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约战少林

大唐行镖 金寻者 7474 2003.04.22 21:32

    当金百霸和金夫人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整个金氏镖局里只剩下几个端茶送水的仆人,其他的护院,趟子手,镖师还有府中家丁全部都已经不见了。金百霸看了看躺在同一间屋子里的金夫人,颤声道:“夫人,你还好吗?”

  “呸,好什么?这一回我们金家声威尽失,就算捡回性命,也不过是苟活人世的废人。”金夫人切齿道。金百霸环视了一下四周,道:“夫人,我们的家丁仆众呢?”金夫人冷笑一声,道:“你问我,却叫我去问谁。”

  这时,金天虹匆匆从门外奔了进来,看到父母同时醒来,大喜道:“爹,娘,你们都已经醒了!太好了。”

  “虹儿,过来。”金夫人向她摆了摆手,道。

  金天虹连忙走到了她的床边,问道:“娘,什么事?”

  金夫人道:“是不是你遣退了所有的家丁仆众?”

  金天虹点了点头,道:“娘,彭无望十天之后就会再次来金府,这一次他说什么都不会放过金家,所以女儿遣散家众,免得他们枉死填命。”

  金夫人哼了一声,道:“好,好,果然是个侠义心肠的好女儿,和你爹早年时候一模一样。”“娘?”金天虹心中一颤,问道,“你是不是认为我作得不对?”

  “哼!我问你,你有没有向咱们黟山越女宫求援?”金夫人声色俱厉地说。

  “娘,我已经让师姐方飞虹去求援了。但是,黟山和洛阳相距千里之遥,我想她们可能赶不过来了。”金天虹颤声道。

  “所以你才会花去这许多功夫去作无谓的事。”金夫人怒道。

  “夫人,你又何必埋怨女儿呢?她这么做也不过是不想多伤人命。”金百霸沉声道。

  “呵,现在你又想做英雄了?当初你又何必用飞燕回翔害死彭无忌?”金夫人冷笑道。

  “夫人,唉,都怪我一时糊涂,行错一步,惹来这灭门之祸。”金百霸叹道。

  “算了,娘,现在我们命在顷刻,何必互相埋怨,”金天虹小声劝道,“让我们抓紧这最后十天好好相聚。”

  “你胡说什么?”金夫人大怒,“难道你想我们全家就这样在这里等死么?”

  “除了这样,娘,我们还能做什么呢?”金天虹哭了出来。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抓紧时间逃出洛阳,留得有用之躯,好为你那五位苦命的哥哥报仇雪恨!”金夫人大声道。

  “不,不能逃!”金百霸忽然大声道。

  “什么?夫君,你难道有什么退敌的良策不成?”金夫人问道。

  “没有,不过,我金百霸一生雄据洛阳,早已经落地生根。让我金百霸避祸出逃,我宁愿一死。”金百霸斩钉截铁地说。

  “难道你忍心看你的女儿陪你一死么?”金夫人大怒。

  “娘,女儿的意思和爹一样,誓与洛阳金家共存亡。”金天虹低声道。

  金夫人看了看他们父女二人几眼,费然长叹一声,道:“这叫自作自受,好吧,虽然为娘的做了许多阴险之事,从此天怒人怨,但是为娘总算还有个有出息的女儿守在身边,有个有骨气的夫君同生共死,也算够了。”她轻轻拉住女儿的双手,目光中露出慈爱之色。金天虹感到眼圈一阵发热,叫了一声“娘亲”,扑进金夫人的怀中。金百霸颤抖着走下床,来到妻女的身边,张开长长的双臂,将二人一起揽在怀中。

  方飞虹带领着在洛阳一役中多少带着点伤的越女宫同门星夜兼程向黟山赶去。自从出道以来,方飞虹以越女宫神女殿第四代首席女弟子的身份闯荡江湖,从来都是无往而不利。江湖之上,无论黑白两道,正邪高手,都要对她退让三分。然而,洛阳一战,彭无望以一柄飞刀,一套普普通通的罗汉拳,毫不留情地将自己和同门师妹们一一击倒,在天下人面前让越女宫的声誉蒙受天大羞辱,更让自己从此在江湖之上抬不起头来,此仇此恨,她说什么都不会就此算了。

