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五子伏诛

大唐行镖 金寻者 12721 2003.04.22 21:31

    “娘亲,让孩儿教训教训这个狂徒。”金天宝大喝一声,拔出腰配的单刀,挽了个刀花,猛地披向彭无望的顶门。

  “孩儿,小心!”金夫人失声道。

  彭无望面无表情地看着金天宝狂舞着金刀冲到自己的面前,不禁心中一阵感伤:这大概是我今生所杀的第一个人。只见他长刀一展,快捷无匹地劈中金天宝的面门,然后快速回刀,险过毫厘地挡开金天宝攻来的一刀,侧身一让,躲开金天宝失去控制的躯体。

  旁观的众人只看到两个人影猛然相遇,然后又各自分开,接着金天宝手脚毫无意义地挥舞了一阵,才全无生气地跌倒在地。“宝儿!”金百霸和金夫人齐声狂呼,金家四子哭叫着围到气绝身亡的金天宝身边。

  彭无望看了一眼染上金天宝鲜血的长刀,心中一阵厌恶,随手将长刀插在金家的青石板地上,又从腰畔拔出一把崭新的长刀。

  金天泰狂怒地大叫:“各位兄弟,不用将江湖规矩,一齐上,将这个臭小子碎尸万段。”金家四子一起发声喊,同时冲向彭无望。

  一时之间四把金刀犹如四条金蛇,拼命将彭无望缠在正中。金天泰出刀狠辣老练,金天霸招大力猛,恨不能一招就将彭无望披成两半。金天豪刀法凶残狠毒,金天骄刀法可称四子之冠,刚柔并济,攻守有度,沉稳刚猛。

  彭无望大仇当前,反而沉住了气,深吸一口气,左手往腰畔一探,又抽出一把长刀,双手使出两套不同的刀路。左手刀法刚猛凌厉,大有气吞山河的磅礴气势,正是云龙长风刀法中最为神妙威猛的横江刀法。所谓不是猛龙不过江,此路刀法暗合蛟龙施威,横江而过,万兽低头,风云色变的情景,共分二十四式,每一式只有简单的一路变化,然而对敌之时,可以随着敌势的变化而生出无数精微神奥的刀招,看似简单,实则大巧不工,以拙奴巧,若对刀道没有深刻领悟之人,决难使出这路神刀。

  彭无望心思单纯,然而正因为他全无杂念,反而易于集中精神,再加上他一向勤于思考,勇于创制新招,所以虽然学艺不满五年,已经上悟刀道至理,将这路刀法使得圆转如意,流畅自如。然而他的左手刀法杀气极胜,当初在天姥山时,鹤神齐笑天曾经指出彭无望左手乃天生的攫命之相,出手必有人亡,所以曾经语重心长地叮嘱他不到关键时刻千万不要用左手使刀。彭无望谨遵恩师教导,即使在对上雷野长,顾天涯还有罗一啸这些绝顶高手之时,仍然不肯动用左手的杀招。

  直到今日,为报家门的血海深仇,彭无望终于使出了左手神刀,下了誓杀此仇的决心。

  彭无望的右手使得是雾隐云龙的守势刀法,将周身上下守得滴水不漏,刀法绵密细致,如蛛结网,飞蛾难渡。

  这套双手刀的心法是彭无望从彭无心的双手笔法偷师而来,如今使了出来,也暗含代表二哥洗雪深仇之意。

  旁观的众人看到彭无望的绝顶刀法立刻群情耸动。在座的诸人占了大半是精通武功的江湖中人,刀法的好坏,难逃他们的法眼。尤其是象卢麟,左建德和谢满庭这样的一流高手,更有惊人的眼力,早就看出彭无望的双手刀法左手雄浑,右手轻灵,乃是当代刀法万中难求的佳构。众人见到如此惊人的刀法,如何不动容,如何不惊叹。而在座的一流高手们已经看出来,金家剩下的四子,绝难逃过命丧彭无望的刀下的死局。

  嵩山掌门性如烈火的谢满庭猛然站起身,大声喝道:“金家几位世侄请退。”金天骄爆喝一声,金刀刀光暴涨,拼命接下了彭无望气势如虹的一刀,大叫道:“几位兄长,咱们退!”金家几个儿子已经被彭无望的刀法杀得心寒胆丧,虽然表面上还在不依不饶地露着凶相,然而心底下早就盼着躲得越远越好,听到这几句话,如奉纶音,连忙抽身急退。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彭无望怒喝一声,双手同时使出横江刀中的“青翼横空”,双刀同时左移七寸,然后猛然奋勇直进,划出两道精奥奇妙的弧线罩向抽身急退中的金家四子。与此同时,谢满庭厉啸一声,藏在袖内的剪水鞭灵蛇般穿出衣袖,化为一道墨影,拦在金家四子面前。刀芒鞭影一经相交,立刻爆出满场气劲相击的阵阵巨响。

