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黄土功名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921 2003.11.07 16:24

    华山之巅,多了数十座新坟。

  三十多个享誉江湖的白道高手,三十多个鲜衣怒马的武林英杰,尽数被埋葬在了险峻秀美的华山之上。

  这其中,也包括了威震江湖的霹雳公子厉寒罡和开山公子岳堂威。

  彭无望特地找来了一方巨石,用顾天涯留下的那把削铁如泥的碧血照丹心,奋力刻下了数行大字。

  武林公子厉寒罡、岳堂威会同苏州虎丘庄鱼剑春、鱼剑平,河南登州丹崖山庄孟年秋、孟年纯、孟雄、孟杰,山南归襄燕子垭飞燕山庄乔景晴、乔景荣、乔景烈,梁州南湖山庄慕容飞狐、慕容远山、慕容远存、慕容远魂、慕容飞龙,淮南太湖山庄欧阳战、欧阳善、欧阳智、欧阳俊,关中剑派方卓、路大通、鲁有义,崆峒剑派唐飞、白志强、王平、狄元化,峨嵋剑派一慧、一剑、一秋、一鹤、一雷道人,巴山剑派龙虎道人,杀天下第一杀手青凤堂主于此。英魂虽逝,丹心永存。

  苟活余子,啼血泣立

  从舍身崖一役幸存的白道中人,默默看着彭无望手书的石碑,心中思绪万千。

  “如果能够多来一些高手,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了。”崆峒派一个年轻弟子突然沉痛地说。

  众人一阵黯然。

  本来,方梦菁为求保险起见,诚邀了江湖上很多武功高强的前辈名家。但是这些人或是因为执着于神兵令无法抽身、或是忙于争夺天下第一录上的排名、或是不屑于和众人为伍,都没有来。

  江湖正义,不是每个人都把它放在第一位的。

  “那青凤堂主到底是死是活?”有人问道。

  “当然死了,难道你没听到吗?她服了百余种毒药,如今药力发作,必死无疑。”

  “如果不是彭公子的那一刀,她还死不了呢!”

  “不然,厉兄和岳兄劈了她一掌两枪,那才真的要了她的命。”

  “我说是郑公子的神箭最后奠定了胜局。”

  “其实我们都算没少出力,我的几个师兄都战死了。”

  “在下师叔也驾鹤西去了,敝派出的力可也不少啊!”

  众人开始小声地议论了起来,不少不识愁滋味的年轻子弟已经忘记了战友的罹难,开始争论这一役的功臣。

  彭无望苦笑了一声,捡起青凤堂主留下的青锋剑,来到了悬崖边。

  “义兄!”、“三弟!”红思雪、华不凡和郑担山看到他的样子,一起出声询问。

  彭无望摇了摇头,猛然双手一抖,顾天涯的碧血照丹心和青凤堂主的青锋剑化成青白两道飞虹,摇曳着向舍身崖下坠去。

  “大哥,你这是?”红思雪来到他身边,轻声问道。

  “顾前辈和青凤堂主十日之后,很可能会葬身于此,就让这两柄剑先一步去等他们吧!”彭无望怅然道。

  “大哥!”红思雪痴痴地看了他一眼,心里忽然了悟——不错,十日之后,青凤堂主将死在顾天涯怀中。那时候,顾天涯悲痛欲绝,必会将她的尸体带到舍身崖定情处,飞身一跃,从此同入黄泉,遵守二人同生共死的誓言。那个时候,有青锋剑和碧血照丹心相伴,也算让人心安。

  “顾前辈真的太可怜了。”红思雪喃喃地说。

  “还没发生的事情,也难说得很。”彭无望看了看她,安慰道:“也许会有什么转机,也许他们会有什么奇遇。没到最后关头,总还有一丝希望的。”

  “是啊!”红思雪振作了一下,勉强笑了笑:“这里的鲜血已经太多了。”

  彭无望回头看了看舍身崖,长长叹了口气——我给他们那颗珠子的时候,就是保存了这一线希望。虽然很渺茫,但是有希望总比没有强。

  ※※※

  西岳庙璟灵殿内,方梦菁和洛鸣弦正端端正正地跪在华山神白帝少昊的神像前,默默祷告,希望上山的豪杰们可以平平安安回来。

  方梦菁心中最担心的是彭无望和红思雪,这两个人一个对她恩重如山,有四次救命之恩,其中两次还是舍身相救,方梦菁一直心思报答,如果他这一次有三长两短,那这份恩情便令人终身抱憾了。

