如何痴缠自己,想要在五行席上赢自己一铺,好令自己下嫁于他的前因后果用简简单单几句话解释得清清楚楚。

  “萧兄,你,你真是……嘿!”郑绝尘听到这里,气不打一处来:“天下尽有许多比这种刻薄寡恩、尖牙厉齿的婆娘好上百倍千倍的女子,你又何必对她如此留恋?”

  “喂!你说话小心点,什么刻薄寡恩、尖牙厉齿,这些恶毒言语一辈子别想强加在我头上!”梅凤凰怒道。

  “唉,郑兄,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连锋将郑绝尘拉后一些,免得他又和梅凤凰争吵起来。

  “是啊!郑……郑兄,我真……真的……很喜欢她。”萧烈痕小声道。

  “好吧!”郑绝尘用力一拍萧烈痕的肩膀,奋然道:“姓梅的,我和连锋就和你各赌一场。如果你输了,便老老实实和萧兄成亲;如果我们输了,我郑绝尘便向你斟茶认错。”

  “哼!”梅凤凰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可以的,可以的!”萧烈痕急切地说:“你……你说过,如果我……请来的人赢了你,你就会嫁……嫁给我。你说过的。”

  “嘿,真是个没用的东西,我的话倒记得清楚。”梅凤凰圭怒地一拍手,道:“好,我和你们赌。但是你郑绝尘的斟茶认错在我眼里不值半文,限你们在一天之内筹到两万两银子,明日正午,我开坛设局,两局定胜负。我输了,嫁人;你们输了,两万两拿来。如何?”

  “好!我和连兄就和你搏上一铺。明日正午,不见不散。”郑绝尘把话一撂,左手拉着连锋,右手拉着萧烈痕,转身就走:“来,我们喝酒去。”

  “我们兄弟这些年来奔波忙碌,好久没有聚在一处饮酒谈心,今天难得机会,当要浮一大白,来,连兄、萧兄,乾了!”郑绝尘端起酒杯,迫不及待地一饮而尽。

  连锋和萧烈痕对望一眼,各自苦笑,举杯饮胜。

  “连兄,天魔之祸已了,不知你有何打算?”郑绝尘为其他二人再斟了一杯酒,沉声问道。

  连锋苦笑一声,道:“连某心系之事都已有个了结,最近从彭少侠手中拿到恩师亲笔所书之倾城剑谱,对剑道多有所得,需要找个时间,静下心来细细钻研,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让天山派在我手中再次壮大。”

  “又是彭无望,真是哪里都少不了他。”郑绝尘一阵烦闷,大口将酒杯中的酒水一口喝乾,连连摇头。

  “郑兄,莫非红姑娘对你仍然无动于衷?”连锋关切地问。

  “此事现在切莫再提。我郑绝尘将会死守在彭门镖局,除非我死了,否则绝不罢休。可气的是,那彭无望杀了天魔之后,精神大振,整日守在镖局之中,和思雪朝夕相对,让我,嘿,苦不堪言。”郑绝尘气恼地说。

  “郑兄,”连锋失笑道:“彭少侠乃是彭门镖局总镖头,当然要在镖局中主持大局,你这番可是自寻烦恼。”

  “我何尝不知,但是我脾气一来,却又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算了,不要再提此事。”郑绝尘转过头,看了闷头喝酒的萧烈痕一眼,又道:“今天我真是万万想不到,一向不二色的萧兄,竟然癡恋着大名鼎鼎的赌仙子梅凤凰。”

  萧烈痕的脸红若灯笼,头一缩,整个人似乎缩到了桌子下面一般,默然无语。

  “这件事我倒是早就知道,想当年萧家和梅家相处甚是融洽,郑兄大概还不知道,萧兄和梅姑娘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连锋微笑着和郑绝尘对饮了一杯,悠然道。

  “竟有此事?”郑绝尘兴致大增,忙问道:“但是看现在的情形,萧兄和梅姑娘似乎不甚和睦。”

  连锋微笑道:“岂止啊!简直形同陌路。起因大概是因为萧兄从小癡迷枪法,对梅姑娘多有怠慢。具体情形,我也不太知道。不过,梅姑娘自己要继承家传的赌术,练习的时间可能比萧兄还长,所以这也不能全怪萧兄。大概是女孩子都是需要哄的,萧兄因对此道不甚擅长,所以和梅姑娘也生分了。”

  郑绝尘心知肚明地点了点头,知道连锋是在暗示:萧烈痕因为一次意外患了口吃之症,对于甜言蜜语实在说不上出类拔萃。

  郑绝尘有感于自己的经历,振作精神,猛的一拍萧烈痕的肩膀,道:“萧兄放心,为了让你赢得美人归,我们兄弟一定竭尽全力。”

  连锋苦笑一声,道:“这次虽然是被郑兄赶鸭子上架,但是为了朋友,我连某也会不遗余力,萧兄,你放心。”

  萧烈痕仍然低着头没有说话。

  郑绝尘看在眼里,禁不住道:“萧兄,自从开始到现在,你都一言不发。 到底怎么回事,莫不成变了哑巴?”

  “不……不是,我只是……只是在想……”萧烈痕结结巴巴地说:“你们……你们可有银两?”

