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喋血巴山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100 2003.04.22 21:37

    彭无望的这场大火也引着了数十丈外柴绍手下精兵所偷偷洒下的火油硫磺等引火之物,蜀山寨大小十八处暗桩,三十六道机关,一百多号陷阱全部陷入烈焰之中,毕毕卜卜地狂烧了起来。整座蜀山寨宛如一支被点燃的牛油蜡烛,到处都是火焰,满寨皆是硝烟,烈焰直破云霄,仿佛要把苍天都烫出个洞来。

  蜀山寨大堂之内,一场恶斗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华不凡,厉寒罡,岳堂威三位武林公子,剑,枪,斧使发了,互相掩映配合,拼出死力,力战巴山七煞,柴绍将军指挥手下四卫,拼力救下身中秋波醉尚未解毒的一众巴蜀高手和大唐精兵,在都大生,灭尘大师,常大横,万电星,左镰等一众一流高手的掩护下,杀散蜀山聚义堂中的高手,向着内堂冲去,因为后堂地域狭窄不利群战,可以让众人多支持片刻。

  在后撤途中,血煞独孤一残一马当先,挥舞着长达四尺的九环大砍刀将血战刀法使发了,攻若奔雷,击如闪电,连杀柴绍手下四卫中的两人,又将一个浣花派高手斩为两段。雨煞林千叶连发三棱透骨钉,飞钉在空中变速射出,连连击中奋勇作战的诸位巴蜀高手,其中华不凡的另一位师叔黑鹰快剑钱根平被射中眉心,当场阵亡。大雪山千里飘雪万电星长啸一声,抖手射出自己赖以成名的二十七枚雪花镖,众人只见一片烂银般的光华一闪,十数个蜀山寨的好手纷纷倒地。

  毒煞木雀胆冷笑一声,抖手射出自己的独门暗器,销魂砂,一片青蓝色的光幕罩向正往内堂冲杀的几个巴蜀高手,峨嵋日月护法金乌道人,玉兔道人首当其冲,身中无数毒砂,连惨呼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双双倒地而亡。峨嵋首座灭尘大师悲愤地怒吼一声,手舞峨嵋铁剑脚踏九宫步,数十剑*一般杀向木雀胆。木雀胆疾舞链子枪,一步不让地连挡下灭尘大师的几十记强攻,忽然双手一拉枪身,一股金黄色的烟雾直喷向灭尘大师。“不好!”灭尘大师身子一仰,一个金刚铁板桥,向后疾翻。然而,金蚕毒蛊的剧毒已然沾上的他的肌肤。

  灭尘大师怒吼一声,长剑脱手飞出,一式峨嵋神剑“千里飞龙”,铁剑闪电般划过七丈的距离,奔向木雀胆的小腹。木雀胆大吃一惊,向左疾闪,长剑笔直地钉入他的右腿内侧,鲜血狂飙而出,他惨叫一声,伏倒在地。灭尘大师此时感到浑身犹如万刃加身,剧痛非常,心里明白中了天下第一奇毒。他奋起余力,铁掌猛地向顶门一拍,自尽身亡。

  此时峨嵋派的门人高手犹如炸了锅一般,人人恨得双目赤红,挥舞长剑怒吼着围向伏倒在地的木雀胆,要将他乱剑攒死。

  日月煞庄刑,左手剑煞岳帅空联手冲到木雀胆身前,岳帅空一柄长剑自左路刺出,剑腕一抖,连刺十剑,竟无一剑落空,或中咽喉,或中小腹,或中胸膛,或中右臂,或中小腿,一众峨嵋高手竟然来不及递出一招,就纷纷倒地。庄刑倒拖着木雀胆左腿,往后疾撤。这时,只听一声长啸,双霹雳厉寒罡手舞已经变得血红的烂银双枪冲到庄刑面前,举枪疾刺他的眉心。庄刑左手短刀,刀花一绽,封住了这闪电一枪。但是厉寒罡的雷电枪法堪称世间奇技,在它的枪招被封之时,微一顿挫,数十枪宛如电闪雷鸣一般刺向庄刑。庄刑右手长刀背在身后,左手短刀舞得犹如风车一般,拼力抵挡。左手剑煞后退一步,脚尖一挑木雀胆,木雀胆向后倒飞而出,左手长剑一闪,从侧面攻向厉寒罡的左肋,围魏救赵,解了庄刑之围。厉寒罡振奋精神,双枪此起彼落,宛如银电横空,将两个人团团罩住。

  庄刑在刚才仓促迎战,吃了暗亏,被厉寒罡的枪中罡气拂中,受了点内伤,心中极是愤怒。他向岳帅空一点头,日月双刀一展,迎下了厉寒罡所有攻势。岳帅空明白他的意思,长啸一声从厉寒罡头顶掠过,长剑一展杀入巴蜀高手战团,一时间惨呼声迭起,情形万分危急。厉寒罡和庄刑闪电般接连交手三十六招,竟然棋逢对手,完全分不出高下。庄刑怒哼一声,长柄月刀刀光暴涨,刀尖沿着厉寒罡手少阳三络经上诸穴一路点将上去。厉寒罡看出厉害,双枪一错,一个“十字横拦”挡住月刀攻势,左脚一抬,疾踢庄刑小腹。

