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大唐行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医仙子

大唐行镖 金寻者 3540 2003.07.20 08:18

    仁义堂当年好生兴旺,如今竟然如此结局,真是可叹。」说出这番话的是一个身材娇小的美艳女子。她双目微眯,宛如新月,鼻子翘起,嘴唇薄而红润,小口微张,银牙美如珠贝,一头乌黑秀发随随便便挽了个髻子,斜坠头上。她身著杏黄缎子的便装,腰上系著雪白腰带,打著斗大的蝴蝶结,腰带上大大小小挂著四五个香囊。左肩斜挎一个青色的皮袋,袋子鼓鼓囊囊,不知装了些什麽。在她的身边,亦步亦趋地紧紧跟随著智仙子方梦菁。

  此时的方梦菁仍然穿著几天未换的月白色文士服,衣服上有几处已经因为溅上泥泞而污浊。她的发髻蓬乱疏松,显然有几天未加整理。她的脸色青白,眼圈深陷,似乎著实经受了一番奔波劳苦。

  「所以我说!」看著方梦菁没有答话,这个女子只好自顾自地说,「空谈仁义,是不能久长的。」

  「洛庄主为人向来身体力行,何来空谈的评语。」方梦菁此时只好笑著答话。

  「人性本恶,如果许以利益,则趋之若鹜,若是许以仁义,则避之不及。仁义堂以仁义立堂,除了赚几声喝彩外,得不到一分实利,我真的难以想象,居然能够维持一百多年。直到如今才毁了,也算晚了。」这个女子冷然道。

  「世人需求各不相同,有的人追名,有的人逐利,有的人好淡薄而喜游名山,有的人好权势而逐鹿天下,有的人只愿心存浩气,活个磊落痛快,人性多变,非一句人性本恶可以概论。」方梦菁耐心地说。

  「方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言语机锋如剑,让人难以招架。」那个美貌女子思索良久,最後无奈地说。

  「是贾妹妹谦让。」方梦菁忙说。

  「方姐姐不必如此诚惶诚恐的,仿佛我随时会改变主意。」那个贾姓女子笑道,「既然方姐姐不辞辛劳,连续奔波三天三夜把我找来,这个面子我一定会给根。」

  方梦菁释然一笑,道:「天幸贾妹妹近日在左近做客,又让我无意间得到消息,否则彭大哥的性命就要被耽误了。」

  贾姓女子微微一笑,道:「世人都叫我毒仙子,说我是个以医洛uW,制毒害人的假扁鹊,你真的不怕我误了你的彭大哥。」

  方梦菁一向大方端庄的秀脸微微一红,侧过头去道:「贾妹妹取笑了。你的医术别出蹊径,大异于人,必不被世间庸医所容,那些流言蜚语,说短道长,我怎会相信。」

  原来,方梦菁身边的这个娇小女子,就是名列武林七仙子的医仙子贾扁鹊。她乃是昔年以毒物威震天下的毒神贾万廷的孙女,自小学会了一身使毒的功夫。後来她被江湖上的一代名医活扁鹊薛济世收为关门弟子,传以医术。于是贾扁鹊将家门所学和师门绝技合二为一,创出以毒入医的绝世医术,被方百通盛赞为当世医术第一人。但是,年纪未满十八岁的贾扁鹊竟然身登天下第一录,令江湖上所有的名医心生不满,于是便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到处传播她名为神医,实为毒妇,专门以毒术害人的谣言。再加上她为了研究医术,经常从死囚中找出身体强健者试药,这些事被人知道,立刻加以传播,更成洛uo毒手害人的佐证。贾扁鹊性子极为高傲自负,对这些传言傲然以对,毫不在意,也不加辩解。所以在江湖上赢得了一个亦正亦邪的名声。

  方,贾二人刚一进仁义堂,就看见红思雪等人面色悲戚地正向内堂走去,方梦菁立刻道:「雪妹,出了什麽事?」

  红思雪看了看方梦菁,脸上一片惨白,颤声道:「菁姐,义兄不行了,我们去看他最後一面,-也来吧。」

  方梦菁连忙一拉贾扁鹊的手,加快脚步来到众人面前,朗声道:「各位,请让一让,我这次请来了天下第一神医贾扁鹊贾姑娘来医治彭大哥,说不定有一线生机!」她转过头对红思雪说:「雪妹,你快带贾姑娘去看看彭大哥。」

  红思雪喜出望外,立刻紧紧握住贾扁鹊的手,道:「贾仙子,你能来实在太好了,跟我来。」贾扁鹊知道救人如救火的道理,也不多话,只是向对她瞠目而视的白道诸雄白了一眼,一声不发地和红思雪快步走向内堂。

  方梦菁微微舒了口气,对众人道:「各位,彭大哥应该还有一线生机,请到偏厅宽坐片刻。」

  这时,郑担山担忧地说:「方姑娘,那个贾扁鹊号称毒仙子,似乎不是正道人物,不知道......」

  方梦菁秀美一皱,道:「郑兄,现在彭大哥到了生死关头,贾姑娘是他唯一希望,无论如何也该让她试一试。更何况她毒仙子的邪号乃是江湖上多事善妒之人污膝uo的称呼,作不得准。」

