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二章 神兵出鞘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248 2004.03.11 16:18

    就在那股冰寒彻骨的雨水就要扑到身上之前,彭无望突然撩开残留的衣襟下摆,露出暗藏腰间的黑色刀鞘。

  他的左手用力拍在刀鞘之上,一抹暗色的飞虹破鞘而出,“咄”

  地钉在彭无望和天魔之间的街心。

  那妖眼般的墨色刀身一下子把天魔的心神全部抓住了,以至于遥遥击向彭无望的那股明玉劫掌力不知不觉地收回了九成后劲。

  虽然如此,那股雨水泼在彭无望身上的时候,立刻转化成了奇寒无比的冰晶,宛如蚕茧般把他牢牢裹住。只在一瞬间,彭无望整个人就被困在这个冰坨之中,动弹不得。

  “结束了!”彭无望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战神天兵!”天魔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无上宝刃居然被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年佩在身上。

  “来吧!”彭无望的心中一片坦然。

  他已经拚搏过了,所有的心血、所有的努力都已经付出,凭藉着自己的一身武功,根本无法杀死天下无敌的天魔,同归于尽是唯一的选择。

  他默默等待着那把嗜饮鲜血的魔刃,用最残忍的手段将自己的一腔快要被冻结的鲜血吸乾。

  战神天兵那妖眼般奇异的形状,让天魔有一阵子出神:那是一只妖冶迷人的魔眼,那应该属于一位艳如桃李,毒如蛇蠍的女人。这就是战神天兵的本性吗?在这通灵的神物之中,是否隐藏了一个如吸血女妖般残忍而贪婪的精灵?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牠屈服于自己的权威之下?

  天魔的心中洋溢着滚烫的火焰,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将是这个桀骜不驯的神兵唯一的主人。拥有了牠,自己就有了可以让天下人臣服于脚下的力量。他自信地挺起胸膛,双手背负到身后,昂然而立,静静地等待着战神天兵的第一波攻势。

  钉在街心的战神天兵开始发出得意洋洋的鸣响,牠闪电般飞入半空,妖眼般的刀身变成了长柄镰刀的形状,围着彭无望开始耀武扬威地划着圈子,刀锋示威般地在覆盖在彭无望身体表面的那层冰坨上刻画出一条条既长且深的痕迹。

  好几次,牠都要扬起锋锐的刀刃将彭无望拦腰斩成两段,但是在将要落刀的时候,牠却收住了刀势,发出厌恶的鸣响。

  突然,牠放弃了与彭无望的纠缠,一个翻身,朝着天魔闪电般扑过去。

  “终于来了!”虽然天魔不太清楚战神天兵为什么弃彭无望不顾转而向他进攻,但是他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只见他轻轻一掸衣袖,一股真气重重击在地上,面前的一洼雨水被这股猛烈的真气一振而起,化成了一片白花花的水墙,挡在战神天兵面前。

  战神天兵一无所惧,尖锐的嘶吼了一声,奋然撞入了水墙之中。

  就在这一刹那,天魔暴喝一声,明玉劫神功催发到极限,这层水墙刹那间化为坚硬无比的寒冰,牢牢将战神天兵楔在了半空之中。

  天魔的身影宛如乌云般来到已经被冻僵的彭无望面前,探手夺过佩在他腰间的神兵刀鞘。就在这时,战神天兵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鸣,整个身子宛如炼铁炉中的铁水,扭曲成各种各样杂乱无章的形状,接着慢慢凝固成流线型的分水峨嵋刺形状,奋然冲出了明玉劫寒冰的围困,朝着天魔厉啸着飞来。

  “好!”彭无望看在眼里,心里竟然为这柄魔怪般的神兵由衷地叫起好来,心中一阵轻松畅快。

  天魔冷哼一声,身子飘然而起,只一个纵跃,就轻轻松松地飞出十丈之远。 但是战神天兵的速度何等快捷,闪电般跨过这段的距离,朝着天魔的心口刺去。

  天魔神色不变,双手流云袖同时击出。轻飘飘的衣袖,此刻彷彿重若千钧,刮动着隆隆的淒厉风声,从两侧击向破空而来的战神天兵。

  当双袖在空中相遇的时候,炸雷般的气劲交击声轰然响起,处于风暴正中的战神天兵尖锐地鸣叫一声,身子高高扬起,分水峨嵋刺的形状渐渐开始散乱变形,化成了烂银虎头钩般的形状,远远飞开。