  刚刚离开了河南境内,方飞虹忽然看见黟山越女宫的神鹤在天上横掠而过。越女宫所在之地有几处与世隔绝的水潭,特别适合水鸟生长,乃是从北方飞来的仙鹤栖息之地。从战国时代以来,越女宫人氏代代饲养仙鹤自娱,仙鹤经过数十代的精心培养繁衍,吸收黟山甲于天下的钟灵之气,渐渐生出一种身躯巨大的奇异品种,这种仙鹤体积庞大,气力惊人,不但独具灵性,而且非常的勇猛善战,甚至可以作为征战沙场的神兽。她欣喜之极,心想:真是太好了,神鹤舞处,必有宫中高手出没,难道是天女宫的众位师叔师叔祖卜算出今日的危机?

  方飞虹立刻仰头努嘴一声呼哨,清越的哨声直上云间。那正在碧空翱翔的神鹤听到这哨声,也长鸣了一声,俯冲了下来。这只神鹤,身长一丈开外,双翅一展,足有三丈,从空中飞来的声势,飞沙走石,惊天动地,众越女宫弟子的马匹嘶吼不绝,竟然纷纷受惊。幸好越女宫子弟个个武艺精湛,熟练地勒住缰绳。方飞虹飞身下马,冲到神鹤地面前,亲昵地揽住它的脖颈,低声道:“小鹤乖,小鹤听话,告诉我你的主人们呢?”

  嵩山山高万丈,居于天下正中,自古以来,世人称之为中岳,被历代君王视为王者之山,为各代君王所衷。秦,汉,北魏君王都曾在此祭奠过山神。太室山东南麓黄峰盖下秦代建有太室祠,后称中岳庙,此时正值此庙极盛之时,善男信女,烧香拜佛者络绎不绝。山中汉代所建的汉三阙,太室阙,少室阙,启母阙闻名遐尔。太室阙,太室阙是汉代太室山庙前的神道阙,建于东汉时期,阙身四面雕有人物、动物、建筑物等五十余幅画,形态生动,线条流畅。另有隶篆铭文,是书法雕刻艺术中的上上之选。

  少室阙在少室山下,铭文叙述了大禹在古时治理洪水时“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

  启母阙在万岁峰下,是启母庙前的神道阙。在阙的东北面,耸立着一块几丈高的石头,名为“启母石”。相传古时大禹治水感动上天,天帝施展法力,将大禹变成可以开山凿渠的力士,从此治水方有成效。

  已有两百余年历史的嵩阳书院建于嵩山南路,自古才子辈出。院内汉代册封的将军柏至今高耸入云,清荫染碧,煞是引人。

  但是,嵩山最为闻名天下的所在乃是位于少室山上的少林寺。寺院建在郁郁葱葱的丛林环抱之中,所以起名“少林”,意为建在少室山下密林中的寺院。此寺建于北魏年间,乃是佛祖达摩祖师自海而上,经南越蛮荒之地,过江都,后一苇渡江,来到嵩山建寺而成。达摩祖师在这里将经说法,开坛论禅,从此确立了禅宗在中国的地位。而在隋末唐初,少林寺又因为一段十三棍僧救唐王的佳话,身价百倍。现在身为天子的唐太宗李世民因为感念少林僧众的救命之恩,下了一道圣旨,钦赐少林寺的十三僧紫金袈裟,允许少林寺驻扎僧兵。从此少林寺确立了在中原武林的泰山北斗的超卓地位。也开启了被后世盛赞的天下武功出少林的契机。

  在大唐武林中,论剑道中的极至剑罡,剑气,以越女宫推为第一,论剑法变化,天山剑派当仁不让,论拳脚腰马功夫,则首推少林。所以有剑出天山,拳出少林,罡出黟山的口谚。

  天下第一录的作者方百通每每谈到天下第一派时,往往犹豫不决,从来不下断语。实在是因为,黟山越女宫,嵩山少林寺和天山剑派顶尖高手层出不穷,从来没有分出过高下。但是,正是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天下第一的盛名何等威风,即使武林中的绝代高手,游戏人间的世外高人也无法等闲视之。

