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六章 幽州战火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676 2004.05.18 00:03

    幽州五福客栈中,方梦菁面沉似水地收拾随身的行李,贾扁鹊和红思雪围在她的身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菁姐,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我们走得这么急?”红思雪焦急地问道。

  “幽州都督不信我们的消息,举倾城之兵出战突厥最精锐的人马,败亡迫在眉睫,如果我们不早一步出城,城陷之日便是我们的死期。”

  方梦菁愤然道。

  “方姐姐,你为何要对这次作战如此悲观,毕竟这些突厥人只是为了出兵追击我们,不是为了要和我朝交兵,看到我们唐朝的军队,自然会退走。”贾扁鹊拉住她的手,轻声说。

  “不是这么简单,绝不是。我怀疑突厥人想要趁这个机会攻击我朝,我甚至怀疑他们早就埋藏了这个祸心,实在让我想想都要害怕。”

  方梦菁因为自己的话而突然浑身一冷,微微耸了耸肩膀。

  “为什么?”红思雪关切地问道。

  “我一直以为突厥人国力日渐衰弱,早已经不复昔日之强盛,现在的兵马不会超过十五万。 但是如今我到渤海一看,才发现他们单只在渤海的骑兵就至少有十万人,而在雁门关被击退的部队也有近十万人,如果算上他们在国内留守的人马,总兵数超过三十万,和我预计的数字错出倍余。 如果不是我太过鲁钝,就是因为突厥首领一直在刻意隐瞒自己兵马的数量,示我以弱,静静等待我们忽略他们的时候,再以绝对优势的兵力狠狠刺入我们的要害,让我们一朝亡国。”方梦菁缓缓地顺着自己这些日子早就在脑海中整理的思路说出对这件事的看法。

  当这些话从她口中娓娓道来的时候,不但红思雪和贾扁鹊被她的话惊呆了,连她自己都被自己的话语深深震慑。

  在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个曾经和自己高谈阔论,纵论当今兵法奇才的蒙面女子──锦绣公主。

  “是她!”忽然之间,她感到自己彷彿身处于冰窖之中,刺骨的寒意让她忍不住浑身发颤:“我们要立刻走,现在,应该不止幽州,河东道马邑、雁门、陇右道原州应该都已经陷入突厥人围攻之中。多路齐攻,分兵南下,直取长安。对,他们的目标就是长安城!只要攻破长安,中原首脑被毁,便会陷入胡人乱华的天下大乱之中,那么塞外突厥人才会得到休养生息的良机。 ”

  这些话彷彿一颗炸雷在静寂的屋中炸开,震得三个人目瞪口呆,说不出一句话。

  良久之后,一阵敲门声悠悠传来。

  “可能是大哥!”最先回过味来的红思雪,摇了摇头,清理了一下被方梦菁的话搅得头晕脑胀的思绪,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口站着浑身上下都是黑色劲装,背上背着行囊的彭无望,看到她开门,微微一笑,道:“我们都已经收拾好了,马匹也备齐了,想问问方姑娘什么时候走。”

  站在红思雪背后的方梦菁闻言喜出望外,快步走到门口,道: “彭大哥,你们怎么会这么快?”

  她虽然在进房的时候,曾经和彭无望说过这个想法,但是当时只是一种还很模糊的判断,没有任何证据支援,连她自己都没信心能令人信服,她万万想不到只因为她的一句话就让彭无望做出了立刻启程的决定。

  “大家的确很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但是方姑娘说要走当然有你的道理,无望乃是愚鲁武夫,不能做到瞻前顾后,料敌在先,只有靠你多多提携。 只要是你的决定,我一定支援。”彭无望的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沉声说。

  方梦菁听到他的这番话,芳躯一颤,心中柔肠百转,感到一阵又一阵夹杂着苦涩和酸楚的甜蜜感觉,彷彿打翻了五味瓶般在胸中起起伏伏,脸上也发起烧来。

  看着方梦菁红潮泛起的脸颊,彭无望奇怪地挑挑眉毛,用手挠了挠不断跳动的眼皮,接着问道:“方姑娘,我们是否现在就走?”

  眼看着红思雪和贾扁鹊望向自己的表情颇为古怪,方梦菁如梦初醒,反身回房一把抓起自己的行李,冲出房门道:“立刻走。”说着快步走向不远处的马匹。

  彭无望点点头,用力挥了挥手,高声喝道:“兄弟们,大家上马,走。”

  飞虎镖局的众人刚刚走到幽州南门外,就听到远处传来的滔天喊杀声和雷鸣般的马蹄声。

  “果然不出方姑娘所料,敌人攻城来了。”彭无望当机立断,高喝道:“在春、无惧、一祥、鸣弦、思雪,你们护送贾姑娘、方姑娘和李读先生先走。郑兄、雷兄、萧兄、连兄,我们去看看是否可以略尽绵力。”

  “大哥,别去了,危险!”

  “彭大哥,别去了,危险!”