  彭无望这一招可以说是平生刀法中的力作,是他在激战之中,通过不停地提升气势直到一个极限之时才如霹雳横空一般使出的横江刀的绝顶杀招,而且双手同时,威力提升了何止一倍。谢满庭的这招“如封似闭”虽然守得似那铁桶江山,尽展嵩山揽龙鞭法的神髓,然而却也无法封住彭无望这一式奇刀。只听得一连串的惨叫,金天豪,金天霸同声惨呼,一人背后中刀,一人后脑中刀,一齐扑倒在地,眼看难以活命。幸好谢满庭的出鞭及时,否则金天骄,金天泰亦难逃活命。

  “好大的胆子!”谢满庭大怒道,“你这个小辈竟然当着我们众人之面连杀金家三子,莫非欺我们河洛无人?”

  金百霸和金夫人冲入场中,扶起已经咽了气的金家两子,金夫人忍不住失声痛哭,金百霸虽然闭口不言,然而脸上已经老泪横流。

  此时,嵩山派的几位与谢满庭同来的几位好手冲上前与他站成一排,挡住了彭无望。河南判官铁笔丹心左建德,天山剑派的几位前来送礼的弟子,少林派的拜寿来的弟子还有和金家渊源极深的黟山越女宫弟子也来到了嵩山派人士的身边,以示共进退之意。

  这些人可以说是现在金府之中武功最为高明的人士,如果他们都挡不住彭无望,相信很难再找出另外的人手了。

  谢满庭厉声道:“小辈,如果你想在今天再开杀戒,就先过我们这一关!”

  彭无望怒道:“今天我为家兄家叔和彭门子弟报仇,就算是天王老子挡路,我也要一脚踢开。”言罢,将染满金家两子鲜血的长刀用力插在地上,又从腰畔抽出一把长刀,交在右手。

  这时,一声轻轻的咳嗽声传来,声音虽然不大,然而清脆悦耳,犹如银铃一般动人心魄,使得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不由得缓和了一些。

  众人转头望去,只见一名明眸皓齿,秀气得惊人的白衣女子扶着一名慈眉善目的白须老者缓缓从金家被撞得四分五裂的大门走了进来。

  “方先生!”“方老!”“方姑娘!”众人纷纷惊喜交集地叫了起来。彭无望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方老先生!”金天骄犹如见着了救星一般大叫道,“你来得正好!”金百霸猛然间大喝一声,道:“姓彭的,现在方老先生来了,你说我冤枉你的二哥,哼,当时方老先生也在,就让天下豪杰听一听谁是谁非。”

  彭无望“呸”了一声,道:“金老儿,你们当天早就设下圈套,诓我二哥和方家父女入局,如今二哥已死,再无对证,我们彭家就算百口千舌,也再难分辨。”言罢,神色黯然,感到自己才德不足以服众,难为二哥洗雪冤屈,不觉满心遗憾。

  “你们彭家卑鄙无耻,根本无从辩白。你今日欺上门来,不但蛮不讲理,而且凶残万分,就算我们金家不报杀子之仇,今天在场的一众豪杰也须放你不过。”金夫人厉声说道。在场的众人群情激愤,纷纷应和金夫人所言。

  彭无望悲愤以极,不但不出言怒骂,反而仰天狂笑,笑声震耳欲聋,状若欢畅不已,其实笑声凄厉,显示出他的心绪已经激愤到了极点,听来让人毛骨悚然。

  “臭小子,你笑什么?”谢满庭,金百霸,金夫人齐声骂道。

  “我笑什么?”彭无望满目泪光,头仰着天,大声道,“我笑什么?我笑大哥二哥一生正直,天地可鉴,竟然会被肖小垢陷。我笑我彭无望早已豁出命去,竟然会被人以此身相挟,真是可笑。真是可笑!哈哈哈!”