  厉寒罡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说:「听人说贾扁鹊曾用活人试药,手法十分残忍,-看她这次会不会......」

  方梦菁柳眉一竖,道:「厉兄所言差矣,贾姑娘所用之人都是十恶不赦的死囚,虽然稍嫌残忍,但是却研制出了很多普度苍生的好药,江湖中人不知不觉中受了她恩惠,不思报答,反而争相竞谤,委实令人不解。」

  厉寒罡看到一向亲切的方梦菁此时罕有的怒火中烧,心里一寒,连忙住口不言。

  连锋看到这个情况,连忙说:「贾仙子以毒入药,另辟蹊径,可能和正道中人的理念有所不同,但是殊途同归,都是造福苍生。这次她能够来此医救彭兄,实在是彭兄的天大生机,我们还是到偏厅静候佳音吧。」

  众人纷纷称是,都转身向偏厅走去,方梦菁看了看连锋,心中颇为感激,向他点头致谢,连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而现在身在内堂的贾扁鹊已经在红思雪的陪同下,将彭无望的伤势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神色十分肃穆。

  「贾姑娘,我大哥还有救麽?」红思雪急切地问。

  「他失血过多,奇经八脉淤堵历久,若是旁人,早就死了,没想到他的经脉仍然富含一丝生机,当真让人惊奇。」贾扁鹊摇头道。

  「那,还能救麽?」红思雪眼中盈满了泪水。

  「我试一试,只是尽尽人事,除非他的生机活力比常人大上百倍,否则我的法子只能够延迟他的死亡,让他多挨些辛苦罢了。」贾扁鹊目无表情地说。

  「无论如何,请庆尽力救他吧。」红思雪忙说。

  「嗯。」贾扁鹊没有再说话,只是将双手的衣袖挽起,露出环绕在双手手腕上的两片乌黑的兽皮,兽皮上插著几十枚大小形状各不相同的金针。

  「把他扶起来。」贾扁鹊拔出一根金针,素手一抖,已经刺在了彭无望的百汇穴上。这金针刺穴的方法乃是贾扁鹊一向擅长的师门正宗针灸大法,人称吊命针。只见她双手连续不停,几十枚金针遍插在彭无望的手少阳三焦经,手厥阴心包络经,任脉,督脉这两经两脉之上。一时之间,彭无望的前胸後背和左手上插满了金光闪闪的金针。

  「贾姑娘!」红思雪看得不明所以,忙问道,「」这是......」

  「红姑娘,我用吊命针连刺彭少侠两经两脉,用来激发他体内潜在的生机,只要他能够醒过来,就成功了一半。以後我会每天刺他两经两脉,激发他全身的生机,然後配以药物,希望他能够完好如初。」

  红思雪大喜,颤声道:「你真的可以治好他?」

  贾扁鹊一抬手,冷然道:「我说过,现在彭少侠的情形只能以九死一生来形容。吊命针虽然有希望激发生机,让人醒来,但是也需要非常强健的体质才行。像这样严重的伤损情形,一百个人中怕也没有一个能够醒过来。所以非常棘手,只希望他吉人天相的吧。」

  红思雪急道:「如果他醒不过来又如何?」

  贾扁鹊道:「我手上的几味药可以保持他身体不会死去,但要每天在腰上开孔注入。而他将会保持不醒,宛如一段枯木。我手上的药也有限,不能无限地为他续命,而这种情况也只能用生不如死来形容。」说完她的嘴角微微一翘,似乎在笑。

  红思雪痴痴地看著满身金针,紧闭双眼的彭无望,良久道:「大哥英雄盖世,必然不会喜欢这种样子,如果他醒不过来,我会亲手送他上路。」

  贾扁鹊眼角一跳,看了看这个一身红衣的姑娘,心中一动,缓缓道:「红姑娘,我医人无数,倒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洒脱的人物。请庆放心,我必会尽力救他。」

  红思雪紧紧一握贾扁鹊的手,道:「贾姑娘,我多谢屑了。」

  贾扁鹊点了点头,道:「红姑娘,我要运功激发彭少侠的潜在生机,你到外面给我护法吧。」红思雪坚定地点了点头,紧握腰中的飞鹰鞭,大步走了出去。

  贾扁鹊信步走到了离彭无望不到一丈的地方,素手一牵,阳光从窗外照射而来,在她和彭无望之间投下一片光幕,有几十线阳光被什麽东西反射,在屋中闪烁生辉。原来,贾扁鹊的每根金针上都有一根用极细极细的天蚕丝制成的细线连接在她的素手之上。她吐气开声,将一股股阴柔的内力透过金针缓缓输入到彭无望的体内。

  「一天之内如果醒不来,我也没有办法了。」贾扁鹊默默地想。

  「今天的阳光真的好美,」坐在内堂台阶之上的红思雪痴痴地看著万里晴空中雪白闪烁的浮云,「幸好不是一个雨天。大哥不会喜欢在雨天离开这个人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