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恒州龙吟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703 2004.07.12 12:45

    不知过了多久,彭无望身后的战马发出一声惊惧的嘶鸣。哭得昏昏沉沉的彭无望茫然抬起头,只看到数百骑胡人打扮的武士簇拥著一名浑身披甲,长发披肩的突厥将领将自己团团围住。在这员将领的身边,是一群熟悉的面孔。当年莲花山血战之时,彭无望曾经领教过这些胡族猛士的厉害,包括为首的彪形大汉,塞上无人不惧的奇人普阿蛮。

  彭无望环看四周,他看到了锦绣公主麾下的亲卫──可战、跋山河,也看到了这几天来不断和自己硬碰的那群突厥黑衣高手,更有铁镰、铁岚、罗朴罕和达虎等顶盔贯甲的突厥名将,这些塞外胡族最精锐的高手已经将自己围在了中间。

  他轻轻抱著大哥的尸体,缓缓站起身,不由自主地看了身侧的战马一眼。“扑棱棱”的金刃破风之声在他的耳畔响起,两道乌光快如闪电地掠过他的身前,同时击中了他身旁的战马。那匹高头大马被这两道黑色厉电撕成三段,残肢四外飞散,凄厉的嘶鸣声响彻了云霄。断落的马头在空中划了个弧线,坠落在他的面前。失去了战马,彭无望已经断绝了最后一线逃逸的生机。

  一阵得意的笑声在这群突厥武士中响起,被众将簇拥的突厥三王子曼陀仰天大笑,转过头对普阿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彭无望?”

  普阿蛮的嘴角泛起一丝狞厉的冷笑:“不错,莲花山上破围而出,汴水河畔计杀紫师,渤海城中出尽风头,恒州墙头血战不退,我们塞上战士的鲜血早已经成就了他一生一世的威名。”

  曼陀阴沉地哼了一声,淡淡地说:“我倒要看看,把他五马分尸之后,还有多少人会想起他生前的名号。”他看了看四周那些跃跃欲试的火焰教众,微微一笑:“各位儿郎来得实在太巧,不但在唐人铁骑面前救了我的性命,还让你们遇上了杀死天魔的大仇人。你们可要看清楚,这就是那个传说中杀不死的彭无望。我倒要看看,今日他会不会死。”

  他的话引起数百名武士激烈的呼喊,无数双充满仇恨的眼睛死死地盯住孤零零站在场中央的黑衣少年。

  看著面前战马马头上切割的伤痕,彭无望浑身一震,猛的低下头,看了看大哥胸前那道长达尺余的伤口。

  “不错,是我杀了姜忘。”普阿蛮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嘴角泛起一阵快意的冷笑,悠然道。

  彭无望的双眼一瞬间变得血红,在他的喉间隐隐约约的泛起了一阵压抑的咆哮。

  面对著他几欲择人而食的目光,普阿蛮感到一阵狂猛激荡的热流涌上胸膛,心中兴奋异常,将双燕握在手中,转过头对曼陀道:“曼陀王子,请你略微后退。”

  彭无望虽然听不懂他们的突厥话,却听懂了曼陀一词,他微微转头,将目光投向正欲纵马后退的曼陀王子,突然高声道:“你是曼陀?”

  曼陀被彭无望冷厉的眼神一罩,只觉得浑身一僵,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用汉话喝道:“我就是曼陀,你待怎样?”

  彭无望也不答话,只是冷笑一声,探手摸向腰间,想要拔出战神天兵。谁知道腰间一片虚空,什么都没有。他身子一紧,猛然想了起来,自己出城之时去得太过匆忙,将战神天兵丢在了客栈之中,没有随身携带。

  看著他的表情,普阿蛮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探手一拉曼陀的缰绳,将他的坐骑往后拉退了十数步,扬声冷然道:“怎么了,彭无望,是不是找不到战神天兵了?”

  彭无望焦急地往四周观看,忽然发现靠北面的突厥武士背后是一片浓密的树林,虽然是晚春时分,但是树木上的枝叶已经十分茂盛。他当机立断地高喝一声,抱起大哥的尸体朝著那片丛林奔去。他刚刚一启动,立刻有无数塞外高手朝著北方移动,希图早他一步挡在树林的面前,阻止他逸入林中。

  看著他奔跑的方向,普阿蛮眉头一皱,突然发现在彭无望身前三丈处,有一柄插在地上的马刀。“三王子小心!”他一下子明白了彭无望的用心,身子一闪,挡在曼陀面前。

  果然,彭无望疾奔一步,窜到这柄马刀的面前,整个身子突然倾斜跌倒,钟摆一般和地面成一个狭窄的角度,左腿横扫,重重地踢在马刀的刀柄之上。这一脚踢得实在太重,以至于彭无望的身子因为这全力一踢,在原地打了两个圈,才收住身形。那柄马刀刮动著凄厉的风声,飞速地打著旋,化成一片烂银色光圈,呼啸著朝曼陀的面门射去,马刀半截刀身上沾粘的泥水黑蛇般满空飞舞。

  高亢的金铁相击声响彻了全场,普阿蛮双燕齐出,将这柄异军突起的马刀斩成了一天闪闪烁烁的碎末,而他的脸上也溅满了马刀上污秽的泥泞。此时的彭无望已经将大哥的尸体扛在肩上,朝著曼陀高高跃起,一只脚用力地踏在地上。任何人都看出,依照他的脚力,这第二个纵跃之后,彭无望和曼陀的距离便只有半步之遥。

