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一念惘然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480 2003.12.06 15:16

    已经是第一百零八招了,可战将自己擅长的野火枪法使到了十二成的功力,千辛万苦才架住了锦绣公主的左手剑,然而她右手剑只一个转折就势如破竹地攻破了他的防御,将他的上衣划出了两条长长的破痕。

  可战筋疲力尽地坐倒在地,道:“公主,求求你,你已经刺中了我六十四剑,我真的不行了。”

  “可战,你练功太不用心,这么不中用,哼!”锦绣公主得意地一笑,将系在脖子上的丝巾解下来,递给可战,说:“你还是拜我为师,由我教你剑法,别再练枪了。”

  可战喘息着说:“公主,我服了。我可不能改投师门,否则我师父非宰了我不可。”

  就在这时,跋山河领着彭无望和李读走进了客栈的大门。

  一看到彭无望,锦绣公主巧笑嫣然的面容忽然一阵冰寒,冷然道:“彭无望,是你?”接着,双眼一翻,竟然软倒在地。

  “不好!”可战和跋山河连忙冲上前扶住锦绣公主,手忙脚乱地将她扶进屋里。

  良久之后,彭无望和李读的眼前仍然仿佛闪烁着一片又一片五彩斑驳的颜色,好一阵缓不过劲儿来。

  半晌之后,李读才咳嗽一声道:“小伙子,这就是你一见钟情的姑娘?”

  彭无望茫然点了点头,喃喃道:“你看怎样?”

  “倾国倾城,难怪你一见难忘。”李读摸着颔下的短须:“如果我年轻二十年,非和你争个你死我活。”

  ※※※

  锦绣公主幽幽从梦中醒来,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可战和跋山河,又看了看胡乱堆在床边案前的一大堆江南小玩意儿,苦笑一声,道:“莫非我又像变了个人似地梦游了?”

  可战用力点了点头,摇了摇破烂不堪的上衣,道:“公主,你又和我比武来着,真可惜,你如果能在清醒的时候也有如此可怕的剑法,什么青凤堂主、天山剑神都不是你的对手。”

  跋山河凑到锦绣公主身边,小声说:“彭无望来了,还有巧手匠李读,正在外面等着,他们想要向你讨一张藏宝图。你说过,如果彭无望来了,由你亲自应付,所以我把他们带来了。”

  锦绣公主点了点头,道:“你做得很好。”

  ※※※

  “公孙姑娘一向可好?”

  彭无望一看到锦绣公主换好衣衫,从容地从卧室中翩然而出,连忙起身行礼。李读也和他一起站了起来。

  锦绣公主依然蒙着面纱,微微点了点头,坐到了两个人的对面。

  “刚才姑娘突然昏倒,着实让我等吃了一惊。”彭无望笑着说。

  “我身染痼疾,方才刚巧发作,如今已经没事了,有劳彭公子关心。”锦绣公主礼貌地向他二人行了一个礼。

  “公孙姑娘,我认识天下第一神医贾扁鹊贾姑娘,可以为你引见,或许对你的病有帮助。”彭无望忙说。

  “不必了。”锦绣公主冷淡地说:“你们这一次来,应该是为了藏宝图一事,我这里正好还有一张,不如就送与你们吧!”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张羊皮所作的地图,递到二人面前。

  李读大喜,忙说:“多谢姑娘、多谢姑娘!”伸手几乎是抢了过去。

  彭无望的脸上露出一丝没趣的神色,返身坐下。此时的李读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查对地图上的所在。

  “我有些倦了!”锦绣公主冷然从桌上举起茶杯,饮了一口清茶。

  彭无望和李读立刻站起身,拱手告辞。

  ※※※

  在送走二人之后,跋山河小心地问:“公主,你真的让他们去莲花山?”

  锦绣公主奇怪地回答:“当然,如果能一并将彭无望杀了,我们南侵中原也少了一个眼中钉。你大概还记得他可是单凭一个人解散了五十万年帮帮众。”

  可战在一旁点了点头,道:“说来也是,公主如今在中原的种种部署,有一大半都是彭无望这厮破坏的。”

  “可是公主,他对你似乎……”跋山河迟疑了一下,终于没有说出口。

  “你怎么了?”锦绣公主有些好奇:“山河,你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这回怎么吞吞吐吐,似乎不想我杀他?”

  “公主,此人对你情有独钟,可以说是一见钟情。”跋山河苦笑了一声,直截了当地说。

  “对我情有独钟的痴儿,难道还少吗?”锦绣公主自若地一笑:“他贪图我的美色,更加该死。”

  “不是的。”跋山河叹了口气,没有接着说什么。

  “山河!”可战在一旁看得不爽,急道:“你有话就说嘛!吞吞吐吐的,叫我闷煞。”

  跋山河苦笑一声,才将彭无望日间所说转述了一遍,道:“跋某自问一生多见奇男子,但是如此铁骨柔情的汉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若是如此死了,倒也可惜。”

  锦绣公主丝巾下的嘴角一阵颤动,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

  夜色轻轻笼罩了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彭无望在客站中仍然痴痴地发愣。

  李读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道:“彭小兄,看起来你情有独钟的人对你相当冷淡啊!”