  而天魔那一双长长的衣袖也炸成了一天蝴蝶般的碎片,四外飞散。

  那一记流云袖让天魔占到了宝贵的先机,他如火的双目紧紧盯住在空中翻滚的战神天兵,用力嚥下涌入喉咙的一丝鲜血,明玉劫神功在瞬间催发到了极点。

  战神天兵的形状再一次改变了,变成了龙凤日月轮的狰狞样子,飞快地旋转着,发着乌楞楞的恐怖响声,朝着天魔扑来。

  天魔踏前一步,双掌朝着斜下方的积水猛然击出,瀑布般的雨水帘幕般罩向战神天兵。雨水在接触到战神天兵的一刹那,化成了玄冰。

  然而这一招似乎对战神天兵全无影响,牠尖啸一声,“卜”的一声冲出了玄冰的桎梏,朝着天魔扑来。

  天魔的心剧烈地跳动了一下,他没想到催发到十成功力的九重明玉劫竟然锁不住战神天兵的攻势。他飞快地发出三道连绵不绝的掌风,在自己身前铸成三座冰墙,身子宛如狂风般又向后退了十丈。

  战神天兵未作半分停留,势如破竹地穿过三座冰墙,朝着天魔气势汹汹地迫近,三声炸雷般的破冰声在傍水街头响起,彷彿令三军辟易的催战鼓。

  但是天魔的脸上却露出了欣然的微笑,他敏锐地发现战神天兵的行动已经比先前慢了半拍,似乎被明玉劫的寒气冻僵了。

  他果断地再次催动明玉劫那可以冻结万物的恐怖寒气,合着街上水洼中积蓄的雨水,铺天盖地地朝着战神天兵攻去。

  第一道雨水将战神天兵冻结在了一个高高耸起的冰团之中。那战神天兵依样葫芦,化成体长身细的分水峨嵋刺形状破冰而出。

  天魔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微笑,双掌齐举,明玉劫真气依照着碧波三叠浪的手法狂涌而出,第二道真气混着雨水再次将战神天兵牢牢裹住。

  战神天兵不甘心地在奇寒无比的玄冰中拚命挣扎,十息之内再次破冰而出,但是天魔催发的第三道真气再度笼罩了牠。

  此时此刻,在牠周围已经筑起了一个方圆三丈呈圆球状的巨大冰牢,而在这个奇异的冰牢四周,傍水街两侧的屋宇都已经被笼罩在一层冰冷的寒霜之下,街上的一切活物全都已经冻僵死亡,街面上的路面全部罩上一层光滑的冰层。

  战神天兵在冰牢之中,拚命扭动着身躯,左冲右突,尖锐的啸声从冰牢中传出来,转化成沉闷的鸣响。

  天魔提聚起十二成的功力,将威猛无俦的明玉劫神功催发到冰牢之上,那本已经坚硬无比的寒冰更加坚固难破,宛如铜浇铁铸。

  战神天兵愤愤不平的鸣响变成了淒婉的哀鸣,牠的形状疯狂地变化着,但是任何形状都无助于帮助牠冲出这坚固无比的冰牢。

  天魔感到一阵眼花心跳,他微微一笑,这种内力消耗到极限的情形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了,甚至连头昏眼花的感觉也很久没尝到了。

  看着战神天兵渐渐无声无息,他心中涌起一阵激昂的豪情:谁说突厥当灭,只凭这柄战神天兵,我便是去长安禁宫杀大唐天子,又有谁能阻挡?

  他抬起头,望着云开日现的碧空,仰天长笑:“天命所归?范青鳞,到现在你该知道这些都是骗人的鬼话。”

  就在他得意万分的时候,那柄战神天兵突然还原成最初那妖眼般的模样,“砰”的一声破开了冰牢最外层的冰壁,探出了大半截身子。

  “不好!”天魔大吃一惊,闪电般用眼角扫了一眼周围的地面,发现所有的雨水都已经凝固成纠结在地上的寒冰,一时半刻无法为他所用。

  只听战神天兵发出一声微弱的鸣叫,就要从冰牢里挣脱出来,天魔当机立断,张嘴在右掌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上连咬三口,接着左掌猛然击在右掌之上,三股血箭闪电般射在战神天兵身上,这些热血在一瞬间化成了橘红色的玄冰,将牠牢牢钉在冰牢之上。

  战神天兵似乎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再也不做任何挣扎,只是嘶哑地低声鸣叫着。

  天魔的身子轻轻颤抖着,刚才明玉劫的催动已经让他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再加上大量的失血,令他渐渐抵受不住自己的玄功所带来的寒气。

  他心中有数,自己这一次恐怕要觅地潜修数月才能够将今天的损亏弥补回来。

  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战神天兵终于要被他驯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