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密林遇袭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161 2003.04.22 21:35

    魔斧卢在远接到青凤堂主的命令,当即带领本部最为精干的三名金带杀手飞骑赶往方百通父女出没的河南境内。卢在远五短身材,但是手中的宣华大斧却奇大无比,就象船桨般大小,十分可怖。但是他的斧法却另辟蹊径,以阴柔的招数为主,而斧上的劲力却是阳刚内力,这一阴一柔,成了卢在远成名江湖的本钱,为他赚得魔斧的美名,武功只在差博之上。死在他手上的成名人物足有百人,而且大多人是在自己的同门好友共聚一堂之时,被魔斧卢在远当众击杀。卢在远杀人之后,往往轻松自如地冲开被害人同门亲友的围杀,飘然而去,成了武林中人的可怕梦魇。魔斧之称,由此而来。青凤堂横行江湖三四十年,其中相当数量的名声是卢在远创下来的。所以,卢在远的武功不但极高,而且手下也是青凤堂中的精英。

  这次随同他一起赶赴河南的高手,就是打闪剑岳廉,阴阳剑赵放,和千手追魂程红衣。打闪剑岳廉以左手快剑著称,左手剑在弹指间可以发出八剑,每一剑都能够准确地刺中人身的一处死穴,出道江湖以来,向来以一剑毙命,江湖中人闻名丧胆。在他的杀人纪录里,赫然有三位少林寺的无字辈高手名僧。阴阳剑赵放以一柄长约四尺的长剑和一柄七寸左右的短剑闻名江湖。长剑为阳,短剑为阴,招法刚柔并济,诡异莫测。长剑的剑法源自嵩山嵩阳神剑,刚猛凶悍,也还罢了,短剑招法却乃青凤堂主亲传的追风刺的招法演化而来,最长于埋身搏击,逼人决胜负于刹那尺寸只见,凶险异常。而三人中最为可怕的,就是千手追魂程红衣。他的祖父就是飞燕回翔的制造者,毒阎王程江。程红衣不但身藏飞燕回翔,而且更研究出了巧妙操控这种诡异暗器的法门,令飞燕回翔更加可怕。而且,程红衣还以一手连珠满天花雨掷金针暗器手法名镇江湖。这手满天花雨的手法本来是两晋时期鲜卑族女子高手慕容飞霞首创的暗器手法,用来一次掷出两百三十枚绣花针,分射多人,或是全身大小要害。而在程红衣手中,这套手法被改制成了一次掷出三十六枚重约七两的三棱透骨镖,而且连环不停,直到射完囊中四百余枚透骨镖为止。虽然暗器的数量减少了,但是威力却提升了一倍不止,在他将连珠镖的手法使发了的时候,透骨镖满天飞舞,犹如一个百余人的弓箭队在轮流发射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这四个青凤堂的顶梁杀手在这一天已经来到了太室山下,作伏杀方百通父女的准备。在嵩山派卧底的回报中,本来提到方百通父女将会到洛阳打探彭无望的消息,但是不久之后,又有探子回报说方百通父女将随同无畏僧和谢满庭前往少林寺。仓促之下,卢在远当机立断决定在嵩山少室山的密林中埋伏,一口气解决方百通父女,无畏僧和谢满庭。

  本来,青凤堂行事一向谨慎,不会多生事端。然而,自从青凤堂多次截杀方百通父女未遂,还损兵折将以来,江湖之中对青凤堂的恐惧已经开始减退。更加上武林七公子联手通檄天下,共同剿灭青凤堂,武林中响应的门派竟然不少,令青凤堂威风日减。所以这一次卢在远决定以此行动立威天下,重振青凤堂声威。再加上这次出手的阵容十分庞大,本来是要对付曾经一招间杀死踏月追魂差博的彭无望的。现在彭无望不在,虽然无畏僧武功高强,武林中盛名久享,谢满庭也是威震天下的高手,但是敌暗我明,而且青凤堂来此的都是精英猛将,所以卢在远并不担心。

