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六章 魔至少林

大唐行镖 金寻者 5740 2004.03.04 18:26

    嵩山派最后一个弟子打着旋在天魔的掌风中四分五裂,碎成数块血肉。

  天魔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微笑,摇了摇头。

  嵩山派在中原乃是少林、天山与越女宫三派以外最大的门派,以鞭、剑、枪和刀上的功夫别具一格,派中武功卓着的壮年弟子在中原武林占了很大的比重。

  天魔这些年在塞外也颇听过一些嵩山派的名头。如今他面对嵩山派松风台数百弟子潮水般前仆后继的围攻,居然在不运用明玉劫的情况下,连杀两百余人。最后心胆俱裂的嵩山弟子满山逃窜,被他一一截杀。

  这些所谓的名门弟子竟没有一个人能挡住他一招半式。

  看着松风台满地狼藉的屍体,天魔微微叹了口气,喃喃道:“中原除了少林寺、越女宫,再没有一个门派值得我费半点心思,可叹。 ”

  午后的暖阳照耀着少林寺掩映在绿荫丛中的棕色匾额。渡劫静静地站在少林寺门前,看着阔别了十年之久的修禅故地,心中兴起了一丝感怀的温情。

  “阿弥陀佛,如此容易动情,做不到古井无波的境界,实在是有愧先师教诲。 ”感到了心中涌动的归乡之情,渡劫一阵自责,连忙诵念了几遍大波罗密心经,以平和心绪。

  渡劫看起来只有不到四十岁的样子,仍然身处壮年。面洁如玉,笑容可掬,瘦高身材,一双手手指虬劲细长,牢牢握着挂在胸前的一串佛珠,若不是剃了一个寸草不生的光头,只看外表,大概会被误认为哪一个大富人家的逍遥子弟。

  “轰”的一声,少林寺深红色的两扇大门突然洞开。

  藏经阁主事无休大师匆匆从门中走出,向着渡劫深施一礼,道: “弟子不知道师叔突然移驾回寺,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渡劫看了看鬚发苍白的无休大师,笑了笑,道:“无休师侄无需多礼,这些年来,少林寺诸事还好吗?”

  “阿弥陀佛,”无休大师口宣佛号,道:“无尘师兄做主持以来,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少林寺僧众比以前增加了两成,俗家弟子更增加了三倍。”

  “噢,”渡劫点了点头,缓步向着寺内走去,无休大师连忙跟在身侧。

  “无休师侄,怎么如今太平盛世,还有这么多人想要出家吗?”

  渡劫微笑着问道。

  “噢,这个,参研佛法乃天地正道,世人趋之若鹜乃是理所应当之事。”无休大师由衷地说。

  “呵呵,好。”渡劫笑了笑,未置可否,只是留恋地看着迎面而来的大雄宝殿。

  “啊!师叔,不知道你可找到可以克制金针大九式的佛法来化解它的杀戮之气?”无休大师关切地问道。

  “哎,”渡劫感慨地叹了口气,道:“少林七十二绝技,每一门绝技都有一套佛法渡化,消除戾气,使其平和中正,收发自如,可以除魔,亦可渡人。我本以为,这一路金针大九式也可以找到类似的佛法化解,使其杀气顿消,一片祥和,堂堂正正被列入第七十三项绝技。

  谁知道,这路金针指法,戾气太重,而且冥顽不灵,无论任何佛法都只会加强它的威力,而不能消除。”

  “阿弥陀佛,这可如何是好?师叔,若将这路指法传于后世,杀戮必增,令天下武林无有宁日。”无休大师叹道。

  这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少林主持的禅房之中,因为无尘大师仍在长安,所以暂时由无休大师主持一切事务,所以他便在这里接待远游而归的渡劫大师。

  渡劫大师坐到蒲团之上,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道:“这些年来,云游过无数佛家胜地,却只有在少林寺中才能找回这种闲适舒畅的感觉,真是好久没有回来了。”

