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沉冤待雪

大唐行镖 金寻者 2931 2003.04.22 21:30

    彭门镖局的大旗仍然飞扬风中,然而门前的石狮子还有赤红色的镖行大门已经蛛丝广结,似乎很久没有人打扫过了。彭氏兄弟互望了一眼,无不大叫不好,飞身下马,飞也似地冲进大门之中。

  镖局之中的仆役和丫鬟似乎减了不少,还在的人人白衣戴孝。而镖局中残留的镖师和趟子手个个面色悲愤,磨刀砺马,似乎准备大战一场。

  见到彭氏兄弟回来,大家都欣喜万分,纷纷围了过来。领头的几个镖师喜道:“两位少爷及时赶回来实在太好了,还要请两位做主,我们拼了性命也要为大少爷,二少爷还有老爷报仇。”彭氏兄弟大惊失色,急问:“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了?”

  这时,金玉算盘满堂彩司徒仁走了过来,沉声道:“两位少爷,我们进屋说话。”

  看完了彭无心写下的遗书,彭无惧放声大哭,而彭无望闷声垂泪,恨得咬牙切齿。“二少爷蒙受奇耻大辱,冤沉海底,实令人悲愤欲绝。”司徒仁哽咽着说,“然而二少爷在弥留之际,曾经叮嘱你们务必雪此深仇,然而金家父子心计深沉,老谋深算,想要洗雪冤屈,那是千难万难,所以要你们抛开一切,远赴天涯,习练上乘武功,割下金家父子的人头,到他坟前上祭。”

  彭无望将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好半晌才勉强平静下来,拍了拍彭无惧的肩膀,以视安慰,然而如此深仇,却又怎是如此轻易就能抚平的。彭无惧涕泪交流,已经无法自拔。

  “叔父的情况如何?”彭无望问道。

  “彭爷神志恍惚,终日痴笑,彭母正在照顾他。”司徒仁叹了口气,缓缓说。

  彭无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司徒仁看了看哭得死去活来的彭无惧,向彭无望使了个眼色,然后走出了门。

  彭无望连忙跟了出来。

  “彭二公子希望你能够多多照顾无惧,因为他是彭爷尚在人间的唯一骨肉。”司徒仁踌躇着说。

  “这是当然,”彭无望哽咽着说,“四弟天性纯良,虽然贪玩,但却不任性妄为,不负了叔父的教导。”

  “我想。。。。。。”司徒仁有些难以启口地说,“我想,二少爷的意思似乎是希望无惧能够另觅所在,传宗接代,而复仇大任,只怕。。。。。。。”

  彭无望立刻明白了,他断然道:“叔父待我恩重如山,我父母早亡,叔父对我视若己出,关怀备至,无望怎会忘记。今天彭门深仇待雪,我责无旁贷,定会一力承担。无惧还请司徒叔叔多加关照。”

  司徒任感动地说:“三少爷,难为你了。”

  “我想见一见叔父,还有去给大哥,二哥上香。”彭无望道。

  司徒任点了点头。

  彭地本已有些苍老的面容如今更加老态横生,仿佛老了好几十岁,所有的须发皆已雪白。他痴痴呆呆地坐在内院的院子里,颤颤巍巍地抚mo着两个泥塑的童子像,小声地说:“忌儿,心儿,我们不练武了,天下太平了,我们不保镖了,我们去长安,去南海,去天山。我们去好好游玩去。再也不碰刀剑了。”

  看到一向和蔼可亲的叔父变成了这个模样,彭无望本已拼命忍住的泪水不由自主的喷薄而出,他一个箭步扑到彭地的膝前,哭道:“叔父,孩儿来晚了,叔父!”

  彭地看着他,忽然笑了笑,道:“望儿,你回来了,好,我们不保镖了,就去你的餐馆做小工吧。你是大厨,要照顾我们的忌儿和心儿呀。”

  彭无望听到彭地这句话,只感到天愁地惨,五内俱焚,狂吼一声,昏了过去。

  入夜时分,彭无望在司徒任和彭母的悉心照料下,幽幽醒转。彭母垂泪道:“望儿,彭家现在人丁单薄,你一定要保重身体,争一口气呀!”