  “各位请慢动手,且听小女一言。”方百通忽然在这个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开口说话。在场的众人虽然人人身份显赫,然而对于天下闻名的方百通先生,也都要给上三分面子。连彭无望也暂时收住了长刀,怔在当场。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智仙子方梦菁的身上。方梦菁在众人的注视下,神态自若地咳嗽了一声,朗声道:“我在回家的路上收到彭家二公子寄给我的书信,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希望各位听我慢慢道来。”

  金家的二子连忙说:“方姑娘,你千万不要听彭二的一面之词。”金百霸和金夫人互望了一眼,不由得满脸忧色。

  方梦菁道:“好吧,我现在就将彭二公子给我的书信念上一遍,让在座的众位英雄都听上一听。”接着,她不由分说地将整封信的内容原原本本地念了出来。在这封信里,彭无心将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从头到尾都详详细细地讲了一遍,这里不再细说。

  方梦菁念罢,顿了一顿,道:“如果彭二公子所说的全部属实,那么洛阳金家的种种行径,只能用卑鄙下流,无耻之极这八个字来形容。”

  众人一阵默然,信中所说的所有事情,实在太匪夷所思,然而句句都有前因,全无破绽,如果这是谎言,这个谎言实在编得太好太真。

  “方小姐,这些一定是彭二公子谎言垢陷于我们金家,做不得准。”一个清越的女声传了出来。原来是金家唯一的女儿金天虹说的。

  方梦菁笑了笑,道:“或许是吧,信中所说的黟山听松阁,似乎和我们真正的听松阁的景象相差太远。如果彭二公子所言属实,那么定是金家五子买通了一个熟悉黟山地形的樵夫,让他将彭二公子引到那假的听松阁众的。”

  金天泰不耐道:“方姑娘,这些全都是假设,完全没有真凭实据,如何可以乱说。”

  方梦菁从容笑道:“不过我总觉得彭二公子所言千真万确,字字属实。”

  金家众人大怒,金天骄道:“方姑娘,请问你凭什么认为彭二公子说的是真的?”

  方梦菁叹了口气,道:“你们的计谋虽然看似天衣无缝,实则漏洞百出,不堪一击。彭家公子死得实在冤枉。”

  这一次,彭无望喜出望外,而金百霸,金夫人,金家二子都勃然大怒。金天泰喝道:“方姑娘,我们尊重你武林七仙子的身份,可你也不要太仗势凌人了。什么计谋,什么漏洞百出,你倒说说看。”

  方梦菁颇含深意地笑了起来,道:“整个阴谋的唯一破绽,就是那个引彭二公子去假听松阁的那个樵夫,只有他可以证实彭二公子所说的都是真话。我回到黟山之时,已经派遣方家好手寻到了那个樵夫,今天,我也把他带来了。”

  金天泰仰天大笑,大声道:“笑话,笑话,你怎么可能把他带来,我已经把他给一刀。。。。。。”

  “天泰!”“大哥!”金夫人,金天骄和金百霸同时惊叫。

  “阿弥陀佛!”从少林寺来贺寿的高僧无为禅师高颂佛号,满面都是慈悲之色,黯然道,“一念之差,造此冤孽,金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卢麟气得满脸通红,推开挡在身前谢满庭,冲到金百霸面前怒道:“金兄,我平日与你无冤无仇,你居然如此居心叵测地算计我那好徒儿。只可惜我那好徒儿无心,。。。。。。”说到这里想起当日彭无心满面冤屈的惨痛神情,心中一阵绞痛,竟然哽咽难言。

  天山剑派前来贺寿的众人面面相觑,同时叹了口气,望向金家众人,目中满含鄙视,纷纷退到旁边。河南判官左建德嘿了一声,怒视了金百霸一眼,似乎在说亏你还号称豪杰,居然如此下作。

  “金贼,如今你还有何话说,纳命来!”彭无望忽然感到天地重现光明,二哥的奇冤竟然在方梦菁的几句话下重新昭雪,这简直是他连做梦都想象不到的事。此刻,他厉喝一声,双刀齐举朝金家众人猛冲过去。

  卢麟,左建德还有少林寺的众位僧人纷纷向两边退开,为彭无望让出一条道路。但是,谢满庭以及嵩山,越女宫的高手,再加上河南的一众武林高手居然一个没有退后,仍然挡在金百霸的面前。

  谢满庭厉啸一声,剪水长鞭猛然一抖,鞭身一阵轻微的颤抖,犹如乌龙一般卷向彭无望的脖颈,其他几名嵩山高手一个使锯齿刀,一个使点刚枪,两人使剑,还有一位好手手持双叉,六位高手分从六个不同的方向朝着彭无望掩杀过来。黟山越女宫的数位女子高手都是使剑,五柄长剑交织成一片光网,将彭无望围在正中。金百霸,金夫人一人使刀,一人使剑,汇同众位高手一齐向彭无望围了上来。

  卢麟大怒,高声道:“谢兄,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你为何还要护着金百霸这个恶贼。”

