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残而不废

大唐行镖 金寻者 4290 2003.04.22 21:46

    直到穿过后跨院,走过了内堂的正厅,彭无望的脑中还闪现着突厥老人那双悲伤的眼睛。“如果他是汉人,我绝不会与他为敌。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个英雄好汉,却要被我活活逼死。”彭无望心中悲痛,茫然不知如何自处。就在这时,十几个灰衣汉子从堂内涌了出来,领头的一个大汉厉声喝道:“什么人?竟敢私闯年帮白虎刑堂。还不站住。”

  直到此时,彭无望才会过神来,他定睛看了看面前的十几个横眉怒目的江湖豪汉,心中一阵倦怠,朗声道:“在下青州彭无望,我不想多伤人命,你们快快逃命去吧。”

  所有人都惊呆了,其中一个粗豪汉子大吼一声:“胡说,彭无望早就死了。”彭无望苦笑一声:“还没呢。”这时,一个汉子突然叫道:“他就是彭无望,我认得他。但是那天他的确被杀了。鬼啊!”说完,他忽然一把推开他身后的一个帮众,飞快地向内刑堂跑去。此时的年帮帮众,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任何变故都会让他们失去方寸,彭无望起死回生的过程又太过奇特,令人难以置信,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乱了起来,立时有三五个帮众也有样学样地四散奔逃。接着,所有人都开始溃逃,更没人有兴趣再看彭无望一眼,确定他到底是人是鬼。领头的首领也想要跑,但是刚一展动身形就被彭无望的少林龙爪手抓住了肩头。

  “这里是白虎刑堂?”彭无望厉声问道。

  “是,是……”这个首领几乎快要瘫倒在地了,他已经完全把彭无望当成了鬼魅。

  “红天侠是否囚在这里。”彭无望接着问。

  “红老头,是……不不”这个首领支支吾吾地说。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最讨厌罗罗嗦嗦。”彭无望一阵不耐,“你给我如实讲来,若有半句假话,我活吃了你。”

  “鬼英雄,饶命,我没有半句假话,红天侠,红天侠的确在这儿。”这个首领一听彭无望的语气,更把他当成了鬼。

  “胡说,既然红大侠在这里,你们怎么就留了这几个人看守?”彭无望怒道。

  “这,这……”首领牙齿打颤不敢回答。

  “还不快说,再不说我……”彭无望做势要打。

  这个首领的精神几乎崩溃了,大声说:“鬼英雄饶命,红老头被宗坛主挑断了手筋脚筋,又被龙坛主用钢锥刺穿了琵琶骨和锁骨,形同废人。如果不是龙坛主用锁穴法制住十八处大穴,他早就自断心脉。所以不用看守。”说完,他胆战心惊地看着彭无望,生怕他一口咬将下来,把自己吞了。彭无望满腔悲愤,怒吼一声,厉声道:“该死的龙千鳞,宗浩古,我彭无望不杀你们,誓不为人。”他低头看了这个首领一眼,道:“红大侠在那里,快带我去。”

  白虎刑堂阴暗如森罗殿,墙壁因为浓重的潮气而微泛青苔,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行刑用具。一堆炉火微弱地燃烧着,炉火旁边是一排铁架,铁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铁器,铁钩,铁叉,新月弯刀,烙铁,钢针。一条犀牛皮制成的细鞭高高挂在墙上,鞭下是一盆盐水。看着这些可怖又可憎的凶器,彭无望义愤填膺,抓起那个首领厉喝道:“你们就这么折磨你们的前帮主,你们还算不算人?”那个首领吓呆了,颤声道:“鬼英雄饶命,我们也不想的,是龙坛主和宗坛主逼我们做的。”他连滚带爬地来到一间最大的囚室,抖抖索索地打开把门的铁锁,用力将那巨大的铁门打开,然后对彭无望道:“鬼英雄,红帮主就在这里。”

