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三章 舍命疗伤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489 2004.03.29 11:39

    关中剑派中每个人都屏息静气地站在剑派寓所内院的空地之上,默默注视着内室房间的大门。庭院之内鸦雀无声,仿佛连过往的空气都凝滞了下来。

  漫长的两个时辰终于过去,内室房门霍然洞开,面色苍白的贾扁鹊在方梦菁和红天侠的搀扶之下,缓缓走了出来。

  “贾姑娘,段大侠如何?”、“贾姑娘辛苦了,段大侠可是好了?”、“段大侠好了吗?”一片焦急的询问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贾扁鹊面带傲色地看看众人,冷然道:“段大侠七毒除尽,已经完全康复。”

  庭院之中静寂了片刻,接着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欢呼声。几大世家的宿老和少林留守在关中的几位高僧争先恐后地涌进内室探望段大侠。

  关中子弟欢天喜地,当场就有人四处张罗鞭炮锣鼓,想要大肆庆祝。

  就在这时,天下第一侠段存厚忽然挤开众人,从房内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面色惊慌地说:“贾姑娘,我身上那残留的两成余毒,你怎可用吸毒之法纳入自己体内?你内力不深,那岂不是会要了你的性命?”

  贾扁鹊淡然一笑,道:“段大侠太小看我贾扁鹊了。”此时此刻,搀扶她的方梦菁和红天侠忽然感到贾扁鹊的身子一阵轻微的颤抖。

  “贾妹妹,你竟然用家传的邀毒术强行将段大侠的七煞掌毒吸出来?”方梦菁大惊失色:“邀毒术是你们贾氏一族解毒九法的最后一招,乃是割肉喂鹰般的自损法门。真的要动用这一招来治好段大侠吗?”

  贾扁鹊的眼神一阵轻微的颤动,身子忽然一软,靠在了方梦菁的肩头,轻声道:“看来我撑不住了,记得告诉彭大哥,是我治好了他的师兄。”说完这句话,头一偏,昏死了过去。

  “贾姑娘!”、“贾神医?”红天侠和段存厚同声呼唤,二人同时伸出手掌,抵在贾扁鹊的身后,试图用真气替她吊命。

  “千万不要!”方梦菁高声道:“贾妹妹这几日内力催发过度,经脉已经大损,经不起任何内力的渡入了。”

  “那便如何?”红天侠和段存厚急得额角青筋暴露,双目放火。

  就在这时,只听到门外的长安大街之上一阵由远而近,爆豆般的密集蹄声,一个清越响亮的声音响彻长街:“彭大侠杀了天魔紫昆仑,天魔授首啦!”、“彭大侠力杀天魔,威震傍水镇!”、“天魔死啦!”

  长安街上的武林人士听到这个消息纷纷走上街头。

  其中一个人一眼就认出了正在发放消息的风媒:“喂,快马张涛,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快马张涛高声道:“千真万确,彭大侠靠战神天兵和天魔誓死周旋,终于将他毙于傍水街头,仁义堂少堂主已经割下了天魔人头悬于仁义堂前,并收回了天魔的悬红。”

  就在这时,又有几个快马扬鞭的风媒沿街叫喊而来,遇到张涛,同时笑道:“还是张大哥够快够准,我们又慢了一步。”

  张涛扬声笑道:“这一次是天大的好消息,我们普天下的江湖人应该一起庆祝。来,让我们并肩纵马,把消息传遍长安。”

  “好!”那几个风媒扬声喝彩,纵马来到他的身边。数息之后,天魔已死的呼唤声响彻了整个长安城。

  “彭大侠万岁!”关中剑派的守门弟子首先欢呼起来。

  彭门镖局在长安的分局四门洞开,镖师趟子手纷纷欢呼着走上街头。

  关中剑派的大门也开了,留守关中的六大世家和七大门派的弟子狂喜地涌上街头,高声地敲击着手上的刀枪剑戟,欢呼放歌,闹做一团。

  粗狂豪放的江湖客潮水般涌入东市西市的酒楼饭庄,高喝叫酒之声响彻云霄。随着各大酒楼的店小二精神抖擞的吆喝,“来喽──”的传杯换盏之声叮当有致,宛若扬琴乱响,给已经如火如荼的长安街景,又添一番风采。