  此话一出,郑绝尘和连锋的表情同时僵硬了起来。

  郑绝尘下意识地摸了摸衣袋,一把抓出身上所有的银两飞钱,细细数了数,道:“不好意思,小弟只有不到一千两。”

  连锋的手从衣袋中抽了出来,苦笑一声,道:“我比郑兄还惨,竟然一文不名,恐怕要到关中剑派聚义厅借十几两使用。”

  萧烈痕低下头,惭愧地说:“我……我的钱……钱银都已经输…

  …输光了。”

  连锋长叹一声,道:“我那把剑若是放到当铺,也能值个万八千两。”

  “对啊!连兄,为什么你射出去佩剑之后,不去将它收回?那可是你的随身之物,不比我的白羽箭。”郑绝尘奇怪地问道。

  连锋俊脸一红,苦笑道:“那记夸父追日剑初学乍练,使得太过凶狠,我怕那剑在柱子里扎得太深,一次拔不出来,岂非徒惹人笑。

  我想要趁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去把它拔出来。”

  此话一出,三个人哄堂大笑。

  “五千、一万、一万五千、一万九千,再加上这里的一百两,刚好一万九千一百两。郑兄,你点点看,是否有差错。 ”彭无望从李读手中接过一大叠飞钱,细细数了数,看看数目正好,立刻递给郑绝尘。

  为了凑够赌资,不得不向自己的情仇大敌低头借钱,这让郑绝尘十分懊恼,他匆匆抓过钱揣到怀里,低声道:“多谢彭兄,这些数目他日必当奉还。”

  彭无望连忙摆摆手笑道:“郑兄当日舍死忘生将义妹从年帮中人手中救下,我们一直未曾报答,更何况郑兄乃是思雪的好朋友,这笔钱只管拿去使用。”

  郑绝尘正色道:“不然,道义归道义,钱银仍要分明。这笔钱是我从你手中借的,定要还给你。”说罢不待彭无望答话,迳直站起身,走出房门。

  本来和他一起坐在房间里的连锋和萧烈痕同时一怔,没想到郑绝尘对彭无望这么不客气。

  反倒是彭无望笑了起来:“郑兄脾气是古怪了些,不过古道热肠,为知己两肋插刀,我一向非常欣赏,一直想和他交个朋友。不过,我们性情大概不甚相投,所以多日以来仍然只是点头之交。”

  连锋微微一笑,道:“难得彭兄如此慷慨,我和萧兄都非常感激。

  这次的两万两是我们和郑兄一起向你借的,他日定当如数奉还。”

  彭无望笑着点点头,看了看萧烈痕,忽道:“萧兄,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

  萧烈痕连忙抬了抬手,运了运气,道:“请,请……请直说。”

  彭无望挠了挠头,思索了很久,才说:“萧兄,那赌仙子梅凤凰是否喜欢你?”

  萧烈痕的脸立刻红中透紫,想了很久,才支吾着说:“我……我也不清楚,不……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似乎对我……我没……没有……但是又好像有……”

  看他说得实在辛苦,连锋只好接过话头:“其实萧兄和梅姑娘自小玩到大,感情本来极好,但是自从萧兄枪法有成之后,二人便疏远了很多。恰好也在这个时候,萧兄得了口吃之症,更添障碍。 ”

  彭无望的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想了想,又对萧烈痕道:“萧兄,恕我直言,如果梅姑娘不喜欢你,即使这次赌局你赢了,也不会让她喜欢你多一点,就算结成连理,恐怕也是貌合神离居多,这又是何苦?”

  连锋深有同感地点点头,看着萧烈痕道:“萧兄,其实我心里和彭兄想得一样,不知你怎么看?”

  萧烈痕很认真地想了想,用力摇了摇头:“我……我离不开……

  开她,怎样都好,我一定要……要把她娶回家。”

  连锋苦笑着对彭无望说:“我早猜到他会这么说,所以一直没有反对这场赌局。”

  彭无望叹了口气,道:“萧兄,不如这样,你想一想,梅姑娘为何会突然对你冷淡下来?”

  萧烈痕摇了摇头,支吾着说:“太多……多了,我的样……样子也不称……称她的意,我的话……话,她也不中意。”

  彭无望又问:“那你以前都是这个样子,她为什么会喜欢你?”

  连锋失笑道:“彭兄为何对这件事这么有兴趣?我原以为彭兄是个平生不二色的鲁汉子,原来全都料错。 ”

  彭无望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脸色微红,苦笑道:“连兄莫要取笑我了。男欢女爱,谁不向往,只看有缘无缘,运气够不够好罢了。”

  听到这句话,连锋心中微微一震,竟对他生出一种深得我心的知己之感。

  萧烈痕仍然在艰难地组织着语言:“以前,以……以前,我……

  我不是……是这个……”

  连锋一笑,道:“萧兄是说,以前他并非驼背弓腰,畏畏缩缩,反而甚是挺拔开朗。但是在他十五岁悟出令他枪法大进的一字旋枪之后,曾经误伤了和他喂招的亲叔父。从此深自忏悔,心情压抑,患了口吃之症,从此便是这副样子。本以为在他叔父伤势痊癒,和他尽释前嫌之后,他的心结解开,口吃自然会痊癒。 谁知道积年累月下来,萧兄的口吃症反而愈演愈烈,后来又添上这缩腰驼背的毛病,直到如今。”

  “原来如此,”彭无望有悟与心,奋然道:“萧兄,梅姑娘喜欢的是你以前的样子,这事儿好办。 你可知道,我从小也是个口吃之人。

  不过我想出法子治好了,现在我把法子教给你就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