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戏语成真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888 2003.12.19 11:53

    “师父,下一次,你一定能打败剑仙子!”洛鸣弦大声地说。

  彭无望笑了笑,奋然道:“好,就是这股子志气。”

  刚刚从黟山铩羽而回的彭无望师徒,脸色虽然憔悴疲惫,但是精神却慷慨昂扬,没有半分沮丧失落,仿佛刚刚参加了一场欢宴而回,有说有笑。失败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另一次胜利的序曲,在他们而言,倒还很享受其中的滋味。

  “师傅,下一次我可不可以带一个锣鼓队来给你助威,你看黟山上那些剑客一见到华仙子赢了一招就立刻欢天喜地的叫啊叫的,气势一下子就上去了。”洛鸣弦越说越是兴奋,在官道中央蹦蹦跳跳,似乎已经看到了彭无望和华惊虹第二次大战时的热闹景象。

  “你以为是赛龙舟吗?”彭无望大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骑飙射如电的快马由远及近,倏然而至,密如爆豆的蹄印刹那间响彻了这静寂的淮南官道。此时的洛鸣弦还在官道正中央扬声欢笑,全然没发现自己的生死已经悬于一线。

  马上的骑士和彭无望同时大惊:“不好!”

  彭无望大手一伸,擒龙功应手而发,一股管状气流爆射而出,洛鸣弦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被这股气流吸了过去,在间不容发的瞬间移到了彭无望身侧的安全地带。

  与此同时,那位马上的骑士扬声爆喝,那匹纯黑的骏马激灵灵一声长鸣,身子腾空而起,宛如九天飞龙,横空而至,从洛鸣弦原来站立的地方飞跃而过。

  看到如此神奇的骑术,彭无望不由得大声赞道:“好功夫!”

  “过奖了!”瞬息间,那位骑士得意的回应已经在百丈之外。

  ※※※

  “刚才的人,样子似乎见过,是谁呢?”纵马如飞的张涛粗略地想了一下,但是思路立刻被另一个念头冲散了:“不知道彭无望和华惊虹的大战胜负如何?”

  一想到这场大战,数日以来的奔波劳苦似乎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虽然张涛押了重注赌华惊虹的胜出,但是他心底却衷心希望彭无望能够打赢这一场几乎无法获胜的比武,因为他的家人曾经受过彭无望的恩惠,而且他也非常敬佩彭无望的为人。

  越女宫的败北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张涛的心上人就是越女宫的弟子,如果越女宫第一剑客被人打败,数百年称誉江湖的显赫名声便要烟消云散,心上人在江湖上可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真是矛盾啊!”看着眼前渐渐清晰的黟山风景,张涛的心被就要见到心上人的激动淹没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想起赵颖虹的低言浅笑,张涛的心热扑扑地怦怦跳动,只希望肋生双翅,一个扑翅便飞到她身边。

  ※※※

  爆豆般的蹄音在黟山山道上轰然大响。

  “啊!是他来了!”罗恋虹夸张地大声叫道,满脸含笑地看着赵颖虹。

  一旁巡山的方飞虹、庄千虹和古义虹都笑了起来。

  赵颖虹的脸一下子红中透紫,小声说:“死人,每一次来都这么惊天动地,生怕人家不知道,也不知羞。”

  “好朋友来了,还不去见见,在这里等什么!”方飞虹一插腰,大大咧咧地说。

  周围的人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

  “方师姐别笑话我了,我才不急着见他。”话虽然这么说,赵颖虹的步子却不知不觉地一步步朝外挪去,脖子也不由自主地伸长了四外张望。

  看着她那尴尬的模样,众人只有笑得更加厉害。

  “颖虹,我张涛来啦,我来啦!”张涛还没有下马,就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开始高声呼唤。

  “死人,谁还不知道你来了,鬼叫什么?!”

  赵颖虹使劲儿捂住耳朵,这才可以不理会师姐妹们的哄堂大笑,小跑着冲出迎客亭,来到山道旁边,刚要责骂,那一边的张涛已经看到了她。

  张涛伸手入怀中,掏出一朵玲珑剔透的芍药花,一抖手射向赵颖虹的左边鬓角。

  “这个傻瓜,没事就想显摆他的暗器功夫,你不知道我的左鬓头发梳得比较密吗?”赵颖虹又急又喜,连忙快步往左一挪。

  张涛抖手射出的芍药端端正正地插在了她的右鬓之上。与此同时,张涛飞身下马,昂首而立。

  阳光之下,赵颖虹红扑扑的俏脸应着玲珑的芍药,真是人比花娇。

  周围的山坡上响起了一阵掌声,罗恋虹感动地叫道:“好感人,张大哥好高明的暗器功夫。”

  眼界颇高的方飞虹噗哧一笑,小声道:“赵师妹的接暗器功夫更是厉害。”

  一旁的众位姐妹这才豁然而悟,无不大笑了起来。

  “颖虹,不见了这许多日子,你还好吗?”张涛激动地说。

  “死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去那一边说。”赵颖虹红着脸,死命拉着张涛的手来到了五人看不见的僻静处。

  “颖虹,这些天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一看左右无人,张涛连忙按住赵颖虹的双肩,深情地说。

  “是吗?”赵颖虹突然抓住他的耳朵用力扭着:“听人说你在江都的青楼里倚红偎翠好生快活,还敢说想着我?”