  彭无望深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进门。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灰色的人影。这个人如果站直了,身高应该有八尺开外。骨架子奇大,肩膀很宽,两条长腿宛如两条废弃的断木,毫无生气地瘫在地上。他的脸非常瘦削,眼睛深深陷了下去,咋看绝象骷髅。他的长长的手臂被两个铁环悬在高处,骨瘦如柴,皮肤紧紧地绷在骨头上,仿佛根本没有肉在里面。没有人敢相信这就是昔年名震天下的赤焰龙王红天侠。

  听到有人进来,龙天侠缓缓抬起头,冷冷一笑,露出一口青白色的牙齿,并不说话。

  彭无望在他身前单膝跪下,恭恭敬敬地说:“红前辈,我是来救你的。”他看了看那个首领,那个首领机灵得很,立刻走上前,麻利地将锁住红天侠的铁环打开,又将锁住红天侠琵琶骨的钢圈解下。红天侠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又缓缓闭上眼睛。这个首领满头冷汗地来到彭无望面前,不敢说话。彭无望叹了口气,对他说:“我本该杀了你,念在你只算是个无脑盲从之辈,又没有什么大恶,你走吧。”说完不再看他。这个首领如蒙皇恩大赦,狂喜地连连称谢,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红前辈……”彭无望刚要说话。红天侠突然说起话来:“你会解穴么?”彭无望立刻点头,道:“在下这就解开红前辈身上的十八制穴。”红天侠闭上眼睛,又沉默了起来。彭无望也不多言,食指一伸,沿着手少阳三焦经注入一路真气,这股真气沿着阳池、外关、支沟正、会宗、三阳、四渎长、清冷渊、消泺、天牖、翳风、颅息、角孙、丝竹张、耳门诸穴一路走将下去。红天侠紧闭的双眼突然张开,满目神光地瞪视着全解穴的彭无望。此时,彭无望脸色严肃,双手疾点红天侠仁督二脉的大穴,天突,璇玑,华盖,紫宫,玉堂,膻中,以及大椎,陶道,身柱,神道,灵台,至中,十二股真气沿着经脉四散开来,势如破竹地将禁制着红天侠的穴位全部解开,清纯的真气在红天侠的体内激荡运转,令他感到十分舒适。此时,彭无望古铜色的脸上,泛起一丝青色,接着血色尽褪,仿佛有些劳累。

  “这是截脉解穴法!”红天侠深深地看着彭无望,突然张口说道。

  彭无望身子一阵颤抖,道:“正是,前辈如何得知?”

  红天侠瘦削得不似人形的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你说呢,以后不必叫我前辈。”两个本来颇为生疏的人忽然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奋力地摇着。彭无望激动地一把抱住红天侠,用力晃了晃,道:“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红天侠热切地看着彭无望的脸,兴奋地说:“他老人家好吗?”

  彭无望的眼中一热,连连点头:“他老人家好得很,非常的好。”红天侠深深陷到眼眶中的双目一红,泪水汩汩流下,颤声道:“自从出师之后,我多年寻访,踏遍了五湖四海,仍然找不到他老人家的踪影,你可知道我对他是多么想念。他可是有些年岁了,他仍然在遨游四海么?他的鬓边可多生了些白发?”彭无望用力摇着头,道:“他老人家精神一年比一年好,头发半白半褐,颇有返老还童的迹象。”“太好了,太好了!”红天侠激动地四下看着,不知说些什么好,半晌才道:“他老人家神仙一般的人物,哪里像我这个不孝子弟般不求长进。我这可问得傻了。”

  两个人又哭又笑,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身在何所。彭无望道:“师兄,我这就扶你出去,你的女儿就要来接你回去了。”

  红天侠一摆手,道:“师弟,不必了,我全身皆残,已经是一个废人,但求一死,别无他望。如今能够从你身上得到师父的消息,已经是意外之喜。”

  彭无望急道:“师兄……”红天侠一摆手,道:“不必多言,我意已决。师弟,我红天侠一生精炼师父所传的少林易筋经内功,积攒足有三十年的功力,如今身当入灭,这些功力我就全部赠与你吧。”