  彭无望苦笑了一下:“那是当然,回想一下,我第一次遇上她时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莽莽撞撞地求婚,把她吓跑。第二次遇上她,却又和她作对。今天她肯赠给我藏宝图,实在已经格外宽容。凭我的样貌性情,恐怕人家很难看得上眼。”

  李读笑着点点头,道:“小伙子,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能明白这一点,委实可贵。”他双眼一转,想了想,又问:“你看这个公孙锦如此热衷于动员江湖人士起出战神天兵,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彭无望茫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你当然说没有……”李读苦笑着想道,长长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就算有什么阴谋,只要我能够顺利毁了战神天兵,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

  这一句话宛如晴空霹雳,响在了暗暗潜伏在客栈房顶之上的锦绣公主耳中。

  “幸好我多来了一趟,原来彭无望忽然改变主意,是要协助李读销毁战神天兵。”锦绣公主的背上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名震江湖的巧手匠会有什么消灭神兵的方法。”

  这时,彭无望忽然站起身,对李读说:“李先生,我出去走走。”

  李读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难道被发现了行踪?”锦绣公主一个弹身,身子宛如黑夜中掠过明月的云彩,飘然荡出六丈之远,落在客栈旁的树上。

  只见彭无望走出客栈,很小心地向四外望了望,看见没人,立刻施展轻功,向不远处的密林掠去。

  “彭无望竟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吗?”锦绣公主好奇心大炽,立刻展开身法追踪彭无望。

  “应该没人了!”彭无望在密林里转了一圈,确定无人之后,飞快地从怀中掏出一瓶药水,咕咚咕咚仰头喝了进去。

  一阵浓郁的酒香传到了锦绣公主的鼻中。

  “原来是酒瘾发作。不对啊,想要喝酒,客栈有售,何必偷偷摸摸地在这里喝?”锦绣公主心中更奇怪了。

  突然,彭无望痛苦地闷哼了一声,身子在地上蜷成了一团,双手拚命地击打着地面,半晌之后,双手鲜血淋漓,样子恐怖到了极点。

  锦绣公主看到这里是再按捺不住,飞身从树上跳了下来,然后从另一条入林的小道走进了林中彭无望所在的空地,装作刚巧遇上他的样子,惊呼着走了过来。

  “彭少侠,你怎么了?”她压抑着心中的好奇,小心地问。

  “你别过来!”此时的彭无望浑身痛得不由自主地痉挛,头不停地用力撞击着一旁的大树,几块斗大树皮被他硬生生用头撞落,鲜血流淌了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

  “是绝蛊之毒!”锦绣公主看到他的症状,立刻明了:“但是,他为什么要用此毒自残身体?就算要自杀,也不必用如此猛恶的毒药。”

  她如今才发现自己对彭无望是越来越不了解了。

  就在她发愣的时候,彭无望身上的毒性渐渐抑制住了,痛楚也渐渐消失。他靠在大树之下,宛如筛糠般抖动,全身大汗淋漓,脸上涕泪交流。

  “给你!”锦绣公主走上前,将脖子上的丝巾摘了下来递给他。

  被锦绣公主看到如此狼狈的模样,彭无望几乎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此时只好尴尬地接过丝巾,将脸拚命地擦了又擦。

  “彭公子,你刚才可是中了绝蛊之毒?”锦绣公主坐到他的身边,好奇地问。

  “公孙姑娘也知道此毒?”彭无望惊讶地问。

  锦绣公主点了点头:“此毒根本无药可解,看公子刚才发作如此猛烈,显然深受其苦,是谁向你下的药?”

  彭无望摇了摇头,道:“我的一个朋友说过,这个世上没有无药可解的毒,只是没找到解毒的方法。她钻研出了制作绝蛊解药的方法,就是让一个人先成毒鼎,每个月服用极少量的绝蛊,然后凭借自身的力量解毒,如此更替,一年之后,如果运气够好,毒鼎的鲜血便可以成为解毒的良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他说完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不无得意地说:“这是第二个月了,看来我很有希望成为解药。”

  “你还称她是朋友?”锦绣公主不解地问:“她让你成为毒鼎,月月受此煎熬,你难道不恨她?”

  “哪里!她本来是要自己做毒鼎,可是我当然不会答应,你想想一个弱质女流,每月受此苦楚,如何挨得住。我一身的血本来得益自鳝妖,可解百毒,令我强健无比,所以比她更合适做毒鼎,便抢了过来。她直到如今还对我有所埋怨。”彭无望苦笑道。

  锦绣公主虽然深沉,但是也为之悚然动容--没想到中原的女流之辈也颇多可敬之人,像那黟山方梦菁、年帮红思雪,再加上这个不知名的女医师,无不令人景仰。

  “你的朋友竟然是个女流之辈,不知道她姓甚名谁?”心中暗想:

  “她叫贾扁鹊,听人说是天下第一神医,我认为她当之无愧。”彭无望笑道。

  锦绣公主沉思着点了点头,看了看彭无望,笑道:“彭公子,你真是个不错的人。”

  彭无望兴奋的双眼一亮,道:“公孙姑娘过奖,我……我……”

  看到他结结巴巴的样子,锦绣公主没来由地心中一软,忽然道:“哎,我们别这样彭公子来、公孙姑娘去的,实在啰嗦。你不如叫我阿锦、我叫你无望,如何?”

  “好!”彭无望忙不迭地说。

  锦绣公主微微一笑,站起身道:“看样子你也没事了,我要走了。”

  彭无望连忙倏地窜起来,道:“公孙,不是,阿锦,你的丝巾。”

  看了一眼湿淋淋的丝巾,锦绣公主微微苦笑,道:“你留着好了,以后还用得着。”

  彭无望暗暗欢喜,连声道:“那么,多谢、多谢。”说着仔细地将丝巾叠成四方形,小心地放到怀中。

  看到他的样子,锦绣公主心中微微一颤。

  “好了,我真的要走了。神兵盟半个月后将会启程去莲花山,你们如果要去,可以一起来。”锦绣公主道。

  “我一定会去的,你放心!”彭无望大声说:“不过,你……你如果能不去,还是不去的好。”

  “你也是。”锦绣公主淡淡地说完,大步走出了密林。

  望着她的背影,彭无望呆呆地立在林中,满心都是甜蜜温馨的滋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