  “为了彭大侠,干了这一杯!”的声音在四面八方不断响起。

  “吁──”正在巡城的程知节和秦叔宝勒住马头,互望一眼。

  “听见了吗?”程知节瞪着秦叔宝。

  “听见了,是那小子。”秦叔宝用力点点头:“竟杀了天魔。”

  “那小子是李靖那家伙的师弟,了不起。可惜,李兄去内朝了,转身就去点兵,没工夫见见他。”程知节摇头晃脑,满脸遗憾。

  “那个小子了不起。”秦叔宝还沉浸在扬州簪花楼那一片壮烈激昂的鼓声之中。

  “彭无望?杀了天魔?”李靖策马走在上朝的路上,突然听到长安各坊间轰轰然传来的嘈杂而热烈的欢呼声,回头问身边的副将:“真有此事?”

  那副将出身关中剑派,江湖上的消息一向灵通:“是的,听快马张涛所说,千真万确。”

  “师弟!”李靖心中一阵激动:“好样的。希望师兄能够熬过此劫,从此师兄弟可以欢聚一堂,为你庆功。”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路旁一群人展动着轻功,从他身侧一掠而过,其中一个人灰衣灰袍,头戴斗笠,看不清面貌,但是浑身上下却透出一股挡不住的煞气。

  “那个人是?”他的心中微微一动,回头想要看个清楚。

  这时候,副将道:“大帅,我们要快一点,中朝要到了。”

  “嗯!”李靖点点头,一催座驾,绝尘而去。

  “刚才那个就是李靖李将军,咱们大唐的常胜将军。”欧阳夕照回过头,对彭无望道。

  “绝代神将,名不虚传。”彭无望颇为不舍地又看了李靖一眼,道:“我们还是快走吧!我想早点见到师兄。”

  “我也急着想看看段师伯的风采!”洛鸣弦兴奋地说。

  “那我们还不赶快!”郑担山和华不凡不约而同地脚底加劲,赶上了彭无望。几个人化为一溜青烟,射向关中剑派总舵。

  静静地躺在客房中的贾扁鹊听到了张涛那嘹亮的声音,在方梦菁的搀扶下,支起身子,将头凑到窗前,看着街上奔走相告,放歌而行的江湖人物,颤声道:“他们是不是在谈论彭大哥?”

  “是的。”方梦菁勉强忍住盈眶热泪,哽咽着说:“彭大哥杀了天魔,拯救了中原武林。”

  “我早知道,彭大哥是好样的。”贾扁鹊的脸上露出一丝虚弱而欣慰的笑意,紧接着天真的说:“方姐姐,你说,如果彭大哥知道我为了救他的师兄而死,他会怎么样?”

  方梦菁摇摇头,哽咽着没有说话。

  “他一定会哭的,真想看看他哭红了眼睛,是怎么个模样。”贾扁鹊强自支撑地说完这句话,立刻咳出了一口黑血。

  方梦菁再也忍不住,两股清泪泉涌而出,颤声道:“贾妹妹,我宁可永远不知道。”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

  方梦菁柳眉一竖:“都说了,这个房间不容打扰,谁?”

  “方姑娘,是我。”一身灰衣,头戴斗笠的彭无望走进房门,在贾扁鹊的床前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将斗笠信手放在床边。

  看到彭无望,方梦菁喜道:“你来太好了,贾姑娘……”

  贾扁鹊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晕,缓缓转过头去。

  “我知道!”彭无望一抬手阻止了方梦菁,转过头对门外说:“鸣弦,取一个碗来。”

  “是!”门外响起了洛鸣弦飞奔而去的脚步声。

  彭无望将自己右臂的衣袖缓缓挽了起来。

  “你干什么?”贾扁鹊虚弱地轻声道:“你别干傻事,你的血也救不了我的命,我已经毒气攻心,无药可治。”

  “噢?”彭无望的眉毛微微一抬:“贾神医,你经常用我的血治病吗?”