  彭无望大喜,急道:“师兄,既然你练的是易筋经,就有转移经脉的能力,这些断了的脚筋,手筋可以凭此接上。”

  “那又如何?”红天侠仰天长叹,“龙宗二贼早就有鉴于此,断了我的琵琶骨和锁骨,就算我接回经脉,也是气力行不到四肢,等如内功尽失,形同废人。”他忽然看了彭无望一眼,道:“师弟,我红天侠一生纵横,难道要让我去过那平民百姓的窝囊日子。”

  彭无望猛地站起身,道:“师兄,就算你决定自断心脉而死,也不用将那些易筋经内功传与我。”

  红天侠一惊,道:“师弟,你这算什么,这些内功我得物无所用,若随我而去,岂不可惜。”彭无望傲然一笑,道:“师兄,我彭无望一身本领,都是我一手一脚自己修炼而来,所精擅之武功,若非出于自创,就是从恩师手中苦学得来。多了你身上那些劳什子的功夫,只会让世人笑我不劳而获,与敌搏杀之时,又怎能问心无愧。”红天侠听得一愣,一时说不出话来。

  彭无望看了看他,又道:“师兄,你未会武功之时,还不是个普通百姓。现在功夫散去了,也不过再做回平民百姓。这又有什么。现在天下就要太平无事,就算是个不会武功的平常人,也可以安乐度日。若要寻死觅活的,可也太没了志气。”

  红天侠看了看自己虚弱无力的身子,道:“师弟,你不是我,怎知我的感受。如果有一天你的武功也尽数失去,你就会体验到我现在生不如死的痛楚。就仿佛万丈深渊失脚,再也没有生趣。”

  彭无望来到红天侠身边,道:“我知道师兄的难处,但是你女儿多年未见你,难道你忍心弃她而去。”红天侠长叹一声,道:“我就是不想她看见这个英雄一世的父亲,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彭无望道:“她想要的不是一个英雄气概的父亲,而只是个父亲而已。只要你活着,就足够了。”红天侠低头思索了良久,眼中泛起了一丝温柔。

  看到红天侠似乎有些被劝服了,彭无望再接再厉:“师兄,来,我扶你出去,你一生都在练武,其实世上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比如种花啦,养鱼啦,下棋啦,做菜啦什么的,都很有意思。你师弟我以前都不会武功,一直在青州酒家做厨子,过得也很快乐。你知道啦,做一个成功的厨师,和做一个武林高手一样困难。也需要天分,恒心,勤奋还有耐心。”

  红天侠虚弱地靠在彭无望身上,和他一起艰难地走出白虎刑堂,苦笑着说:“师弟,你不是要劝我学做厨师吧?”

  彭无望理所当然地说:“有何不可,当然,你现在学是晚了点。做厨师呢,最好就是从八岁开始准备。如果从九岁开始呢,就晚了。不过,过了这个坎儿,九岁开始学做菜,和五十岁开始学做菜并无分别。这么看来,你学得也不算太晚。你可以和我学,我的厨艺勉强算作是天下第一。当初师父收我为徒,就是因为我做的菜太好了,让他忍不住将自己的武功倾囊而授。”

  红天侠失笑道:“胡说,师父岂是贪图口腹之欲的酒肉之徒,师弟莫要唬我。”

  彭无望立刻指天发誓:“千真万确,师兄若不信,有机会见到师父,可以当面问他。当然啦,师父宛若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你要保养好身子,延年益寿,否则很可能今生都找不到机会见师父,那我说什么,你也只好信了。”

  红天侠仰天大笑:“少要看不起我,你死了我都不会死,我定要见到师父,揭穿你这个小滑头的谎言。”

  看到师兄如此振奋,彭无望心中快美难言,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红天侠收住笑声,又道:“师弟,你说师父喜欢吃什么菜色,普通的菜他老人家定不会放在眼里。”

  彭无望道:“这个我就要买个关子,不过师兄你要是拜我为师,我一定倾囊而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