  谢满庭已经和彭无望乒乒怦怦地打了起来,听到这话,大声道:“洛阳城破之时,金兄开门相助,立下大功,圣天子御赐免死金牌,河南豪杰谨遵圣命,誓死护卫金家上下。”河南一众豪杰轰然应是,或使刀枪,或摆拳脚,纷纷围在金家二子的面前。

  金百霸既感激有惭愧地说:“谢兄,有劳了,金某惭愧。”

  谢满庭长笑一声,道:“金兄,你我数十年交情,就算你以前做过什么,今天也不必说了。”卢麟怔了半晌,转头望向无为大师。无为大师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卢施主,金家持有免死金牌,乃是圣上御赐之物,你我同是大唐子民,如何能够逆旨而行?”卢麟怒道:“金百霸行事如此卑鄙,我怎能坐视?”无为大师道:“金施主多行不义,自有报应,今日之事,你我只能不管了。”

  卢麟愤然看了场中的金百霸一眼,费然长叹,将判官双笔收回袖中。

  此时,被围在场中的彭无望跌遇险招,已经左支右绊,情形危急。方梦菁看在眼里,有些着急,猛然回头看了方百通一眼。方百通点了点头,大声道:“金先生,传闻圣上御赐给你免死金牌,不知是否属实,可否拿出来一观?”

  他这一喊,众人的攻势立刻缓了下来,大家心里都有了想立刻见一见免死金牌的冲动,毕竟,现在众人都是在为这个劳实子的牌子拼命。

  金百霸长笑一声,从怀中取出一物,当头一举,大声道:“免死金牌一出,如圣上亲临。”众人见那金牌造型精美气派,完全是由赤金打制,两条金龙张牙舞爪盘旋左右,中间赫然四个大字:“免死金牌”。

  李世民当年身为秦王,为了大唐东征西战,扬威于天下,军令如山,制下极严,深得天下英雄的敬重。如今的河南好汉们有不少都曾经在军队中服役,对于大唐军旅当年攻打洛阳的那场名流千古的大战仍然记忆犹新。如今见到金百霸手中的金牌,钩起对前尘往事的追忆,无不热血沸腾,轰然下跪。片刻之间,洛阳金府跪倒了一片,只剩下彭无望,和手持金牌的金百霸。

  “大胆鼠辈,”金百霸怒视着昂然而立的彭无望,道:“免死金牌在此,如御驾亲临,尔安敢不跪。”

  彭无望冷笑一声,大声道:“别说是一块无声无息的死牌,便是当今皇上挡在我面前,也难阻我取你首级。”

  “好大的胆子,藐视当今天子,乃是死罪!大家齐上,将他拿下!”金百霸连忙喝道。

  谢满庭首先响应,剪水鞭卷起十几个大小不同的圆圈,罩向彭无望的头颈和四肢。

  彭无望持刀一挡,将剪水鞭的鞭稍克在外门,右手刀猛地前伸,在盘旋如蛇的鞭身上连点数下,化去了谢满庭这一招“深渊腾鲛”所有后招变化。谢满庭愣了一下,自己这一招“深渊腾鲛”乃是揽龙神鞭的精奥招式,就算是武林高手也要连退数步,接足此招的七十二记后招变化才可以反守为攻。而现在,彭无望只用了一招刀式,就占了先手,实在令人又惊又佩。谢满庭看在眼里,不由得起了敌恺之心,抖擞精神,将一条剪水鞭使得犹如蛟龙出海,怪蟒穿林,每一招每一式不但法度精谨,而且轻灵厚重兼顾,攻时如射月擒虎,守时如铜墙铁壁,渊廷岳峙。彭无望双刀左手刀换为“雾隐云龙”刀法,右手刀使出“横江”刀,众人只见一团烂银的光雾绕在彭无望的周身,挡下了谢满庭的所有攻势,而一道厉电般的刀光宛如青电横空,势如破竹地向谢满庭展开毫无保留的全力进攻。

  两个人交手了近百招,各出奇招,互不相让,旁观的众人完全看得呆住了,即使是金家众人也忘记了进攻合围。谢满庭身为嵩山派掌门,乃是天下有数的使鞭好手,近年来少在江湖中动手,但是手中鞭法只有越来越精湛,这次来贺寿的众人,看到他手中武林罕见的绝世鞭法,无不暗自庆幸,希图多看几招。而嵩山派的好手更是如醉如痴,只见掌门每一招鞭法无不是自己曾经习练过的,然而转折之中,竟然能多出这许多微妙神奇的变化,实令人叹为观止,这些弟子只顾着欣赏,哪里还记得合围攻敌。金百霸,金夫人看到谢满庭的鞭法不由得暗自惭愧心惊,自己夫妇这些年来贪图安逸,功夫实在荒废太多。这也是金百霸想使阴招取胜彭无忌的原因。