  就在彭无望勇闯洛阳的前一天,嵩山少林寺的大雄宝殿之内被放入了一封战书。大雄宝殿乃是少林寺的正殿,殿中如来佛相高达十丈开外,金碧辉煌,宝相庄严。少林寺弟子对于大雄宝殿敬重有加,每天早晨,午后和黄昏时分,都有专职的弟子负责打扫,清洗佛像。每日在寺内巡逻的武僧更是将大雄宝殿视为巡查的重点,早中午各有三班一流好手在此巡视。但是,这封战书却是在正午十分,杂役弟子刚刚清洁完佛像,而巡寺的武僧正在大雄宝殿集结的时候,宛如从地底下钻出来一般被放在了如来佛像的手掌之上。然则留书之人轻功之佳,实令人匪夷所思。

  战书被巡寺的武僧首领在最快的时间里送到当今少林寺的主持方丈无尘大师的手中。战书乃是黟山越女宫的宫主仙羽一剑左念秋的亲笔所书。上面写着:

  无尘大师安好,自江左一别,匆匆三十年,光阴似水,滑指而过,实令人怅然若失。回想当年,嵩山之巅,拳剑论交,酣畅淋漓,令本宫神思牵绊,未敢一日或忘。当日之天下第一之争,平局收场,未分胜负,实为憾事。近年来听闻渡远大师羽化仙游而去,未有机缘再次领教大师旷世难逢的绝代武功,令人深有沧海遗恨之慨。

  今膝前有一小徒,尽获本宫真传,隐隐有青出于蓝之势,特命其携本宫昔年所配之天痕剑,来会少林寺诸位前辈高手。

  此战若越女宫侥幸胜出,则天下第一派之名终有归属,解去多年深悬武林同道心中之惑,岂不快哉。

  少林方丈无尘禅师知道事关重大,立刻传令知客僧去请来,罗汉堂,达摩院,般若堂,戒律院,菩提院和藏经阁的诸位主事一起商议对策。

  无尘大师待诸位主事都看过这封战书之后,缓缓说道:“各位师弟,老衲主持本寺未到五年,便遇上这天大的难题,不敢擅作主张,所以请来诸位商议一下。”

  主持罗汉堂的无畏僧首先开口:“师兄,越女宫自恃祖传剑法神功,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这次竟然还欺上门来,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若然那个什么小徒真敢闯上山来,就让我先出马,看看她是否真的是三头六臂。”

  无畏僧乃是当年十三棍僧中的一位,本来在寺中职位低微,但是勤奋好学,武功进步神速。王世充剿灭少林寺一役之中,他以一柄戒刀连杀王世充麾下七员大将,带领十数名少林子弟杀退了过千的郑军,护寺有功,被破格提升为罗汉堂主事,专司护院之责。此僧虽然已经剃度,但是仍然性如烈火,豪言快语,一派江湖豪杰的风范。

  主持戒律院的无念禅师一摆手,道:“无畏师弟,稍安误躁,你如此性急,难保不犯嗔戒。我们少林寺乃是守礼之地,若然越女宫想要闯山,我们也要先和她们讲明道理,然后在动武不迟。此乃先礼后兵之道。”无念大师执掌戒律院,铁面无私,执法极严,连无畏僧见了他都肃然起敬,不敢有丝毫放肆。这时见他言之有理,连忙说:“无念师兄所言甚是。”

  达摩院主事无痕大师思索了半天,摇了摇头。无尘大师见状问道:“无痕师弟,莫非你有话要说。”

  “唉,”无痕大师叹道,“师兄,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对于这个越女宫宫主口中的小徒的来历武功一无所知,我们达摩院实在难以因材施教,调教出能够对付她的弟子。”无痕大师所司的达摩院专门负责传授门下弟子少林武功,所以他一看到战书分外紧张,因为如果少林寺找不出能够敌得过越女宫门人的弟子,可以说他首当其冲,难辞其咎。

  “哈哈,”般若院的主事无忧大师笑了起来,“无痕师兄不必过虑。想那越女宫弟子不日便到,你哪有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训练出可以克制她的弟子?而且越女宫宫主在信中已经言明会战少林寺诸位前辈高手,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她会选上达摩院的第三代弟子。”般若院专司搜集江湖之上各门各派的武功家数,然后编辑成册,以贡少林弟子参详比较,或是创制新招。少林寺七十二项绝艺中就有相当多的武功乃是来自般若院,无忧大师常常涉足江湖,收集武林中的新鲜招式,见多识广,所以比无痕禅师多懂一些人情世故。

