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神兵不祥(02)

大唐行镖 金寻者 6097 2003.11.21 14:26

    

  彭无望和客来香的主厨真可谓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这个主厨是青州人,师从青州名厨刘大江,这个刘大江正是彭无望的授业师傅刘大海的亲弟弟,说起来和彭无望还是师兄弟。

  但是厨艺一道师徒相防甚严,所谓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所以,刘大江虽然名满天下,但是特意藏起了绝活不教,令这个主厨只有出走他乡,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创出了几个新鲜菜色,声名大振,成为了梅花镇首屈一指的名厨。

  他听说彭无望也是青州人,心中已经有了三分欢喜,一听到他竟然还是自己的师兄弟,更加高兴,立刻在厨房加了小灶,请这位师弟尝尝自己的豆腐脑。

  彭无望品尝之下,不禁拍案叫绝,道:“师兄,这豆腐脑香滑可口、豆香扑鼻,真乃天下绝品。”

  这个主厨一阵得意,笑道:“师弟,你看看我这个豆腐脑有何特别之处?”

  彭无望想了想,道:“的确很特别,平常的豆腐脑都是精选上等的嫩豆腐制成,不但工序复杂,而且有很多杂味,你这个豆腐脑滑腻细嫩尤有过之,味道纯正厚重,可称天下独步。难道用了特殊的料?”

  主厨大喜,道:“师弟果然有眼光,我这个豆腐脑的确有我独家的配方。”说完一阵摇头晃脑。

  彭无望看在眼里,心痒难挠,不过他懂得依照厨师的规矩,自创的手艺绝不会轻易泄于旁人。

  他眼珠一转,已经有了计较,道:“师兄,这个豆腐脑的确出众,但是卤汤却太过寻常。”

  主厨心中立刻一热--相传刘大海师傅的独门绝技乃是调味上的功夫,他既然是嫡传弟子,一定有惊人见解。如果能够指点一二,今生便受用不尽。

  他热切地看着彭无望,狠了狠心,道:“好,师弟,如果你能够说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卤汤配料,我就把我自创的调制豆腐脑技法倾囊相授。”

  彭无望大喜,道:“师兄果然慷慨。其实,你的卤汤的确功夫十足。在炒锅里用花椒,碱酱爆香,然后加入高汤,再配以麻酱蒜泥,以鸡蛋花点缀,若是旁人所做,已经算是佳品。但是师兄乃是师叔的弟子,岂能用如此简单配料。我有一法,且请师兄指教。”

  言罢,他挺身站起,在厨房里走了一圈儿,做好一番准备功夫,然后胸有成竹地来到炒锅面前,下油烧热,抓起一把葱段放入锅中。

  看到彭无望备料之时的刀法,主厨悚然动容,心里先存了三分敬意。

  因为彭无望出刀如雪片,寒光耀眼,根本看不清走向,主厨自问便是来世也练不成如此娴熟巧妙的刀技。

  他哪里知道彭无望的另一个师父乃是当世第一的刀法名家,能有如此刀法,乃是理所当然。

  看着锅里葱香横溢,彭无望立刻加入盐、料酒、八角加入锅中。炒勺操于右手,翻转如飞,左手刀光闪烁,竟将在仍然横在案板上的一条五花肉剁成细丝,然后抓起豆粉,洒在五花肉丝之上飞快浆好,当锅内轻烟淡起之时,浆好的五花肉丝宛如金丝飞舞,落入锅中。

  彭无望的右手仍然翻动不休,而左手则上下翻飞,将干豆丝、油爆好的花生米纷纷抛入锅中,然后加水。接着,左手持筷,飞快搅动泡好的面筋,让其成为糊状,在开锅之后,倒入锅中。而后,一掌催在锅下灶中,令炉火转旺。汤沸成滚,再立刻烹入醋、麻油和辣椒,最后加入芡粉,一锅香浓味美的豆腐脑卤汤自此出世。

  主厨目眩神迷之际,来不及细想,立刻冲到桌前,用银勺试味,品尝之下不禁喟然长叹道:“师弟,此卤汤虽然材料成本甚高,但是味道之美,已经深达厨道三味,可称为达于色、成于香、美于味。恐怕寻遍天下,也未必有人能够胜你半分。”

