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三章 求生习惯

大唐行镖 金寻者 2405 2004.03.12 16:03

    一个时辰之后,午后的阳光渐渐将天魔鲜血化成的玄冰溶解了,但是,战神天兵仍然没有做任何挣扎。

  天魔来到战神天兵面前,握住刀身,将牠从冰牢中用力拔出,放在眼前观看。

  “果然是一件桀骜不驯的神物。”看着战神天兵那神秘莫测的黛玉般的色彩,天魔的眼中露出迷醉的神色。

  他高高将天兵举了起来,迎着阳光观看,阳光在墨色的刀身上没有一丝反射,这墨色的刀身彷彿是黑夜延展到白天的一道暗影。

  他将战神天兵收回挂在身上的刀鞘之中,然后再将牠拔出来。战神天兵没有任何反应,彷彿已经听从了命运的安排。

  “好,天兵终于认主了。”天魔仰天大笑,快意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傍水镇此时此刻唯一的活物。

  那是仍然被冻在冰坨之中的彭无望,这个倔强的少年仍然挣扎地存活在明玉劫的寒冰之中。

  天魔得意地笑了笑,将战神天兵再次从刀鞘中拔了出来,来到彭无望的面前:“我该谢谢你,小兄弟,竟然不远千里将如此珍贵的宝物送到我的面前。”

  彭无望看着全无生机活力的战神天兵,眼中露出一丝兔死狐悲的怆然。

  天魔将刀刃放到了彭无望的颈项处,笑道:“如今我就用你赠给我的神刀送你上路吧!”

  彭无望奋力抬起头来,挣扎着想要说话,但是他的人被明玉劫的寒气冻得寒颤频起,嘴也因为不断地哆嗦而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你要说什么?”天魔眉头一皱,头一侧,要将耳朵凑到彭无望的嘴前。

  “去死!”彭无望的双目突然圆睁,嘴一张,一道寒光闪电般射向天魔的太阳穴。

  天魔看得分明,那是一枚锋利的刀片,在阳光下闪烁着死亡的厉芒。

  他知道自己应该闪身避开,但是自己的内力已经在刚才的大战中损耗殆尽,只觉得身子彷彿被坠上了千斤的重负,根本无法随意地挪动。

  他感到那枚刀片已经深深地嵌入了自己的太阳穴,滚烫的热血顺着右边的脸颊缓缓流下。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木然瞪视着他的彭无望,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只感到满嘴的乾涩。整个世界彷彿一下子被深红的色彩所笼罩,周围的声响忽然完全消失了,这个天地间只剩下自己鲜血涌动的微弱声音。

  渐渐地,这一丝声音也消失了,天魔感到自己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塞外草原上那幽咽而婉转的夜风,忽然在他的耳畔模模糊糊地鸣响。崑崙山火焰教开坛立威,雁门关中原群雄在血泊中呼号挣扎,天池畔天山派高手屍横满地,大漠杀场上胡儿们齐催战马的景象,在他眼前一幕幕闪烁出现又泯灭消失,渐渐化成无数朦胧而五彩缤纷的光芒。

  吐出了嘴里含着的那枚刀片,眼看着那枚刀片深深地钉在不可一世的天魔的太阳穴上,彭无望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苦笑了一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竟然会对死里逃生感到一丝欣慰。他的思绪飞到了万里塞外的锦绣公主身边,想像着他们再次相见的时刻,想像着自己仍然有机会看到她那绝美无双的容颜,想像着重聚时那短暂而甜美的瞬间,但是他那忽明忽暗的欢乐只维持了短短的一刹那,接着他的眼中浮现出锦绣公主在沙场上颓然倒下的痛苦画面 ──即使活着,仍要等着那同归于尽的最后一刻,左右,也不过是一死罢了。

  他喟然叹息着,环顾着已经冻成冰城的傍水镇。

  “为什么还要执着地求生呢?也许,死中求生,已经成了惯性,哪怕已经全无生趣,也要挣扎一番,我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彭无望苦笑着想。

  勉强振作仅剩的一丝内力,彭无望终于从那层一半已经被阳光融化的冰坨中脱出身来。他俯下身,将和他一样筋疲力尽的战神天兵收入鞘中。

  最后看了看天魔那死不瞑目的苍凉面庞,彭无望的心突然一颤,这个恋恋不舍的眼神,让他想起了死在自己怀中的张放,那个一生向往成为天下第一的风媒。

  “难道已经天下无敌的天魔仍然有未了的心愿吗?”静静地看着天魔茫然望着苍天的双眼,彭无望使劲攥了攥手中的战神天兵,喃喃地问着自己。

  接着他粲然一笑,忖道:天魔也是人,也会受伤,会断气,当然也会心有所系,难道因为天下无敌的名号,就真的是不死之身了么?

  他长长舒了口气,望了望雨过天晴后蓝莹莹的天空,再瞥了一眼天魔全无生机的屍体,苦笑了一下:“天魔,嘿……又怎么样呢!”

  他转过身,将战神天兵懒散地扛在肩上,蹒跚地迈着步子,离开了傍水镇。

  “师傅!”沉睡了良久的锦绣公主突然发疯似的嘶吼着从梦中醒来,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透。

  服侍她的丫鬟纷纷从外帐涌进来,惊慌地站在她的床前,不知道如何是好。

  锦绣公主奋力从床上撑起身子,大喝道:“立刻叫可战、跋山河进来。”

  可战和跋山河这些天来半步不敢离开公主的寝帐,此时听到公主的呼唤,急忙冲进帐来,将那些大惊小怪的丫鬟们统统赶了出去。

  锦绣公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要平抑住狂跳的心,但是自己的心跳反而越来越剧烈,几乎要跳出腔子。

  她面色惨白地看着一脸惶惑关切的可战和跋山河,说道:“立刻派出所有探马,探听紫师的消息,我要在三天内知道他在哪里,在干什么,可否安好。”

  可战和跋山河互望一眼,露出欣慰的神色,同声道:“公主,你终于醒了。”

  锦绣公主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从小公主的样子变回来,连忙一摆手:“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你们立刻去办,我怕师傅已经出了意外。”

  “不会吧?”可战和跋山河同声道。

  可战看着跋山河露出沉吟的样子,忙说:“公主,凭天魔紫师的武功,难道还会有事?”

  锦绣公主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秀目一片淒迷:“我梦到无望,他杀了师傅。”

  “彭无望?”可战和跋山河闻声,浑身猛的一震,同时奔出了帐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