  无痕大师长出了一口气,道:“如此我就放心了。既然她是冲着我们来的,就让我们这几把老骨头去挨挨越女宫的神剑好了。”

  众位老僧都笑了起来。

  “阿弥陀佛,”菩提院的主事无量禅师忽然道,“方丈师兄,达摩祖师所创少林寺所为何事?弘扬佛法,钻研禅理,普渡苍生才是本寺正道。武功比试,江湖虚名不过是鸡虫争鸣的小事,实不足以介怀。方丈师兄何不将此事搁下,不作理会。所谓万事皆有前因,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环,应当随缘面对。”

  无量禅师乃是十三棍僧之首,武功盖世,禅功精湛,主持菩提院,专研禅机佛理,对于江湖中的风云变化完全不感兴趣。

  “阿弥陀佛,无量师兄金玉良言,贫僧深以为然。”一直没有说话的藏经阁主事无休禅师开口道,“老衲执掌藏经阁多年,本寺僧众入阁之后,多去钻研七十二项绝艺,勇猛精进,废寝忘食。而对于金刚经,法华经,阿含经和迦楞经却碰也不碰。这些禅经佛理积尘日深,无人理会。而七十二绝技的手抄本却被翻得封页横飞,破烂不堪,实在是本末倒置,不知所谓。”

  无畏僧看了无痕大师一眼,无痕大师瞟了脸色微红的无忧大师一眼,三个人脸上同时露出惭愧之色,垂下头来。

  无尘大师沉思了良久,道:“我派自达摩祖师始,确立禅宗正统的地位,历经百余年来的风雨飘摇,经五代十国,隋末唐初,仍然屹立如山,僧众云集,而曾经盛行一时,与禅宗分庭抗礼的净土宗,青黄两宗却渐渐势危,颇有后继无力之感,诸位可知原因否?”

  无量大师长颂一声佛号,道:“本宗佛法不重形式,废除诸项繁文缛节,讲究缘法顿悟,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法理简明深刻,引人入胜,乃是佛法正道,皈依者众,乃是当然之事。”

  无尘大师点了点头,道:“这确是原因之一。”

  无休大师听出方丈的言外之意,道:“方丈师兄莫非另有高见?”

  “阿弥陀佛!”无尘大师缓缓点了点头,道,“诸位师弟可知南北朝之时,中原有多少佛寺?”无休大师主持藏经阁,知闻甚博,忙道:“有名的大约有五百多座,没有列入典籍的,相信有上千座之多。”

  “正是。”无尘大师抚掌道,“如今这些寺庙安在?”

  “唉,大多毁于战火,实令人嗟叹。”无量大师长叹一声,脸上露出悲天悯人之色。

  无尘大师又道:“而为何我少林寺又能够在烽火连绵中屹立如初,绵延至今?”

  无畏僧猛地一拍大腿,道:“照啊,方丈,那是因为我们少林寺讲求以武健身,以武护道,以武降魔。历代训练武僧护院,才能保证禅宗佛法的昌盛。”

  无尘大师含笑点头,道:“不仅如此,我寺自红叶禅师始便有自强不息的传统,广开耕地,招募俗家弟子,交习武功,太平之时,用于强身健体,乱世之时,用于保寺护国。所以虽然经历两百余年连绵不绝的战火,仍然粮草充足,香火旺盛。这正是少林寺生生不息之因由。我寺前辈弟子创制七十二项绝技也正是因为遵循这自强不息的生存之道。”

  无休大师听罢连连点头,道:“方丈师兄所言甚是,少林寺之所以屹立至今,实是我寺武僧抛头颅,洒热血,用千千万万奋战不屈的性命换来的。”

  无量大师犹豫了一下,道:“这一点我也同意,但是这一次不同护寺保院,而是武林中的意气之争,似乎有些文不对题。”

  无尘大师笑了笑,道:“若在平时,将天下第一派之称让与黟山越女宫又如何。而当今天下虽然盛世之机已是一触即发,但是南方林士宏,萧铣尚未平定。北方朔方梁师都也未向大唐称臣。更可虑者,白马之盟已经快要到期,塞外突厥联军随时南下侵唐。若是让他们成功,这刚刚平静的天下又会如煮开了的沸水般动荡不停。天下老百姓更没一天好日子过。”

