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意外相逢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458 2003.12.04 12:24

    走在从扬州到苏州的官道上,李读一直在不停地喃喃自语,仿佛非常紧张。

  彭无望看在眼里,笑道:“李先生,不必发愁,战神天兵再可怕,也不过是个死物,凭着你的智慧和我的武功,相信一定可以制服它。何况此行还会碰上很多高手,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李读沉重地叹了口气,道:“你们实在太小看战神天兵的威力了,而且它绝对不是一个死物。”

  彭无望眉头一皱,问道:“李先生,此话怎讲?”

  李读叹息道:“你可知道,这战神天兵乃是古时候的无名巧匠从天外飞坠的陨石上提取奇特金属经过淬炼而成。这个奇特的金属,乃是活物。”

  彭无望一惊,忙问:“金属就是铜铁之类,而非血肉,又怎会是活物?”

  李读苦笑道:“我说了你也不会懂,也许你认为所有的生物都是血肉所铸,但是你看那些乌龟蛤蜊,它们的外壳坚硬,绝非血肉而成,而是石质。所以,世间既然有石质外壳的生灵,又怎会没有金属外壳的生灵?”

  “金属外壳?”彭无望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是说战神天兵乃是披着金属外壳的生灵?”

  李读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彭无望又问:“可是,它被人淬炼过,那就是说被火烧过,怎么还能够活着?”

  李读道:“普通的火焰烧不了它,只能够让它变形,只有真正高温的火焰,才能够将此物炼化。”

  “就好像三昧真火?”彭无望试探着问。

  李读的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沉吟了良久,才道:“不错,就是三昧真火。”

  “你有三昧真火吗?”彭无望好奇地问。

  “有,有。”李读拍了拍背上的行囊,道:“就在里面,我为了等这一天,已经苦苦熬了几十年。”

  彭无望放心地大笑了起来:“这样我们万事俱备,就看着战神天兵怎收场了。”

  “事情有这么简单就好了!”李读严肃地说:“现在这东西可以瞬息移动,千变万化。而我的激……我是说我的三昧真火只够烧它一次的,所以必须有人先将它逼住,让我能够一击而中。否则,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彭无望一拍胸脯,道:“李先生放心,有我彭无望在,战神天兵绝对无路可逃。”

  李读赞赏地看了看彭无望,道:“小伙子,果然很有侠骨。”他咳嗽了一声又道:“其实这一次消灭了战神天兵,我在这里也没什么可牵挂的,你护卫我去找战神天兵,也算是一次护镖,钱是一定要给的。”

  彭无望脸色一沉,道:“李先生,我敬你是个智者高人,才愿意和你同行去找战神天兵,你要是给我钱,就是看不起我了。”

  李读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臭小子,照你这么说,你以后都别想靠行镖赚大钱了。”

  彭无望扬了扬眉毛,脸上现出不解的神情。

  李读接着说:“你看,你是开镖局的,你的行为应该从属于镖局。而你现在正在进行的也是保镖的行为。如果你不要钱,也就是将自己的酬金定为零,那就坏了镖行的规矩。你想想,如果大家都知道你护镖不要钱,那么都来找你托镖,这可不就是让其他镖行的人统统饿死了?”

  “我是敬重李先生才特例不收钱,至于别的人嘛,我……”彭无望艰难地思考着说。

  “那就更不对,这是双重标准,客人会认为你很不公允,那么彭门镖局就没了信誉,没有了信誉的镖行是无人光顾的。到时候,你就是飞虎镖局的千古罪人了。”李读侃侃而谈。

  “这么严重,这些我都没想到。那么,这次护镖,我要收钱!”彭无望思索良久,连忙说。

  “这就对了,看,这趟镖是人镖,护的是我李读,凭我李读的声望,再加上此行的危险性,收我三万两银子也不过分。至于订金,就是一万五千两了。”李读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袋子,交到彭无望手中,道:“拿着。我已经将我大部分的财产变卖,平价买进了这些南珠。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货色,五十个加起来足有一万五千两。你先拿着。”

  彭无望目瞪口呆地接过这一大袋南珠,不知说什么好。

  “剩下的部分,到了此行结束后,我再补齐。这样,银货两讫,互不赊欠,才是做生意的正途。你要行镖,光靠血气是没用的,要多动脑筋,还要守规矩。”李读摇头晃脑地说。

  彭无望茫然点了点头,忽然道:“李先生,此行结束后,如果你没什么事儿,就到我们镖局做司库吧!怎样?”

