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关中相聚

大唐行镖 金寻者 2728 2004.03.02 15:28

    “师弟?”正午时分,红天侠刚接待完从关中来的一位客人,立刻夹风带雨地冲出房门,用他特有的宏亮嗓音高声呼唤:“彭无望,你在哪儿?”

  洪钟般的声音将彭门镖局中所有的人都赶出屋门,聚到他周围。

  “爹爹,找大哥什么事?”红思雪连忙上前,搀住洪天侠的右臂,柔声问。

  “什么事?天大的事!真是让人又悲又喜。乖女儿,你可知道,我找到我另一个师兄了。当初,他曾经代师授艺,教过我一些功夫。

  我们有三十年没见了,三十年啊!”红天侠激动不已地说。

  “太好了爹爹,这是天大的喜讯啊!”红思雪由衷地替红天侠高兴。

  “可是,我这位师兄身中了天魔的致命一掌,生死悬于一发,现在处于九死一生的关头。 ”红天侠道:“所以我要和彭无望一起去关中剑派,看看能不能为他的伤势出一份力。”

  “这样啊!”红思雪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大哥已经在凌晨时分出发,到黟山去了。”

  “什么?”红天侠勃然大怒:“这个臭小子,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在这么要命的时候离开,简直应该逐出师门。 ”

  “爹爹,大哥也不想的,他哪能料到这么多事。”红思雪连忙劝道。

  这时候,方梦菁携着贾扁鹊巧笑嫣然地来到红天侠面前,道: “红前辈何必忧虑,如今现成的名医贾扁鹊就在此间,正可应急,又何须埋怨彭兄。”

  红天侠的目光一落到贾扁鹊娇小玲珑的身上,立刻信心大增,道:“有贾神医在此,我的确再无烦恼。我们这就上路,不知贾姑娘意下如何?”

  贾扁鹊慢条斯理地点了点头,道:“我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救活令师兄,只能竭尽所能。我去准备一下,立刻出发。 ”

  方梦菁一把拉住贾扁鹊的手,笑道:“可别忘了我。当年鹤神齐笑云七大弟子名震江湖,正是武林轶事录的最佳题材,我岂可错过。 ”

  红天侠大喜过望,道:“方姑娘要是同去,便再好不过。说起我师兄当年的英风伟绩,便是十天十夜也讲不完,方姑娘你只管记下就好。哈哈!”

  在这一个月内,长安关中剑派之内冠盖云集,泰山派、嵩山派、少林寺、越女宫与六大世家里无数早已经隐逸江湖,不问世事的前辈名宿蚁聚关中剑派驻地。

  这些江湖中的元老平时根本不愿意轻易表露行踪,更加厌烦人群密集之地。江湖弟子如果能够见到他们中任何一人,已经是天大的福分,更何况一下子遇上这么多人。

  嵩山派掌门剪水鞭谢满庭、泰山派长老泰山云隐卢麟、河南名宿铁笔丹心左建德,赫然就在其中,但是相比于在座的无数耋耄老者,他们只能算是后辈末流。

  少林寺诸位高僧中到场的有提棍金刚无量大师、少林主持方丈无尘大师、罗汉堂首座无畏僧、达摩院主事无痕大师、戒律院主事无念大师和般若堂首座无忧大师。

  六大世家硕果仅存的两位当家梅自在、孟寒树会同本家族的几位无法轻易请动的前辈族老也匆匆到场。

  这些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高人,之所以抛下尊贵的身份,放弃不问世事的原则,撂下繁杂重大的派务,纷纷云集于此,只为了一个名字,一个曾经让世人争相讚颂的名字──九州不二段存厚,昔年慷慨豪迈,万人敬仰的天下第一侠。

  几十年前,几乎每一个江湖儿女都曾经对他悠然神往。提到九州不二的名号,激昂少年便想要高歌,风liu秀士便想要饮酒,白发老者便想要撚鬚微笑,巾帼女子便想要悠然长叹,叹自己无缘遇上如此英雄了得的男儿汉。

  岁月如流,如今的段存厚,只剩下不到五尺的一节残躯,还有一身几乎无法医治的重伤。天魔紫崑崙的七煞掌毒早已经侵入了他的五脏六腑,震伤了他的奇经八脉,他浑身的经脉宛如悬挂着千斤铁球的棉线,随时随刻都有崩断的危险。

  如今段存厚的性命,完全靠这些聚集此间的武林前辈用自己精纯的内功吊着。

  这一天,阴云密佈,关中剑派主厅之内,坐满了愁眉不展的各路名家高手。

  本来鹤发童颜,红光满面的欧阳夕照,此时面色蜡黄、嘴唇惨白、双目无神,需要依靠枣木拐杖支撑身体。 虽然如此,他还是强打精神,招呼满厅的武林人士。

  泰山云隐卢麟看在眼里,心中难受,道:“欧阳大哥,你为了给段大侠疗伤,已经连续输了三天三夜的真气,如今还如此操劳,便是铁打的人也吃不消。你歇一下吧!”

  欧阳夕照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道:“比起段大侠所受的苦,这一点操劳又算什么。 我只恨不能请尽天下所有的内功高手来为段大侠吊命。”

  他们两人的这番对话,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一阵唏嘘,一时之间人人面色惨淡。这时候,无尘大师在两个关中弟子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进大厅。

  见到这个情形,欧阳夕照立刻迎了上去,急切地问:“方丈大师,段大侠的伤势可有起色?”

  “阿弥陀佛!”无尘大师口宣佛号,脸显慈悲之色:“段大侠伤连经脉,中毒太深,我也只能凭藉真气刺激他体内生机,保住他性命于一时半刻。如果不能去除纠缠在肺腑中的七种剧毒,他的性命恐会不保。”说到此处,忍不住狂喷出一口鲜血。

  “大师!”所有人都关切地围拢了过来。

  无尘大师擦去嘴角的血迹,一摆手道:“无妨。凭我的功力,只能支援这四天四夜,不知哪位施主愿意接替老衲?”

  “我来!”无畏僧猛的站了起来,一甩下摆,就要走进房去。

  “慢着!”无量大师缓缓站起身,道:“师弟,你的真气太过刚劲霸道,恐怕无益有害,还是我来吧!”

  “师兄!”无畏僧急道:“你已经连续输了五天真气,再这样下去,铁人也吃不消。”

  “还是我们来吧!”几位六大世家的宿老纷纷站起身。

  欧阳夕照拦住他们,面带难色地说:“一个月来,我们所有人都已经为段大侠输过真气,现在每个人都元气未复,再这样下去,段大侠治不好不说,这里恐怕要多添几个床位。”

  就在这时,一个清朗俊逸的声音悠然传来:“我来,如何?”

  所有人都朝着大厅门口望去。

  这个时候,天地间忽然刮起一阵清爽乾燥的大风,将满天的乌黑云朵一扫而空。北国春天晌午的清冽阳光照入厅来,照得来人浑身的金甲熠熠生辉。

  “参见卫国公!”所有人都被来人的身份震惊了,纷纷目含崇敬地躬身施礼。

  原来,这个突如其来的高人,正是大唐国战功彪炳的常胜将军─ ─卫国公李靖。

  “我从边疆刚一回来便听到了段师兄的消息,他还好吗?”李靖一把拉住欧阳夕照的手,急切地问。

  欧阳夕照长叹一声,难过地摇了摇头。

  “唉!”李靖奋力甩开他的双手,旋风般地冲进内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