  “师叔?”无休大师的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

  “噢,心有所系,竟犯了癡戒,阿弥陀佛。”渡劫大师连忙口诵佛号,神色转为肃穆。

  “师叔虽然天资聪颖,慧根天成,毕竟修禅时日尚短,此事情有可原。”无休大师慈祥地笑了起来。

  “多谢师侄。”渡劫感激地合十道:“这些年来,我一直思索化解金针罡气的方法,终于有了些心得。”

  “噢?”无休大师好奇地问:“愿闻其详。”

  “我在口诀中修改了一点行功的路线,令本来可以行到指尖的真气转行到脚底涌泉穴。”渡劫悠然道。

  “脚底涌泉穴?”无休大师仔细思索了一番,道:“真气行到涌泉穴又有何用,难道用来飞腿踢人?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老衲失言了。”

  “无妨无妨。”渡劫笑了笑,说:“你想想,涌到指尖的那股金针真气何等强劲,当初我施展的时候,曾经一指连断三株古柏,煞气惊人。但是涌到脚底后,第一,再也无需担心这股真气会误伤无辜,第二脚底有这股真气相助,任何人都可以成为陆地飞行的高手。”

  “陆地飞行?原来……”无休大师脸现喜色,恍然大悟:“这么来说,这门武功竟可变成天下无双的轻身术。 ”

  “正是,虽然还是没有化解金针气的戾气,但是令它转道变成逃亡保命的功夫,倒也符合佛祖普渡众生之意。”渡劫微笑着说。

  “善哉,善哉!”无休大师拍掌笑道:“如此当真妙夺天工,师叔果然是少林寺百年来的第一奇才。”

  “且慢欢喜,你且想想,如果有人能够想到将真气转行到手上的方法,这门无害的功夫立刻变成了原来的金针大九式,这正是我头疼的地方。”渡劫苦笑道。

  “世上恐怕再没有如此了不得的内功天才。”无休大师摇头笑道。

  “师侄过誉了。除了我,天下间至少还有天魔紫崑崙、鹤神齐笑云有此天纵之材。以此类推,在往后的数十年间,武林中定会有无数可以领悟此节的高手名家,我们怎可掉以轻心。”渡劫苦叹道。

  “师叔说的是。”无休大师肃然道。

  “所以我在今日回访少林,潜修数月之后,就准备到剑南走一趟,听说那里的僧人对禅宗有另一番惊人见解,正可供我参考。”渡劫道。

  “我佛慈悲,师叔既然下了大志愿到蛮荒之地传播佛法,师侄我定当每日在佛祖前祈福,祝师叔一切顺利。”无休大师忙道。

  “有劳了。”渡劫笑着说。

  就在这时,一个少林弟子跌跌撞撞跑进门,来到无休大师面前合十道:“师叔祖,大事不好,天魔紫崑崙南下已经到了嵩山。沿路连灭十二个帮会门派,更在太室山大开杀戒,嵩山派拚死抵抗,死伤惨重,惨号哭叫之声直传数里之外。眼看天魔就要杀到少林,请师叔祖定夺。 ”

  “什么?”无休大师连忙站起身,道:“师兄弟们正在长安未归,精锐弟子又在雁门关抗击突厥,五百罗汉阵人数不知够不够。快去,鸣钟,所有弟子在大雄宝殿前集合。”

  “是!”那个少林弟子立刻飞奔而出,悠扬的古钟鸣响之声在几十息后传遍了整个少林。

  “师叔,天魔紫崑崙居然胆敢南下涂炭生灵,杀我汉人子弟。为了天下苍生,我少林寺今日不得不斩妖除魔了。”无休大师奋力脱去披在身上的紫萝袈裟,将双手的袖子卷到臂肘处,把僧服的下摆塞在腰间,一把将禅房中的紫金禅杖拿到手中。

  “你想要集合少林全寺弟子和天魔一拼?”渡劫缓缓站起身。

  “正是,现在唯一能挡住天魔的就是少林五百罗汉阵,我这就去佈置一切。”无休大师断然道:“师叔,你来不来?”