  彭无望叹了口气,道:“虽然五花肉成本甚高,但是味道滑中带鲜,有画龙点睛之效。我也有感于此,曾经想用其他材料代替。曾听闻有人以卤肉材料腌制豆干丝,不但成本甚低,而且味道和五花肉丝相差不远,可以一试。不过此间没有成料,仓促难成,这可留待师兄以后参研。”

  主厨心中更是钦佩,拱手道:“师弟心思细密灵巧,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为兄我一定会将这副菜谱好好研究。”

  看着彭无望期待的样子,主厨下定了决心,大声道:“现在就教师弟知晓,我这豆腐脑是用什么奇特的材料加工而成。”

  彭无望眼中射出好奇的光芒,问道:“是何材料?”

  主厨从小灶一旁的铜盆里取出一些白色的膏状物,道:“就是这些东西。我从后山取来的,我称它们为山石膏。将这些山石膏融于水中,不断搅动,静置片刻,然后取其溶液,再反覆制取,将制取的汤汁放入瓦罐,反覆搅拌,放入熟豆浆,加盖静置两炷香,豆腐脑则成。其味道滑腻鲜美,比普通的豆腐脑胜了一筹。”

  彭无望大喜过望,拿过铜盆仔细观看,道:“这山石膏竟然可以凝固豆浆,制成豆腐脑,真是神奇。我可否拿点回去参研一番?”

  主厨道:“这山石膏我这里多的是,你只管拿去。”

  彭无望欣喜异常,连声称谢。二人寒暄片刻,彭无望这才想起大队人马应该已经进镇,连忙和主厨依依惜别,走出了厨房,正看见在群雄面前侃侃而谈的锦绣公主。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彭无望身上。

  锦绣公主看了他一眼,脑海中闪现出洞庭湖畔那个莽撞提亲的灰衣少年的影像。

  此时的彭无望脸上多了几道伤疤,眼眶也深了少许,比当时虎头虎脑、直性无忌的样子多了几分成熟和沧桑感。眼中的目光也比当时明亮了许多,是他的内功更有精进,还是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自信?

  她回忆起了洞庭湖畔,彭无望一人散尽年帮五十万人马的雄风,虽然有几千个渔户帮了他的忙,但是那份儿胆识魄力,几乎可称当世无双。

  那时的彭无望宛如一把新出鞘的利剑,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锐气。此时的彭无望,浑身洋溢的锐气已经升华,宛如一把痛饮了世间恶魔鲜血的神兵利器,散发着迫人的煞气,那股破竹般的气势令锦绣公主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锦绣公主看了看身侧的跋山河,他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彭无望腰畔的双刀,目光散发出热切的渴望,那是渴望一战的目光。而一旁的可战,他的左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本来只用右手搭在肩上的点钢枪。他的眼睛微眯了起来,正在谨慎而凶悍地打量着彭无望,仿佛一头嗜血的猛兽,在小心地观察着一个更加凶猛的对手。

  跋山河与可战都开始失去高手的矜持了!

  彭无望啊,你究竟是什么人?!锦绣公主仔细地打量着满脸喜色的彭无望,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回话。

  一旁并不认识彭无望的一众高手开始不耐烦了起来。群雄眼中都露出了轻蔑而嘲笑的神情,仿佛在瞧一出好戏上场。

  宋万豪冷然道:“敢问兄台是哪一位?”

  红思雪连忙赶到彭无望身边,一拉他的衣袖,大声道:“各位,这就是我的义兄彭无望,青凤堂主便是中了他一刀引致内伤发作,一命归阴的。”说完,自豪地看了彭无望一眼。

  而彭无望只是茫然地转过头,对红思雪点了点头,然后又目不转睛地瞪视着锦绣公主。

  “他就是彭无望?!”