  “驾!”四周的塞上武士不约而同地催动坐骑,朝著彭无望奔去。各式各样的奇门兵刃刮动著金风,四面八方罩向彭无望的前方。只要他再踏前一步,还未等他碰到曼陀王子,就已经被这刀山剑海,斧钺丛林斩成肉饼。

  “快往北!”普阿蛮脑海中灵光一闪,忙不迭地高声喝道,手底一扫马鞭,重重抽在胯下马臀之上。

  与此同时,彭无望那只踏地的右脚已经离地而起,他的身子却是朝著与曼陀王子所处的位置恰恰相反的北面射去。

  北面的武士心中早就认定彭无望会不顾一切地朝南冲向曼陀王子同归于尽,没想到他竟然在半路突然变向。收不住缰绳的战马四蹄翻飞,箭矢般冲向南方,而肩扛姜忘尸体的彭无望却朝北狂奔,和这些打马飞奔忠心护主的武士擦身而过。

  想要催马追向彭无望的普阿蛮却被迎面而来的数十骑战马堵了个正著,眼睁睁看著彭无望箭矢般行云流水地穿过乱作一团的塞外武士北面的包围,朝著那片丛林狂奔而去。

  “都给我滚开!”普阿蛮从马上飞身而起,单手一按马鞍,整个身子打横而起,飞腿一扫,将面前挡道的数匹战马连同马上武士一同扫倒在地。他胯下的战马毫无迟滞地冲向北方,追在彭无望的背后。

  在他的背后,可战、跋山河各自摆脱面前各族武士收不住缰的战马,催马赶来,在他们身后,是箭神兄弟铁镰、铁岚。

  普阿蛮双手放开缰绳,同时握住双燕,死死地盯住彭无望的背影,暗暗测算距离角度。铁镰、铁岚取出屠南队随军带来,作了防水处理的弓箭,同时瞄准了彭无望的后心。可战、跋山河同时从马上人立而起,刀枪齐举,准备在彭无望窜入丛林的刹那,展开突如其来的狙击。

  彭无望扛著大哥的尸体,发足狂奔,摇摇晃晃的身形完全暴露在诸路高手的视野之中,而在他面前的丛林却显得越来越遥远。

  就在这生死一发的关头,一阵清冽慑人,催裂肝胆的马嘶声响彻全场。

  全场所有的战马听到这声恍如龙吟般的马嘶,都尖锐地嘶鸣起来,不约而同地高高抬起前蹄,毫无前兆地人立而起。

  这些战马的动作实在太过突兀奇异,即使是普阿蛮之流的绝代高手仍然感到手足无措,毫无防备地摔下马来。

  在他们眼前,一匹金色鬃毛,满身虎斑,雄健异常的高头大马宛如一道金黄色的闪电在大雨中惊鸿乍现。它愤怒地打著响鼻,箭矢一般朝著普阿蛮冲去。普阿蛮莫名其妙地向旁边一闪身,在间不容发的瞬间闪开这匹金马的四蹄践踏,就地一个旋子,拔起身形。就在他刚刚站稳脚跟的刹那,那匹金马前蹄踏地,一个瞬间急停,后蹄发力一转,整个身子闪电般调转了过来,前蹄再次高高扬起,朝著普阿蛮的脊背奋力踢去。

  “普大哥小心!”屠南队以屠娇为首的武士们纷纷喊了出来。

  身为塞上武士们的偶像,普阿蛮在这群桀骜不群的武者当中,拥有著至高无上的地位,他的安危也格外受人关切。

  普阿蛮听到背后的风声,知道不好,大喝一声,双脚用力,身子凌空上扬,朝后翻了一个优美的空心跟头,闪开了金马的前蹄重击,双腿一分,想要就势骑在这匹金马身上。

  那匹曾经威震恒州的金马似乎仍然记得被彭无望上身之后的教训,脚下发力,身子在瞬间加速,从普阿蛮的身下飞窜而出。一人一马就这样横空错过,谁也没有奈何得了谁。

  普阿蛮心底赞一声,转头看了看周围,却发现没有人再追彭无望,人人都在痴痴呆呆,意醉神迷地打量这匹俊逸优雅的金色天马,立刻知道不好,当即猛的一抬手,指著那匹金马,大声喝道:“不要发呆,用弓箭射死它!”

  塞上男儿最是爱马,更何况是如此罕见的神驹,即使最漠不关心的人都动起了降伏它的心思,听到普阿蛮的号令,所有人都是一愣,不由自主地犹豫了起来。只有火焰教众想也没想,纷纷抬起弓箭,瞄准了金马。

  一阵密集的弓弦拨动之声响起,满天飞蝗般的箭雨密密麻麻地射向金马。那金马清嘶一声,身子猛的加速前窜,宛若一道电光,瞬间横掠出十几丈,将这蓬箭雨甩在身后,朝著普阿蛮狂啸一声,一转头没入了绵绵密密的雨幕之中,几息之内便消失不见了。

  看著金马远去的背影,所有人陷入了一阵难言的沉寂。

  良久,屠娇凑到普阿蛮身边,小声问道:“阿蛮大哥,这匹马似乎和你有些过节。”

  普阿蛮转过头,看了看远处那一滩血肉狼藉的战马尸体,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远处传来曼陀王子气急败坏的喝令:“全体随我进树林,给我生擒彭无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