  斗到分时,彭无望忽然心中一动,双手同时使出“横江”刀法,只是各使不同的招式,他的攻势猛然暴涨了一倍,犹如两个彭无望同时出招一般。

  彭无心创出这路双手出招的武功,并不是双手任意出招,而是事先演练纯熟,左手出何招,右手就使何招跟进,看起来似乎双手招式诡异多变,然而受到招式的限制,难求克制强敌。所以,在和金天骄的交手过程中处处受制,落于下风,最后惨败。

  而彭无望并不知道这些,他使的双手刀法却是双手任意出招,一神守内,一神游外,心意齐动,双手齐飞,乃是真真正正的双手刀,而且他心里仍然相信,自己的二哥一定也是这样出招的。他却不知,这路心法可称是他自己首创的无双心法。

  旁观的众人只见彭无望的手中的刀光暴涨了一倍不止,烂银般的光团将谢满庭的鞭影越逼越后,越逼越小,渐渐变成了一个堪堪环绕周身的鞭圈。谢满庭此刻完全采取了守势,拼命用长鞭挡开宛如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刀光。“不好了!”嵩山派的高手一起惊叫,原先那五名高手分使各自的兵器也围了上来。

  “你们!”谢满庭心中圭怒,心想:你们这一冲上来,岂不是认定我会输么?嘿。他自重身份,不肯再斗下去,抽身撤在一旁。

  彭无望此时已经和使锯齿刀的高手过了三招,“横江”刀法使发了,光华万丈,在第四招上一刀削在这人的发髻上,顿时发丝翻飞,整头长发跨了下来,这个使刀高手狼狈不堪,一个侧身滚翻,退出圈外。那两名使剑高手联手进袭,双剑化为两道白虹,一取胸膛,一取小腹。彭无望耸身越起,双脚在双剑上重重一点。这对使剑高手双剑猛地下坠,插在地上。彭无望借力再越起,在空中一个漂亮的旋身,左脚横飞,将这两个高手同时踢飞了出去。

  旁观的少林寺高手同时爆喝了一声彩,个个看得血脉贲张,激动不已。原来,刚才彭无望的那一招,是少林寺中的传统武功“弹腿”。他们那里想得到,原来这普普通通的弹腿,可以演绎出这么神妙的招式。

  另一个使点钢枪的高手奋力拧枪攒身就刺,出招如电,十分迅捷。而使双叉的高手双叉齐举,交错击向彭无望的面门。彭无望此时身子仍然悬在空中,眼看就要中招。然而,好一个彭无望,只见他就这么在空中猛地一拧身,双脚齐飞,使双叉的高手双叉被踢的脱手,纷飞向两旁。彭无望旋身之式不停,左脚轻扫,踢歪了使枪高手的点钢枪,右脚后踢,点在使叉高手的胸口,这个高手身子一缩,向后面直贯了出去,仰面朝天倒在地上。这招少林弹腿,此起彼落,左右开弓,招式巧妙到了极点。

  旁观的少林高手们又忍不住喝了一声彩,纷纷赞叹。连无为大师都缓缓点头,心里暗自惊叹。谢满庭和那使枪的高手怒视了少林寺众人一眼,暗道:你们少林寺摆明了偏帮彭无望,今天暂且不记,以后再和你们慢慢算账。

  那使枪的高手长啸一声,长枪连抖三四个枪花,恶虎一般扑向彭无望。彭无望也猛扑了上来,却不是扑向这个使枪高手,而是冲向站得最近的金家人,金天泰。“不好!”谢满庭一展长鞭,挡在金天泰的身前。那个使枪的高手已经来到了彭无望的面前。彭无望看也不看,右手刀抖手一刀,沿着枪杆滑了上去。这一刀宛如闪电穿云,弹指间已经到了面前,那名高手眼看自己的双手全都要被这一刀斩断,吓得惊叫一声,松开长枪,向旁边闪开。谢满庭的长鞭已经卷向彭无望的双刀。

  彭无望右手刀趁势收回,忽然又一探,竟让谢满庭卷了个正着。谢满庭感到鞭子一紧,立刻猛地一收,已经夺下了彭无望的右手刀。这时,彭无望的左手刀趁着谢满庭的鞭子为了卷他的长刀而让开的瞬间,脱手飞出,闪电般穿过金天泰的胸膛,钉在金家大堂的青石板地上。金天泰面目恐惧地扶着自己的胸口,张开口,怪异地呻吟了两声,坐倒在地,头一歪,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旁观的众高手心中对金家的恶行那有什么好感,此时见到金天泰伏诛,无不暗暗称快。