  庄刑向前一进身,短柄日刀一招“雏鹏亮翅”,猛削厉寒罡脚踝。厉寒罡的腿上练过特别的功夫,此时见到庄刑这招,正中下怀。他左脚猛缩踏地,身子凌空而起,左右脚轮番踢出,*般踢向庄刑小腹,胸膛和左右双臂。庄刑大回环,蟒翻身,日刀身前一划,月刀向前疾探,正是日月神刀的妙招“金乌邀月轮”,日刀严密护住身前,作防御态,而月刀则作攻击状,见到厉寒罡双腿踢到,月刀忽然后撤,如银龙一般卷向厉寒罡的双膝,日刀盘旋舞动,疾削小腹。只听砰砰两声,庄刑左肩右腿被厉寒罡踢中,他只感到自己宛如被千斤铁锤击中一般,身子好像散了架似的,栽倒在地。而厉寒罡的双腿则被庄刑的变招刀法砍中,鲜血狂喷而出,他的双枪将将挑中切向小腹的日刀,将此刀挑得脱手飞出,落在数丈之外。原来,厉寒罡的踢腿中间可以突然加速,让人防不胜防。庄刑完全没有料到此节。而庄刑的日月刀妙招也大出厉寒罡意料之外,所以二人双双重伤倒地。

  在聚义堂正中,天锤煞吴天宏,左手剑煞岳帅空率领一众黑道高手,围住华不凡,岳堂威和柴绍率领的巴蜀高手,杀得昏天黑地。天锤煞吴天宏的双锤使开了,宛如两团乌云在场中翻滚,铜锤所到之处,任何兵刃只要碰上立刻弯曲或是折断,绝无幸理。华不凡的长剑连换了三把,还是抵挡不住这位宇内第一锤法名家的铜锤。岳堂威的开山斧被铜锤砸出了七个缺口,浑身上下负伤十余处,但是他仍然全无惧色,抡圆了大斧,拼命挡下了吴天宏大部分的攻势,靠着细密的斧招勉强克制吴天宏大巧不工的锤路。柴绍疾舞双锏,抵住左手剑煞岳帅空凌厉无匹的偏锋剑招,已经满头冷汗,气息不匀,但是凭着多年征战杀场的胆识和经验,苦苦支撑。他麾下剩下的两个亲卫高手已经尽数被吴天宏锤杀。

  此时雨煞林千叶,花铲煞花和尚击毙了围攻他们的数个巴蜀高手,也加入到了吴天宏等人的战团,瞬时间形势急转直下,巴蜀高手纷纷倒下,眼见支撑不住。

  突然间,聚义堂内堂忽然喊杀震天,一位全身火红衣装少女手舞长鞭,率领着七位青色劲装的汉子从内堂势如破竹地杀将出来,十数名蜀山黑道高手被他们砍瓜切菜般地斩杀。这名红衣少女双目赤红,厉声道:“巴山七煞,你们把李伯伯藏到哪里去了?”

  吴天宏仰天大笑:“好你个红思雪,竟敢带人偷上山来找李读那老匹夫,嘿嘿,我们的刑堂哪里是这么容易发现的。”他使了个眼色,花铲煞花和尚立刻率领数十名黑道高手将红思雪一干人等团团围住。花和尚淫笑道:“姑娘好胆,蜀山寨从来都是抱着姑娘上山,还真没听说有自己送上门的,今天让你来得去不得。”“呸,我先封了你的恶嘴。”红思雪长鞭疾舞,鞭头上的铁鹰疾风般袭向花和尚咽喉。花和尚舞动月牙铲挡住,两人杀到一处,红思雪手下的一众高手则被蜀山寨的寨兵团团围困,陷入恶战。

  虽然红思雪和她手下高手都是生力军,而且人人武功高强,但是蜀山寨人马太多,杀散了一层又围上一层,再加上巴山七煞武功绝顶,渐渐的所有袭寨的高手被逼到了窄小的内堂角落的一个房间之内,众人死死守住门窗,再也无力冲出重围。

  这时,柴绍将军负伤多处,最重的一处是左肩的剑伤,岳帅空的长剑几乎是透肩而过。华不凡被吴天宏的大锤撩中,左肋肋骨断了六根。岳堂威身负大小伤二十七处,由于连连硬接吴天宏的锤招,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厉寒罡双腿重伤,被青城,巴山,大雪山的一众高手从庄刑的手中抢回,已经由于失血过多而昏迷了数次。浣花剑派常大横左臂重伤,大雪山万电星右臂折断,双剑断肠都大生中了雨煞的暗器,奄奄一息,灭尘大师英勇战死,一剑落七雁左镰一只右眼被岳帅空刺瞎,左手三根手指被削飞。红思雪是唯一毫发未伤者,全靠她奋力突围救护,将一众高手抢进这间坚固的厢房,获得残喘之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