  渡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和无休大师并肩走出房门。

  大雄宝殿的练功场上密密麻麻聚集了四五百名僧人,在长辈弟子的吆喝下排成了整整齐齐的队形,按照五百罗汉阵的方位错落有致的站立。

  这些人中,占了大部分的都是刚刚剃度修行的年轻弟子,因为罗汉阵中的很多中坚弟子,都已经远赴雁门关参与对抗突厥的战斗,所以这番在五百罗汉阵中夹杂了许多俗家弟子。

  这些俗家弟子虽然在传授武艺方面和普通剃度弟子没有分别,但是并没有习练过只有出家弟子才须学习的罗汉阵阵法,只能在长辈弟子的呼喝下勉强站对了方位。

  无休大师手持紫金禅杖挺直腰板站立在大雄宝殿的高阶之上,沉声道:“各位少林子弟,相信大家已经知道,昔年涂炭天下几十年的大魔头紫崑崙已经来到了嵩山。嵩山派弟子在太室山上血流成河,相信他不久就会来到少林寺。为了保卫少林,今日我们要齐心合力,共抗天魔。”

  台下的众少林僧齐声应和:“齐心合力,共抗天魔。”

  无休大师激动的面红如紫,大声道:“当年本寺前辈禅师曾经写下十三棍僧救秦王的佳话。王世充数千人马也奈何不了我少林僧众。

  我少林子弟当追前辈先烈,诛杀天魔,共保中原武林。”

  “诛杀天魔!”一众少林弟子热血沸腾,无不振臂高呼。

  在无休禅师身边的渡劫突然噗嗤一笑。

  无休大师心中一跳,这个渡劫师叔乃是少林寺百年难得的一怪,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发表些奇特见解,曾经让几位师叔祖很是头疼。

  后来修身养性,脾气没有那么锋芒毕露了,但是禀性仍然不可捉摸,如今他的毛病再次发作,不知道要说出些什么荒唐话。

  “啊!师叔,你有何见解?”无休大师转过身向他施礼,小声问道。

  “无休师侄,你看那里。”渡劫抬起他那虬劲有力的手指,向着台下少林僧众中朝南的一侧指了指。

  无休大师连忙顺着这位年轻师叔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在几排魁伟高大的壮年僧人之中,夹杂着十几个身材瘦小的少年僧众,脸上难脱稚气,平均年纪绝不大于十四岁。

  这些孩子一个个紧张得浑身瑟瑟发抖,脸色苍白,虽然勉强压抑着心中的恐怖,但是已经拿不住足足高过自己一头的罗汉棍。

  无休大师的眼中露出黯然之色,沉吟良久,才小声道:“师叔,因为本寺中坚弟子缺失太多,五百罗汉阵没有人手,这些孩子虽然入寺时间不长,但是已经习练了罗汉阵的阵法。今次因为事态紧急,只好让他们也来凑数了。”

  “师侄,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令这些小孩子出来和天魔动手,不嫌太过残忍了吗?”渡劫淡然道。

  “可是现在天魔将至,大祸就在眼前,我们除了拿出所有手段拚死抵抗,又有什么选择?”无休大师断然问道。

  “我们……可以逃啊!”渡劫微微一笑,悠然道。

  “啊?”听到这句话,无休大师只感到如遭雷轰,呆在当地,动弹不得。

  “怎么,师侄,我说的有何不妥?”渡劫笑道。

  “师叔……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置少林寺百年基业于不顾,弃寺而逃?”无休大师难以置信地问道。

