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章 孔雀开屏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969 2004.03.09 13:06

    “呵!”彭无望一声低沉的咆哮,身子宛如螺旋般开始以左脚为轴飞快地旋转起来,双手长刀划出一浪又一浪汹涌澎湃的光潮,越涌越高,彷彿大漠中卷起万丈沙柱的龙卷风。

  天魔的眼睛一亮,猛然踏前两步,昂首而立,静待他出手。

  彭无望突然吐气开声:“杀!”,双腿交互发力,身子打着奇快无比的飞旋,闪电般飘到天魔的三尺之地。接着,双手伸展开来,双刀的威力一下子扩展了一倍,只看到四面八方都涌动着惊飞乱羽般的刀光,刀光簇拥着彭无望矫健如龙的身影,宛如晶莹耀眼的五宝莲灯,光华所到之处,笼罩了天魔周身所有的要害。

  就在这一刹那,彭无望运用罗一啸的斩魔刀法,融合了横江刀法中的绝顶杀招,以双手乱披风的手法疾舞而出。这短短的一招,几乎融合了他一生中所学的短兵刀法中的所有精华,实是他习武以来的巅峰之作。

  处于刀光交错的暴风中心的天魔脸上,露出讚赏之色。他将左手背到身后,右手轻轻一抬,伸出两根修长而虬劲的手指,往空中信手一捻。

  寂静的街道上传出响亮的金铁相击的轰然巨响。彭无望宛如不羁神龙的双刀竟然被天魔的两根手指硬生生夹住,所有行云流水般的刀势自此戛然而止。

  天魔深邃的目光紧紧注视着脸色铁青的彭无望,他很好奇,自己这招随手使出的招式,是不是已经浇灭了这个勇猛少年的求胜之心。

  彭无望的脸上木无表情,彷彿被天魔双手夹住的不是手中的双刀,而是自己随时可以弃之不顾的无关之物。

  刀势受阻之后,他想也不想,断喝一声,左脚奋力蹬地,身子打横飞旋起来,两柄百炼金钢的雁翅长刀,在他的飞旋之中断成了八九片亮晶晶的碎片。擒龙真气喷薄而出,引导着这数枚刀片沿着诡异奥妙的轨迹,划向天魔胸前小腹的八处大穴。

  “好招!”天魔一声激讚,身子向后微微一缩,左手长袖自左而右,轻轻一抖,一道浑厚柔和的真气朝着那数枚刀片飞去。

  眼看这道强劲的真气就要像大铁锤一般,将那些电射而来的单刀碎片震成粉末,身横半空的彭无望大喝一声,双手疾张,那漫空的单刀碎片突然宛如百流归川一般汇聚到他的手中,令天魔的流云袖出乎意外地落空。

  彭无望就这样满手抓着亮晶晶的刀片,彷彿把握着两把金铁制成的羽扇,在距天魔十步之外站立。

  天魔的眉头微微一皱,心中不禁对彭无望的后招越来越好奇,喃喃自语:“不知道他收回此招,避免双刀尽毁之后,又有什么奇招妙式?”

  彭无望突然朝着天魔微微一笑,将手中的两把刀片朝眼前一甩, “哗啦”一声,双手成扇的刀片落到地上,合成了一个浑圆的形状。

  他从怀中掏出贴身收藏的鸳鸯短双刀,双刀如雪,在苍白的阳光照耀下放射着淡淡的寒光。

  天魔的心跳突然无缘无故地微微加速,这是他很久没有再体会过的感觉,危险的触觉。

  到了此刻,他的好奇心和对彭无望的讚叹已经到了极点,即使是范青鳞的天山神剑,也没有让他感到如此讚赏。

  因为,虽然范青鳞的武功剑法修为高过彭无望何止十倍,但是他的剑法中完全没有如今这个少年手中的刀所拥有的灵气。武功修为可以一点点地积累,但是灵气却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半点也勉强不来。

  “现在这个叫彭无望的少年,就彷彿迎着阳光展开尾屏的雄孔雀,每一根羽毛都绽放着梦幻般的光华,呈现着一生中最惊人的美丽。而我现在,就要将这只开屏的孔雀斩杀。”天魔的血液在彭无望展露微笑的时候开始沸腾起来,每当毁灭一个美妙事物的时候,他的心都会激动异常。

  他开始耐心的等待,等待彭无望使出一生中最得意的招数,那个时候,杀死彭无望,将会带给他更大的快感。

  彭无望突然踏前一步,将左脚踩在合成正圆形的刀堆之上,就在这一刹那,他的灰色身影突然消失了。不,并不是消失了,而是他站在刀堆光滑的表面上,开始了一生中最快速的飞旋。

  剧烈的飞旋卷起了强烈的罡风,将他一身灰色的布衣撕成破烂不堪的布片。紧紧握在他手中的鸳鸯双刀就在速度达到巅峰的一刹那脱手飞出,带着强烈回旋的擒龙真气引导着势如破竹的鸳鸯刀,宛如可以撕裂天地的雷霆霹雳,朝着天魔胸腹间轰击而来。

  “这就是了?”天魔的眼中闪烁着火热的光芒:“这就是他最得意的杀招?”

  天魔的心中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失落,他双手食指猛然前伸,在鸳鸯双刀就要及胸的时候,喷射出一股高速旋转的真气,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双刀钉在半空,不进也不退,只飞快地旋转着。

  天魔的脸上重新显现出落寞的神情,毕竟,还能指望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使出如何惊天动地的招数呢?

