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五章 在劫难逃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092 2004.03.03 16:00

    三个时辰之后,李靖将军一头大汗地从内堂出来,脸色由红润转为蜡黄,继而开始变得惨白。

  他抬起头,看了看西沉的落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夕阳在他的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所有人都看到他手掌的阴影正在轻微的抖动。

  “李将军!”欧阳夕照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来,沉声道:“请一定保重身体。”

  李靖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我用截脉法逼出了段师兄体内的两成剧毒,他过一会儿就会醒来了。我所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此话刚一说完,在场的群雄人人额手称庆,一时之间满屋都是赞叹唏嘘之声。

  就在此时,李靖将军身子一晃,吐出一口黑血。

  “李将军保重!”欧阳夕照、无尘大师、谢满庭、卢麟、左建德等人纷纷围拢上来,七手八脚将他扶到一旁的太师椅上坐好。

  “我无妨!”李靖的脸上露出一丝悲怆之色:“段师兄乃是师傅最得意的弟子之一。我身受师门大恩,无以为报,如今居然眼看着自己的师兄惨受如此折磨而无能为力,将来有何面目再见师傅。”

  “李将军,你乃社稷栋梁,肩负天下安危,万万不可如此行险!”欧阳夕照断然道:“刚才你用截脉法吸走段大哥体内毒素,虽然可以暂缓他的伤势,但是却令自己也身中剧毒,实在太过儿戏了。”

  李靖一摆手道:“你不必多言,若能救得了师兄的性命,即使多受些苦楚,又算得了什么。我李靖一心报国,苍天断断不会在此刻收我。”说完,他又喷出一口黑血。

  欧阳夕照摇头苦叹,只有吩咐人准备上好的参茶。

  李靖抹了抹嘴唇,看了一眼天色,问道:“段师兄是否已醒转?”

  段存厚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围满了人。他第一眼看到的,正是急切地注视着自己的李靖。

  多久没和他把酒言欢了?二十年?还是三十年?自从他追随了秦王李世民,他便很少再去找他寻酒买醉。这些年,他威震沙场,不知立了多少名扬后世的战功?段存厚的脸上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

  “师兄!你终于醒了!”李靖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激动地摇着。

  “师弟,好久没见了。你越发憔悴了。”段存厚费力地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身子,温和地说。

  “师弟怎比得过师兄,便是受了天魔一掌,仍然虎虎生威。”李靖用力眨了眨眼睛,忍住欲夺眶而出的热泪,颤声道。

  “段大哥,为了你的伤势,中原所有的高手名宿都聚集在这里,集思广益,你的伤势终会有痊愈的一天。”欧阳夕照激动地说。

  “所有高手名宿?”段存厚微微一惊,向四周望去。

  “来,段大哥,让我为你一一引见。”看到段存厚的精神似乎很好,欧阳夕照心里一阵欢喜。

  “且慢!”一旁站立的无尘大师忙说:“段施主刚刚醒来,不宜操劳,先让他休息一下。引见之事,也不急于一时。”

  “正是正是,”欧阳夕照略带歉意地说:“我实在太高兴了,居然忘了段大哥的伤势仍然严重。”

  段存厚猛然再次环顾四周一番,惊道:“少林寺各位名僧都在此间吗?”

  李靖看了看,笑道:“师兄,少林寺名僧几乎倾巢而出,他们为了你的伤势,尽了不少心力。”

  段存厚眼前一阵晕眩,几乎昏厥了过去。欧阳夕照和李靖双双抢上扶住他。

  欧阳夕照急问道:“段大哥,你怎么了?”

  段存厚半晌才缓过起来,挣扎着攥住欧阳夕照的袖口,急道:“欧阳兄,你好糊涂。天魔出关,第一个目标是天山,第二个目标就是少林,第三个目标是越女宫。如今少林寺高手俱都在此间,正好令天魔乘虚而入。少林,危矣!”

  李靖猛然转头问欧阳夕照:“天魔完好无损地出关了?”

  欧阳夕照的脸上一阵惊恐,点头道:“正是。但是,我又怎么能看着段大哥伤重而亡?”