  李读身子一晃,差一点儿从马上跌了下来。

  当彭无望看到刚从杂货铺里抱着各种各样江南小儿玩具走出来的跋山河的时候,两个人都怔住了。

  “你是……”彭无望虽然见过他两次,但是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

  “彭公子,你好。”跋山河一见到他,心中一紧,彭无望无意中散发出的惊人气势激引着他体内的真气狂暴如沸,他几乎要忍不住拔出腰畔的五尺马刀。

  “这位兄台,我们已经见过几次,可是我一直未曾请教兄台高姓大名。”彭无望恭恭敬敬地一拱手,眼中不期然露出惊喜的神色。

  “在下跋山河。”跋山河手忙脚乱地想要将抱在面前的玩意儿收到背后,但是一不小心将东西掉了一地。

  彭无望和李读立刻赶上前,帮他一样一样捡起来。

  “跋兄,你有家小在附近吗?”彭无望将一个精致的布娃娃塞到跋山河的怀中,好奇地问。

  “我,嘿……”跋山河从来没有这么窘迫过,几乎不知如何回答。

  彭无望看他支吾以对,想起自己和他尚不算深交,连忙转移了话头,笑道:“噢,跋兄,让我来介绍,这位就是江湖上闻名的巧手匠李读。 ”说罢,用手一指李读。

  李读虽然不知道跋山河是何许人,但是既然彭无望对他另眼相待,倒也诚心接纳于他,微笑着说:“跋兄弟,幸会。”

  跋山河点了点头,道:“彭公子,此地巧遇实在有缘,可惜在下身有要事,就此告辞,他日相遇,后会有期。”

  彭无望见他要走,连忙说:“跋兄且慢,在下有事相询。”

  跋山河只好收住想要拔腿飞奔的脚步,沉声道:“什么事?”

  彭无望的脸微微一红,小心翼翼地问:“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问一些关于贵上的事情。”

  跋山河这才想起彭无望曾经不顾一切地向锦绣公主下聘,对自己的主子可以说是一见锺情。想到彭无望的一番愣话,竟将机心巧智、言语锋锐的锦绣公主吓得落荒而逃,不由得微微一笑。

  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不知道彭公子想要问些什么?”

  彭无望的脸上更加火热,道:“不知道贵上平日性情如何?”

  “啊?”跋山河吓了一跳。

  一旁的李读白眼一翻,连退了好几步,远远躲到了一旁,装模作样地在一个路边摊东挑西捡。

  彭无望挠了挠头,仔细地组织了一下心里的话,一口气地问道: “不知道她心地如何?是否贤良淑德、温柔孝顺,抑或者只是徒有其表的蛇蠍女子?”

  “混帐!”听到彭无望此话,跋山河勃然大怒,道:“我主子乃是天下最仁善睿智的女子,也是我跋山河今生最崇敬的人,你如此说她,我要和你决斗!”

  听到这句话,彭无望心中大喜,一把拉住跋山河的衣袖,道: “原来她竟是个如此不凡的奇女子,那一****听她为了收敛列位先人遗骨,竟然聚集武林高手图谋战神天兵,还以为她是个自私自利的蛇蠍女子,那是我多心了。现在想一想,她为了收敛先辈遗骨,如此殚精竭智,果然孝顺,只是思虑不周。”

  跋山河费了半天劲儿才摆脱了他的双手,脸上露出一丝怜悯,道:“你不要对我主子癡心妄想,她不会喜欢你的,你醒醒吧!”

  彭无望双眼神色一黯,道:“我早就知道。可惜,我彭无望一生不二色,直到见到她时,才知世间男女之事。我在情窦初开的时候遇上她,从此一见难忘,自问今生再也难以对其他女子动情。如今的我,只希望她是一个表里如一令人敬爱的好女子,也不枉了我这一片癡心。

  至于非分之想,那是不会再有的。”

  看着彭无望怅然无悔的面容,跋山河彷彿看到了当年自己初遇锦绣公主的情形,他万万没想到貌似粗豪的彭无望,心中竟然有如此深挚的柔情、如此旷达的心胸。

  “你,”跋山河怔了很久,才说:“你其实不必对我说这些,我们才认识不久。”

  彭无望苦笑了一下,道:“彭某一生行事无愧于心,事无不可对人言。”

  跋山河的眼中露出一丝感动的神色,没有说话。

  彭无望叹了口气,又道:“其实,我还有一件事相询,不知道跋兄是否可以见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