  这些世家大族的高手名家们大吃一惊,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一身灰衣的彭无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少年看年纪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灰衣灰裤,连正式的武士服都没有,只是在脚上打了绑腿、将袖子挽在肘上,一件普普通通的庄稼汉的行头便权充了武士服。

  他的脸上有几道烟黑,手上还沾着肉末,身上散发的是一阵阵厨房里的味道。

  再看他的面容,普普通通的样子,没有人们揣测中的环眼浓眉豹子头,也不是那些喜欢幻想的闺中少女们想像的那种英俊潇洒、俊朗非凡的江湖侠少的风范。

  童长江的眼睛更是瞪得圆圆的,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彭无望,试图找出一点那瘦小汉子所形容的铜筋铁骨、拳大如斗的风神。没有,他身上没有任何的与众不同。

  难道天下闻名的青州飞虎,就是这副庄稼汉的模样?众人心中的一个偶像轰然碎裂了。只有那些前辈高手们,注意到了彭无望身上豪勇非凡的气势。

  ※※※

  此时的锦绣公主感到了自己的失态,她银铃般地笑了一声,道:“我当然记得你。你是青州镖局的彭无望么。”

  彭无望连连点头,喜道:“姑娘果然还记得我,真是太好了。”

  锦绣公主微微一笑,道:“你的万两黄金准备好了吗?”

  这句话一出口,跋山河和可战都眉头一挑,同时想起了彭无望那荒谬不经的莽撞提亲--难道公主决定委身于他?

  彭无望眼中的喜色黯淡了下来,其实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欢喜。

  他干咳了一声,道:“本来有些希望,不过后来这些钱都就水吞了。”

  他苦笑了一下--那个时候,如果没有把千年血星珠送给顾天涯,此刻他已经腰缠万贯,足够迎娶这个来历神秘的美貌女子。

  听到他说的风趣,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他们发现这个彭无望似乎不是个难相处的人。

  此时红思雪悄悄来到彭无望身边,低声问道:“义兄,你那天碰到的女子就是她?”

  彭无望点了点头,道:“你看如何?”

  这句话问得红思雪又是气苦,又是尴尬,只得小声说:“义兄,求你不要惑于她的美色,她来历不明,善恶难辨呢!”

  彭无望听到红思雪的轻言细语,陡然间出了一身冷汗,这才明白刚才的欢喜来自于自己对这个蒙面女子毫无来由的痴迷。他想到红思雪在瓜洲渡头苦心孤诣的提点,暗暗感到深深的羞愧。

  “小姐,”站在锦绣公主右侧的跋山河小声道:“这位彭公子乃是杀死青凤堂主的功臣。”

  锦绣公主暗自一笑,这是跋山河婉转地提醒她,这个彭无望乃是杀害她萧姑姑的罪魁祸首。而可战此时已经将眼帘垂下,以免让眼中惊涛骇浪般的杀意被人发现。

  “原来就是公子手刃了危害天下的青凤堂主,那一日阿锦对公子实在有些怠慢。”锦绣公主轻盈地对彭无望一个万福。

  这个动作令在场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开始对彭无望嫉妒了起来。只有郑绝尘脸现喜色,偷偷看了红思雪一眼,却见到红思雪的脸色已经惨白。

  彭无望的脸上现出茫然的神色,不知是欢喜还是惶惑。

  他只是轻轻的说:“原来你叫阿锦。”他顿了顿,又轻声重复了几句:“阿锦,嗯,阿锦。”似乎想要把这个名字牢牢记住。

  “义兄!”红思雪急切地小声说道。

  彭无望这才了悟,又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退了几步,才小心站定。

  锦绣公主只是微微笑道:“公子经过华山一役,将来在江湖上一定声威大振。刚才我们还在讨论神兵盟的盟主人选,虽然大家都同意我当盟主,可是我初入江湖,经验尚不足,我建议彭兄来担任副盟主,一起来共谋大事,这样稳妥的多了。”

  这个提议一出口,立刻让众人议论纷纷。其他六大世家虽然对彭无望有些看法,但是多一个人来制肘巴蜀宋家,也是个好事,便纷纷表示赞同。

  宋万豪则坚决反对,认为副盟主的增设实在可有可无。而跋山河和可战的眼中却露出喜色。

  “神兵盟?”彭无望疑惑地问道:“那是什么?”