  “姓彭的,我今天和你没完没了!”金夫人看到爱儿一个个死在彭无望刀下,哪里还忍得住,抖手拔出长剑,和身冲入场中。金百霸,环顾一下四周,只见围观的众人人人对他目含轻蔑,老脸胀得通红,拔出自己成名兵刃,八卦紫金刀,冲到了场子正中。

  此时金夫人,金百霸和谢满庭围着彭无望,刀,剑,鞭齐举,使的都是进手招式,显然他们都已经动了真怒。金百霸的刀法果然有独到之处,老辣沉稳,攻守兼资,暗和奇门八卦的阵法,隐隐有刀阵的森森门户。金夫人的剑法出自越女宫,凌厉狠辣,攻势如潮,变化万千。这三个当代武林的名家合力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彭无望再抽出两把单刀,却也有些挡不住三人天星海雨的攻势。

  四个人斗到五十招,彭无望已经知道无法取胜,他猛地一咬牙,双刀脱手飞出,分击向金百霸和谢满庭,然后从腰中又取出一把单刀,以力劈华山的威势,扑向金夫人。金夫人只感到森寒入骨的杀气已经进入自己的全身上下,不由得心中一紧,长剑回收,横在额前,希图挡下这一招。“不要!”金百霸惊到,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一刀无法硬接,只能通过对攻,或是侧避才能化解。

  “叮”地一声,长剑被斩成两节,金夫人的眉心被划出一道血痕,幸好她早退了一步,才没有被劈成两半。

  此时,一声奇异的“嗡嗡”之音传来,一道黑色的诡异之物犹如梦魇中的鬼怪向彭无望的后心打来。

  “小心,是飞燕回翔!”方家父女齐声大喊。

  “阿弥陀佛!”无为大师和卢麟不由得趋前了一步。

  彭无望感到风声不对,急忙拧身闪躲。只见一团黝黑的物体从身边飞过,但是在它飞到身前的时候,忽然神迹般地停住了。彭无望看到这个物体是漆黑色的燕子形状,燕子双翼锋锐无比,嘴缘也极为锋利。忽然,这枚暗器不可思议地回飞了回来,燕嘴忽张,数十枚乌黑的梅花针铺天盖地地射向彭无望。

  彭无望大惊之下,一个铁板桥功,身子犹如断了一般倒了下来,紧紧贴在地上,数十枚带毒的梅花针险过剃头地擦身而过。然而那枚燕形暗器却终于没有避过,重重地钉在了彭无望的一条右腿上。幸好他及时缩了三寸,否则,这一下直接就可以把一条右腿撤下来。

  谢满庭趁势长鞭轻舒,将痛得几乎昏过去的彭无望从地上卷起来,长鞭在他身上捆了二十几扎,绑得结结实实的。

  “卑鄙!”“无耻下流!”“用这么恶毒的暗器!难怪彭家大少爷会死的这么惨!”见到武林中人人切齿的阴毒暗器被金百霸使了出来,旁观的武林众人纷纷喝骂。连河南的武林豪杰都神色愤怒,显然想不到金家竟然会如此下作无耻,没有一点武林名宿的风范。

  金百霸对于众人的喝骂充耳不闻,举起紫金刀一刀向彭无望的顶门劈去。“住手!”无为大师,卢麟,还有一直旁观的河南判官左建德一起出手,拦在彭无望面前。金百霸怒道:“你们干什么?他杀我四个儿子,为什么不让我杀他报仇?”谢满庭来到他身边,劝道:“金兄,不要冲动,杀他之事,可以从长计议。”金百霸大怒:“谢兄,咱们数十年的兄弟,难道你忍心见我不得报杀子之仇?”谢满庭神色一暗,心道:金兄实在无复当年之雄姿,此次明明是你自己暗摆阴谋,陷害彭门在先,却还要夹杂不清,真是让人心冷。他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卢麟却已经大声骂了出来:“姓金的,明明是你自己害人在先,彭家三公子杀你四子,是你罪有应得,活该,你要想动他,先问问我。”左建德也大声道:“原先我们还不知道,原来你不但当着我们众人之面,陷害彭二公子。还在泰山之巅,用飞燕回翔暗算彭大公子。我想,彭家的一十八个镖师和趟子手,也是你们动手加以残杀的。你这四个儿子是其罪当诛,你凭什么杀他。”

  金百霸满脸赤红,黄须横飘,狂怒道:“我金百霸当年杀人无数,从来不用任何人来管。今天只是杀一个仇人,竟然不得!真是岂有此理。你们如果再拦着我,当心我这口金刀无情。”