  彭无望的飞旋之势仍然没有一点停缓的意思,任凭浑身的衣物如蝴蝶般四外飞散,露出古铜色的精壮肌肉。

  天魔冷然一笑,催动内力,就要将双刀推向彭无望,以他六十年的深厚功力,彭无望的身子将会被这对鸳鸯刀切成三段。

  就在这时,彭无望旋转的身子突然连续顿挫了七八次。每一次顿挫,他脚下的一枚刀片就彷彿长了翅膀一般,电射而出。

  天魔没料到彭无望的脚底下也藏着玄机,心中一动,双掌留了暗劲,只待这些碎片及体,立刻催动掌力,将它们击毁。

  彭无望的身子突然破空而起,双手在半空中或拍或按,那七八枚刀片相继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半圆,往回飞来。

  天魔的心中一阵失笑:自己又被这个小子耍了一道,原来全部是虚招。他抛开顾虑,双掌一推,磅礴的真气就要奔涌而出。

  “打!”一声晴天霹雳般的怒喝声轰然响起,身在半空的彭无望双手猛推。那些沿着圆弧轨迹飞回的刀片突然在半空中轻盈地一个转折,闪电般射向已经被天魔掌握的鸳鸯双刀。

  “叮叮叮”数声清脆的刀片折裂之声,鸳鸯刀竟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数枚刀片一击而断,后继的刀片势如破竹地穿过鸳鸯刀,猛然击向天魔的胸膛。

  本来天魔的胸口大穴在半空中鸳鸯刀的遮挡下是最为安全的区域,而如今随着鸳鸯刀的折断四散,这个区域却成了致命的要害。

  天魔一个飞身侧旋,险过毫釐地闪开了这记匪夷所思的绝顶杀招,面庞一阵激动的红晕,放声道:“好招!好招!”

  他的双袖一卷,漫天飘飞的刀片百川归海般汇入他的袖中。接着他长袖一舞,宛如风liu秀士临江挥别,长袖卷带着十几枚亮晶晶的刀片朝着彭无望射去。

  刚刚落地的彭无望暴喝一声,身子再次凌空跃起,闪开迎面而来的刀片,朝着天魔扑去。天魔信手挥出左袖,端端正正击向彭无望的左肋。

  彭无望在空中倒翻一个跟头,双脚同时蹬向天魔的衣袖。一股大力沛然而来,他只感到喉头一阵发甜,狂喷出一彪鲜血。

  天魔的右手轻轻一引,那些刀片突然掉转头来,重新整顿旗鼓,朝着彭无望飞去。

  落在地上的彭无望脚成弓箭步站稳,双手一合,擒龙真气应手而生,竟然牵引着那些漫天飞舞的刀片重新射向天魔要害。

  “好!”天魔大喝一声,身子宛如旗花火箭,直冲九天,躲开了那铺天盖地从背后飞来的杀招。

  二人在傍水街头翻翻滚滚,你来我往,不停交换着位置,而那十几片锋芒锐利的刀片宛如漫空的白色蝴蝶,围绕着两个人不断来回舞动,不停地划出奇幻瑰丽的奥妙曲线。时而宛如白云出岫;时而宛如惊虹贯日;时而交剪而下,好似倦鸟投林;时而一飞沖天,彷彿穿云百鹤;时而婉转曲折,犹如夜坟萤火;时而倏忽来往,宛如四海游鱼。

  彭无望和天魔的吐气开声,高呼邀战之音不绝于耳,倒彷彿这个二十出头的少年,竟然和天下无敌的天魔乒乒乓乓地打成了一个平手。

  天魔的眼中满是激动的光芒,一张脸好像喝了千杯的美酒,红中带紫。

  眼前的少年正处于灵感喷发的时刻,每一招每一式都有着浑然天成的绝妙佳构,离手刀在他的手下已经成了诗人口中泣鬼惊神的绝句、草圣笔下云烟满纸的名篇,更是画圣手中栩栩如生的点睛神龙,只待风起,这条神龙便会脱卷而出,乘风而去。

  “下一招呢?下一招呢?”天魔随着彭无望的身影起起伏伏,凭藉着自己的流云袖和鬼魅般的身法,一次次闪开彭无望宛如神来之笔的绝妙招式,心中火热的期盼着他下一招的招式。

  这个奇异的少年似乎为他打开了通往武学天地中的另一个樱花园,让他置身在几乎是全新的天地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新鲜滋味。

  当他用流云袖将彭无望射向他的所有刀片反弹而回的时候,彭无望的身子一个轻盈的飞旋,双手同使擒龙功,将刀片吸到手中,但是有一枚刀片却被他错过了,闪电般射向他的面门。 他一个侧身,用牙齿紧紧咬住这枚几乎要了他性命的利刃。

  天魔的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他知道,这个少年的内力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如此大量地使用擒龙真气,他能够撑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彭无望一声嘶哑的怒吼,双手同时一扬,十数枚刀片一起向天魔射来。天魔苦笑着没有躲闪,任凭这些利刃无力地落在自己面前。

  彭无望用手扶住胸口,咬着牙将一口鲜血咽到肚中,双目宛如猛虎般注视着在面前巍然而立的天魔。

  天魔微微一笑,道:“这次到中原一游,果然颇有收穫。就凭你这离手刀法,便可以让我在武道上作一番新的突破。真要多谢了。”

  彭无望默默望着他,没有说话。

  “为了答谢你,我就用我最成名的明玉劫送你上路,绝不会辱没了你力战不屈的志气。小兄弟,黄泉路上,小心保重了。”天魔颇为不舍地看了他最后一眼,右掌一抬,一道掌风扫向路旁的一滩雨水。

  雨水被这股雄厚的掌劲高高扬起,兜头罩脸地扑向彭无望。明玉劫神功就在这一刻猛然被催发了出来,这滩平常的雨水散发出至阴至冷的寒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