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八章 誓不低头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530 2004.03.18 11:51

    这个时候,被天魔灭门的十八门派残留弟子纷纷涌到彭无望面前道谢。

  谢满庭分开人群,一把攥住他的肩膀,喜道:“好小伙子,我欠你的情越来越多了,哪天用得着我,一定要跟我说。 ”

  彭无望按住他的手,笑道:“谢前辈别这么说。我会记住的。”

  欧阳夕照也来到彭无望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伙子,你师傅一定会以你为豪,前途无量。”

  彭无望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欧阳夕照此时看了连锋一眼,挠了挠头,问道:“彭兄弟,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杀了天魔的。说起来惭愧,当日我和天山五长老,还有段存厚段大侠,再加上第一公子连锋合力出击,都没有杀死这个魔头。 ”

  彭无望想了想,沉声道:“前辈,我其实是用了战神天兵才杀了他。”说着拉开衣服下摆,露出暗佩腰间的战神天兵。

  欧阳夕照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天兵刀鞘,释然道:“原来如此。那么,你已经是天兵的新主人了?”

  彭无望摇了摇头,刚要说话,却听到华惊虹清丽而悦耳的声音: “彭少侠,你这次来到黟山,可是为了拿天魔的人头来显威风吗?”

  她冷峻的话语虽然声音不高,却响遍了广阔的光明顶,彷彿一道冰凉的雪水,浇灭了光明顶上如火般欢乐的气氛。

  所有人都错愕地看着这个忽然变得极不合群的剑仙子,场面立刻变得尴尬起来。

  渡劫大师和连锋互望一眼,并肩走上比剑台,来到华惊虹的身边。

  连锋歉然看了彭无望一眼,打了一个一切交给我的手势,然后对华惊虹道:“惊虹,彭兄杀了天魔,无形中让黟山越女宫、天山派和少林派躲过了一场大劫难。 实在是我们三派的恩人,看在这个份上,你可不可以将金百霸夫妇交出来,不要继续庇护他们了?”

  华惊虹看了看满含期待望着自己的彭无望,叹息一声,低头道: “连兄,金百霸夫妇乃是越女宫人士,岂能任凭外人处置,就算他是天大的英雄,也不能在黟山放肆。”

  “惊虹,这不像是你说的话啊!”连锋目瞪口呆地说。

  华惊虹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连兄,此事有关越女宫荣辱,惊虹无法淡然面对,让你惊讶了。”

  “惊虹……”连锋嚥了口口水,还要再劝。

  渡劫大师在此时发话道:“华姑娘,不如这样吧!金百霸夫妇,你就交给我,由我带到少林戒律院,每日令他们念诵佛法,化解心中戾气,忏悔昔日所为,如何?”说着,分别看了彭无望和华惊虹一眼。

  彭无望想了想,道:“大师,金百霸夫妇本该速死,但是他们想来年纪也大了,况且我也杀了他们五个儿子,这样的惩罚,对他们来说,应该够了。好,只要他们在戒律院忏悔昔日恶行,我便饶他们一命又如何。”

  “好,太好了。”连锋和渡劫大师同时舒了一口气。

  渡劫大师笑道:“难得彭少侠如此心胸宽广。”而后转过头,看着华惊虹道:“华姑娘,你看如何?”

  华惊虹机械地摇了摇头,道:“交出金百霸夫妇,就是说越女宫怕了彭无望,此事万万不行。想要黟山子弟交出他们,就要迈过我的屍体。 ”

  连锋的剑眉微皱,满脸疑惑沉思之色,彷彿想像不出一向亲切柔和的华惊虹为什么如此固执。

  渡劫大师频频摇头,连称阿弥陀佛,不知道如何解劝。

  “哼!”彭无望愤然怒哼了一声,道:“华惊虹,我敬你是越女宫宫主,又几次三番饶我性命,才对你礼敬有加。我彭无望连天魔都杀得,难道还怕一个越女宫的小丫头?”

  他迈开大步来到比剑台的正中,将外衫脱下,随手抛到一边,露出腰间佩戴的战神天兵。

  当墨玉色的刀鞘映入所有人眼帘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宫主小心。”和张涛过从甚密的赵颖虹立刻认出了厉害:“宫主,那就是江湖传说得沸沸扬扬的战神天兵。”

  关心宫主安危的所有越女宫弟子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葬剑池护法排开众人,纷纷涌到比剑台周围,关切地注视着正和彭无望对峙的华惊虹。

  “不错,”彭无望冷酷地望了望华惊虹:“就算是天魔如此武功,在战神天兵的攻击下,仍然油尽灯枯而亡。华惊虹,你的功力比起天魔如何?”