  “你敢!”卢麟抄起判官双笔,踏前一步。金夫人怒哼一声,大声道:“彭无望杀我四个儿子,就是和黟山越女宫为敌,杀之不足惜。”话音刚落,她望了站在身边的金天虹一眼,金天虹脸色惨白地犹豫一下,才点了点头,来到了黟山越女宫众弟子面前,道:“众位师姐师妹,今日之事,大家都看到了,我们金家。。。。。。”

  “不必再说了,”一个看似首领的华衣女子大声道,“彭无望既然杀了金夫人的儿子,金师妹的哥哥,就是和越女宫为敌,再难活于世上。众位师妹,立刻护卫金氏夫妇。”众越女宫女弟子齐声应是,华衣飘飞,犹如朵朵飞花来到金氏夫妇的身边。

  “哼!”左建德冷哼一声,道,“早闻越女宫弟子狂妄傲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那名领头的华衣女子冷笑一声,道:“你很多话。”话音刚落,手中的长剑已经闪电般递了出去。左建德哪里想得到此人说动手就动手,猛然抽出手中的镔铁双笔,一招“如封似壁”封在面前。哪里知道越女宫子弟中又出来三个持剑弟子,三柄剑犹如三道白虹分击左建德的咽喉,前胸和腰迹。这越女宫的弟子配合默契,剑法精妙,即使是铁笔丹心左建德也难以抵挡,被越女宫弟子的剑势逼退了三步。

  卢麟怒喝一声,判官双笔一招“双燕归巢”双笔分取越女宫两名弟子的身上七处大穴。那华衣女子冷笑不绝,长剑一展,剑光闪烁之间,不但将卢麟的攻势全部接了下来,而且还守中有攻,剑法犀利。左建德单笔一展,护在卢麟的身边。华衣女子厉声道:“剑阵!”

  只见七名持剑弟子展开迅捷无比的身法,将两人围在正中,七柄长剑此起彼落,向两人展开犹如*般的攻势。这些越女宫弟子个个剑法精湛,而且出手奇快无比,所出的剑法全部是毫无保留的攻势剑法,剑招奇幻惊人。

  一般的剑阵总是有人进攻,有人防守,所以攻守之间难免迟滞,会给人以可乘之机。而这越女宫的剑阵七个人全部都是攻势,就如一个有十四只手的神怪在向左,卢两人出招。

  只在电光火石的十数招间,左,卢二人身上连中数剑,扑到在地。无为大师慌忙挡到两人面前,洪钟一般怒喝一声,完全不管越女宫的剑众,只是双掌前推,使出了少林神功“须陀山掌”,这路神掌招数简单,但是内力的使用方法堪称一绝,可以在瞬间聚集功力,逼出惊天动地的掌劲。无为大师对于这路掌法浸淫多年,功力深厚,这回为了救人,全力施为,更是惊人。只见两股山洪暴发般的掌力向越女宫众人迫去。只听一连串的惊呼之声传来,七名越女宫弟子一齐被这掌力震飞,卧倒在地。然而,无为大师的胸前衣襟也被划了一个口子。

  那身为首领的华衣女子收起长剑,笑道:“无为大师,承让承让。”

  原来那名女子已经在无为大师出招之时使剑破开他的掌风,在他胸前划了一道,这一剑再深几分,无为大师恐怕立刻就会丧命。

  无为大师成名江湖多年,一双肉掌会遍天下英雄,从未输过半招。如今,虽然他是在以一对八的情形之下输了一招,然而对手却是他的徒孙一辈,已经无颜再出手。

  他默然半晌,道:“越女宫剑法名震天下,名不虚传。今日之事,老衲无颜再管,就此告辞。”倒在地上的左建德和卢麟互相搀扶着起来,怒视了那群越女宫弟子一眼,一跺脚,相携走了。

  这时,华衣女子道:“金老爷,现在没人可以挡着你了,你愿意怎么做,随你。”

  金百霸“嘿”了一声,抓起金刀兜头罩脸向彭无望的面门劈下。猛然间,谢满庭的长鞭斜飞了过来,“铮”地一声撞开了金刀。金百霸大怒,转头怒视谢满庭道:“谢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满庭木无表情地说:“金兄,谢某为尊当年天子圣命,又敬重金兄当年的豪气才屡次出手相助,希望金兄这一次看在谢某的薄面,不要再为难这位彭小兄。”

  “你要护着他?”金百霸脸色阴沉地说。

  “不错。希望金兄体谅谢某苦心。”谢满庭道。

  “好好好!”金百霸仰天狂笑,道,“你我这么多年的兄弟,这个面子我一定给你。”