  四名青凤堂高手观察完地形,立刻分散埋伏,藏身于直通少林寺正门的林间小路两旁的树林之中。

  这四个人杀人累累,杀气异常浓厚,虽然他们尽力屏气宁声,收敛气息,但是森寒杀气仍然让天赋异禀,对杀气极为敏感的彭无望感察到了。

  彭无望一拉郑担山的衣袖,道:“有人在林间埋伏,快去看看。”郑担山一怔,道:“彭兄如何得知的。”彭无望茫然摇了摇头,从腰间拔出仅剩的这把齐笑云赠送的精炼长刀,纵身窜进密林深处,郑担山一头雾水,挠了挠光头,跟在他的后面。

  越往林深处行去,彭无望越感到杀气浓厚,他的直觉感到敌人似乎就在自己的身旁。他凝神在林中仔细地察看,突然发现在路旁的一株遮天蔽日的古树之上,露出一只青黑色的武靴。彭无望立刻大喝一声:“暗算伤人的鼠辈,快快现身。”言罢一个腾跃,越上那株古树,长刀精华闪烁,象那片藏人的树阴劈去。

  藏在古树之上的正是打闪剑岳廉,他本来以为自己的藏身之处天衣无缝,没想到竟然被彭无望看破,心中大惊,飞快地抽出长剑,一招落英在林,斜斜刺向彭无望的顶门。彭无望断喝一声,长刀变砍为封,在间不容发的刹那克开了长剑。岳廉一吐气,剑光急闪,数十剑如*般刺向彭无望。彭无望自从身入江湖,从来没有见过纯以速度取胜的快剑,一时之间竟然被岳廉攻了个手忙脚乱。但是他刀光错落,虽然失之法度,但是也老老实实地一一挡下了岳廉如潮的攻势。这时,郑担山也赶到了树下,一腾身越上树梢,一招“百步神拳”隔空打向岳廉。岳廉出道以来,一向以一招克敌,这一回自己的快剑竟然被来人全部挡下,心中惊讶万分,这时郑担山的百步神拳已经隔空打至,浑厚的拳风几乎让他窒息。岳廉连忙一个翻身跃下树。郑担山的隔空拳打在树丫上,碗口粗的一棵树干被拳风催折,和岳廉一起落下地来。

  无巧不成书,此时方百通一行人正好出现在这条小路之上。卢在远立刻下令:“不必管岳廉,上。”程红衣首先发难,双手一抖,三十六枚三棱透骨镖暴风雨般袭向方百通等四人。卢在远和赵放双斧和双剑交剪而下,随着三十六枚透骨镖闪电间来到四人面前。

  无畏僧以刀法见长,此刻身上没有戒刀,心中一急,连忙使出自己成名的绝技袈裟伏魔功,一把把身上的紫金袈裟解了下来,抖手掷向飞扑而来的卢在远和赵放。这件袈裟灌注了无畏僧三十年的精纯阳刚气功,劲气横溢,宛如一面厚厚的墙壁一般,所有激射而来的飞镖全部被这股气劲挡了回去。谢满庭断喝一声,从腰间抽出剪水鞭,一招如封似闭挡在无畏僧和方氏父女面前。这一招他曾经在洛阳金家使过,虽然被彭无望所破,但是其威力仍然人所共知。这些时日,他更加意改进,令这一招越发严谨浑厚,宛如铁桶江山,在四人周围布下了一重严密的防卫网。

  卢在远的脸上露出冷酷的微笑,他猛然吸了一口气,身子微躬,竟然停在了半空之中,任由赵放飞过自己的面前。赵放立刻明白了卢在远的用意,怪叫一声,身子盘旋着向上升了一尺。卢在远突然一脚踢在赵放的臀部之上,令赵放身子奇迹般地拔高了一丈开外,高高地超越了无畏僧和谢满庭,箭一般地冲向方百通。