  华惊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神色,奋力挺直了胸膛,脸上宛如罩上了一层严霜,没有说一句话。

  “战神天兵出必伤人,无人能挡,中招者必被其饮尽鲜血而亡,死状惨不忍睹。”彭无望狞厉地瞪视着华惊虹秋水般的双眼,冷然道。

  “哼!”华惊虹没有搭话,只是从背后抽出了天痕剑横在胸前。

  “彭无望,休得伤了宫主,否则必把你碎屍万段。”葬剑池首席长老离恨剑李海华对华惊虹最是爱护,此时看到战神天兵,再也忍不住,大声喝道。

  “喂,兀那女婆娘,比武较量,生死由命,你这算是什么?”罗汉堂无畏僧曾被彭无望救过性命,和他交情非比寻常,此时一看不好,立刻大声喝骂出来。

  “这是越女宫和彭无望的恩怨,不相干的,请免开尊口。”李海华一挥手,一百零八名葬剑池高手顿时将比剑台围得水泄不通。

  无畏僧大怒,道:“越女宫再蛮横,难道少林寺会怕了你们。罗汉堂弟子,佈阵!”

  一百零八名罗汉堂精英弟子,立刻在葬剑池高手佈成的剑阵之外布下了铜墙铁壁般的奇形梅花阵。

  越女宫和少林寺弟子大声鼓噪起来,纷纷来到双方阵型之中,互相叫骂。

  谢满庭和欧阳夕照互望一眼,同时一挥手,将嵩山派和关中剑派残余弟子带到越女宫剑阵的对面,和少林弟子并肩而立。

  渡劫大师和连锋焦急万分,连锋高声道:“华姑娘,请不要再固执了,难道你忍心看到刚刚和睦如一家的各派弟子再次互相敌对吗?”

  所有人的眼光都若有所盼地聚集到华惊虹的身上,连越女宫的弟子都不例外。

  华惊虹从彭无望身上散发出的惊人杀气中艰难地转过头,看了看满含期待望着自己的同门姐妹们,眼中露出歉然的神色,又转回头,始终没有答话。

  “哼!”彭无望满不在乎地看了看怒目横眉瞪视着自己的李海华,道:“各位也许听说过战神天兵的传闻。血魔第一次使出战神天兵,乃是在中原群雄围剿他之时,他只是昂立于人群之中,任凭神兵上下飞舞,攫取人命,未出一招一式,已经将这数百豪杰屠戮殆尽。 ”

  这则传闻已经成了武林人士交谈的禁忌──夜晚时分谈起,可止小儿夜啼,很多名门弟子从小听着长辈们谈论着这个传闻长大,此时再次听到,无不胆战心惊。

  “在莲花山上的时候,”彭无望狠狠地瞪视着华惊虹:“神兵被人无意中拔出,立刻辗转腾挪,连杀四百余人,六大世家的精英高手全军覆没,藏宝密洞之中屍横遍野,很多人屍骨不全。有些人宁可跳崖自尽,也不愿意面对战神天兵的血腥残杀。生还的高手中,有人直到今日仍然浑浑噩噩,不知东西,被神兵的威力吓得失去本性。”

  随着他那狞恶而恐怖的描述,一股宛如实质的磅礴杀气宛如万顷海潮,将孤零零站在他对面的华惊虹团团围住。

  汗水从华惊虹的脸上一丝丝流了下来,她的神思恍惚起来,面前彭无望的影像开始变成一团模糊。

  不知为什么,在这个生死决于一发的关头,她竟然想起了自己童年在黟山练剑时碰到的一只小白鹤。

  小时候那童稚而瑰丽的幻想,此刻忽然无比清晰地重现在自己的心田。那个时候,李靖和红拂女的佳话正在黟山流传,红拂夜奔的传说在每一个女弟子耳边一遍又一遍反覆地传唱。

  华惊虹也曾经想像着有一天,自己会遇到一个真命天子。她细心地饲养着那只白鹤,梦想有一天乘着白鹤,来到他的身边,和他流浪到海角天边。

  后来,这份纯真的感情被剑道上的突破所带来的激情所掩盖,再也没有重现心头。

  在这生死关头,她没有想到剑道上存留的尚未穷尽的变化,没有想到越女宫未在她的领导下登上天下第一派高峰的遗憾。

  她只想到,童年的那只白鹤,和关于那只白鹤所牵绊的种种美妙的遐思。不知为什么,此刻,她的心中竟然没有一丝遗憾,只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甜意。

  豁然间,她猛的发现,整个光明顶重新进入一片死寂,每个人都在紧紧地盯着彭无望和自己。她感到一丝浸透汗水的头发被山风吹到了鼻尖,让她感到一阵阵****。

  “你不怕死吗?”彭无望的厉喝宛如霹雳,在静寂的光明顶轰然炸开。

  他那勇豪的气势,几乎让比剑台外越女宫年轻的弟子崩溃。她们的眼中滚动着恐惧的泪水,握剑的手不自禁地轻轻抖动。

  华惊虹奋力昂起头,轻声道:“你若可以,便来杀死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