  “我什么时候用你的血治过病?”贾扁鹊怒道。

  “那你怎么知道治不好?”彭无望淡然道。

  这时候,洛鸣弦已经将碗递了过来。彭无望左手一翻,刹那间已经拔出佩刀在右腕处割了一个血口子,然后左手拿过碗来,接在伤口处。殷红色的鲜血,缓缓地淌满了整整一碗。

  彭无望点了曲池穴止住了血,左手将那一大碗鲜血凑到贾扁鹊嘴边,道:“贾姑娘,喝了它,好吗?”

  泪水盈满贾扁鹊的眼眶,她语带哭腔说:“不要,不要,偏不喝,就不喝。”

  彭无望愣了愣,道:“贾姑娘,别这样,你毒气攻心,再不医治,就来不及了。”

  贾扁鹊怒道:“我都说过,你的血不能救我,你为什么这么固执?”

  彭无望的眉头一皱,将碗收了回来,用右手摸了摸碗壁,沉声道:“这碗血已经凉了。鸣弦,再给我取一个碗。”

  “你这个疯子!”贾扁鹊真的急了,从床上支起身子,一把抓住他的骼膊:“一碗血还不够吗?谁告诉你血凉了不能喝?”

  “能喝吗?那你为什么不喝?”彭无望奇怪地问道。

  贾扁鹊气得快要哭了出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大碗,一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将一碗血喝得干干净净。

  直到此刻,彭无望和方梦菁的脸上才露出欣慰安心的神色。

  方梦菁背着贾扁鹊向彭无望竖起大指。

  彭无望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苦笑,心惊胆战地看着贾扁鹊沉沉睡去。

  方梦菁替贾扁鹊把了把脉,轻声道:“贾妹妹脉象平稳有力,看来你的血已经起了效用。相信她不久就可以恢复体力,到时候请你的两位师兄联手,必可以替她清除余毒。”

  “太好了。”彭无望如释重负,缓缓站起身:“我也累了,回去休息一下。”

  方梦菁点点头,轻声道:“你保重身体。”

  彭无望沉默着一颔首,转身走出屋子,轻轻将房门关上。

  面对着空旷而寂寥的院落,他突然狠狠地猛击了一下院中的一棵榆树,喃喃道:“嗨!”

  当红天侠和段存厚摇摇晃晃从内室走出来的时候,方梦菁、彭无望、洛鸣弦、郑担山和华不凡纷纷围了上去。

  彭无望抢先问道:“段师兄、红师兄,怎样?”

  “嘿!”红天侠颇为潇洒地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得意地笑道:“师弟,是不是看不起你的师兄啊!由天下第一侠段师兄,还有我这个赤焰龙王出手,贾姑娘怎会有事。放心吧!她身上的余毒已经全部化解。”

  这个时候,段存厚的脸上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红天侠低头看了看他,又笑道:“可是段师兄觉得还不够,所以又运用内力在贾姑娘体内强行运转了三十六周天,帮她强身健骨。相信这一番折腾后,贾姑娘的任督二脉想不被打通都不行了。哈哈!”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彭无望更是上前一把拉住段存厚和红天侠的手,道:“二位师兄,这太好了。现在所有的事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我们应该欢聚庆祝才对。”

  段存厚脸上的表情渐趋严肃,望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然后盯住彭无望道:“不错,我们师兄弟真应该聚在一起聊一聊,我有一些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

  方梦菁听到这句话,心中一动,关切地看了彭无望一眼,没有说话。红天侠的脸上也露出深思的表情。

  此时,欧阳夕照开朗的声音传来:“段大哥,我已经在长安英雄楼订好了雅座,你们三个师兄弟随时可以去。”

  段存厚默然点了点头,忽然道:“方姑娘,你也来吧!”

  方梦菁的脸刹那间变得惨白,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彭无望奇怪地挠了挠头,跟在他们三人后面走出了关中剑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