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鸣松涛声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107 2004.01.02 13:53

    普阿蛮回到在松鸣巖众峰环抱中驻紮的屠南队宿营地中。此时屠南队的所有高手都已经陆续通过各种隐秘的手法到达此地,厉兵秣马,准备在莲花山一举歼灭中原武林的中坚力量。

  关外各族的首脑对于这次行动给予了高度重视。因为大唐帝国崛起于中原,内修政务,外拓领土,唐军所到之处,战无不胜,所向披靡。

  草原各族再也不能像隋末之时一样,随便一个百人队就可以横扫汉人边地,肆意烧杀掳掠。

  这令所有桀骜不驯的大草原各族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当年隋朝全盛时期,隋军肆虐草原各部无人可挡的恐怖景象。

  如果让汉人再次建立起如此庞大的帝国,草原各部的末日就要来临。 为了草原的未来,聚集在松鸣巖的各族高手每一个人都背负着沉重的使命。

  当普阿蛮出现在驻营地的时候,营地中的每一个人都站起了身,以每个部落特有的礼节向他致以最高的敬礼。

  大漠中的传奇,所向无敌的双燕普阿蛮在每一个人的眼中,几乎是个神一般的存在。

  “都来了吗?”普阿蛮沉声道。

  “我们室韦族全部到齐了。”说话的是额尔古纳河双雄之一的双斧博古台。

  此人身高足有九尺,宛如一个高耸的山包遮在普阿蛮的面前。他的双斧斜背在身后,彷彿雄鹰的黑色双翅。虽然身形魁伟彪悍,但是他的眼中却闪烁着睿智的光华。

  普阿蛮抬眼看了看他,心中暗暗称讚:室韦的无敌好汉果然不同凡响。就是这个人和他的结义安答扎尔杰率领着五百好汉,多次抗击*横行大漠的狼军,屡战屡胜,令突厥大汗不得不进行和亲安抚。

  普阿蛮的眼中露出一丝讚赏的神色,淡淡地说:“很好,各位辛苦了。”

  “锦绣公主的计谋我们一向佩服,不过以卑鄙手法伏击汉人高手不是我们额尔古纳河好汉看得上眼的行为。但是冲着公主和二殿下的面子,还有普兄的力邀,我们还是来了。希望室韦族能为大草原上的各族出一份力。”博古台沉声道。

  “博古台兄弟何等英雄,如今折节来此,我阿蛮无限感激。”普阿蛮深深施了个礼。

  博古台怔了一下,连忙还礼。

  “我契丹族也来了,阿蛮大哥,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契丹高手耶律天都高声道。

  他是一个瘦高汉子,擅使长矛,在大草原上是数一数二的矛术高手,每一个敌人遇上他,生死便在一线之间。 所以,江湖上的好汉称他是生死一线。而他做过马贼,曾经被普阿蛮搭救过性命,所以对普阿蛮死心塌地地敬服。

  普阿蛮也不和他客气,只是用力打了他一拳,以示亲厚。

  “回鹘族也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幽然传来,这是回鹘高手菩叶子的声音。

  他是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一只眼睛黯淡无光,一只眼睛精光四射,传说他的飞刀已经到了无影无形的地步,和他对敌过的人除了普阿蛮以外没有人看到他飞刀的模样。

  普阿蛮微微一笑:“菩兄弟,飞刀带来了吗?”

  菩叶子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将自己的外衫脱下,露出里面拴在红丝线上的十二把飞刀。

  作为暗器高手绝不能将自己暗器的位置透露给人,否则在对敌中就会落在绝对的下风。 菩叶子让普阿蛮看到自己的飞刀,正表明了誓死效忠之意。

  “辛苦了,菩兄弟。”普阿蛮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突厥族的人呢?”普阿蛮朗声问道。

  一个身材娇小的俏丽姑娘越众而出。她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身白色胡服窄袖劲装,一条上部为白狐尾做成的大氅披在身上,衬得她淡褐色的皮肤灿烂宛如阳光。

  “我突厥族人已经到了一个月了。”她扬声道。

  “很好,屠娇,这一次是决生死的大战,不要太顽皮了。”普阿蛮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出乎意料地柔和了起来。

  飞凤屠娇傲然一笑:“本姑娘已经准备好了。”

  普阿蛮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数百名屠南队队员,忽然双眉一皱,道:“达龙和图博呢?”

  这个时候,一个中等身材的健硕汉子匆匆走到他的身边,低声对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

  “混帐!他们人呢?”普阿蛮勃然大怒。

  他的话音刚落,松鸣巖的密林中顺风传来一阵阵得意而洪亮的笑声。随着这阵笑声,两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伴随着他们的是一阵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哼!”普阿蛮怒哼了一声,找了一块平膝的巨石坐了下来。

  “达龙、图博,拜见队长。”两个人看到面沉似水的普阿蛮,连忙收起笑声,屈膝拜下。

  这两个人就是突厥族里最嗜血的血手人屠达龙和吸血蝙蝠图博。

  达龙身材高大魁梧,在春寒料峭的天气里仍然穿着一件单薄的坎肩,露出双臂宛如山丘般的腱子肉。此刻他的手上满是已经凝固的暗红鲜血,散发着腐臭的腥味。

  在他身旁的图博虽然也身材高大,但是全身上下瘦得只剩下一个骨架子,彷彿是一个刚从地底爬出来的骷髅。 他的面色宛如雪一样苍白,在他的眼睛附近略显一些青色。他的嘴角还有依稀的血痕,彷彿刚刚享受过一场人肉的欢宴。

  “你们两个好!”普阿蛮冷然道:“当初我是怎么说的,这些日子不能放肆,要在这里老老实实待着。为何不听?”