  另一个是她的闺中知己,性情磊落中不失温柔纤细、旷达而又善解人意,是通宵畅谈的良朋益友,也是方梦菁心中非常敬佩的巾帼英雄。

  而洛鸣弦心中却着实紧张着他的新任师父——彭无望。

  虽然才短短的几天,但是彭无望的英雄形像已经深深地植入了他的心中。

  他一生之中所遇到的江湖上成名立万之辈,大多有些傲气,连名震江湖的七公子都随时随地不忘记自己的派头。

  只有彭无望有着几乎和他一样的赤子之心,似乎这些年来在江湖上拚死搏杀所挣来的威名对他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当起自己的师父,却仿佛认识了一个新来的师弟,亲切和蔼,拚命将得意的功夫统统教给了自己,没有一点藏私,令自己获益良多。

  洛鸣弦痴痴地望着西岳之神威严的雕像,暗暗祝福着:“山神爷爷啊!山神爷爷,若你能保佑彭大哥平安回来,洛鸣弦定要为你重塑金身。”

  这时,清晨时分,人烟稀少的西岳庙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宿鸟的鸣叫之音。

  “难道是他们回来了?”

  方梦菁和洛鸣弦互望了一眼,急匆匆地站起身,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跑出了西岳正殿,一路小跑地来到了五凤门。

  彭无望一行人等气喘吁吁地来到了二人面前。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唐代华山中奇险的苍龙岭、百尺橦等地都没有修筑台阶栈道,跋涉其中,分外艰难。在回来的路上,有几个年轻的世家子弟因为苦战力疲、脚底发软,差点坠落悬崖,幸亏彭无望飞身相救、红思雪飞鞭来援,才化险为夷。

  看到彭无望和红思雪安然无恙,方梦菁和洛鸣弦都放下了心来。

  洛鸣弦一个欢呼,扑上前将彭无望搂住,刚要说话,彭无望已经仰天栽倒在地。

  原来,他本来血战青凤堂主已经耗尽真元,下山之时又对同伴连番施救,此时已经萎顿不堪。洛鸣弦这生龙活虎的一扑,他实在承受不了。

  “彭大哥,你怎么了?!”洛鸣弦吓得几乎哭了出来。

  “没事、没事。”彭无望慢慢爬起身,沉声道:“鸣弦,从此以后,你要叫我师父了。”

  “师父!”洛鸣弦欣喜若狂,急道:“青凤堂主已经死了?”

  彭无望看了看身后众人,见大家都无异议,便朗声道:“不错,青凤堂主已经不能生离华山。”

  方梦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爹爹,你老人家在黄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她看了看周围的众人,发现少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心中一黯,问道:“各位,厉公子和岳公子如此武功,难道?”

  此话一出,众人的脸上都露出悲戚之色。

  彭无望叹了口气,道:“厉公子和岳公子舍身相搏,终于重创了青凤堂主,才能够令我们有机会杀了她。他们却因此英勇牺牲。”

  “哼!”郑绝尘哼了一声,随即发现所有人都用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他,旋即叹了口气,咳嗽一声道:“不错,若无他二人,我等不能生离华山。”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彭无望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他一撇嘴、两眼一翻,不再说话。

  ※※※

  当天晚上,众人在华山东北的蒲州落脚投栈,红思雪和方梦菁才又有机会聚在一起叙话。

  方梦菁迫不及待地催促红思雪将华山一战的种种细节一一描述。

  原来,方梦菁仍然未放弃续编方百通先生的武林轶事录,记录武林之中的传奇故事和重大事件,以为后世武林参考之用。

  围杀青凤堂主的华山一战,论其重要性和传奇性,都有必要在书中大书特书一笔。而方梦菁本人也对这一战的经过有很大兴趣。

  红思雪也有很多思绪情愫郁结心中,希望找人倾谈,所以立刻原原本本地将华山一战的整个经过叙述了一遍。

  当听到顾天涯和萧月如被人离间,彼此误会而劳燕分飞之时,方梦菁惊讶地啊了一声,半晌才道:“我和爹爹一直以为顾天涯是为了顾全民族大义才和萧郡主分开,原来其中有着许多曲折。”

  红思雪道:“不错,拆散他们的人是突厥长公主萧夜如,她的突厥姓名暂且不知。这个人实在太可恶了。”

  方梦菁轻轻叹了口气,道:“所以顾前辈并非绝情忘义之辈,我当初的确错怪他了。那,后来如何?”