  谢满庭暗中松了口气,刚要说话。忽然看见金百霸的金刀已经迎面向他的顶门劈来。

  “谢前辈,小心!”本来一直重伤倒地彭无望忽然站起身,和身向金百霸撞去。金百霸此刻一心想除去谢满庭这个绊脚石,完全没想到彭无望这会儿会扑过来,被他撞歪了身子,金刀一晃只砍中了谢满庭的左臂,鲜血狂喷而出,染红了谢满庭的半边身子。

  “掌门!”那些嵩山派的高手大惊,纷纷冲到金百霸的面前大声喝骂:“姓金的,想不到你竟然连我家掌门也不放过。”“姓金的,你忘恩负义,卑鄙无耻。”“姓金的,你好狠!”

  谢满庭狂吼一声,一把将金百霸的金刀夺了过来,奋力摔在地上,狂怒地吼道:“金百霸,你真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无耻小人。今日,我谢满庭瞎了眼睛,竟然还为你拼命。好,好,好。你这一刀劈得好,也将我劈得清醒许多。我和你今日划地绝交,从此你金百霸的事,再也和我无关。”说完他猛然撕下衣袖,丢在地上,然后抓过身边手下的一柄锯齿刀抖手在地上划了一条长约一丈的横线。他将刀还给身边之人,又道:“今日我嵩山派个个负伤,无力再战。但是,彭小兄曾经救我一命,如果他有什么意外,嵩山派全派上下,誓报此仇。”说完,拂袖而去。

  那名华衣女子看了看仍然歪歪斜斜站着的彭无望,道:“姓彭的,你这人倒好得很,谢满庭这么对你,你还救他。可惜,他走的太急了,连他的鞭子都忘了给你解。你认命吧。”金百霸喉咙里咕哝了一声,便去拿刀。

  此时,金天骄忽然跑了过来,大声道:“爹,不必麻烦,看孩儿将他砍成八块。”说完手提长刀向彭无望走去。

  旁观的众人被这一幕幕奇诡无常的变故弄得目眩神驰,莫名其妙。连方家父女都不知如何是好。金天骄的突然行动更令人出乎意料。只听得方梦菁惊叫一声,金天骄的金刀已经来到了彭无望的面前。“骄儿,小心!”金夫人喊道。

  彭无望大喝一声,侧身让开刀锋,用肩膀猛然撞向刀面。“来的好!”金天骄运足腕力就势横刀结结实实拍在他的肩膀之上。

  只听“啪”的一声,彭无望的肩膀被这一刀拍得犹如对折一般歪斜了下来,原来是整个肩胛骨都脱了臼。彭无望惨叫一声,疼得跪在地上,缩成一团。

  围观的众人见到如此惨景,立刻鼓噪了起来,纷纷怒骂金家行径无耻,无奈越女宫人护定了金家,令人不能越雷池一步。方家父女对望了一眼,一时之间,竟然都想不出什么解决之道。

  金天骄毫不迟疑,完全不为众人的怒喝鼓噪之声所影响,金刀一抖,斜切向彭无望的右肩。这一刀如果劈实了,彭无望就会从右肩自左腰断为两节。“姓彭的,受死吧!”金天骄意得志满地狂叫道。此时,瘫在地上的彭无望猛然抬起头来,直视着金天骄,嘴角竟露出一丝冷笑。

  一切就在众人完全无法想象到的情形下发生了,彭无望的右手忽然神迹般地从腋下穿出,握住了本来将自己牢牢捆住的剪水鞭,然后用力一扯,竟然将剪水鞭从自己的身上轻而易举地解了下来。金天骄早就被彭无望的武功吓坏了,现在看到他从剪水鞭的捆绑中脱颖而出,哪里还敢出招,连忙向后急退。其实,他的这一刀如果继续劈的话,一定可以让彭无望身受重伤。然而他未战先怯,反而给了彭无望杀他的机会。

  “孩儿小心!”金夫人和金百霸齐声惊叫,双双奔上前来。然而此时的彭无望已经长身而起,一招少林龙爪手扼住金天骄的咽喉,健腕一拧,龙抓手化为少林罗汉拳中的“苦海回头”,只见金天骄的脑袋硬生生地被拧得面向从身后赶来的金氏夫妇,而身子却还是正对着彭无望。

  “天骄!”“骄儿!”金氏夫妇发出两声撕心裂肺惨呼,扑到软软瘫在地上的金天骄身边。“杀了他!”越女宫华衣女子冷喝一声。她身后的五六位弟子同时拔剑冲上前来,各自拟准自己的方位,数十剑铺天盖地地刺向彭无望的周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