  无量大师问道:“天下之争,并非我辈修佛之人所能管得,方丈所说之事与这次比武有何关系。”

  无尘大师道:“以武护道,以武降魔乃是少林传统精神。而在数年之前,我寺更出了十三棍僧救秦王的一段佳话。数天前,当今天子派了密使前来,商议北上迎战*之事,老衲未经各位同门批准,已经一口答应了圣上的请求,决定组建一支五百人的僧兵,遣往河西雁门关听从李靖元帅的调遣,准备荡平突厥,为大唐建立长治久安的基业。”

  无畏僧又是一拍大腿,兴奋地说:“好,好,方丈师兄,你做得对。自陈朝到现在,百余年来,我们中土便倍受北方胡族的欺凌压迫,平民百姓死伤无数,如今大唐天子奋发有为,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我们岂能错过。”

  无量大师思量了一会儿,道:“此乃至善之举,老衲全力支持。”

  无休大师担心地说:“*骁勇善战,骑战之术无敌于天下,此战恐难操必胜。”

  无忧大师道:“老衲云游天下之时,曾见过突厥战士入侵中土所做的种种恶行。这些逐水草而生之辈,心中全无道德理法,兴之所至,*掳掠,无恶不作,视人命为草芥。若能将他们逐出漠北,让边境住民免受战火之苦,老衲愿意倾身以赴,不记成败。”

  许久未说话的无念禅师忽然道:“此事无论成败,都是为本寺争光的盛举,老衲愿意随军出征,主管军纪。”

  无畏僧大喜,道:“从没见过无念师兄和我的心思一样过,我愿意做个先锋,一起出征。”

  无尘大师见大家反应热烈,心中也甚是欣慰,道:“所以,这次比武,我们少林寺绝不能输,这不仅与我们少林寺的名誉息息相关,而且会影响大唐军旅和我们少林寺僧兵的士气。为了能够以昂扬的士气开赴边关,与大唐官兵一起和突厥决战,少林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绝不能让与他人。”

  与会的一众僧侣个个血脉贲张,激动不已,纷纷朗声应是。

  无尘大师满意地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无忧大师,道:“无忧师弟,你曾经游历天下,见闻广博,不知最近这几年来,越女宫可有什么杰出的弟子行走江湖?”

  无忧大师沉思了一下,道:“最近江湖传闻越女宫出了一名剑道天才,她四岁学剑,八岁得悟剑道,在十六岁时已经学全了越女宫驰名江湖的八十路剑法,在十八岁时出道,曾经遍会江湖上三十六位剑法名家,其中包括天山剑派古剑池的三位护法,还有人称雁荡五圣的五位剑法高手,未尝败绩。江湖中赠她剑仙子的雅号,位列武林七仙子之首。”

  无痕大师惊讶地说:“我入寺之前已经听说过雁荡五圣的大名,难道他们数十年的深厚功力,竟然敌不过个十八岁的女娃子?”

  无尘大师抚须道:“早闻黟山越女宫乃是奇花异草多生之地,历代门人都习练有栽种人参,何首乌和灵芝之类的大补之物的本领。想那剑仙子一定自小服食灵丹妙药,内功修为精进极快,所以小小年纪便可以精通越女宫八十路的剑法。”

  无痕大师更是担心,道:“如果她小小年纪竟然练成剑罡,我寺老少两代僧众,恐怕都非敌手呀!”

  无尘大师沉吟了一下,道:“本寺年轻一辈高手,除了罗汉堂和达摩院的十八罗汉,首推俗家弟子中的铜拳铁掌郑担山,可惜他出寺办事,不知能否及时赶回。”

  无忧大师笑道:“妙极,郑师侄不到二十五岁就练成了伏虎拳,韦陀杵,般若掌和百步神拳四项绝技,位列武林七公子,正可以和这位大名鼎鼎的剑仙子会上一会。”

  无痕大师摇了摇头,道:“差远了差远了,只会四项绝技,如何能够胜得了精通八十路剑法的越女宫剑仙子。”

  无尘大师叹道:“此事我们只能尽力而为,成败如何只能随缘而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