  彭无望拼命爬起床,道:“婶婶,我没有事了。我想看一看大哥,二哥的坟,再好好哭上一场,从此以后,我彭无望,再无泪水可流。”

  司徒仁和彭母对望一眼,只好点头。

  在彭无忌和彭无心的坟前,彭无望直挺挺地跪着,呆呆地回想着二十年来,两位兄长对自己的悉心教诲,深切关怀,倾心疼爱,往事种种,一例例在眼前飞逝而过,只感到兄长们兄弟情深,天高地厚之恩竟然无以为报。他又想到大哥彭无忌胸怀壮志,希望披挂杀场,荡寇杀敌,扫平突厥,为大唐朝建立永世安宁。又想到二哥彭无惧身怀经略天下的大志,希望有一天赴京赶考,以满腹经纶报效国家。两位兄长志比天高,却被肖小之辈设计陷害,落得一个尸骨无存,一个抑郁而终。而自己胸无大志,却苟活人世,苍天之不公,无甚于此。

  “洛阳金家,我跟尔等,誓不能共存于天地之间。”彭无望大声怒吼,伏在坟前,放声大哭。

  第二天清晨,彭家所有人等都聚到彭家练武厅中,听候彭家两位公子的号令,好与洛阳金家拼个你死我活。

  现在家中的主事之人自然而然由彭无望担当。他来到场中央,面无表情地看了司徒仁一眼,司徒仁向他点了点头。他颌首表示知道了,然后咳嗽了一声,道:“各位,彭家遭此大难,连累各位同受其苦,无望在此致歉。”

  镖师中有人高声说道:“三少爷,彭家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已经准备豁出性命,这些见外的话,也不用说了。”立刻众人一阵轰然应和,表示赞同。

  彭无望点了点头,道:“如今,我们别无他法,只有与洛阳金家周旋到底。”

  众位镖师和趟子手轰然应是。

  彭无望又道:“但是,单凭我们彭门一己之力,实在无法与抗,所以我们必须找些帮手相助。”众人面面相觑,也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点头。

  彭无望道:“幸好,我这次行镖途中,有幸结识峨嵋神龙公子华不凡,与他结为异姓兄弟。有此子相助,相信复仇一事,大有可为。”

  众人一阵喧哗,峨嵋小神龙的名号果然非同小可,大家立刻觉得复仇大计终于有着落了。

  彭无望见到众人的反应,感到满意,点了点头,道:“还有,我们长安分局高手众多,也是可观的助力。所以,现在,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无惧和司徒仁率领,远赴峨嵋浣花庄,投奔神龙公子,一路就是我自己,我会赶到长安,带领所有分局兄弟赶到浣花庄与你们回合。到时候,三路兵马合并一处,一起去洛阳金家讨回公道。”

  众人议论纷纷,都觉得此法乃是最为稳妥的解决之道,全无异议。

  彭无望来到司徒仁面前,小声说:“司徒叔叔,收拾所有细软,带上婶婶和所有家丁使女,华不凡与我兄弟相称,必会收留你们。”他看了看远远站着,低头垂泪的彭无惧,又说:“如果可能,恳求大哥传授四弟武功,以图后计。”司徒仁默默点头,不禁黯然。

  彭无望又走回场中,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分头出发。”

  一时之间,全镖局上下人声沸腾,人人收拾物品行李,准备远行。彭无望来到彭无惧面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深深望了他一眼,沉声道;“四弟,小心保重。”彭无惧费力地将沉重的行李背在身上,对他说:“三哥,骑上华大哥给你的高昌马去长安,快去快回,尽快到峨嵋来找我们吧!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娘亲的。”彭无望无声地点点头,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手扶住他的肩头良久,才终于放开,向司徒仁点了点头。司徒仁立刻道;“好了,轻装简行,我们立刻上路吧。”

  于是大队人马在彭无惧和司徒仁的带领下向南而去,而彭无望骑上高昌骏马独自向西而去。

  彭无望回头看了看再无人迹的彭门,叹了一口气,平日无忧无虑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