  “不好了。”谢满庭和无畏僧同时惊呼。谢满庭连忙身形急退,意图从半空中截住赵放。卢在远看到此时谢满庭的鞭式已经露出破绽,冷笑一声,身子鬼魅一般冲到谢满庭的面前,四尺半的宣化大斧迎头向谢满庭的顶门砍了下来。无畏僧惊呼一声:“谢兄小心!”手腕用力一抖,紫金袈裟犹如一片飞云一般裹向卢在远的身子。这一招袈裟伏魔功非同小可,如果让这件袈裟裹实了,附在袈裟上的气劲足够将人身上的十八根肋骨同时震断,令人七窍流血而亡。卢在远吐了一口气,左手大斧车轮般一转,削在袈裟之上,右手宣化斧原式不停,照旧砍向谢满庭的顶门。卢在远的斧法刚柔并济,阴柔的招式,纯阳的劲力,变化万千。无畏僧误以为卢在远的劲力偏重于阴柔,所以他附在袈裟上的劲力刚猛无比。谁知卢在远的斧劲同样的刚猛,再加上卢在远的劲力集中在大斧的锋刃之上,而无畏僧的劲力则集中在袈裟上,以点破面,卢在远的大斧势如破竹地撕开了无畏僧的袈裟,干净利落地破了他的袈裟伏魔功。

  谢满庭为了及时挡住赵放的攻势,剪水鞭一振,魔龙一般卷向横空而过的赵放。左脚猛一踏地,身子飞快地后退,希望闪开卢在远的当头一斧。然而,卢在远这当头一斧灌注了他苦练了数十年的纯阳劲力,化为无坚不摧的罡气,随着这一斧喷薄而出,势可开山破石,并不是连退数步就可以化解的。谢满庭只感到一股狂猛地劲力迎面扑来,想要闪身已经不及,他连忙运气护身,同时剪水鞭鞭花连闪,挡住了赵放向方百通刺出的数剑。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谢满庭被卢在远的斧罡正面击中,身子被直抛了起来,打着转飞了出去,同时他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化出一天的血雾。“谢兄!”无畏僧惊叫一声,狂怒地向卢在远扑了上来,双拳使出金刚伏魔拳中同归于尽的一招:“人鬼同途”,左拳以雪花盖顶之势劈向卢在远的头顶,而右拳则如铁锤一般直掏卢在远的心窝,拳到中途,双拳猛振,同时转向,一击顶门,一击小腹,同时揉身而上,准备这一招的后招。这路人鬼同途本来是崆峒派的杀招,包括了近身搏击中的索喉,擒臂,切腹等等狠辣招数,后来被般若堂长老收录在藏经阁中,接着被一位高僧引用在金刚伏魔拳中。那个时候,少林寺创业为艰,经常有武林中的魔头到寺中惹是生非,少林僧众为了护寺死伤无数。这位高僧为了维护少林的存亡,违心地创制了这路歹毒狠辣的拳法,意在让护寺武僧在与比自己武功高强的敌手交锋之时可以与敌同归于尽,或者临死之前给敌手沉重打击,其中含有儒家的威武不能屈之意。卢在远在成功地击伤了谢满庭之后,一时疏神,竟然被无畏僧攻入了近身范围。无畏僧的拳招狠辣异常,他的长斧被圈在外门,只能用斧柄和双腿阻挡无畏僧发了疯一般的猛攻。

  此时,赵放已经来到了方百通面前,一脸的狞笑,尖声道:“方老头子,你阳寿已尽,受死吧。”言罢,右手长剑已经递出。眼看方百通就要遇害了,忽然,方梦菁从旁边扑了上来,奋力挡在了方百通的身前,惊叫道:“爹爹,快跑。”方百通急道:“女儿,你快跑。”说着就要将她推开。这时,赵放的剑尖已经到了方梦菁的咽喉。突然,一道艳丽的刀光划空而来,“叮”地一声克开了赵方的长剑。

  原来,彭无望已经冲到了近前。

  此时,卢在远被无畏僧的“人鬼同途”连连逼退了数步,他使尽了身法仍然无法摆脱无畏僧的纠缠,突然双手一扬,双斧脱手飞上半空,接着他短小的身子缩成了一团,从无畏僧高大的身子旁边飞快地滚了过去。等到无畏僧回过头来,卢在远已经从半空中接住了双斧,一招“大鹏展翅”扫向无畏僧,凌厉的斧风顿时让无畏僧的前襟多了两道裂痕,无畏僧怒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向后退了数步。

  这个时候,彭无望已经接近了卢在远等人的战团,他高声喝道:“大师,接刀!”抖手将自己的长刀递给了无畏僧。无畏僧长刀在手,精神立刻百倍,使出“罗汉刀法”和卢在远杀在一处。

  忽然,方梦菁的惨呼声悠悠传来:“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