  “嘿!”段存厚怒道:“我一个人的性命难道比天下武林的存亡还要重要?天魔此次挟威而来,除了少林寺的五百罗汉阵,根本无人可治。如今,五百罗汉阵的阵魁人物全部云集此间,少林仅剩下年轻子弟,必然会被他一网打尽。那时候,天魔纵横天下,又有哪个可以与之抗衡。”

  欧阳夕照眼前金星乱闪,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在场的李靖和少林诸高僧面面相觑,全都感到了事情已经严重到无可复加。

  “唉!”段存厚仰天长叹:“我二十年卧薪尝胆,想要杀死天下第一魔,如今反被他巧妙利用,成了中原武林覆灭的罪魁祸首。我段存厚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他一声长啸,抬起左掌就要将一记破阵锥印在自己头上。

  “住手!”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这个声音不大,但是却透露着一股令人不可轻视的威严和气势。即使是段存厚这般的豪侠人物,也闻声一愣,被守在一旁的欧阳夕照和李靖抓住了臂膀。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刚才出言喝止段存厚自尽的人身上。只见她杏黄色衣衫,淡绿色腰带,肩头斜背鹿皮药囊,腰间大大小小七八个各色香囊,唇白齿红、娇小艳丽,一派昂然自若的潇洒风范,正是医仙子贾扁鹊。

  在她一旁相陪的乃是赤焰龙王红天侠,还有智仙子方梦菁。

  “哼!”段存厚斜眼看了一眼贾扁鹊,长叹一声,道:“小丫头,这里没你的事。”

  贾扁鹊冷哼一声,道:“你就是段大侠?你的名号,小女子出道太晚,尚未听过。不过,看在你是红大侠和彭大哥的师兄,我才勉为其难,不顾舟车劳顿,从青州来到长安为你疗伤。想不到你居然如此不济,竟是个动辄自尽的浑人。”

  “嗯?”段存厚久闯江湖,从未有人如此当面辱骂于他,令他精神一振,怒道:“我如今八脉已散,行将就木,又因为我令中原武林遭到天大浩劫,百死难恕。如今自行了断,图个痛快,又怎会是个浑人!”

  贾扁鹊微微冷笑,道:“好一个糊涂透顶的浑蛋。中原武林的兴衰自有命数,岂是人力所能影响。你身受师恩,学得一身武功,不知道物尽其用,为天下造福,反而寻死觅活,自怨自艾,不是浑蛋又是什么。想不到彭大哥的师兄弟里,居然有如此不长进的人物。”

  这一番话,宛如醍醐灌顶,令本来意志消沉的段存厚仿佛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猛的一拍手,道:“好!说得好,如此看来,我不是浑蛋,又是什么?”兴奋得从床上直起身子,对贾扁鹊招了招手,道:“小姑娘,到这边来,你刚才说的红大侠,便是红师弟,那个彭大哥又是何许人也?”

  一旁的红天侠仰天大笑了起来,对段存厚道:“段师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想当初,我被年帮叛徒陷害,双手双脚脚筋俱断,奇经八脉一损再损,只感到了无生趣,想要了此残生。多亏遇到了彭无望彭师弟,经他提点,才感到豁然开朗。若是他在此间,也要骂你。”

  “噢?”段存厚一阵激动:“看来师傅手下又多了个出众的徒儿。”

  “彭大哥英雄盖世,便是千般挫折,也只会让他愈挫愈奋,他那样的人是绝不会做出自裁了断这样的窝囊事。”贾扁鹊来到段存厚床前坐下,若无其事地伸出三根手指,替他把脉。

  “骂得好,骂得好!”段存厚意兴湍飞,扬声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段某在昆仑窝得太久,人变得没志气了,有辱师门,有辱师门。”

  他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少林高僧,又道:“各位,也许事情尚有转机,我建议大家立刻启程回返少林。如果不幸少林寺遭逢劫难,希望你们可以远赴越女宫,和越女宫群英共同对抗天魔,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阿弥陀佛,段施主,我们即刻出发。”无尘大师等人纷纷双手合十,就此告别,漏夜赶回少林。

  “希望天可怜见,中原武林可以化解此劫。”段存厚慨然叹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