  “冤枉啊,颖虹,我是去收集消息!青楼酒肆是消息集散最快的地方,我作为江湖上的第一风媒,当然要在这些地方多待段时间。”张涛一边呼痛,一边解释。

  “哼,你们张家人怎么都这么好大喜功,动不动就要做江湖第一风媒。你大哥……”说到这里,她看到张涛脸上露出沉痛的神色,连忙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张涛用力眨了眨眼睛,吸了口气道:“没关系,我大哥虽然早亡,但是身登天下第一录,已经达成所愿。而且,彭大侠和方姑娘也灭了青凤堂、杀了青凤堂主,大哥的仇可说报得十足。他泉下有知,已足欣慰。”

  说到这里,二人都沉默了下来。

  “对了,说到彭大侠,最近他和你们宫主的比武,胜负如何?”张涛忽然想起,连忙问道。

  “哼,还说想我,原来是为了打听这个才来的。”赵颖虹绷起了脸。

  “颖虹,我的心,你难道还不知道?如果这一次我能够及时得到这个消息,赚的钱足够置一所大宅,开一间布店,雇上一大批伙计,以后我娶你出宫,我们就可以安安稳稳地在最繁华的江都做店主,过舒舒服服的日子。”张涛鼓舌如簧。

  “你会退出江湖吗?”赵颖虹欣喜地问。

  “不是我,是你退出江湖。放心,我会赚钱养你的。”张涛道。

  赵颖虹的脸色黯淡了下来:“我怕你会像你哥一样不得善终。”

  “放心,颖虹,”张涛深深地看着她:“现在世上太平,青凤堂覆灭后更是一片清平景象,我们江湖人的日子只会更安稳,不会有血光之灾的。”

  “嗯。”赵颖虹默默点了点头,又霍然抬头:“对不起,我还是不能把消息告诉你,因为宫主吩咐,比武的胜负绝不能泄露到江湖之上。”

  张涛大惊失色,道:“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赵颖虹道:“我越女宫弟子若不能遵守禁令,只有被逐出山门,所以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别跟我说,千万别说。你的名声比较重要。”张涛连忙道。

  赵颖虹感激地道:“其实,你是风媒,当然有自己的方法。我会帮你的。”

  张涛有悟于心,微微一笑。

  ※※※

  当夜时分,越女宫和赵颖虹相熟的几个弟子聚到了黟山看花亭,观赏赵颖虹亲手种植的昙花夜放。

  赵颖虹尽力将话题引到了不久前的比武上:“方师姐,你看彭无望这一次回去,是否还会再来?”

  方飞虹哼了一声,道:“哈,他当然会来。这个傻子还没试过说话不算的,下一次等着看好戏吧!”

  一旁的罗恋虹接茬道:“说实话,那一次比武真的很可怕,宫主的超海剑法如果打实了,彭无望自腰部以上就要被削成血粉,真难想像他还能笑出来。”

  “这种时候笑出来有什么了不起的。”方飞虹抱膝望着慢慢绽放的昙花,道:“真希望看到有一天宫主出手把他削成半截身子,看他还笑得出来。”

  赵颖虹看了看一旁的树丛,心中不敢确定,又道:“方师姐,你说下一次比试宫主会赢吗?”

  “当然!”方飞虹奋然站起身,笑道:“我都可以想像下一次比武的情形。彭无望的武功我就当他又高了一层,耀武扬威而来。宫主的超海剑法再也无法留手,再次使出那一招,把彭无望打得只剩下半截身子。”

  众人都哄笑了起来,庄千虹道:“师姐,你可把彭无望给恨死了,这种事都想得出来。”

  ※※※

  “彭无望……耀武扬威而来。宫主的超海剑法再也无法留手……把彭无望打得只剩下半截身子……”

  刚刚换上夜行服,到达看花亭收集情报的张涛才一稳住身形,就断断续续地听到这句话。

  “彭大侠死了?!”张涛的眼前金星乱冒,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难怪越女宫主不敢把消息公诸天下。彭大侠不但家仇不报,还赔上了一条大好性命。没想到英雄如他,没死在和青凤堂主的血战中,却枉死在自命清高的越女宫主手中。”

  张涛趁着夜色飞快地潜离看花亭,牵过自己的座驾,飞身上马,一记狠鞭抽在马臀之上。蹄子包着棉花,嘴里含着青梅的骏马发出喑哑的鸣叫,飞快地驰出了黟山。

  “我该公布这条消息,还是帮越女宫主隐瞒了它?颖虹是怎么想的呢?”张涛在飞驰的骏马上思绪翻滚,心情无法平静。

  “彭大侠对我家有恩,我绝不能偏帮越女宫主。还有,”张涛的眼中露出温柔的神色:“颖虹她不是曾鼓励我自己去揭露这条消息吗?她都能够大义灭亲,我还犹豫什么?!”

  他咬牙下了决心,奋力催赶坐骑,到最近的大城杭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