  “阿弥陀佛,出家人四大皆空,早已经无物可弃,如今我们少林僧人只是换地潜修,亦无不可。”渡劫的语气仍然随和而轻松。

  “师叔,难道我们少林寺弟子就坐看天魔耀武扬威而望风而逃,如此传扬出去,必成武林千古笑柄。恕师侄不能从命。”无休大师悲愤地说。

  “师侄,难道你看着少林寺中的这些年轻弟子一个个死在你的眼前,你才能够满意?”渡劫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

  “这……”无休大师一阵错愕,不知如何作答。

  “你认为凭藉着这参差不齐的罗汉阵,就能够对抗无敌于天下的天魔吗?”渡劫声音提高了一些。

  “这,”无休大师思索良久,才惨然道:“不能。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也要向世人表明我少林子弟宁死不屈的决心。”

  “师侄能有此念,固然可嘉,但是那些年轻的弟子未必有这个心思。他们青春正盛,未来无可估量。少林寺的将来,不在雁门关前的中坚弟子,也不在云集长安的少林长老,而在这些青葱稚嫩的少年弟子肩上。只要他们活着一天,少林就一天不会灭亡。一个门派之所以能够代代传承,不是因为它的名声,也不是因为它的寺庙房舍,而在于它的弟子。”渡劫紧紧盯着无休大师的眼睛,语重心长地说:“你明白了吗?”

  无休大师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反覆了良久,才轻松地舒了一口气,露出豁然开朗的微笑,道:“师叔见地深远,师侄明白了。全凭师叔做主。”

  “好!”渡劫微微点头,来到高台的最前沿,用嘹亮的声音道: “各位少林弟子听着,大家立刻准备十日口粮,带上云游衣物,从少林寺的后门出寺,下得少室山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四散奔逃,半步不可停留。记得留下性命,万万不可和天魔正面冲突。”

  这个命令立刻使得台下的少林僧众宛如炸了营一般喧闹起来。

  一些忠义执拗的弟子大声鼓譟,誓死不从。另一些颇有心思的弟子开始议论纷纷,更有些弟子立刻四散奔逃,准备口粮和衣物。一时之间,整个少林寺乱作一团。

  “所有人立刻逃亡!”渡劫突然用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厉喝道: “违令者,废去武功,逐出少林!”

  那些执拗不从的弟子一听到这个命令,立刻老老实实地闭嘴不言,忿忿然地开始回到僧舍准备行李。

  毕竟,谁也没有宁可被废去武功、逐出少林,也要和天魔对抗的勇气。

  “无休师侄,”渡劫转过头对无休大师道:“我们等等再走,一定要掩护最后一个少林弟子逃出此地。”

  “遵命。”无休大师此时对于这个小了自己几十岁的师叔只有敬服之心。

  “闻君突发雅兴,不远万里,跋涉中原,所到之地,流血漂杵,神鬼俱泣,心中不胜惶恐。今以空寺一座,斋菜一桌,恭迎法驾,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

  大雄宝殿的高高墙壁之上,这几十个用强劲绝伦的指力书写而成的大字,赫然映入纵马入寺的天魔眼中,他脸上冷漠的神情在这一刻,宛如严霜解冻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一个轻盈的飞身纵跃,来到这两行大字面前,仔细地观看良久,心中一阵讚叹:“好强劲的指力,便是称其为指罡亦无不可。想不到世上居然能有人将指力练到如此出神入化。少林果然藏龙卧虎,只凭此一人,便可以挡我百招以上。”

  天魔回身飞跃上马,看了看端端正正摆在大雄宝殿高台上的那桌味道平常的斋菜,苦笑一声,道:“好一群四大皆空的死和尚,居然不战而逃。少林寺的主持,果然聪明。”

  他抬起头,看了看蓝莹莹的天空,心中一阵惆怅:汉人的一个寺庙中也有如此英明聪颖的领袖,我们突厥人真的能够将他们彻底征服吗?

  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闪现了一会儿,便消失无踪,他的脸色再次回复以往的冷漠:我倒要看看,除了五百罗汉阵,汉人中还有谁能够挡得住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