  “阿蛮老大,我都在这里待了一个月了,除了上莲花山佈置机关,我哪里都去不了,已经快要憋疯了,图博也是一样。这些日子实在忍不住了,所以出去疯了疯。”达龙咧了咧嘴,老老实实地说。

  一旁的图博阴沉着脸色,一言不发。

  “你们到哪里去疯了?”普阿蛮冷然道。

  “嘿嘿,阿蛮老大,我也不想暴露咱们屠南队的行踪,所以跑远了点儿,到渭水边儿屠了一户人家。只杀了一百来人。那户人家还有几个小娘儿长得不错,全被图博吸光了血。”达龙满不在乎地说。

  “渭水边?”普阿蛮一怔,道:“难道是汉人武林大族渭水帮帮主飞船陈龙骨一家?”

  “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的确是姓陈的。每个人都有武功,杀起来格外过瘾。 ”达龙咧嘴笑道。

  跪在他身边的图博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彷彿仍然沉浸在屠戮的回忆之中。

  一旁的众人眼中露出羨慕、嫉妒、不屑和痛恨的复杂神色。

  “混帐,你可知道神兵盟中正好有一队沿着渭水西进,你在陈家庄的屠戮若是被神兵盟发觉,便会暴露我们整个计划。”普阿蛮暴怒道。

  “可是,阿蛮老大,我杀他们是有原因的。”达龙连忙道:“屠娇姑娘从凉州来松鸣巖的时候,那个陈家庄的大公子曾经很轻佻地看了她一眼。”

  “哦,只是一眼吗?”普阿蛮眉头一挑。

  “这些卑贱的汉狗也不撒泡尿照照,居然敢打屠姑娘的主意,难道不该杀吗?”达龙大声道。

  一旁的屠娇脸忽然红了红,偷偷看了普阿蛮一眼。

  “混帐!难道为了这个,你就有理由破坏我们的全盘计划?”普阿蛮声色俱厉地问道。

  达龙缩了缩头,噤若寒蝉,不敢说话。图博的眼中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

  “现在你们立刻去渭水边,再屠一户人家!”普阿蛮厉声道。

  “啊?”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明白普阿蛮的用意。

  “然后,你们就等在那里,直到神兵盟的人来,或者你杀光他们,或者让他们杀了你。”普阿蛮冷酷地说。

  “普大哥,不行,达龙哪里是人家大队人马的对手?”屠娇急道。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相信这只是达龙一个人的暴行,而不会暴露屠南队的行踪。”普阿蛮冷然道。

  “这太冷酷了,其实只不过灭了一户汉人人家,死几百个汉人,难道就会暴露整个屠南队吗?”飞凤屠娇急道。

  普阿蛮一拍座下的巨石,轰然站起身,怒道:“我们做的是关系到大草原生死存亡的大事,容不得一点疏忽。谁若是不服我的命令,杀无赦。”

  飞凤屠娇的眼中蓄满了泪光,默默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达龙,不再说话。

  “别说了,我认了,阿蛮老大,我这就去。”达龙缓缓站起身,沉声道。

  一旁的图博也站了起来,面色铁青。

  “图博兄弟,对不起,拉了你和我一起上路。”达龙一拍图博的肩膀,小声说。

  图博突然一掌打在他的胸前,将他推向普阿蛮,然后亮出自己的独门兵刃双虎爪和身扑了过来,喝道:“我们狼的子孙由不得契丹蛮子支配。”

  普阿蛮的眼中寒光一闪,左手一推,将飞坠而来的达龙推到一边,右手轻轻晃了晃。

  众人眼中只看到微弱的黑影连续闪烁了几下,远在一丈之外飞身而起,蓄势待发的图博就突然在空中解体,碎成了五六块四外飞散,鲜血涂满了松鸣巖的土地。

  当众人收回目光重新注视普阿蛮的时候,发现他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青色的牙齿,彷彿一只刚刚捕到猎物的野兽。 无边的寒意在整个松鸣巖瀰漫。

  “还有谁不服吗?”普阿蛮利剑般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视着。

  没有人说话,整个松鸣巖只有幽咽的风声。

  “阿蛮老大,我走了。”半晌后,达龙操着生涩的嗓音道:“屠娇姑娘是大草原的鲜花,别让她折在莲花山这个鬼地方。”

  “我会照顾她。”普阿蛮沉声道。

  “谢谢。”达龙感激地说。

  “达龙,等一下!”飞凤屠娇突然叫了起来,她那轻灵的身子宛如一只白鹤飞身扑到达龙身前,用力揽住他的脖子,在他的额头上重重地亲了一下。

  抬起头来的达龙彷彿有片刻的失神,接着,他大笑了起来,自豪地向一旁的众豪杰挺了挺胸,大踏步地向渭水方向走去。

  “我在大草原上不停奔跑,

  渴望流浪到不知名的地方,

  因为我知道瘸腿的狼,

  配不上鲜花般美丽的

  我心爱的姑娘!“

  远远的传来达龙苍凉而洪亮的歌声,那是大草原上最悲凉的曲子,传说中的牧人为缥缈的雪山仙女献上的情歌。

  一阵晚风穿过松鸣巖的松林,发出涌动如海潮般的滚滚轰鸣,彷彿千万匹骏马朝中原的方向飒沓而来,预示着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暴将要来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