  红思雪和贾扁鹊同时开口道,话一出口才发觉二人几乎异口同声,同时红了脸。

  “彭大哥,去也无用,幽州都督定已将所有人马尽数丧在城外,幽州城空城一座,事已不可为。”方梦菁高声道。

  “身为大唐子民,岂可坐看国家城池沦陷而毫无作为。无需多言,你们快走。”

  彭无望看了红思雪一眼,扬起马鞭朝着洛鸣弦、赵一祥、贾扁鹊等人的马后各打一记,这数匹快马扬蹄怒啸,朝城外飞驰而去。

  红思雪看着彭无望,好一会儿,才坚定地点了点头,纵马向他们追去。

  郑绝尘、雷野长、萧烈痕和连锋齐聚到彭无望马前。

  连锋简洁地说:“现在怎么办?”

  彭无望戴上斗笠,沉声道:“先到北门,看看如何。”

  几个人互望一眼,微微点头,一齐纵马朝着北门冲去。

  北门已经洞开,城外败亡的五千人马潮水般朝着城内涌来,在他们身后紧紧跟随着如狼似虎的十数万突厥大军,无边的箭雨密集地落在北门周围,无数骑兵战马被乱箭射倒,屍体倒在城门之内,为关城造成极大困扰。

  彭无望等人刚一来到城门前,就看到王君廓俯卧在马背上,在众偏裨将校的护卫下,朝着南门逃窜。

  城内的守军看到主将不知生死,立刻乱了阵脚,纷纷逃离城墙,加入逃亡的浪潮。

  “那不是王将军,他也完了?”彭无望大惊道。

  “彭兄,幽州守军全线崩溃,事已不可为,我们快走。”连锋当机立断,厉声道。

  “可是,这满城的百姓!”彭无望望着幽州城内四散逃窜的老幼妇孺,急道。

  “快走!凭我五人能挡得住十万敌军吗?再不走,徒然害了我等的性命。”郑绝尘厉声道。

  彭无望钢牙一咬,一挥手道:“我们走!”

  这时候,突厥轻骑的钢铁洪流已经势如破竹地冲进了幽州城,挡在他们面前的零星守军被他们砍瓜切菜般地砍倒。

  数千匹战马耀武扬威地在大街小巷上放蹄奔跑,将来不及逃跑的无辜百姓狠狠地踏成一滩滩触目惊心的血泥。

  城内哭喊连天,大批逃难的城民涌到南门,把偌大的城门挤得水泄不通。来不及逃出幽州的彭无望一行五人和最先入城的数十名突厥骑兵遭遇,双方刀来枪往的混战在一起。

  大火开始在幽州城的各个角落疯狂地燃烧,曼陀麾下最嗜血的部队开始执行首领下达的屠城命令。

  在野地里赶了七天七夜道路来到幽州的军队就在盼着这一天,面对着满城手无寸铁的百姓,他们欣喜若狂地举起了手中锋锐的屠刀。

  老幼妇孺的哭喊声、涉死士兵的惨嚎声、突厥战士狂野凶残的笑声,在浸满了鲜血的幽州城上空交织在一起。

  眼看着数百名男女老幼在突厥人的屠刀下被斩成肉泥,而自己却被十几名凶悍的突厥战士团团围住,来不及救援,彭无望只感到肝胆俱裂,双目泛出慑人的血光,一把将和他纠缠最烈的突厥士兵一刀砍成两截,抬起一脚,将他的战马踹倒在一旁。这批高头大马身子一倾,给他淌出了一条血路。

  彭无望怒吼一声,纵马跃出重围,朝着那群肆意杀戮的突厥士兵冲去。

  数十名突厥骑士再次将他团团围住,在他们身后,一栋栋民房被突厥人的火把点燃。

  一个青年妇人抱着小孩从冒火的房子中冲到街上,却被一名突厥将领将她连同孩子一枪串了起来,朝着熊熊燃烧的房中掷去。那妇人和孩子涉死的惨嚎声,随着风声清清楚楚传入彭无望的耳中。

  “畜牲!”彭无望狂怒地暴喝一声,将手中的单刀猛的用力飞出,长刀在空中划出一条笔直银线,端端正正射中那名将领的胸膛。

  这个时候,雷野长奋力几棍杀散了围困他的骑兵,纵马来到彭无望身边,道:“总镖头,你再不走,便是死在这里,又如何为这些百姓复仇?”

  彭无望发狂地连杀十数名敌兵,听到他的话,幡然醒悟,咬牙道:“好,我们冲出去,有朝一日,我定会为他们报仇雪恨。”

  两个人并肩杀退数十名敌军的围攻,来到连锋、郑绝尘和萧烈痕的身边。

  连锋三人乃是至交好友,互相甚有默契,这时候已经开始并肩向外冲杀,五个人合兵一处,纵马齐头并进,穿街越巷,杀入城中的突厥人无人能在他们面前撑过一合。

  重新回到北门之时,北门的百姓已经被大火烧死了大半。剩下的人哭天喊地地四外奔逃,在突厥人铁蹄下苟延残喘。

  彭无望等五人多番苦战,杀死杀伤百余人,自己也浑身挂綵,将要脱力,无力再去救援那些在城外旷野之地逃窜的城民,只能够靠着本能催动坐骑,朝着西南方向仓皇奔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