  红思雪道:“顾前辈一出场就以剑尖刺穴,将所有人都点倒在地,只有义兄侥幸躲开。后来……”

  她于是原原本本地将顾天涯和萧月如冰释前嫌的过程全盘托出——萧月如三十年来如何痛饮毒药以化相思而致面目全非、顾天涯又如何不离不弃而决意以身殉情、萧月如又如何因散功而恢复了容貌、顾天涯又如何遍寻镜子不得而捶心泣血。

  方梦菁听得目眩神迷,半晌才悠悠叹道:“能得顾天涯如此倾心以待,萧月如这些年来受的苦也算值得。”

  她恍惚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道:“那个突厥长公主实在不简单,不但能够力抗顾天涯三十年不让他踏足郡主府一步,而且设计令两人误会,从此使中原多了一个杀人无数的青凤堂主。她的智谋武功,真的太可怕了。听说当年渭桥一战,就是她亲自暗中策划,令突厥人马分多路攻唐,陈兵于长安城下,迫使当今圣上出诚议和,签下白马之盟。”

  红思雪大惊道:“原来这个人如此厉害。”

  方梦菁沉思着说:“听说此人因为操劳过度而早亡,但是传闻她遗下一女,武功智计都胜她当年,不知是否是真的。”她的心里忽然想起了当年和自己道左相逢的蒙面女子。

  她沉吟了半晌,摇了摇头,摆脱了这些扰人的思绪,问道:“思雪,那后来顾前辈和萧月如双双殉情了吗?”

  “没有。”红思雪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后来的事,我到现在还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做梦。我大哥从头到尾,都一直在劝服顾前辈杀了青凤堂主以谢天下。但是,到了后来,眼看顾前辈二人就要死了,他却把一直带在身上的千年血星珠给了顾前辈。”

  “千年血星珠?”方梦菁的眼睛睁大了:“听说此物可以起死回生,令人多增加近百年的内力,练武之人视之为无上珍宝。他竟将此物给了顾天涯?”

  “是啊!”红思雪微笑了一下:“顾前辈告诉他这个珠子只能延青凤堂主十日之命,劝他不要浪费了宝物。你猜义兄是如何说的?”

  “竟要我猜?”方梦菁若有所悟的笑了笑:“看来,彭兄弟这句话又让你心动了吧?”

  “菁姐!”红思雪雪白的脸颊升起了晚霞般飘忽美丽的红晕,小声道。

  “好啦、好啦,我怎能猜到?我实在想不出他如何能说服心高气傲的顾天涯接受这颗价值连城的宝物。”方梦菁笑着说。

  “他说:‘能有十天,不好吗?’他就是这么说的。”红思雪的眼中泛出一阵奇异流动的神采,令她的双眸更加的灿烂明亮:“他当时的嗓音酸涩,但是就连顾天涯都无法拒绝他的。”

  方梦菁的心一阵悸动,竟然喉咙干涩,一时说不出话来。

  ※※※

  “你把珠子给了青凤堂主?”洛鸣弦大惊:“那她还没有死?”

  “是啊!她还有十日的命。”彭无望面有愧色地看着洛鸣弦:“我本来想瞒着你。但是,我实在藏不住心事,你尽管责骂我吧!”

  “她杀了我爹,还有家里百余口人,我当然想她死。”洛鸣弦大声道:“可是,她多活十日,也没什么啊!我只是替师父心疼那颗珠子。”

  “啊!”彭无望惊道:“你不怪我?”

  洛鸣弦笑道:“师父,你不是说人在江湖,最重要的是要侠义为怀吗?现在青凤堂主必死无疑,早几日、晚几日对我没什么分别。我难道为这点小事儿责怪师父不成?”

  “好!”彭无望大喜过望,道:“不愧是我的好徒弟。”

  “不过,那颗珠子就真的很可惜了,本来师父你可以自己服用的,却便宜了作恶多端的青凤堂主。”洛鸣弦愤愤不平地说。

  “哎,你这叫作小家子气。”彭无望拍了拍他的脑袋:“我如果不给,难道看着顾前辈去死吗?”

  说罢,彭无望看了看今夜的星空,有一句话始终没有说出来——这十天你无所谓,但是对于顾前辈,却值得用一辈子去换。

  洛鸣弦学着师父的样子仰头看着天空,不明白他在这夜空之中寻觅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