  “公子不会没听说过战神天兵吧?”锦绣公主惊讶地问道。

  “听说过,不过和神兵盟有什么关系?”彭无望不解地问。

  “我们组织神兵盟,就是要集合江湖豪杰的力量,群策群力,起出战神天兵,以决定其归主。”锦绣公主出奇耐心地解释。

  “阿锦姑娘,恕我直言,战神天兵乃不祥之物,我辈避之唯恐不及,怎的还要去找?”彭无望大惊问道。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愣,他们万没料到这个傻不楞登的乡下少年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方梦菁的眼睛猛的一亮,心中一喜,因为彭无望正说出了自己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话。

  宋万豪有些恼怒,道:“彭少侠此言差矣。神兵天物,悖德者得之固然不祥于天下,然而有德者得之则福泽万里,此事因人而异,岂可一概而论。况且阿锦姑娘对此物并无染指之心,只是要寻回列位先人遗骨,此等孝心实在令人景仰。”

  彭无望看了他一眼,道:“听说战神天兵必以鲜血浇灌,否则必将反噬其主,阁下之所谓福泽万里,实在狗屁不通。”

  这一句狗屁不通竟然将宋万豪说得一愣。巴蜀宋家实力庞大,就连天山、少林、越女宫都要给他们三分面子,江湖中人即使对其有所不满,也只敢背地里发几句牢骚,或者诚惶诚恐地旁敲侧击一番,像彭无望这般肆无忌惮地大肆反驳,实在少之又少。

  其他的六大世家弟子无不暗暗称快,连方梦菁都暗地里叫好,因为她碍于宋家二老的面子和自己超然的江湖地位,委实不愿意当面揭开宋万豪意图称霸江湖的野心,以免招来无尽的烦恼。

  彭无望却没有任何顾虑,直言其非,这一番磊落肝胆,令人无不暗起敬意。

  红思雪热切地看着他的侧影,心中一阵自豪。郑绝尘黯然神伤地看着红思雪痴情的样子,心中虽然一万个不忿,但是也暗暗钦佩彭无望敢言的风范。

  宋万豪的手已经握住了剑柄,剑在鞘中开始发出喑哑的鸣响。但是,他看了看周围的六大世家首脑都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再想起彭无望一身被江湖中传颂的玄之又玄的功夫,只好暂时忍耐。

  他愤然道:“你若是没胆子承担这副盟主之位,也不必砌词推却,我宋某不才,愿意担当。”说完他向锦绣公主一抱拳,道:“宋某在此对天发誓,一定会为姑娘找回列位先人的遗骨,妥为安葬。”

  锦绣公主连忙万福回礼,柔声道:“宋公子当仁不让,急公好义,令小女子十分感动。宋公子这番盛情,自当日后图报。”

  宋万豪的脸上露出一丝得色,看也不看彭无望一眼,转身带领着宋家人马绝尘而去。见到此事尘埃落定,几大世家和几个剑派的人物也都翻身上马,告辞而去。

  彭无望这才和巴山、大雪山和崆峒的剑客们寒暄了几句。但是这些人个个心事重重,没有心思多讲,几句话后就都告辞而去,只剩下锦绣公主一行人和彭无望等人对面而立。

  “彭兄,如果你改变主意,仍然可以到虎丘找我们。”锦绣公主柔声道。

  “姑娘,战神天兵噬主不祥,何必自陷险地?”彭无望急道。

  “彭兄出言反覆无常,真令人大惑不解。当初你迫不及待下聘于我,我还以为你对我深情一片。如今却对一个战神天兵畏缩不前,枉我还当你是个难得的痴情汉子。”锦绣公主漫不在意地转过身,便要举步离去。

  “且慢,既然你这么说,我便陪你……”彭无望被这番话说得满脸通红,就要出口答应。

  红思雪连忙一拉他的手臂,明澈的双眸急切地注视着他。

  彭无望茫然回头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姑娘孝心虽佳,但是为了寻自己的先人遗骨,却驱万千豪杰于险地,此乃不义之举,我彭无望不愿盲从。”

  锦绣公主心中一颤,一双秋水般的明眸定定地注视了他很久,才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率领着跋、可二人,缓缓离去。

  直到锦绣公主一行人等消失在地平线上,方梦菁和红思雪才不约而同地舒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